第206章 皇帝有请、见爹娘、进宫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06章 皇帝有请、见爹娘、进宫

第206章 皇帝有请、见爹娘、进宫 万历二十四年(1596)五月十五日,黄来福一行人,透过路旁树林的一角,掠过那一望无际的大平原,己经隐隐可以看到地平线上北京城那雄伟的轮廓身影。 一个时辰后,黄来福等人,己是站在了京城的阜成门外。北京城内有宫城,有皇城,最外面是京城,周长四十五里,共建有九个城门。黄来福等人从山西来,便从西南方位的阜成门进入北京城。 万历年时,北京城有户一十万一千一百三十四,口七十万六千八百六十一,加上外来的流动人口,人口数百万,堪称繁盛无比。虽说黄来福己经有两次进京的经验,不过每次前来,都会被她的风情所迷倒。市肆繁荣就不说了,最吸引黄来福的,还是此时北京城那种自由放纵,奢侈享受的感觉。 走在街上,举目都是锦衣华服的男女,各人服饰花样翻新,无奇不有,僭拟越制,层出不穷。织金妆花,本是王府,官爵人家专用之物,现在就是普通的商贾市民,都是遍戴珠冠及金银鬏髻。黄色、大红色、金绣锦罗等服饰,本来严禁士庶使用,现在就是街上走的大户婢女,都是一身的大红,反而一些儒生,如果穿着一件普通的常服布袍,走在街上,便会被人笑话寒酸。 至于一些原本卑贱的教坊司乐工,以前只能戴一些绿头巾,现在却是服装上绘以禽鸟,如朝臣般招摇过市。更过份的是龙纹服饰,本是皇族的象征,明初严禁僭用,但现在走在街上,十个有三个市民,衣裳上满是团龙、立龙等服装花纹。 还有那些天之骄子的文人士子,更是花样百出,走在街上洋洋自得,单单他们头上戴的冠巾,就有汉巾、晋巾、唐巾、诸葛巾、纯阳巾、东坡巾、阳明巾、九华巾、逍遥巾等数十种款式,甚至还有用马尾织成巾的,马尾巾又有瓦楞、单纱、双丝等区别,花样繁多,让人有目不暇接之感…… 商货林立,行人相挤,红男绿女,打情骂俏,街旁是无数的书局,卖的都是善本的艳情小说,新鲜出炉的《金瓶梅》与《如意君传》、《绣榻野史》等堂而皇之地摆在一起卖,牌子上打的都是足本的广告。旁边同样摆着《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等传奇小说。每个书局中,都是购者如云,也不见有人管一管。 黄来福在一个书局门口,还看到几个太监打扮的人,津津有味地翻着似乎是《金瓶梅》的那本书,黄来福也好奇地买了一本,发现万历年中的版本与后世不同,第一回是:景阳冈武松打虎,潘金莲嫌夫卖风月。而后世的版本似乎是崇祯年间的版本,第一回是:西门庆热结十兄弟,武二郎冷遇亲哥嫂。 让黄来福感到高兴的是,许多书局的里面,还卖着五寨堡出产的《五寨堡新闻报》,头版头条,就是山西镇军在塞外大胜的消息,读者还不少,许多人都在兴奋地讨论着。出来时,忽见街旁围着一群人,不时起哄着什么。黄来福等人挤过去一看,却是见一个男子,赤裸着全身,在集市上走来走去,摆着各种动作,不时引来哄笑的声音。黄来福有种目瞪口呆的感觉,没想到大明朝还有人裸奔,也没见个人管,真是太开放了吧? 此次黄来福来京,带着一些家丁护卫,内有顾大刀,阿智等人。余者心腹如江大忠,杨小驴等人,坐镇五寨堡及宁武关,处理着各地大大小小的事务。有他们在,黄来福也放心。顾大刀及阿智,二人并未来过京城,不过阿智为人较稳重,而顾大刀毕竟年少,此时见有人裸奔,不由张口吃惊地道:“那人在作甚?光天化日之下,赤身裸体,走来走去,真是有伤风化,怎么不见有人管管?” 黄来福也是笑笑,明末真是奢侈自由得过份。不过后世更过份的东西他都见过,自然是若无其事,见怪不怪。不过街头这种样子,让他颇有后世的感触罢了。而顾大刀等人来自晋西北,见过的世面小,自然是大惊小怪了。 此次黄来福来京,除了见万历帝外,当然是要先见见自己的爹娘了。黄思豪及杨氏来京后,黄来福己是有几年没有见到他们了。黄思豪及顾千户等人是住在离皇城不远的南市口大街的大槐树胡同内,一处好大的园子,是万历帝赏给黄思豪的,自从几年前黄思豪进京后,万历皇帝朱翊钧就对他又封又赏的,还不时召见宴请他,好不让人羡慕。前些时间,黄来福在河套的捷报传入京后,黄思豪又被万历帝招去封赏了一番。 京师规定城内武官不得乘轿者,虽说正德后,武官也开始与文官一样乘轿,但对车轿的纹饰、仪仗、轿夫等都有明确的规定和限制,不可违制僭越。不过对于黄来福来说,他从来没有兴趣乘轿,速度太慢了,他无论走到哪里,都是骑着一些快马。此时他们一群人,个人都是牵着边塞的骏马,来到了南市口大街大槐树胡同外,黄来福每年与父母通信,逢年过节还专门派人送去礼品,自然知道父母是住在哪里。 才到胡同口,就见几个家丁早己等在那,其中黄来福熟识的一个家丁满脸笑容地迎了上来,向黄来福唱喏道:“少爷来了,老爷老太太,早在府中等得急了!”黄来福来京,自然快一步派人去通知黄思豪等人。余者家丁欢呼雀跃,一些人迎了上来,帮助一行人拿取行李,一些人则是快步奔回府中,向黄思豪等人通风报信去了。 在各人的簇拥下,黄来福等人进了府邸,来到大厅,只见黄思豪,杨氏,顾千户,宋氏等人,都是站在堂口中,满脸的激动与期盼之色。黄来福抢了一步,与几老叩头。黄思豪还镇定些道:“我儿一路辛苦了,起来吧。” 杨氏则是泪如雨下,赶忙上前扶起黄来福,道:“福儿,为娘可是好几年没有见到你了,快站起身来,让娘好好看看。” 她端详着黄来福,道:“我儿瘦了。” 黄来福道:“母亲这几年在京中,过得可好?” 杨氏笑道:“好好,有我儿这句话,娘就知足了。” 母子说了一会儿话,黄来福又给顾千户及宋氏行礼,顾千户笑道:“贤婿不用多礼,你一路前来辛苦了。”他道:“这几年在京中,我也是不时听到贤婿的威名,前些时日贤婿更在朔方之地大败胡虏,京师振奋啊。皇上也因此传我们进京,大大地嘉奖了我们,同僚都是羡慕。” 说到这里,他呵呵地笑了起来。宋氏则是迫不及待地道:“贤婿,我女儿她这些年可好?” 黄来福道:“有劳岳母大人挂心,云娘她很好,此次进京,她千叮咛万嘱咐,要小婿代她好好地问候岳父岳母大人。此外,她还托人带了许多礼物送给二老。” 宋氏笑得合不拢嘴,直说这个女儿孝顺。顾千户在旁不以为然地道:“云娘一向懂事,这些年她跟着来福,也自然是好的。” 接下来各人又说了一些闲话,顾大刀也是向前,向各人行礼,黄思豪及杨氏都是点头微笑,顾千户与宋氏,看着自己这个孙子,见他几年不见,更加的高大英武了,也是心下欢喜。此后众人坐下说话,黄来福吩咐将从五寨堡等地带来的礼物送给几老,这些都是顾云娘精心挑选的,各人都很欢喜,直说黄来福二人有心了。 家常话说完后,黄思豪谈了一些这些年他们在京中的事情,自进京后,或许是因为黄来福的关系,万历帝就对他们颇为宠爱,赏赐宴请是经常的事。前些时间是端午节,宫中斗龙舟,圣上驾幸万寿山插柳,黄思豪等人有幸被召到御前,一起欢庆节日,回来后,又赏了许多财物。 眼见盛夏六月又要来到,宫中己送来一些解暑避热的水面和银苗菜,等到七月中元节时,宫中做法事,放河灯,黄思豪等人,又将陪驾身旁。圣宠是没话说,很多百官见黄家如此受宠,都是颇有非议。而黄思豪等人为了避嫌,在京中都很难得结交官吏,平时都是低调行事,只是有时候到一些京中同样是总兵家属的老将们府中走走罢了。 黄来福听了很是感慨,因为自己的关系,自己的爹娘或许只能一辈子这样小心翼翼地在京了。他仔细端详父母、岳父岳母,见他们明显了老了许多,显然这些年在京中,压力很大,并不是眼下他们说的,在京中的生活如此的悠闲。 时近中午,一家人吃了午饭。饭后,杨氏及宋氏欣赏黄来福送来的礼物去了。而黄思豪,顾千户则与黄来福一起坐下说话。黄思豪久在京中,自然消息比在五寨堡的黄来福灵通多了。他谈起了这些时间京中的一些大事见闻。 从年初到现在,京中大事不多,只有几件事较为轰动,一是户科都给事中杨恂疏请钱粮积储四事,希望将内库中所贮的一些香蜡、颜料、布绢、皮张等物,逐一清理,征折成银两,解部济边。还奏请裁革冗员,减少料草之事。 还有就是河南道御史马经纶被夺职为民之事,在去年时,因为兵部考察军政之失,万历帝下令严惩,许多言官同样被罚。今年初,马经纶便以“军政之狱”上疏,指责万历帝的五大罪:“不视朝政、不举朝讲、不爱惜人才、不贱货财、不下诏罪己等。他认为万历帝有失人君之职,反而赫然降非常之灾,重罪言官,不是为国家之计。” 马经纶疏中言语中多有不敬,万历帝得疏,自然愤然大怒,便斥马经纶为民。不过在京官舆论中,却以马经纶耿直忠言,博得了一片的清名。只有黄来福暗暗摇头。这些明朝言官们,为了捞取名声,己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 还有就是今年的三月初八日时,坤宁、干清二宫因为发生火灾,急需重修,关于经费筹集问题,各方也是争议不休。 当然了,最近时间里,北京城最轰动的,还是关于各廷臣争论封赏日本事。从第一次朝鲜之战后,关于封赏日本关白丰臣秀吉的事,各方争论就没有停止过。今年五月初时,各廷臣关于此事,再次展开激烈的争论。右都御史沈思孝指责石星一意主封,又指责礼部尚书范谦支持石星的意见。范谦道:“讹言远在数千里之外,你能知其封事必坏吗? 沈思孝道:“册使李宗城己潜逃至京,损威辱国,酿祸已极,你还能附和邪臣误国吗?” 这个消息如晴天霹雳,让范谦失色,无言以对,退出会议。兵部左侍郎李桢汇集会议呈报万历帝。万历帝听说封日正使李宗城潜逃,自然是大怒,下令捉拿李宗城,并命令副使杨方亨接替正使,沈惟敬为副使,继续出访日本国。于是在朝鲜国停了一年的大明封日使团,才得以继续前行。 同时万历帝又下旨说:“今不论封事成否,战守必不可废。蓟辽督抚等官带有御倭之职,两镇兵马必加意整练,亲自巡阅邻近朝鲜地方,周视要害,积兵储饷。选用谋将勇将带领精兵,申严纪律,前往朝鲜协同教练士兵,固守险要。天津、登莱、浙江、直隶、闽、广等处通令各该督抚将吏一体严行守御。宣、大、山西边兵以及浙兵俱拣选听调。各地务必做到兵行粮随,多方设法转运,或者开通海通,或在辽东就近籴买,使军兴而食不乏。同时命蓟辽总督作速传令朝鲜国王厚积粮草,以待我兵救援。” 这个旨意传出后,关于大明是否要与日本国在朝鲜进行第二场战事的消息,又在京师范围内传得沸沸扬扬。就是许多属国使节,都在密切关注。 对于前几个消息,黄思豪都不怎么关注,毕竟那些事情,都关连不到黄家的身上去。而对于最后一个事情,他则是密切关注,毕竟如果真的要打仗,自己的儿子黄来福,又有可能要第二次带兵进入朝鲜国。只有黄来福听到这个消息后,知道战争肯定是不可避免的。当然,这个事情,他暂时不能与父亲说明。 当然了,万历帝召见黄来福,黄来福进京,不可能一下子就见到万历帝。因此这几天中,黄来福都是兴致勃勃地在北京城内逛来逛去。茶楼酒肆,书局书屋,各处的名胜景点,都留下了黄来福的身影。特别是京师夜晚的夜市,更是让黄来福兴致盎然。 晚明京师的夜市,对市民来说,是一杯畅怀的琼浆。这里的夜市,繁盛无比,特别在御街、棋盘街、天桥及马行街的夜市上,更是车马拥挤,人不能驻足。成群的市民,含着香糖,打着口哨,边逛边看,各样店铺或是青楼,只要你想得到的东西,京师之地,都可以找到。 黄来福颇有流连忘返的感觉,一直到三天之后,宫中才来人,万历帝召黄来福觐见。

下一篇   第207章 皇庄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