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宛平三宫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08章 宛平三宫

第208章 宛平三宫 万历二十四年五月二十日,京郊。 “黄军门,三宫之皇庄,就是在前面的宛平境内,不远就到了。” 天气慢慢炎热了起来,此时在京师郊外的一条官道上,一行人马,正缓缓而行。这些年来,京畿之地,动不动就常年干旱,反应在路上,就是道路干硬,扬尘众多,特别是这数百人的人马大队行去,随在身后的,就是铺天盖地的尘土,让人苦不堪言。 “多谢陈公公的带路随行,来福感激不尽。”黄来福道。 此时随在他身旁的,是御马监的奉御太监陈奉,这陈奉黄来福在历史中也有所耳闻,其出身市井无赖,是万历年间最骄横的矿税使之一,与高淮、陈增几人并称,不久的将来,他奉万历帝之令,将往荆州征收店税,闹下了大大小小无数的事情。虽然黄来福并不惧怕这种人,不过并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黄来福对于陈奉,也还是和颜悦色。 “好说,好说,皇上交待下来的事情,咱家就是赴汤蹈火,也要给老人家办下来。再说了,黄军门威镇塞外,又生财有道,咱家也想沾沾黄军门身上的财气不是?” 陈奉说道,此时他骑在一匹马上,只觉得全身的难受。本来他坐惯了桥子,不过因为黄来福等人都是骑马,所以他与一些侍奉他的小太监,也不得不找些马儿骑骑,这可苦了这些娇生惯养的内官了。 在京中,万历帝交待黄来福整理皇庄之事后,主理皇庄事物的御马监立时找到了黄来福。本来御马监几位大太监以后黄来福是要与他们争权,对黄来福神情有些淡漠与戒备。不过黄来福说清了自己的本意,他们才放下心来。黄来福的意思,并不是要剥夺他们经营皇庄的权力,只是与他们合作。皇庄有了效益,黄来福不会忘了他们。御马监久闻黄来福的本事,也奇怪五寨堡、宁武关等地为什么发展如此之好,也想看看黄来福的本事,当下大家一拍即合,御马监大太监当下派出奉御太监陈奉来协助黄来福。 此时各人往的方向是顺天府的宛平县的几处皇庄。关于各处皇庄的位置,明时皇庄初设在顺天府的丰润县境内,名为仁寿宫庄,共有地九百十四顷、水泊地九百八十顷、芦苇地一千三百二十二顷。宣德时,又陆续建立清宁宫庄和未央宫庄,自北直隶东北部丰润县起,向西南经宝坻、武清、静海,直至河间等府县。以上仁寿、清宁、未央三大皇庄,经过长期扩展,迄万历初年有六十三处,地点多在北直隶顺天、保定、河间、真定四府,合计有地三万余顷。 这数十处皇庄所在地,多为冀地传统的农业大区,分布的地点也众多,黄来福当然不可能一下子管理过来,他决定是以点带面,设立某个皇庄特区,示范点,出了成绩后,再慢慢扩展到全部的皇庄。而黄来福初步选定的,就是宛平县这个地方。之所以黄来福看中这个地方,是因为该地出了一本《宛署杂记》的缘故,让黄来福印象深刻。 时近中午,一行人马到了宛平县北门外,宛平倚西山在西,境内有出自山西马邑县,流经千里到宛平的桑乾河,有卢沟桥,还有沙河、高梁河、清河等河。还有卢沟、王平口、石港口、齐家庄等四处巡检司。 知县沈榜,带着县丞刘凤翔,主簿刘谐,典史方乐舜,还有一干当地乡老,一些小吏们,己是在门外相迎。还有一些衙役们在维持次序。 “下官宛平县知县沈榜,协同一干同僚乡梓父老,拜见黄军门,与内官陈大太监,各位大人一路前来辛苦了。” 黄来福等人下了马后,沈榜上前唱喏作揖道。 黄来福道:“沈知县不必多礼,你写的《宛署杂记》,我很是喜欢。” 黄来福抬手笑道,一边仔细地打量沈榜,只见这位沈知县年近四旬,头戴纱帽,身穿圆领服官,脚穿皂靴,三络长须,颇为儒雅。 对于沈榜,黄来福是久闻大名了,这位老兄湖广临湘人,举人出身,任宛平县知县时,于万历二十二年写下了《宛署杂记》一书,一直流传到后世,记载了当时大明的社会政治、经济、历史地理、风俗民情、人物遗文等资料,在北京史书匮乏的古时,它实际是宛平的县志,也是北京最早的史书之一。 该书洋洋洒洒,记录了当时宛平百姓所担负的衙门、坛庙、行幸、宫禁、陵园、考试等的各项费用,大到皇亲用银上万两,小到内务府喂猫肉七百二十斤,连篇累牍。可说是一部文学民俗史。本书黄来福也阅读过,现在见到该书的作者,自然是兴奋。 《宛署杂记》沈榜几年前就写作完毕,不过一直孤芳自赏,传者不多,没想到远在千里之外的黄来福却是读过,这由不得沈榜不大吃一惊。对于黄来福,沈榜一直很是好奇,他想不出一个武夫,为何经营屯田如此厉害,从去年来,又惊异于黄来福操办的《五寨堡新闻报》,此时见到黄来福后,第一个印象是他年轻,又听他说出自己写作的《宛署杂记》,自豪的同时,也隐隐有知己之感。 当下他满脸笑容地道:“黄军门谬赞了,下官愧不敢当。黄军门威震塞外,又屯田经营,开办报纸,下官才是佩服不己。” 黄来福微微一笑,道:“沈大人,不为我引见你身旁的同僚吗?” 沈榜略略一怔,他身旁的一些吏员们一怔的同时,也是同感欢喜,没想到一方的总兵,大明闻名的人物,还对他们这些小人物如此上怀。当下沈榜为黄来福介绍了身旁的同僚,有县丞刘凤翔,陕西泾阳人,都吏出身,万历十七年任。主簿刘谐,浙江山阴县人,吏员出身,万历二十年任。典史方乐舜,直隶绩溪人,吏员出身,万历十九年任。这几个人,与沈榜一起,构成了一县的官场架子。 沈榜介绍后,他们都是一一上前拜见了黄来福。 陈奉在旁看得有些不耐烦,道:“黄军门,我们进城歇息吧,咱家累死了。” 沈榜笑道:“天气炎热,怪不得陈公公疲累,下官己令人备下酒席,就等着诸位大人沐浴歇息了。” 黄来福道:“也好,陈公公不比我们这些边镇的粗人,身子骨弱,那就进城吧。” 当下一行人在沈榜的带领下,往县城内而去。天子脚下,首善之地,宛平县就在京师的附近,老百姓的生活水准,比起山西等地,自然是高出很多,一路的石板青瓦,行人的穿着也较为光鲜,该地流民也不多。宛平人称往来之路为街道,或以市廛为街。城内共有坊十三处,胡同三百一十二条。 而据知县沈榜介绍,宛平全县共有户一万六千余户,人口八万多,其中民户六千四百一十五户,军户二千三百四十六户,杂役户七千九百五十九户。黄来福等人进入城内,自然是引来围观的人无数。大人叫,小孩哭,一片热闹。宛平风俗有点奇怪,此时该地子女叫父亲是叫大,叫母亲为妈,这都好说。不过父母如果叫自家儿子为哥哥,叫自家女儿为姐姐的话,就有点奇怪了。 此时宛平的女儿节过了不久,很多随父母在街旁看热闹的小闺女,仍旧是装饰得焕然一新,尽态极妍。一片热闹中,黄来福等人,来到了宛平的县署内。本地县署在城的西边,中间为节爱堂,堂东为幕厅,西边为库房,两边为六房。堂后又有知县廨、县丞廨、典史廨、主簿廨等,还有一些官仓在附近。 进入县署,知县沈榜招呼黄来福等人沐浴更衣,然后宴请,以黄来福等人的官职,当然是要用上席了,卓上有猪肉,有羊肉,有牛肉,有大鹅,有鲜鱼,有糖饼,有豆酒,还有各样的水果等,共用银二两多。 招待得是否丰盛,黄来福并不介意,但陈奉却觉得有些怠慢了,自己是什么身份,只用二两多的酒席招待他,脸色有些阴沉下来,又问宛平当地有何特产。闹得气氛很不愉快,黄来福连忙打圆场。让沈榜等人觉得黄来福虽是武将,却是非常会做人。 沈榜问黄来福来宛平有何公务,黄来福说起了当地皇庄之事,依黄来福从陈奉口中得知,宛平境有慈庆宫、慈宁宫、乾清官三处皇庄,共有田地二万六千七百余亩,每年可征银七百六十余两,这样的所得,在黄来福看来,真是毛毛雨。不管怎么说,宛平境内处于华北大平原,土地肥沃,又有桑乾河、沙河、高梁河、清河等河流,灌溉方便,所得只是这么一点点,真是说不过去,如果让黄来福来经营,每年纯利所得一、两万两银子,是很简单的事情。 沈榜是个传统的文官,治理境务时,平时知道的,只是劝农桑,修水利等。往常如果没人比较的话,也觉得自家的宛平治理得不错,税粮产出政绩等,在大明各县中,都是排得上位的,不过看了黄来福的成绩后,才发现自己是差得太远。他虽是个文官,也有平时文人对武人的那种优越感,不过在黄来福面前,他却发现自己没有这种优势,就象个小学生一样要乖乖地听教。 所以他对黄来福将要如何治理该地皇庄感觉很奇怪,五寨堡的传说很多,不过毕竟是远在晋西北,沈榜并没有亲眼见过。黄来福只是简单了说了些五寨堡的治理方法,如何大兴水利,良种农药,大农场的方式,还有循环大畜场,各样经济作物等,保证如果自己经营,每年收获决出不会少于一万两的纯利,到时合作的各方,都会有丰厚的回报。 虽是简单说明,但黄来福的话中,还是让各人感觉到一股大气,一种豪迈,让各人心动不己。这也是为什么御马监积极地与黄来福合作的缘故,有丰厚的回报不说,到时黄来福的功劳中,也有他们的一半。这种好事他们为什么不做?而黄来福的做法就是,积极地将大饼做大,这样别的部门因为得到好处,自然会积极地与你合作。 依黄来福的话法,到时该地皇庄经营,需要的人手也是不少,到时各方尽可以参加。让在场的一些小吏巡检们心动不己。宛平县有吏三十八名,巡检司巡检四员,基本待遇都是月支禄米仓米六斗,生活过得清苦,如果到时去黄来福的农场做事,光是每年的月银,就比自己辛辛苦苦多了数倍,这由不得各人不心动。

上一篇   第207章 皇庄事宜

下一篇   第209章 冗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