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申明亭前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10章 申明亭前

第210章 申明亭前 大明在各地县乡大村都设有申明亭与旌善亭,里长甲长专门在这里张贴榜文,传召诸事,讲解《大诰》、《大明律》等,或是由德高望重的耆老受理当地纠纷,彰善抑恶,申明教化。城乡各坊里厢,例置二亭,县治之有图者,也多半标明二亭的所在。 胡林村也是如此,作为一个大村,同样建二亭于村西口的路侧,百年来,这里一直是胡林村用于宣扬教化、惩恶扬善、争辩是非、公众聚会的场所。在这个四方形的亭子里,每每地方官吏布告政令,晓谕乡民时,便到亭中间的板榜来张贴,县官下乡视察民情,也常在亭内宣示条约,训饬阁里。 更多的,胡林村申明亭还是作为村中老人宣讲教化,剖断当地争讼之事。照明太祖《教民榜》的规定,民间户婚田土斗殴相争一切小事,不许辄便告官,务先要经由本管里甲老人理断!不经由里老理断的,不问虚实,先将告状人杖断六十,仍然发回里老去评理。所以每当村中有人为非作歹,老人就把他的恶行书写出来,张贴亭中,以达到惩戒的效果。村中如果有纠纷争议,难以了断,村里就就呜锣聚众,在申明亭进行公议。村人均可参加评议,对谁是谁非进行公断,最后由老人决议。 长年日久,胡林村的申明亭与旁边的旌善亭,己经惯例成了村民们公议聚会的地方。这一次的,胡林村村民们又是全部集中在申明亭前,如同一次全村大会般,主要是为了此次皇庄之事。 几个里甲乡老站于亭内,还会矜持些地交谈。而在亭外的场地路口上,村民们没有形象地或坐或站,人人都是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议论纷纷地发表着自己的言论。听村中消息略为灵通的老人说,昨日里,那位来到村中的竟是名头极响的黄大总兵,他从山西镇来到京中,现在又来到胡林村,准备进行什么皇庄“新政”,这关系到村民们的饭碗前景问题,当然由不得各人不关注。 别看胡林村只是一个村庄,但是黄来福的名声,村民们不是没有听说过,远从几年前的塞内外扬威,说书先生们来过村中传唱,近到这些年的《五寨堡新闻报》,都不时进入各人耳中。 前些时日里,还有一个说书先生从县上下来,说了几个众人感兴趣的故事后,便从手上拿出一个《五寨堡新闻报》,声情并茂地唱起报来,别说,各人还是听得津津有味,那报上啥都有,从朝中大事,到地方小事,从商事到民事,从塞内到塞外,应有尽有,直让众人有耳目一新之感,原来天下间还有这么多的新鲜的趣的事,直叫众人大开了眼界。从那天起,听说书人唱报,便成了胡林村民们一个时新的爱好。 黄军门的名声大家听多了,从报上得知,也知道了他五寨堡的种种事情,不过以前大家只是当个故事听罢了,毕竟离得自己太远,而且大家也己经习惯自己的生活了。不过眼下这个传奇人物竟来到了胡林村,由不得大家不新奇。畏惧的同时,大家也纷纷远远的围观。不得不说,那黄军门还真如报上所说的那样,典型的一个边镇大将的样子,高大威武,他身旁跟着的那些家丁们,也是个个凶神恶煞,一看他们就是从死人堆中爬出的。 当然了,黄来福的到时让众人好奇,不过小民们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吃饭问题。围观过后,一些知灵人士传出的消息纷纷让众人竖起耳朵,就是此次黄军门到来,是要替代胡林村的各位中官太监们,接手当地的皇庄之事,这个消息从昨日传出后,如一阵风一般,到今日清晨,己是胡林村妇孺皆知。 村民们听了是又喜又忧,内心期待又忐忑不安,黄来福自重视舆论的力量后,在《五寨堡新闻报》中,就每期都大力宣传五寨堡及宁武关改变的大小之事,在他们的报下,五寨堡等地如世外桃源一般,自然引得许多人的向往。胡林村的村民们,自听过说书先生唱的报后,对五寨堡当地的生活,也是好一阵子的羡慕议论。 眼下让五寨堡等地过上好日子的黄军门来了,众人自是期盼。毕竟依现在来说,胡林村等地皇庄的佃农们,日子过得不是很好。掌管皇庄的太监们,不断提高田地的租额,他们手下的庄头、伴当们,也是经常为非作歹,让大家的生活过得越来越糟糕。大家希望报上说的,爱民如子的黄军门到来后,能改变这一切的话,这是各人的期盼。 当然了,这是期盼,各人的忐忑不安就是旧习惯的力量,对未知的恐惧。胡林村的村民都是皇庄的佃农,租种皇庄的土地,虽说租额重,中官府中的随从家人老是欺压,但大家己经习惯这种生活了,突然换成屯丁似的生活,没有自己耕种的田地,将来自己办,众人会不会习惯,这是个问题。 不要说小老百姓愚昧,其实他们也很聪明,黄来福到来的目的让众人知道后,立时黄来福能让别人了解的一切,都让胡林村的村民们翻了出来,黄来福在山西镇,在五寨堡如何如何,做了些什么事,能知道的,大家都是传得街知巷闻,胡林村的村民们,个个都成了专家。一些识字的乡老们,还翻出以前自己买的《五寨堡新闻报》,仔细研究起黄来福的风格来。 许成德老人是胡林村的三位教化老人之一,一向德高望重,平时在村中宣读明律,皇上圣谕,县上传下来的顺天府公文,剖断村里中人户争讼之事,宣讲和睦乡里,教训子弟等,很得村民们的尊敬,就连县令大人,村中的中官吴大太监,都对他隆礼以待。许家同样是租种皇庄的土地,但租额却是比普通村民足足少了五成,由此可以看出他在村中的地位。 大家己经习惯了村中的大小事由他拿个主意,因此黄来福到胡林村的意图让大家知道后,村民们都是纷纷听取他的意见。此时在申明亭内,许成德老人的身旁,就围着胡林村的里长,还有几位老人及甲长,大家都是凝神细听。 许成德手上拿着一份前几期的《五寨堡新闻报》,半响,他抚着花白的胡须缓缓地道:“据报上所说,黄军门于万历十七年在五寨堡推行农场屯丁制,田庄田地统一耕种,耕牛农具集中使用,水渠灌溉统一修建使用,如此,比起单人独户,便可有效对抗天灾。在工钱方面,五寨堡的各个农场是每丁月粮五斗,年末还有各样奖励,五寨堡之所以现在如此繁华,外人纷纷涌入淘金(黄来福语),最初便是农场屯丁之功。” 底下各人纷纷道:“是啊,听说书先生说,那五寨堡最初只是一个穷苦的军堡,里头住的都是穷军户,远远不如我们宛平县各地。现在却是农田连绵,一眼望不到边,工厂云集,各人丰衣足食,引人羡慕,这都是农场之功。” “那五寨堡原来只是晋西北的一个苦寒之地,现在当地人都能过上好日子。我们胡林村怎么说也是京畿之地,天子脚下,论起条件优越,不会不如原来的五寨堡吧?” “五寨堡变好,当地人过上好日子那是事实,黄军门来胡林村管皇庄,我们照做就是。黄军门爱民如子,总比中官们管好,他也会让我们过上好日子的。” …… 上面这些是乐观派。 也有人道:“话是这样说,不过那说起来叫农场屯丁,依我看,那就是雇工,到时是长工还是短工大家都不知道。雇工大家不是不知道,家主打骂不说,任叫你做什么就是什么,没一点自在。这都不说了,做了雇工,以后就没了自家的田地,我们现在租种皇庄的田地,虽没有周边的民田好,但胜在安稳,我们家几代了,都住在这里,还不是这样过来。那雇工,说不定,哪日黄军门就不要咱们了,到时我们一家老小的,怎么活路?难道如城关的那些流民,大家都带着妻小去睡街头?” 不由的,也有几个人附和这人的话。 一人道:“那黄军门的《五寨堡新闻报》俺也听说书先生唱了,他们那个五寨堡,使用的都是马耕,用的水车农具都是吓死人,一人可当十人使。那些的大老爷们,他们的田地如十人耕种得过来,又怎么会让百人干活,到时我们如果田地被收,黄军门又不要我们做工,那怎么办才好?” 他的话,又引起一些人的附和共鸣。 这些是悲观派。不过也确实如此,在农业社会,始终看中的是农税的征收,又始终是人多地少,科技的推广,也往往随着某些工作岗位的失去,让很多家小失去饭碗,造成流民等不稳定因素,这也是为什么有时候统治阶级要抑止科技发展的缘故。 不过这些人的话语,也引起了先前那些人的反驳。 “为什么五寨堡没有这样的情况,看报上说,大家都是争先恐后地做屯丁,当地也没有流民等活不下去的人,那自然是说黄军门有解决的法子。” “我听说当地有许多的畜场,菜园,工厂等,月钱也很不错。” “不错,反正如果大家想过好日子的话,就不能一点风险都不冒,眼下的日子,我是过腻的,一年辛苦到晚,连老婆孩子都养不活,不如试试黄军门的法子……” “大家说了这么多,其实我们这些小民,有我们说话的份吗?皇上吩咐黄军门到皇庄来,大家乖乖听着就是了,说这些废话做什么呢?” 这人尖酸刻薄的话,让大家静了一静,忽然人群骚动起来,大家纷纷道:“黄军门来了……”

上一篇   第209章 冗滥

下一篇   第211章 上林苑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