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疯狂开垦土地(4)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3章 疯狂开垦土地(4)

第23章 疯狂开垦土地(4) 农历大年除夕日,这天是大明帝国最重要的节日。这天上到帝王将相,下到平民百姓,都要举行各种庆祝活动与娱乐活动,辞旧岁,迎新年,而这天后,时间也进入了万历18年。 除夕这天当然同样是五寨堡的大日子,这天刚一开始,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就在五寨堡各处响个不断,家家户户都在忙着换门神、贴春联、挂年画、贴窗花,到处充满了喜庆的气氛。 托黄大少的福,今年可以过个好年,五寨堡人人脸上都是带着笑。见了面,都乐陶陶地相互拱手作揖。而各人的话题中,都不会忘了要感谢一声黄大少。 五寨堡军匠们居住的街上,此时也是一片喜庆的气氛,大家都忙着在门外换门神,贴春联,打扫整理自家的房屋。虽然军匠们住的茅草屋还是一样的破败,不过原先那些裂开的口子已经全部用新泥堵上了,加上门口新换的对联门神,街上的一些鞭炮屑,颇有几分新年的味道。 经过一个多月的调养,这些军匠们,不论是男子还是女人和小孩,都不再是以前那种面黄肌瘦,脸有菜色的样子,个个气色已经好了很多。许多人身上穿着的棉衣也厚实了许多,在寒风中,不会再冻得直打哆嗦。特别是许多军匠小孩子,还穿上了新衣,拿着一些鞭炮在到处乱放玩乐,小孩子的闹腾声,不断传来。 大人们一边忙活,一边笑呵呵地不时看自己孩子一眼,或是和邻里聊几句。聊得最多的还是过了年后,自己可以做多少水车工具,从大少那边又可拿到什么奖赏月钱。对未来的生活,大家都充满了憧憬。 外面的鞭炮声中,刘二妞一蹦一跳地跑进屋内,和那天黄来福见到她的不一样,她今天可不再是穿得破破烂烂,而是穿了一身的新棉袄,一身的新棉鞋,可以看出,她的身子虽然还没长开,但长大后,肯定是个美人胚子。 她神情欢快,一边跑一边喊:“姐,姐。” 屋内,军匠少女刘玉梅正在忙活着,她伸着腰,掂着脚,棉袄下展现出妙曼的曲线,一边往墙上挂着几张年画,这些年画上无一不是画着一些鱼、娃娃等吉祥物,意托丰衣足食的意愿。 她脸上带着笑,一边挂着年画,一边道:“小妹,你来得正好,你帮姐姐看看,这些年画会不会挂歪了?”这一多月浓浓的米粥面汤喝下来,她的脸色已是红润了许多,没有了以前那种菜色,更显得秀丽。 刘二妞撑着下巴,歪着头,脆声道:“嗯,我看看,嗯,姐,我看挂好了,不会歪了。” 刘玉梅拍了拍手:“那就好,小妹,你陪姐将这些挂千挂到门楣和房檐上去。” 刘二妞应道:“好啊,姐,我来帮你。”这挂千是当时大明的一种装饰,以红纸剪之,多为鹤鹿同春,三羊开泰,八仙过海等内容,新年时,不论南方和北方多有挂之! 姐妹二人一起动手,兴致勃勃地将几串挂千分别挂到各个房檐上去。 二人正忙着,她们的爷爷刘老汉拎着几块肉,几条鱼,还有一小坛酒,乐滋滋地进来。 他一进门,就裂开已没有几颗牙的嘴呵呵笑道:“大妞,二妞,你们看,这是什么?” 刘二妞见了,首先欢喜地道:“哇,是肉啊,还有鱼。”她抱住刘老汉兴奋地道:“太好了,爷爷太好了。” 刘老汉爱怜地摸了一下刘二妞的头,乐呵呵地道:“就知道我的二妞嘴馋,加上今天过大年,所以爷爷就买了一些鱼肉回来。” 他有些感慨地道:“想不到我们穷军匠家还能吃上鱼肉,记得上次吃肉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唉,这都是托了黄大少的福啊。” 听到黄来福的名字,刘玉梅眼中闪过一些异样的神情。而刘二妞则是天真地道:“爷爷,现在街上还有摊贩卖肉吗?他们不回去过年吗?” 刘老汉道:“大多数摊贩都回去过年了,不过还是有一些留在堡内,说是等着过了年后,就好做堡内的生意,他们说……” 刘老汉刚说到这里,就听到外面刘总旗的声音响起:“刘大爷在家吗?” 接着就见刘总旗走了进来,见了众人,他笑道:“原来大家都在,那就好,我家婆姨说人少也是过年,人多也是过年,让你们一起到我那去。” 刘老汉道:“大兄弟,总是麻烦你,那多不好意思。” 刘总旗笑道:“刘大爷这说什么话,想当年我和刘兄弟可是……”说到这里,他脸色一暗,随即又展颜笑道:“我那婆姨的脾气,大家都知道的,话不多说了,玉梅,二妞,去,收拾收拾,都一起过去。” 推推拉拉中,各人来到了刘总旗的家,也不远,就在隔壁,平时日,刘总旗就对刘玉梅一家多有照顾。今天更是让他们都一起过来过年。 刘总旗的婆娘钱氏正在灶前忙活着,锅里正滋滋作响,正炒着肉,一阵阵香味传来,让刘二妞馋涎不已。见各人进了屋,钱氏热情道:“总算过来了,刘老爹,今天我这可是准备了不少好菜,就等着你们了。” 刘老汉道:“又要麻烦钱大嫂子了。” 刘玉梅则道:“钱嫂,我来帮你。” 钱氏笑道:“我家玉梅就是勤快。” 她“去去去”地轰走了围在灶前不住吞口水的自家两个孩子,让刘玉梅一起过来帮忙。 女人们在忙,刘老汉则是和刘总旗坐在一边说话,可以看出,二人的脸上都颇有笑容,显见这个年很让他们舒心。 那边肉炒好后,钱氏想起什么似的,擦了擦手,笑道:“看我这记性。”她进里屋去,很快出来,却是拿出了一匹花布,说道:“玉梅,前两天上街,你嫂见这块布不错,就扯来给你,你试试,这颜色配不配你。” 刘玉梅忙推让道:“钱嫂,我不能要。” 钱氏道:“你还跟我客气什么,你再推来推去的,你钱嫂就要生气了。” 刘玉梅无法,只得让钱氏在自己身前比划。 钱氏叹道:“多水灵的一个姑娘,将来不知有谁有福气讨我家玉梅做婆姨。” 刘玉梅娇羞不依:“嫂……”钱氏笑道:“我们的玉梅害羞了。说起来,我家玉梅也到年纪了,你嫂认识的人也不少,要不要钱嫂帮你寻一户好人家?” 刘玉梅神情忸捏,只是红着脸不依。 刘总旗站起来解围道:“好了,好了,不要为难我们的玉梅了。孩他娘,快些准备年夜饭吧,大家都等着呢。” 在钱氏和刘玉梅的忙碌中,刘总旗和刘老汉的闲话中,一顿还算丰盛的年夜饭准备好了。 刘总旗出去放了鞭炮后,在外面还时不时传来的零星鞭炮响声中,众人围坐桌旁,欢声笑语,吃着鱼肉,喝着米酒,这种欢快的情形似乎在刘总旗家中好久没出现过了。 刘总旗和刘老汉对喝了一口酒,看着众人的笑语,突然眼红道:“没想到还会有这样红火一天,如果刘老哥和刘大嫂在……他们不知会有多高兴。” 刘总旗当年和刘玉梅的父亲刘大富交好,可是十年前一场鼠疫夺去了刘玉梅双亲的性命,当时那场鼠疫,五寨堡死亡人口数百,这样的惨事想起来,至今还是让人不寒而栗。 听刘总旗这样说,众人都是沉默下来。孩子们也不敢说话了。 半响,钱氏嗔怪他道:“你看你,大年头的,还说这样扫兴的事情。也不看看玉梅她们还在。” 刘总旗强笑道:“是,是我失言了。” 刘老汉道:“大兄弟,你和黄大少接近,你说说,过了年后,我们还会有象现在这样的好日子吗?” 玉梅和二妞双亲死后,这一家的生活,就全靠刘老汉支撑了,当年为了将这两个小娃娃拉扯大,刘老汉不知道费了多大的心思,吃了多少的苦。 一直以来,一家大小的日子可说是过得非常艰难,虽时不时刘总旗会接济一下,但刘总旗也要养家,他的月粮也是一样微薄,自家都非常难过,帮助总是有限的。 生活的改变在黄来福雇佣他们后,刘老汉虽然年过花甲,但却有一手的好技艺,加上身体硬朗,自家的勤快也不差过年轻人,这些时间里,他制作出来的水车工具,任谁见了都没有二话,大受黄来福的赞赏。 年底时,除了指定的月粮外,刘老汉还受到了黄来福赏粮一石的奖励,生活有了指望后,总希望这种指望一直保持下去。虽说黄来福早和他们签订了雇佣他们二年的合约,但刘老汉总觉得如在梦中般,怕一醒来,这种好日子就消失了。 刘总旗当然明白刘老汉的顾虑,事实上,这些天,也经常会有一些军匠们来询问确认与刘老汉相同的事情,他笑道:“刘大爷不用担心,大少准备大力开恳土地,到时需要的人手工具只会更多,至少在这几年中,我们不用担心没活干,拿不到月粮,而是要担心到时太忙碌了。” 刘老汉松了一口气,抚着雪白的胡须乐呵呵地道:“忙碌没关系,我们这些苦命人,不怕干重活累活,只要干活了能吃饱,孩子们都平平安安,就心满意足了。” 刘总旗笑道:“黄大少以前就说了,为他干活的人,人人可以吃饱穿暖,事情也果然如此。等再过几个月,黄大少替职千户,我们的日子只会越来越红火的。来,我们大家都来干一杯。” 众人都举起了碗,钱氏小声道:“你说这人真是奇怪,这黄大少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都很清楚,怎么突然就转了性呢?” 刘总瞪了她一眼:“不要说别人的坏话,我们现在好日子可是大少给的。” 钱氏立时转口:“愿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保佑大少长命百岁,这样我们以后都有好日子过了。” 刘总旗再次道:“来,我们干杯!” “干!” 就是屋内的三个小孩也举起了碗,伴着欢笑声传出。 黄来福从大田庄一回到了千户宅,立时一股浓浓的年节味道迎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