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平板大玻璃、回五寨堡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16章 平板大玻璃、回五寨堡

第216章 平板大玻璃、回五寨堡 万历二十四年九月十五日,京师郊外。 仪真琉璃厂专门烧造皇家琉璃器皿,拥有瓦窑数十座,每年烧造的琉璃器皿都是个天文数字。六月时,大明皇家玻璃厂在仪真琉璃厂旁成立。其厂内的匠工,自然是从仪真琉璃厂内选拔。 该厂由黄来福控制,自然是采用五寨堡似的工匠制度,月粮稳定,勤者奖,懒者罚,一时间,玻璃厂虽是设立不久,厂内的气氛却是一片生气,与旁边仍是依从匠户制度的仪真琉璃厂形成鲜明的对比。很多仪真琉璃厂的匠工们,看到这边的待遇,都是内心羡慕,希望能跳到这边来。 此时,在玻璃厂内的露天大作坊中,正是人气喧腾,热浪逼人。在离那些瓦窑不远的空地上,摆放着一张张的铁桌子。每每玻璃熔融出窑后,便有数个匠工,喊着号子,将炉内滚热的玻璃液倒在铁桌子上面,然后几个匠工,拖着粗大的生铁圆棍子,在上面来回碾动着,很快玻璃展平后,便形成和桌面一样的大块。 如此一面平板玻璃便成了,当然,经过碾平的玻璃虽然很大,却并不光滑,还需要磨整。此时便又有几个匠工过来,将平板大玻璃放在铺有厚毡的桌子上,并撒一层细砂,又放上另一块玻璃平板,通过推拉上面的那块玻璃,细砂便将这两块玻璃磨平了。 不过这项工作看似简单,却需要五六个匠工连续工作一日以上,而且如此还不行,经过这样处理的玻璃表面存在着细砂留下的无数纹路,还需要进一步磨光。匠工们用一种极细的矿石粉末和着水,用包有羊毛毡的小木板来回磨擦几十万次,再用羊毛毡磨擦几十万次。如此,大块的平板玻璃便终于成了,而且如此继续磨擦的话,将来这些玻璃还可以制造玻璃镜子。 在一张铁桌子旁,黄来福有幸观看了平板大玻璃的整个制作流程,不由心下感慨,这种手工业制造,还是太慢了,后世的玻璃制造,都是采用自动机器生产玻璃。稠厚的玻璃液不断地从玻璃熔炉中流出来,经过碾压,热稠的玻璃液变成长长的玻璃带,冷却后,再用机器磨平磨光切割就成了,哪会如此的麻烦。不过想想,眼下是大明朝,有这个样子,己经很不错了,毕竟有着历史的局限性嘛。 对于黄来福的感慨,他身旁的银作局掌印太监当然不会知晓,他只是眉欢眼笑的看着厂内的工人们,将一块块磨好的大玻璃轻手轻脚搬入仓库内,每一块大玻璃,都是等量重的银子啊。 自七月下大块玻璃研制成功后,推向市场,立时又是引起京师各界的一片轰动。黄来福以前就说了,为了给黑暗的房屋带来光亮,人们会想尽一切办法的。玻璃观之如水晶,虽然不如琉璃雅丽,但看上去还是一样的高档华贵,而且比窗纸或是牛角片亮丽得多了,在窗户上装上一块玻璃,是多少的气派? 一时间,虽说黄来福将大块平板玻璃的价格定得很高,然而购者还是如云,不说京师的官员富户们,争先以安装玻璃窗户为荣,就是万历帝,都决定将皇宫内的所有窗户全安上玻璃。而且不但京师,大明各处的城市富户,也是纷纷订购,造成了旺盛的需求,自然带来了滚滚的财源。虽说这玻璃厂的大利都是归万历帝与黄来福,然后银作局掌印太监也是分得不少好处,自然是整天乐陶陶的神情快活了。 眼下在玻璃厂外面,就有不少商人在排队等候,希望能第一时间抢到货。而玻璃厂各地的定单,己经排到了年后。为了早日得到货,各地商人们是使出看家本领,就是银作局掌印太监,也不知收到了多少人的红包与宴请请柬。想想以前自己的萧条生活,银作局掌印太监就是感慨不己。 黄来福负手在厂内巡视了一会儿,最后作出结论:“玻璃厂的人手还是太少,需要大量增加,否则定单忙不过来。这事要抓紧,时间就是金钱……陈公公,这事情,就劳烦您老人家了。” 大明二十四监的宦官向来傲慢,不过在黄来福面前,这位银作局掌印太监却是脸上笑开了花,他道:“啊哟,黄军门这是说哪的话,我们之间,还说什么劳烦不劳烦的,黄军门商请下来,咱家照办就是。” 他笑靥如花:“说起来,咱家还要感谢黄军门,要不是军门设玻璃厂,又作出这大块玻璃之物,咱家哪有现在的好日子?” 对于大明的皇匠来说,烧制玻璃,其实不是问题。论玻璃与琉璃的烧制,琉璃更为不易,制作过程冗长,过程费时,选择原料还严格,需要采用珍贵的天然琉璃石与琉璃母,后期还需要数十道工序精心打磨。所以在中国,琉璃是一种士大夫的品味文化,每一件琉璃品都有着极高的收藏价值与欣赏价值。 而玻璃的烧制便简单了,只需用砂石与碱在高温下熔解便可,对于大明皇匠来说,高温不是问题,他们有时烧制琉璃,需要的温度比玻璃还高,关键的是思路问题。曾在仪真琉璃厂时,匠工们也无意中烧制出过小块的玻璃,不过这些玻璃,论高雅不如瓷器,论温雅又不如琉璃,要之何用?这种小块丑陋的玻璃,又可以做到什么用途呢?所以在中国,以前的玻璃无用武之地,就在这里了。 还是黄来福站出来,教习了他们烧制与精磨大块玻璃的法子,如此,自然用途滚滚。不说别的,就是全天下的大明百姓,如果窗户上都装上玻璃,这样的财富,就是海量了。 效益是明显的,六月刚设厂时,玻璃没有研究烧制出来时,玻璃厂的匠工们,都需要靠黄来福的拨款为生,人心惟危,眨眼到了现在,就是厂内普通的匠工,每月拿到的银子,都在数两之多,更不要说那那些高级些的匠工了,这怎么不让临近的仪真琉璃厂匠工们羡慕万分,都想跳过来做玻璃厂匠工?普通匠工如此,那些厂内的管工,监工,银作局的太监们,也是每月分到不少好处,至于拿最大头的万历帝,己是每天数钱数得嘴都合不拢了。 银作局有掌印太监这样说,黄来福自然是要谦虚几句,最后他想起一事道:“陈公公,还有一事,现今我们玻璃厂效益大佳,不过也得居安思危,这售后服务,也得跟上去。我听说许多客人们买了玻璃去后,却是不会安装,以至于闹出许多笑话,以后这专门的玻璃安装,我看我们厂内可以作出安排,并定一个妥当的安装标准,公公你看可好?” 由于眼下的玻璃窗是个新潮的东西,黄来福又疏忽了一下,所以京师中各人的玻璃窗安装,就没个标准。黄来福听说了,眼下京师中流行的安装窗玻璃的方法就是,首先在窗上装一张用锡制作的网,网上设计有一个个的圆孔,孔中间还有金属丝,以便把窗玻璃上的柄拴住。 黄来福更听说了,户部尚拴住,由于京师这个地方经常有风,为了避免窗玻璃被风吹落打碎,为此,他给家里的仆从们下了一个命令,每当他离开家里后,立刻全体动员,将每块窗玻璃都从窗上卸下来,放到库房中保管好,只有当他回来时,才能把它拿出来安装。 这个消息传出后,黄来福是笑倒大牙,不过有一天中,当他回到京师的父母府邸时,见到母亲大人也是如此吩咐下人时,他便立时笑不出来了。 因此,如后世般定个统一的安装标准,在窗上安装活动玻璃窗,就势在必行了。 听了黄来福的话后,银作局掌印太监有些不以为然,心想眼下不是很好,自己只管安心挣钱就是,何必管别人将玻璃买去后如何安装了,这黄来福真是没事找事。不过既然黄来福都这样说了,陈公公也不好公然落他老人家的面子,当下含笑点头道:“黄军门想得真周到,便如此办。……不过这安装标准是什么呢?” …… 万历二十四年十月初三日,在与黄来福详细商谈后,万历帝又仿效大明矿务总局,成立大明税务总局,命御马监左监丞张烨为监丞,统管各地税使之事。同时在初五日这天,他派出税使张利,前往通州张家湾征收租税,给以关防,规定每年征取银四千两,分为四季,按季解进。不久,又命太监王朝督征天津。 京师立时骚动,百官们又是哗然,纷纷上疏谏阻,万历帝不为所动,还是谋划着继续派出税使到各地征税。而到了这天,黄来福也打定行装,准备回宁武关了。他毕竟是山西总兵,边镇驻防重任巨大,每年的秋冬,各镇的总兵都要忙着操办防秋防冬之事,黄来福自然也不例外,离关这么久,该回去了。 看黄来福离去,万历帝颇有些不舍,从五月到现在,自黄来福来京后,为他操办皇庄,开办各样的水泥厂,毛纺厂,玻璃厂,大超市等,每样都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为他带来了大量的财源。在万历帝心中,黄来福己经算是个全才,不但能行军打仗,还能经营治国,实是国之能吏。 在万历帝心中,将来对黄来福的重用,自然是免不了的了。临行前,万历帝招黄来福密谈,黄来福也知道不久后的二次朝鲜战争,自己会再回到京师来,或许那时的他,会盘算在京师内开个《五寨堡新闻报》的分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