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防秋防冬、五寨堡汇票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17章 防秋防冬、五寨堡汇票

第217章 防秋防冬、五寨堡汇票 此次黄来福来京为万历帝办事,操办皇庄,开办各样的工厂皇店等。虽说一系列成绩显著,皇帝满意,但其实相关的事情,都是作为黄来福幕府的渠源锐、王启年、顾世宝、江永胜等人在主理,黄来福只是做一些理论性的规划,详细事务,他并不过问。 这就是放权手下的好处,大大减轻自己的工作量。不过黄来福要回五寨堡,这些人自然也是要跟回去。他们的主管事务毕竟还是在山西镇,在五寨堡等地。不过他们也留下了分管各类事宜的各局人员,此后,局里每年也会派人到京巡察。只能如此了。 万历二十四年十月底,经过长途跋涉,黄来福等人回到了宁武关。 此时己是秋收后,不过宁武关仍是一片的繁忙,这两年,当地的煤炭业及木材业快速发展,加上宁武关的水泥路修成后,各地商贾纷纷涌入镇城。各地老百姓们,己是习惯了在秋收农忙后到城内外找份活干,所以当黄来福等人走在街道上时,可说是吵吵杂杂,各地方言都有。 看着这种热闹的情形,黄来福心中自然是有份满足感,如五寨堡一样,宁武关在自己的手中,变得越来越繁华,看着街头百姓军户的笑脸,黄来福暗暗感慨不枉自己白穿越一趟。 刚回到总兵府邸,杨方略巡抚便迫不及待地将黄来福商请到巡抚衙门大堂,刘堂生兵备也坐在一旁。见面时,杨巡抚与刘兵备二人脸上,颇有春风得意的神情,今年山西镇宁武道的税粮屯粮都征收不错,而且还从水泉营堡等地征收了大量的互市商税,于公,吏部今年对他们的考勤己是优等。于私,二人从宁武关各地煤矿及木材社都分到大量的红利,公私两丰收,自然是让二人脸上笑眯眯了。 三人坐定,寒暄了一阵,杨巡抚试探地问起了黄来福在京之事,语气中不无艳羡之意。黄来福这几个月在京的事情他们也听说了,黄来福身为武人,却如此受皇帝宠辛,被委托各项重任,虽说他们与黄来福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蟥,但还是忍不住内心嫉妒。 刘堂生兵备更是干笑道:“黄军门受圣上的器重,在京畿开办各样工厂作坊,这是好事。不过本兵备也听说了,那水泥厂,毛纺厂,玻璃厂,大超市等物,在晋地同样可以开设,黄军门在京中春风得意,可也不要忘了照顾家中的父老乡梓才是。” 黄来福道:“会有机会的。” 杨巡抚道:“晋镇为九边重镇,黄军门担负为国守边的重任,需倾不得分离。眼下又到了秋冬,这防秋防冬之务,便要烦劳黄军门了。” 黄来福作为山西镇总兵,战功赫赫,威镇塞外,胡人不敢入侵。如果黄来福在宁武关,全镇的军民便如吃了个定心丸一般,鸡鸭不惊。不过在黄来福离去的这些时间内,镇内许多人都是内心不安,包含杨巡抚等人在内,眼下黄来福回来了,大家就放心了。 大明九边军镇,就在边塞口上,往常草原上的游牧部落,往往趁秋高马肥时南侵。所以每年到了秋冬日,各镇的总兵副总兵们,便要亲自领军到边地军堡,加强警卫,调兵防守。山西镇也是如此,防秋在阳方口,防冬便到偏头关。虽说这些年边塞兵火不兴,不过这例行公事,还是免不了的。 商议了一会军务的事后,黄来福便告辞了。 此后几天,黄来福便忙于在宁武关处理各项军务及防秋之事。黄来福进京的日子,总兵府邸的事情,大多是由杨小驴及幕府参谋赞画在处理。不过饶是如此,许多事情需要黄来福批复及拿主意的,还是案牍存积如山,让黄来福一直忙了几天几夜,才基本处理完。 现在的宁武关,事实上只余三营兵,黄来福来福营两千人,宁武营两千人,杨巡抚标兵营三千人。不过刘全利参将带的宁武营己经成了专业的护矿队,怕是将来也没有打仗的能力,标兵营也是让人皱眉。原来城内外剩余的两营散兵还有军户卫所兵们,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己经成了专业的屯田兵还有畜牧兵矿业兵等。但未来这些人怕同样也没有打仗的能力。 放在整个山西镇,怕也是如此,除了黄来福的几营嫡系人马外,余者最多做守备部队,守守城。没什么野战的能力,所以这几年中,山西镇征宁夏,战朝鲜等战事,出兵的都是黄来福的人马。 眼下山西镇城宁武关的军队己经如五寨堡,老营堡一样,己经可以自给自足,不怎么需要兵部拨款,自然是受到上头的表扬。不过能战的部队不多,兵部考虑是否要在山西镇招募新的人马,组建一个新的战兵营。不过这花费众多,兵部哪里拿得出钱来?而且黄来福认为没这个必要,兵在精不在多,整个山西镇中,他的几营兵马都能够野战,己经可以震住塞外的胡人不敢入侵。如果真要做,倒可以在镇内选拨精壮,组建一个新的营马,余者的,还是真正转化为屯田兵为好,忙时耕种,闲时操练就可。 只是这个事情千头万绪,牵扯到许多人的利益,黄来福虽然是山西镇总兵,有练兵的义务,但要真正在山西镇实行此事,还是不易。 不管怎么说,在十一月七日这天,黄来福还是领着五百的来福营家丁们,来到了宁武关北边的阳方口堡,开始了他的防秋防冬军务。 这阳方口是长城一段,在宁武关北边约二十里。这里北连大同边缘金沙滩,南、东、西接云中山,禅房山、管滓山等地,属咽喉隘口,军事位置十分重要。这里不只是宁武的要冲,还是雁门、偏关的屏蔽。一旦大同有事,往往要重兵驻扎于此。 不过由于恢河从这里流过,地势平漫,十万骑可成列以进,在整个山西镇多山的地形中,该地便显得非常平衍,向来是草原胡人首犯之衡。往岁虏骑阑人,率从兹口,戎马便可毁垣数里。所以在嘉靖十八年时,当时的巡抚陈讲便在九龙口处筑堡,并建敌楼者有二,堡成后,城周一里多,万历四年又增修砖包,城周达二里零八十步,高三丈五尺左右。 阳方口堡城建成后,被称为“山西镇中路第一冲口”,东靠长方山,西傍恢河,如派兵在这里防守,东便可以卫雁门,西可以援偏关,北可以应云朔,占尽了地利。 眼下阳方口堡有守备一员,分领旗军三百四十九名,管理周边的防区一十三里零一百五十步,还有边墩三十座,一个内西水口之地。从隆庆年里,阳方口便少经战火,关口的恢河又是连经朔州,大同等地的交通要道,所以这里每天都是船来船往,非常热闹。 特别是黄来福来到宁武关后,由于阳方口所辖的地界中多煤炭,所以这两年中,该地十数个村寨中,己是处处挖煤采矿,到处一片繁忙。不但是本地的人等被一扫而空,就是临近的大同镇朔州等地的军民,也是纷纷到此谋生,所以阳方口堡这个地方,虽是麻雀虽小,但却很是热闹,小小的堡内,便有大量的客店、酒楼,商铺等。 当黄来福领军来到这里时,阳方口堡守备忙出堡相迎,该堡之地,也是宁武关中唯一一处没有将军兵下放屯田的军堡,不过就算没有屯田收入,堡内的旗军平时抽税护矿,也是吃得油光嘴滑。这也是被黄来福默默认的。 此次虽说是例行的防秋防冬,不过黄来福并不打算在阳方口堡常驻,年末他真正重视的是到老营堡等地视察。毕竟阳方口堡这个地方深在内地,如果草原上的蒙古人入寇,也需要打穿了整个大同镇,才能打到阳方口来。而从阳方口堡到宁武关,骑上快马,也是瞬息间的事情,自己的两千家丁,就在宁武城内,大可不必傻呵呵地等在这。况且黄来福的风格就是打出去,就更不愿意死守在某地挨打了。 不过视察过阳方口堡内外后,黄来福也是有所收获,阳方口堡这个地方,是属于连接大同镇与山西镇的交通要道,在这里,大可以搞两镇之间的贸易集散地,大搞采煤业。而且这里河水广阔,两边的土地肥沃,大可以搞些屯田。由于当地煤矿丰富,许多当地人都是宁愿意进矿山做事,也不愿意种田,不过由于宁武关的发展,己经有许多山西镇本镇流民,还有大同镇的流民们前来这里活口,在这些人中招募丁口,完全是可行的。 十一月十二日,黄来福留下一百家丁留观阳方口堡,由一亲卫百总统领,便离开了该地,取道五寨堡,往边塞而去。 万历二十四年十一月十八日,眼见天气一天冷似一天,大家穿的衣裳也就一天比一天厚。不过在五寨堡这个地方,各人穿的衣裳,又多少有异于别地。在外地,大家穿的都是厚厚的棉袄,不过在五寨堡,这几年却是时新穿呢绒外衣,保暖不臃肿又贵气不说,还别有一番风味。 虽说入冬后,放在别处就是农闲,不过五寨堡的热闹却是一天赛似一天。黄来福对五寨堡的定位是农商重地,所以秋收后,堡内外遍布的米行、米栈商人,便纷纷将米面转卖到各城镇去。那车马往来,粟米货物之盛,可居山西镇第一。 还有各个工厂,在秋后,更是人流如潮,各地到五寨堡来务工的人流络绎不绝。这些年来,在五寨堡各样农副产品,各样商品的交流影响下,以五寨堡为中心,还形成了许多商业市镇:五寨堡,粮油毛纺集散地。神池堡,煤铁水泥集散地。岢岚州,羊毛集散地……各城镇之间互通有无,形成了广大的市场。 而如后世的民工潮一般,山西镇别处的军堡州县,这些年中也形成了到五寨堡或是周边打工的习俗,他们或是长年务工为生,或是农闲后到五寨堡打份短工,他们赚到钱后,回到家乡中,每每谈起来,便引来旁人一片的羡慕声。这又带来了更大的人流。据初步的统计,现在五寨堡的人口,常住人口与外来人口,己经突破了十万。 各地的原料需求,商业的繁盛,使五寨堡内外商号急速增多,眼下的五寨堡各地农场便如一个个城镇一般,连他们在内,五寨堡境内己有大的商号近千户,还有众多的钱庄,银号,茶馆、戏园等。由于贸易量的增大,现金来往频繁,去年秋,五寨堡银行还诞生了异地汇兑的银票,一经面世后,便非常受商人们的欢迎。 在此时的大明,虽说大江南北,各个城市的钱庄云集,也推出各式各样的银票。不过无一例外的,这些银票都不得异地支取,商人们外出采购和贸易全要靠现银支付,在外地赚了钱捎寄老家也得靠专门的镖局把现银运送回去,不仅开支很大,费时误事,而且经常发生差错。由于五寨堡与外地的贸易量越来越大,越来越频繁,大规模的现银支用,显然是己经跟不上时代发展的潮流了。 由于这些年五寨堡银行的发展,银行己经在神池堡,宁武关,老营堡,岢岚州,归化城,太原等地开办了分号,所以己经由黄来福将掌柜的改名为银行总经理的周文栋,便想出一个法子。在五寨堡银行有存款的,银行在某地又有分号的,存户们拿着手中的银票,便不需要到存款地取银子,而直接到某地分号中便可以支取。事后用书信告知对方号及总号收交事项就可。 如此一来,可说是大大地方便了那些需要大量支用的商人们。只一年下来,要求拨兑的人己经是越来越多。见情形如此,周文栋意外的同时也是喜出望外,除了五寨堡银行专门推出这种汇兑业务外,他还专门派人调查许多商人贸易的地点,选派精悍的伙计,先后在山西许多城镇开设汇兑分号,对方只要出一定手续费就可办理。 由于这种汇兑在此处交款,彼处用钱,手续简单,使用方便,所以不但许多商人来汇款以外,还有一些富户及官员军将们来托办汇兑事宜。随着资本的增加,通汇地点越来越大,利润也越来越多。接着又吸收现款,发放贷款,生意一派兴旺。今年秋时,仅在归化城分号,便有白银存款三万余两,放款八万余两。 许多钱庄眼见五寨堡银行此业务如此火红繁忙,也是纷纷跟进,投资汇兑票号。很快,该风气己经蔓延出了山西省,向外省发展。一时间,这个只出现于清后期的票号业务,竟提前到万历时的五寨堡出现。 “夫人,这是十万两银子的汇票,请您收好。” 五寨堡银行占地颇广,豪华气派,内有三进,最内是贵宾处。在花厅内,周文栋取出几张银票,郑重地交到了顾云娘的手中。对于顾云娘,周文栋是内心佩服的,不是因为顾云娘是黄来福的妻子,也不是因为她是诰命夫人,而是顾云娘本身的能力与气质,让周文栋佩服。这些年在五寨堡中,她以一介女流,坐镇该地,人心降服不说,还将库银经管得井井有条,这是一般女子所没有的。 顾云娘这几年气质越发沉稳,那股少妇的风韵越加出众,她柔声道:“有劳周先生了。” 手中的各张汇票纸质精致,面额不等,不过每张格式都是一样的,首面都印有“券”字和图案,中间两面印有竖格,写有汇兑字号、银两数,年月日等内容,尾面还印有“信行”二字,并加盖有银行的三种印章,此外上还有密押及防伪水印,保证汇票的安全。 顾云娘仔细翻看,良久,不由叹道:“这汇票真是做得精致,特别是防伪手法如此高明,真是难为周先生了!” 周文栋道:“不敢,这是各股东们集思广益想出来的,非是周某一人之功劳!” 大明钱庄业发达,关于钱庄的经营及防伪,各家都有非常丰厚的心得,有自己成熟严密的体系。五寨堡银行原有许多的晋商加盟,许多家族都有经营钱庄的经验,汇票的防伪,对这些人来说,并不是什么高难度的事情。 当然了,一纸汇票,承载成千上万两的白银,此地汇出,以票作凭,到异地兑付,如何保证安全可靠,防伪防假,不出差错,这是关系到票号的信用,关系到主顾资财不受损失的大问题。五寨堡银行的各位股东们,为了票号的经营,也是煞费了一番的苦心。 他们想了良久,最后采取了书写、密押、夹印等三项严谨的防伪防假措施。首先汇票都有统一的标准、格式和填写的内容,不能随意涂改,更不能伪造假制,如有发现,要么汇票作废,要么告官究治。此外各票号和每个分号庄书写汇票的人都是固定的,此人的字迹要通报各分号庄,使大家都认识他的字迹,能辨别他的字迹特点,一看汇票上的字迹,就能识别汇票的真假。除了书写汇票的人固定外,分号的经理还必须在汇票上亲笔签字,不准别人代书。 还有“防假密押”的保密办法,这是一种用汉字作符号的保密措施,每张汇票上都有签发时间的代号与汇款银两数目的密码,只有本票号的账房先生和经理知晓,而且还在不断地变更着。比如说银两数目用“生客多察看,斟酌而后行”十个字来代表“壹贰叁肆伍,陆柒捌玖拾”十个数目字。用“国宝流通”四个字,代表“万、千、百、十”四个单位数。用“谨防似票冒取,勿忘细视书章”十二个字,代表一年中的十二个月。用“堪笑世情薄,天道最公平。昧心图自利,阴谋害他人。善恶总有报,到头自分明”三十个字,分别代表每月中的三十天。 顾云娘手上有一张汇票,上面写着“来国氏流”和“书害”六个字,旁人见了不知所云。但用五寨堡银行号规定的“密押”来对照解读,其内容便一目了然。“来国氏流”四个字,是代表汇兑柒万零贰佰两白银。“书害”二字,是代表汇票汇兑的日期是十一月十八日。 此外汇票纸内还有夹印的“水印”,技术高明,极难防制。每张汇票上还盖有银号的图章,刻得非常精细,也是极难防制。最后就算汇票遗失了,持票人只要立即知会发出汇票的票号,便可以声明作废。如果盗贼用之,如同自投罗网,如是别人拾得,亦取不出款项,因为不知汇款时间和数额。而汇款人遗失汇票,原开出汇票的票号有汇款时登记的存根,只要查证属实,汇款根本丢失不了。 如此一套严密的防伪保密措施,保证了主、客双方的经济利益,又使用方便,怪不得一经推出,便受到了世人的普遍欢迎。而从今年初,黄来福也开始使用五寨堡的汇兑票,毕竟他在宁武关与五寨堡,需要来回运送很多银子,老是用兵丁押运,非常不便,而用汇兑票,就简单多了,眼下的宁武关银行,己经成了黄来福经常光顾之地。当然了,黄来福最怀念的还是后世的银行卡,那才叫真正的方便。 黄来福有这个需要,作为五寨堡银钱局局长的顾云娘,自然是要经常来五寨堡银行汇兑了。当然了,以顾云娘现在的身份地位,本来只需要派家人办理就可的,不过她不放心,这种汇兑票的事情,都是亲力亲为来办理。 而眼下留在五寨堡的各局局长中,除了周文栋及顾云娘等人外,余者大多跟在黄来福身旁去京师了,虽然现在各局总部还是在五寨堡,不过由于黄来福多在宁武关等地跑,这些各局的局长们,作为黄来福的幕府,自然是要经常跟在他的身旁跑,留在五寨堡当地的,多是各局局长们器重或是得力的心腹手下了。 也是五寨堡太过重要,每年的银钱米粮收支都是个天文数字,黄来福一切的来源都是该地,而且五寨堡还是黄家的世袭之地,所以黄来福一直让顾云娘留在五寨堡坐镇。一年下来,夫妻见面的机会很少,这让黄来福与顾云娘都是忍不住相思之苦。 顾云娘寻思着现在五寨堡一切都走上了轨道,自己有机会应该与夫君说说,让他接自己到宁武关去。五寨堡的银钱管理等,可以留于渠秀荷管理,最多自己每年多来该地视察几次。反正从宁武关到五寨堡也近。 二人又闲谈了几句,最后顾云娘在侍女家丁们的簇拥护卫下,坐着马车离开银行,银行花厅的西侧,有廊道可通马车,直接行驶到街道上。 而驶到外面时,看到顾云娘的车马前来,街上的行人们都是尊敬地向车马行礼,黄来福没在五寨堡的日子,作为主母的顾云娘,就是五寨堡军民们的主心骨。眼下堡内军民的日子,比起以前真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军民们内心却是有一种做梦不安定的感觉,好似某一天这种日子就没有似的。以前是黄来福在五寨堡,各人心安,眼下黄来福经常不在五寨堡,换成顾云娘作为各人的主心骨了。 车马刚回到黄府上,顾云娘还没坐定,就听见一个侍女欢天喜地地进来,连声道:“夫人大喜,夫人大喜啊!” 顾云娘问道:“什么事,大惊小怪的?” “大人回来啦!”

下一篇   第218章 刘二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