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刘二妞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18章 刘二妞

第218章 刘二妞 万历二十四年十一月十八日,下午。 在塞外拂来越来越刺骨的寒风中,黄来福领着四百余骑雄劲的家丁们,同行的还有渠源锐,王启年等人。在五寨堡军民的欢呼簇拥下,又回到了五寨堡黄府内。自五月起,黄来福一去又是半年,此时家人相见,自然是不胜之喜。 府邸内,黄来福沐浴更衣,晚上又是宴饮,最后全身火热舒坦地回到顾云娘房中休息。 傍晚时外面下了点小雪,顾云娘吩咐侍女在屋内烧了铜盆炭火,此时炭火正旺,屋内一片的温暖祥和。见黄来福喝多了酒,顾云娘更是亲自拿了茶罐,为黄来福烹煮解酒的凤团雀舌牙茶。 黄来福斜依在床榻上,看着顾云娘忙进忙出,内心中颇有温暖的感觉,常年在外拼搏,有个家的感觉真好啊。佳人内着湖丝肚兜,外面披了一件外衣,动作中,不时露出雪腻的肌肤与浑圆修长的美腿。顾云娘出身于军将世家,并不缠小脚,虽是有了孩子的人了,但不知道她是怎么保养的,几年下来,身躯却是越发的修长曼妙,性感诱人。特别是这样半露不露的,更是诱人。黄来福虽是事业第一,但美色在前,却是忍不住心动。 忙活着的顾云娘察觉到丈夫的眼神,脸颊上慢慢泛起了红晕,明媚的双眸不时娇媚地瞟黄来福一下,虽是神情娇羞,内心中却充满了骄傲与欢喜之色,自己对相公还是充满吸引力的,这对任何一个己婚女士,都是一种成就。而今日这身打扮,也是顾云娘刻意而为的结果,果然收到了奇效。 煮好茶后,顾云娘倒了一杯,立时热腾腾的雾气充满了黄来福的眼前。 “相公,喝杯茶吧!” 顾云娘端着茶盏,柔声对黄来福道。 “多谢娘子。” 黄来福接过,慢慢喝着,一只手将顾云娘搂在怀里。 顾云娘乖巧地依在黄来福怀里,一只手忍不住抚摸黄来福那强壮的胸肌。黄来福军马劳顿,可说是每天锻炼,又正当壮年,自然是体魂非常强壮,顾云娘摸得爱不释手。 顾云娘又忍不住抬头看着黄来福的脸,这张脸眼神沉稳,又英气逼人。就是眼前这个人,数年之中,己是闻名大明,成为一个传奇人物,每每顾云娘都觉得黄来福身上充满了迷团,让她越发沉迷下去。不过这都不重要,只要作为黄来福的妻子,时时享受他那种温存,顾云娘就心满意足了。这是未嫁之前顾云娘所想不到的。 温香软玉在怀,黄来福也忍不住心动,他放下茶盏,开始慢慢抚摸顾云娘的娇躯,从光滑的背部到浑圆的大腿,又到饱满高耸的胸脯,每一处,都让他着迷。顾云娘被黄来福这样摸着,不由得神魂颠倒的,身子都瘫软了,脸上象喝醉似的愈发红腻欲滴,她毕竟是个青春正艾的成熟少妇,又多时没要了。哪禁得起黄来福这样的挑逗? 她扭了扭娇躯,让黄来福摸得更舒服,一边细声喘着气,一边呢喃道:“相公,大郎他今年也五岁了,是不是要请个先生,让他读书识字了?” 眼下的大明,富贵人家或是军将世家,子女成年了,自然都是请个先生在家里教他。黄大郎今年五岁了,孩子的教育问题,自然是要提上议程了。 黄来福道:“让他去五寨书院吧,相信从那里出来,可以让他成才的。” 眼下的五寨书院己经颇为闻名,不说规模在晋地第一,师资力量雄厚,许多州学与卫学,都比不上五寨书院。就是书院内的教学,也多是文武兼备,还有教学商事农务,可说是非常全面。而且由于书院的待遇非厚,许多有名望,赞同黄来福理念的读书人,己经纷纷加盟书院,更增强了五寨书院的教学度与知名度。 眼下大明科举艰难,每年中者寥寥无几,从五寨书院出来,不管怎么说,将来一份饭碗总是不愁的。如此一来,不说五寨堡的军民,都将子弟送入书院入学,就是附近军堡州县一些富户军将,都是想方设法将家中子弟送入书院进学。进五寨书院,己经成为晋地时新的潮流。 五寨书院的发展,顾云娘也是看在眼里,也深以之为骄傲,不过她犹豫了一会,道:“相公,大郎还小,是否先让他在家中识字,等几年后,再送入书院不迟?” 黄来福柔声道:“书院不是己经有少儿班了吗?那里的学生,都是从五岁到十岁的孩童。他们的父母都可以将孩子送进去,没理由我黄来福的儿子不行。云娘,物不凿不成器,孩子就是要从小培养,严格要求,才能成才。特别是我黄来福的儿子,更是与别人不一样。他老爹己经为他打下了一片大好的基业,将来要守住并发扬光大,怕吃苦的纨绔子弟可不行。” 黄来福的打算是将来让几个儿子都送入五寨书院内,与众人一起过集体主义的生活,增强集体感与荣誉感,等过几年后,自己再亲自培养他们。毕竟单请一个先生,培养度可没有在书院内全面。 听黄来福这样说,顾云娘还在犹豫,怕儿子进书院后吃苦,因为在黄来福的要求下,书院的教学可是非常严格的。见顾云娘如此,黄来福笑道:“好啦,儿孙自有儿孙福,不必为他们太过担忧,我们从小不是这样过来的吗?” 听黄来福这样说,顾云娘想想也是,放下心来,事情就这样决定了。两人又细声温存了一会,顾云娘的欲望又慢慢上来了,她轻声道:“相公,妾身想你。” 黄来福道:“云娘,我也是。” 说着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此后一室皆春。 第二天一大早,黄来福就精神抖擞地起床,顾云娘也是一起起来,服侍黄来福穿衣。昨晚她与黄来福做了四五次,起床后,不但不见疲倦,还是神情间容光焕发,双目看人中有一股水汪汪的味道,风姿嫣然,果然女人是需要男人滋润的。 几个小丫鬟捧了沐盆,巾帕,靶镜等物来,顾云娘又接过,挽袖卸镯,拿了手巾,试了水温,亲自服侍黄来福。洗脸后,黄来福与顾云娘到了大厅上,家人己是相继起床了。 到了厅上,黄来福正坐喝茶,大儿子黄大郎在奶妈的带领下,还有二儿子黄二郎,三儿子黄三郎,四儿子黄四郎,五儿子黄五郎,在刘玉梅,渠道诸女的带领下,按照次序从大到小,从嫡出到庶出的顺序,来给黄来福行礼叩头,口称爹爹。现在黄来福最小的儿子黄五郎都三岁多了,真是光阴似箭啊。 黄来福微笑点头,对几个儿子一一温言教导了几句,受后世影响,黄来福对几个儿子一向温和,轻易很难责骂他们,所以黄来福一有空,儿子们都喜欢缠着他问这问这,丝毫不畏避。倒是他们的母亲,对他们的要求严格多了。打骂子女,在这个时代是很正常普遍的。当然了,黄来福以身作则,短短几年成为大明传奇的人物,威镇塞外,就算黄来福不责骂,几个儿子还是很崇拜黄来福,这让黄来福很有成就感。 眼下黄府内顾云娘家人不在,黄来福几个姐姐也都不在,都回她们丈夫的身旁了,她们的子女也自然是跟在她们的身边,特别是大姐不在,这让府邸内清静了许多。眼下黄府内,就是黄来福几个妻妾儿子,弟弟黄灵斌,妹妹黄秀柔,还有杨管家几人。加上一些家丁侍女丫鬟的。还有现在刘玉梅的妹妹刘二妞也是光明正大地住在府内。 很快的,黄来福妹妹黄秀柔蹦蹦跳跳地出来了,这丫头,今年己经16岁了,前些时间,还行了笄礼,算是成年女子了,不过她还是一如既往地疯癫,成为黄来福几个儿子的头。 她走了过来,伸了个懒腰,对众人道:“各位,早啊。” 看见黄来福,眉欢眼笑地跳了一下,道:“大哥。” 说着就要过来拥抱黄来福,顾云娘忙拉开她道:“秀柔,别闹了,吃早膳了。” 黄秀柔果然被转开了注意力,坐到桌旁,道:“有什么好吃的?” 跟着是黄灵斌出来,对黄来福作了一个揖,道:“大哥早。” 又对顾云娘行礼,道:“大嫂早。” 跟着又一一招呼了渠秀荷,刘玉梅,眉月,柳环诸人。 顾云娘笑道:“叔叔果然是知书达礼,不过你年岁不小,该娶媳妇了,跟嫂子说说,你有没有什么中意的姑娘?嫂子为你提亲去。” 黄灵斌今年己是二十一岁,早在去年时,便行了冠礼,算是成年男子了。他己从岢岚州卫学中毕业,眼下回到黄府中,就是专心准备科考。黄来福一向尊重自己弟弟妹妹的选择,他想科考,那就科考吧。不过黄府中这么多事,总靠顾云娘等人是不行的,作为黄家的成年男子,该叫黄灵斌管些事了。 眼下的黄灵斌,多少脱去了一些稚气,举止会沉稳些,不会再如以前的躲躲闪闪,怕见生人。但闻听顾云娘此言,还是闹了个大红脸。说实话,由于黄来福的身份地位,己经有许多人来向黄府说媒,希望能将自家的女儿嫁与黄灵斌,与黄来福结个亲事。不过到了现在,还没有黄灵斌看上的人家。 听顾云娘这样说,众人都是轰笑起来,见云娘逼问得紧,黄灵斌抬起头,看着大家道:“功业未成,何以家为?大哥如此功业,我这做弟弟的,也得科考成功后再谈成家的事,不是?” 顾云娘道:“也不能这样说,话说成家立业,先成家,再立业,你嫂子与你大哥,也是成了家后,你大哥功业才起步的。你今年二十一了,换成你大哥,大郎都几岁了。” 或许女人成了亲后都有帮别人做媒的爱好,相同的话,顾云娘己经与黄灵斌说了几次了,而为了他的亲事,黄府中人也没少为他操心,从远在京师的父母,还有附近军堡的几个姐姐姐夫,没少提这事。不过黄灵斌自有主张,只是不急。他不急,家人就急了,如同后世的剩男剩女一样被人唠叨个不停。 此时的黄灵斌,也只是涨红脸不语。只有黄来福微笑地看着这一切,他知道自己这个弟弟外柔内刚,也理解黄灵斌内心的想法,哥哥如此出众,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对自己弟弟确实是会有压力。还是由他自己,等事业有成后,再谈婚嫁的事吧。 当下他笑道:“二弟既然有自己的想法,云娘就不要逼他了。不过灵斌你也不小了,府内外的事情,应该协助你嫂子们,为她们分担一些出来。” 黄灵斌感激地看了黄来福一眼,郑重地道:“大哥说得是,小弟省得了。” 刘玉梅陪笑地坐在一旁,她自然没有顾云娘那种大气与自信,在府中向来行事小心翼翼,对下人也是细声和气。她时时也会有些自卑与危机,觉得自己没能力帮上黄来福,出身也低微,老是自惭形秽。 而在黄来福几个老婆中,顾云娘家中与黄家世代交好,她自己又是诰命夫人,是黄来福的正室妻子,还操持府内外的银财,自然是地位稳如泰山。渠秀荷帮着顾云娘管财,娘家中又是大商贾,地位也不错。眉月柳环二女也是从小跟随顾云娘的人,也帮她管些事情,算是顾云娘的人。只有刘玉梅觉得自己与众人格格不入,在府中也没什么事干,好在她为黄来福生下了一个儿子,这是她最大的安慰与保障。这些时间,她己经寻思着干回自己的老本行,回宣传局做事好了,也能多少帮帮自己的夫君,显点自己的价值。 此时她对黄秀柔笑道:“秀柔也是大姑娘了,该嫁人了。” 确实,在大明朝,16岁己经不小,可以嫁人了。事实上,上黄府为黄秀柔提亲的人很多,大家都想与黄来福结个亲。不过黄秀柔只是一概摇头。 此时黄秀柔嘴一撇,道:“嫁什么人,我才不嫁呢!” 神情语气间,颇有些不客气。而平时在府中,黄秀柔也颇有些看刘玉梅不顺眼,认为她狐媚子,贪图富贵,勾引自己的哥哥,才得以进入黄府中。现在更是与她妹妹刘二妞整天贼兮兮的,不知道在搞些什么。虽然黄秀柔年岁不大,平时间也大大咧咧的,但对这些闲事,却是有天份似的,颇为的感兴趣。 听黄秀柔这样说,刘玉梅脸色变了变,沉默了下来。而正在这时,刘二妞袅袅婷婷地出来,她一眼就瞟到了黄来福,立时就神情羞涩地过来,向黄来福裣衽万福,说道:“姐夫早!” 黄来福点了点头,多看了她几眼。他记得刘二妞今年十七岁了,出落得越来越水灵了,秀丽中透着一股撩人的娇媚,几个月不见,那股勾人的味道又浓厚了一些。这个姿容,这个年纪,换成别人,早己是说媒的人踏破门帷。但对于刘二妞,却是无人敢向她家人提亲,因为五寨堡内私下传闻,这刘二妞早己是黄大人的禁脔,没有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与总兵大人抢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