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征兵!小姨变小妾?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19章 征兵!小姨变小妾?

第219章 征兵!小姨变小妾? 刘二妞转头过来,看见姐姐刘玉梅的脸色不好,不由目光就向黄秀柔扫了过去,似乎认定黄秀柔就是让自己姐姐心情不好之人。 黄秀柔眼睛向上翻了翻,轻哼了一声:“大小一对狐狸精。” 她这个样子,刘玉梅只是黯然,刘二妞眼光闪闪,渠秀荷轻坐不语,顾云娘神情不变,只是笑道:“好了,人都到齐了,杨管家,吩咐下人上早膳吧。” 杨管家早己侍立在旁,当下含笑应了一声,这几年中,府外大多事务己经由顾云娘等人接手,他现在只忙于府中的琐事就是,工作量己经大大减轻了。他吩咐了一下,下人们便流水线地将早餐端了上来。 而刚才几女的微妙情形,黄来福作为一个大男人,自然是察觉不出众女的小心思,只是听说黄秀柔也不嫁,心中苦笑了一下,心想:“一个不娶,一个不嫁,难道自己弟妹都要学后世的人晚婚晚育不成?” 早餐是蜜枣枸杞小米粥,精致的瓷碗,香浓的米粥,让黄来福胃口大开,他一连喝了几碗,然后一推碗,站起来道:“云娘,中午我在外面视察,可能就不回府吃饭了。” 顾云娘站了起来,过来为黄来福整理衣裳,柔声道:“妾身省得,相公不要太累着了。” 黄秀柔一把蹦了起来,道:“大哥,我也要跟你去。” 黄来福摇了摇头道:“大哥是去办正事,哪有什么好玩的?” 他对还在慢条斯理喝粥的黄灵斌道:“二弟,你跟大哥一起出去走走。” 黄灵斌一怔,忙应了一声,赶忙紧喝几口,推碗站了起来。 黄秀柔撅起小嘴,顾云娘笑道:“小姑子,你哥哥是去办正事,我们一个女人家的,怎么能跟在身边呢。你若闲着,便帮忙嫂子整理点帐务好了。” 黄秀柔道:“整理帐目有什么好玩的,还不如去骑马射箭。” 她眼睛一转,对旁边的刘二妞道:“姑娘也是闲着吧,不如我们找人打双陆吧?” 刘二妞眼波流动,笑道:“也好啊。” 黄来福在顾大刀,阿智等一些亲近家人的簇拥开道下,带同黄灵斌,策马往五寨堡官署而去。此次他忙里偷闲,要在五寨堡停留几日,自然是要好好忙活一下堡内外的事。 眼下的五寨堡,街道宽敞幽雅,干净的路面,崭新的房屋,成荫的大树,云集的商号高牌,街上行走精神焕发的行人,大多穿着呢绒面料大衣,无一不让五寨堡显出大都会的气象。黄来福多年的经营,终于有了丰厚的成果。 虽然天气贼冷,但早早的,街上己经有了行人商贩,大家纷纷离开热炕头,开始了一天的生活,五寨堡人的勤奋,可是出名的。还有那街上的清洁工,也开始沿街清扫起来。正因为有了他们,街上才如此的干净。 一尘不染般的洁净,也是五寨堡出名的地方之一,来到这里,浑让人忘记了,这里是晋西北黄土高原一个边塞军堡。 黄来福坐在马车内,看着外面行走的行人,除了当地人外,有一大部分是外地来的人员。这些年中,涌入五寨堡的外地人是越来越多了。看到黄来福车马过来,那些熟识的当地人,纷纷恭敬地向车马作揖行礼。而那些外来人员,则是闪在一边,指指点点地窃窃私语着。 这些年中,五寨堡兴起了一股黄来福的崇拜潮,许多人家中,都摆上了黄来福的长生牌位及画像。当地人如此,外地人想要融入五寨堡人中,也得如此。不说五寨堡,就是神池堡,老营堡,岢岚州等地,当地人也兴起了请一张黄来福画像回去作门神,贴在床头房门作避邪之用。 不过长生牌位好说,那画像,黄来福怎么看着也不象自己,一身的铁盔铁甲,手上拿个关公刀,江大忠与杨小驴顶盔披甲护卫在旁,满脸的胡子,相貌威严,象五十岁的大叔不象自己。不过这是老百姓们纯朴的心意,黄来福也就由他们去了。 车马过去,拿眼看着护卫前后的那些家丁们,那些外地人都是咋舌,妈呀,五寨堡的这些军爷,己经是大家伙见过最强悍的大明军马了,没想以黄军门的家丁们一来,更是强悍数倍。昨日里,黄军门领着那数百铁甲骑兵来到五寨堡时,大家伙争先到城外,如看西洋镜一般,相互传话,这才是纯爷们。 看往街外,现在毕竟天色还早,行人不是很多,不过在街头一些屯丁报名点上,己是早早挤满了人。 黄来福实行的是三级练兵制,各地青壮年先加入五寨堡军户户籍,吸收为各农场屯丁,闲时操练。优秀屯丁又吸纳到军队中,然后优秀的士兵又吸纳到家丁中。黄来福的各营军队都实行退役制,军士们参军满五年后,如果想要退役的话,可以一次性领取一笔20两银子的退役金,还有以往的斩首赏银公积金,光荣退休。五寨堡会为他们安排工作,还有很多方面给予照顾。 几年过去了,相继有一些士兵退役。由于五寨堡军队待遇好,各样抚恤与奖励都非常吸引人,又有良好的后路保障,这就吸引了大批青壮年想要加入进去,特别是那些来到五寨堡的外地青年。而且各人还听说了,五寨堡从年底开始,还要开设警察部队,以维持五寨堡各地的治安,这待遇也是非常好。这更是吸引了大批人注目的眼光。 不过退役的人少,想加入的人多,而且必须事先成为当地农场的屯丁,有当地的户籍。因为士兵必须从屯丁中诞生,以保证将士们对黄来福及五寨堡的忠诚度,连警察也要从退役士兵或是屯丁挑选,所以每年年末各农场的屯丁征集,便成为五寨堡当地及周边的一个大热门。 由于眼下五寨堡各农场军队己经稳定,屯丁士兵名额不多,便成为许多人争抢的“香饽饽”,由此也产生了一些“走后门”的情况。不少人反映“当屯丁不是一般的难,当五寨堡士兵更难!”、“家里没有背景很难进去”。 为了杜绝此类情况发生,解决的办法,除了公开透明的遴选机制外,便只能多开设农场了。毕竟眼下塞外的各农场经营可说是如火如荼。 《五寨堡新闻报》己经在号召:“青壮年到八角堡去,到老营堡去,到偏关去,到塞外去!” “功名但在塞外取,不要窝在关内做娘们!” 看着这样火热的情形,黄来福自然是心中满足,别地军户士兵都是争先逃亡,只有自己的管辖地,青壮年是争先恐后地想进入军队体系。而五寨堡的新风气,自然会引起有心人的关注,很多军堡边镇想仿效五寨堡的成功经验,不过他们发现一点,想要引进五寨堡的体系,必须具备一定的财力,这是很多人办不到的。 …… 不久,黄来福车马到了官署内。现在的五寨堡军务是由江大忠主理,除了军务,当地自然还有民务。因此江大忠,还有作为黄来福幕府的五寨堡各局局长,早己等在官署中了。看到黄灵斌陪同在黄来福身旁,各人一怔,随后恢复了平静,作为黄来福的亲弟弟,他参与五寨堡的事务,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人群中,黄来福一扫眼间,便看到王启年与周文栋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神情中颇有神采飞扬的样子。在记忆中,以前的王启年是个郁郁寡欢的人,不过这两年好象焕发出第二春一般。黄来福听说他与一个叫白秀秀的女人有一腿,好象还是他以前的旧情人。 听说这白秀秀似乎是个有夫之妇,还有个女儿?……不过这种下属的私生活,黄来福向来懒得管,他和别人的老婆有一腿,关自己什么事? 议事厅内,黄来福坐在正中,黄灵斌略有些拘束地坐在一旁旁听,下属们分坐两旁,济济一堂。 “军门,今年我五寨营中,有三百一十五人退役,如新从屯丁中补充招募军士的话,需要安家银一千五百余两,还有将士们的盔甲军械等,也需立时拨给!” 江大忠说了一会五寨堡的军务,然后站起来向黄来福抱拳施礼道。 黄来福点了点头,对下首的何如镇道:“何佥事,这事就交由你处理了!” 在五寨堡,分管各地后勤,练兵,征兵等事宜的,是何副千户之子何如镇,这家伙为人忠厚,做事一丝不苟,所以后勤工作,黄来福就放心地交于他管理。眼下他是五寨卫的指挥佥事,加着守备的头衔。虽是官位没有江大忠大,但就算江大忠,在何如镇的面前,都要老老实实的。 何如镇站了起来,只是抱拳施礼说了一句:“卑职尊命!” 黄来福道:“还有余者各营的士兵招募,他们的退役事宜,也要加紧办。招来的士兵们,也要加紧训练,让他们早日成为我铁血将士中的一员!” 何如镇道:“卑职明白!” 黄来福沉吟了半晌,道:“眼下我五寨堡要设立警察部队,专管堡内外的治安,我看这些警察,就先从退役士兵中挑选吧。这个事情,就由何佥事你先管起来。以后堡内的治安,正规的军队,就不要参于了,专心战事就可!” 江大忠与何如镇都是大声道:“卑职遵命!” 能者多劳,何如镇虽然忙,但黄来福一时没有合适的人选。而且这种军队警察之类的要害部门,交于各位老军官们处理不好,他们忙于堡内外的民事就可,还是由何如镇这种年轻人处理好了,等将来有了合适的人选再说。不过何朝勋见自家儿子深受黄来福器重,也是得意。 各人又商谈了一会儿事务,黄来福对五寨堡宣传局局长马文才道:“眼下京中及各地一些文人,对皇上开矿抽税之事颇有非议,我们五寨堡作为忠君爱国的典范,自然要站在皇上一边……马局长,你安排一些人,在报上吹吹风,发出自己的声音,批判那些文人们自私自利的小人丑态,对皇上进行声援!要让世人知道,皇上下令的开矿抽税,是很有必要的,是利国利民的好事。……还有,你尽快安排下,在京师设立《五寨堡新闻报》分馆之事,我会让云娘给你一笔钱,让将来这个分馆开得气派些,声势大些,在当地,还可以招一批人,护卫报馆人员的安全!” 万历帝下令天下开矿的骚动,也传到了五寨堡,不过在该地,是黄来福的地盘,自然是听不到什么反对的声音。不过黄来福认为,不能在五寨堡小打小闹,还是要走出去,大胆发出自己的声音,将来更是要占据京师的舆论市场才是,毕竟那里是天下的中心。 马文才喜形于色,大声道:“卑职明白,卑职会尽快去办!” 黄来福满意地点了点头。 议事后,黄来福又在各人的陪同下,视察了五寨堡内外,城内的军营事务,慰问了五寨营的军官士兵们,见老长官回来,将士们都是非常兴奋。 特别是在五寨堡军器局的军工厂中,黄来福更是驻足细细观看。 眼下的五寨堡军工厂,除了大炮外,每年都可以生产大量的火铳,手铳,刀枪盾牌,盔甲军服,牛皮战靴等,由于黄来福将一些不重要的部位,外包给一些周边商人生产,所以武器生产的速度越来越快。加上五寨堡军器管理好,质量优良,许多军镇卫所,都开始向五寨堡军器局购买武器。还有塞外移民需要大批量的武器装备,使得五寨堡军工厂规模越发的扩大。 还有自年初五寨堡燧发枪研制成功后,到现在为止,五寨堡军器局己经制造出两千余支的燧发火铳,非常受将士们的欢迎。 不过眼下的五寨堡燧发火铳,除了可以在雨天作战,还有减少了装填环节外,其威力射程,是与火绳鸟铳一样的,追求的都是比弓箭远,准。毕竟依戚继光的作战方法,遇敌都是数百步开炮,百步内放鸟铳,六十步时才射箭。也因为现在大明的主要敌人都是身披皮甲的蒙古人或是身披简单盔甲的日本人,所以鸟铳似的射程威力己经足够了。 不过黄来福不知道将来要不要与欧洲人还有满洲人作战,这些家伙,都是身披重甲,特别是满洲人的重甲骑兵,还身披双重重甲。将来这火铳的威力够不够是个问题。不过依欧洲人的历史,他们的火铳管是越造越大,射程却是越来越近,就算在拿破仑时代,西人的燧发火铳,在一百米时,开十铳,也打不到目标一次。只有站在五十米时,排成紧密的队形,才能展现出威力。这也是为什么在西方电影中,老是看到欧洲人站在五十米的距离内,分成两边,傻了吧叽的排枪对射了。 还有,自己己经造出隧发枪了,将来研究发射纸质后装子弹的后膛枪,也可以提上议程,不过这需要高精度的枪膛闭锁装置,才能保证不漏气,不知道以现在大明的科技力量,需不需要上百年的时间才能研究出来。 这类事情,以后慢慢说吧。反正有现在的隧发鸟嘴铳,在大明周边,己经非常先进了。 今日黄来福只是视察堡内各地,不过等他回到府邸时,天色己经晚了。黄灵斌果然是个书生,单单是跟在黄来福身边跑,回到家时,己经是疲惫不勘了。不过一天下来,他还是有许多心得收获的,也体会在大哥人前风光的同时,人背后的不易。 草草吃过饭后,黄灵斌就去睡了。黄来福处理了一些政务后,也到顾云娘房中歇息。顾云娘毕竟是正室妻子,黄来福回五寨堡几天,就算渠秀荷,刘玉梅,还有眉月,柳环几女每人轮一晚的话,顾云娘也应该分到两晚才是。 顾云娘早己准备了热水,服侍黄来福沐浴,夫妻俩洗了个鸳鸯浴。在浴桶里,两人就做了一次。回到房中,两人又做了一次…… 快活后,顾云娘赤裸着玉体,双臂紧搂着黄来福的脖子,雪腻的肌肤大片露在外面。她眼神迷醉地趴在黄来福的胸脯上,全身仿佛被抽掉所有骨头般,只是酥软地瘫在黄来福身上不想动。 黄来福望着这可人儿,笑道:“娘子,你是越来越风骚了,想把为夫榨干啊?” 顾云娘玉晕飞双颊,不依地撒娇道:“讨厌,这样说人家!”顿了顿,她恨恨地道:“把你榨干好啊,省得你有精力去勾引别的女人,冷落了我们家中的姐妹!” 黄来福不由笑了起来,顾云娘虽是嫁来几年,这几年中也沉静了许多,不过还是有着一些少女时的娇蛮,他在她脸上轻吻了一下,叹道:“为夫要忙内外之事,又要应付你们妻妾几人,早己是分身无力,哪还有闲工夫去找别的女人?” 顾云娘白眼黄来福道:“还说呢,你不但勾引别的女人,还兔子吃起窝边草,连自己的小姨子都不放过了!” 黄来福奇怪道:“谁啊,什么小姨子,我怎么不知道?” 顾云娘在黄来福身上扭了一下,捏了他的脸颊一把,嗔怪道:“还有谁,就是刘二妞啊,这丫头,看你的眼神怪怪的,不是你勾引她是怎么回事?” 黄来福道:“原来是她啊,不要乱讲,我跟她是清白的!” 顾云娘锐利的眼神在黄来福脸上扫了一把,正色道:“这丫头对你的心意,我们府中人都明白,她年岁也不小了,眼下这样住在府中,也没有人家敢要她,不若就将她收进门来与你为妾吧。不过我说啊,这是最后一个了,以后不准你再勾引别的女人!” 刘二妞顾云娘也观察过,就算她与她姐姐刘玉梅一起服侍黄来福,将来也不会威胁到她的地位。所以顾云娘也不介意黄来福又多了小妾。顾云娘的原则就是,黄来福纳小妾可以,不过这人选要由她主理,相关的人员,也是需要自己能掌控的。 黄来福道:“那就由娘子你安排吧,我是无所谓的!” 顾云娘恨恨地在黄来福胸前咬了一口,道:“得了便宜还卖乖,又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要被你糟蹋了!” 黄来福道:“啊哟,还敢咬我?” 一翻身,将顾云娘压在身下,眼前的美景尽收眼底,他心头一热,俯身叼住顾云娘丰乳上一颗诱人的乳头,大力吮吸起来,顾云娘一声娇吟,立时紧紧地抱住了黄来福的身躯。

上一篇   第218章 刘二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