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复设东胜卫?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21章 复设东胜卫?

第221章 复设东胜卫? 万历二十四年腊月初一日,水泉营堡边墙。 眼下离过年还有一个月时间,不过这边塞的天气却是极冷,接连几场大雪,下得足有几尺厚,北风一吹,残雪更是冻成了坚冰,使道路极为的滑溜难行。特别是从边墙上极目看去,外面就是边塞胡地,白茫茫的无边无际,就算没被雪盖住的地方,露出的,不是黄土,就是黄沙,真是荒凉凄冷。 不过尽管寒风贬人肌骨,路面难行,从水泉营堡到归化城的路面上,还是商贾云集,驼马成群,双方往来不休。过了秋后,越近年关,这生意就越是好做。近了年关了,不论是汉蒙两方都是要过年的,每到这时,大批边墙附近的蒙人,穿着各样的兽皮袍,戴着毡斗篷,富足些的,便穿着灰鼠皮或是银鼠皮袍,甚至有些更富贵的,还穿上最新流行的五寨堡呢绒大衣,头上戴个毛线帽,内中再套上毡斗篷以抵挡寒风。 这些人纷纷赶着自己的牛羊,或到附近汉人民市,或到水泉营堡官市之地,换取汉人的粮食布匹,还有一些油盐针线百货等。大些的部落,便赶着大量的牛马,进入水泉营堡市场中,换取大量的粮米,绸绢,呢绒面布,锅釜耕具等,每次交市,双方货物都是装满了近百匹驼马。 开市几年来,山西镇边墙的汉蒙民众各取所需,生活都各上了一个档次。显而易见的,今年秋后时,以往交易时那种极度瘦饿穷困的蒙人少了许多。 除了这些边墙两边为了生活所需而互市的汉蒙民众外,在这条路上,专业贩卖各样商货的汉蒙商人也不少。五寨堡需要大量的羊毛,从每年夏起,汉商们便到草原上,将一车车的羊毛畜皮运回五寨堡,这种景色一直持继到冬日。除此之外,归化城是草原中的羊毛集中之地,周边又有几十万的蒙古人,还有大量的各族商贾,需要大量的商货,专门做这些人生意的晋商,每个月中,都要将大量的商货从汉地运往归化城。 不但羊毛畜皮,肉食也是五寨堡大量需要的,五寨堡各个副食品厂,进了秋后,特别是冬天后,便生产出大量的午餐肉罐头,各样冻肉,火腿等,这需要大批的肉食原料。 而到了冬天后,草原上的各种牛羊肉不易腐烂,容易储藏,又价格低廉,便有许多商人们,也大规模地将草原上的肉食运回五寨堡来。这也形成了诸多的商机,养活了许多的汉蒙商人们。在今年初时,黄来福还在五寨堡开办了乳品制造厂,生产酸奶、奶油、奶酪等,为军队与民众提高营养需求,这又需要草原上的大批原料。双方的种种需求互初,形成了这条繁忙的商路。 不过有道是世上本没有路,人走得多了,便成了路。从水泉营边墙到归化城,共约有四百余里的路,这些路,自然不可能是驿路,明初大明虽然控制了直到大青山的国土,但却没有在塞外修建驿路,明中期后国土缩水到水泉营堡边墙,就更不会去修建塞外的驿路了。而蒙古人是从来没有修路的能力与想法的,这就造成了从老营堡到归化城一带道路的极度难行,可说是直接从草原上走出一条路,又是坑洼,又是风沙,又是黄土的,到了冬天,更是满路冰雪,很难说是一条路。 眼下从五寨堡到岢岚州,到神池堡,到宁武关。五寨堡到偏关,到老营堡几地己经修建了水泥路,方便了商民的出行流通,也提高了黄来福对几地的控制力。而修建从老营堡到归化城的水泥路,也应该提上议程,路一成,大大方便双方流通不说,还极大提高了黄来福对塞外的掌控力。不过以修建一百里路需要花费三万两银子的价钱算,如修建老营堡到归化城的水泥路,没有十二万两银子是不能下来的。 这是一笔庞大的花费……或许,这钱是花得值得的……又或许,还有一条水路可走。从归化城到关内,不是可以走黑河,再到黄河,再到偏关吗?黄来福听说许多商人己经开发出来黑河到偏关的航线了……不过这条水路,应该是将来自己经营包头城时,才是发挥最大效用的时候…… 城头写着斗大“明”字与“黄”字的大明旗帜己经被冻得飞扬不起来,面对边墙外的塞物风情,黄来福只是按剑沉思着,他的神色深沉,在他的周边,一排排顶盔披甲的家丁们站得笔直,他们个个身材高大,神情坚韧,就算是脸上被寒风拉开了一道道口中,也还是静立不动。周边一处寂静,只有城门口不时商客通过的驮马銮铃响动声。 寒风瑟瑟,不时一阵风卷起地上的积雪,向城头的人迎面扑来,天地一片苍茫,数十米之外便难辨物。黄来福只觉得阵阵冷风似乎要透入自己的肌骨中去,身上的铁甲披在身上,就如穿上一件冰衣一般,冻得心肺都要冷了。才迎着风口站了一阵,黄来福觉得自己要冻僵了。 这时脚步声响起,却是镇虏营游击许忠泰走上前来,他低声道:“军门,城头风沙大,要不您回官署上去?免得冻坏了身子!” 他身旁满脸络腮胡子的水泉营堡守备谢庆奎也是粗豪地大声道:“许游击说得不错,这城头,有我们哥几个看着就行了,军门大可以放心,眼下塞外虏人早己被军门打破了胆,再也不敢来骚扰。就算他们来了,我们也保证他们有来无回!军门大可安心坐镇老营堡之中。” 从万历二十年黄来福接管老营堡来,原先的老营堡守备刘正威、千总梁治平、千总谢庆奎、原副总兵亲将许忠泰等人,因为相继的一些战功,各自身份己经有了一些变化。 许忠泰现在是游击,统领镇虏营三千人。谢庆奎己经升职为守备,带五百人,驻扎于水泉营堡中,还兼当守市人员,维持互市的市场秩序。梁治平也是升职为守备,带五百人,驻扎于红门堡之地,同样兼当守市人员。至于刘正威,拿着游击的衔头,己经荣休了,现在在五寨堡之地买了房子,悠闲地过日子。 这几年中,许忠泰等人,己经彻底地融入黄来福体系中,其镇虏营,也成为与五寨营一样的虎狼之师。光光一个镇虏营,就可以威慑塞外数百里之地,护卫塞外的诸多农场安全。 听了谢庆奎的话后,黄来福微微一笑,人说军事是政治的延续,眼下的自己,当然不会再担心有蒙古人敢来入寇山西镇边墙等地,所以相比别的军镇,这几年山西镇的防冬防秋都很轻松,现在自己要考虑的是,是如何掌控塞外周边的广大土地,让他成为大明的粮仓畜场,而不是威胁之地。 当然了,这个心思,与他们说了也不会明白,他们只要严格按照自己的指令去做事就行了。不过说实在话,他还是很喜欢谢庆奎这个粗豪汉子的,相对的,许忠泰就谨慎,小心翼翼得多。 他笑道:“谢守备说得是,蒙古人早己被我们打破了担,他们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再来入寇边墙,看来这个冬天,我们又可以太平地过去了!” 许忠泰抱了抱拳道:“这都是军门勇猛无敌,所以虏人闻之丧胆,不敢再来冒犯我大明!” 黄来福点了点头,道:“将他们打怕了还不够,要让塞外那片土地成为安乐之地,我们还要做很多事!” 见二人不知所云的样子,黄来福笑了笑,道:“这水泉营堡没什么事了,回老营堡吧!” 老营堡离水泉营堡边墙并不远,快马不到一个小时的路程,相比水泉营堡,老营堡就大了许多,险要了许多。周边五里,城墙高厚,自山西镇建镇来,老营堡就是每年镇城总兵来到此处的防冬之地。 自万历二十年黄来福经营老营堡来,四年过去,老营堡变了许多,不但街头宽敞整洁,商肆店铺更是密布。街上行走的,也多是衣衫整洁,精神抖擞的军户们,还有那些雄赳赳气昂昂的镇虏营将士们。严格的训练,充足的粮饷保障,让原来充满老弱残兵的镇虏营,己经成为一个如五寨营一般的虎狼之师。 城外面一片的白茫茫,积雪数尺厚,不过回到老营堡街道时,只有几寸残雪浮冰。边塞之地城堡,居民与商贾们,都养成了雪随下随扫的习惯,否则积雪几尺厚,把门封住,稍一迟延,冻成坚冰,想开门更是麻烦了。街上的积雪,也早被扫除干净,余下一些浮冰,铁蹄踏上,哗哗作响。 看着黄来福的大队铁骑回来,街上不论是军户还是商贾们,闪避之余,都是露出了景仰的神情,正是因为有黄来福与他的军队在,所以山西镇边墙现在是越来越太平,不再有兵火之灾。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谁好谁不好,他们可以分辨得出。 回到老营堡官署内,黄来福拿出塞外地图,仔细察看。黄来福的军队中有专门的情报局,或是派专人,或是利用贸易的商人们,在塞外收集各部落的情报,绘制各地的水源,最后的结果,便是汇成手上这张相对精致的地图。 黄来福的手指在地图上缓缓移动着,陪在他身旁的,除了顾大刀,阿智等心腹亲将外,就是老营堡游击许忠泰,还有一干随行的幕宾赞画等人。黄来福接管了宁武关后,前总兵刘明安相应的一干参谋幕僚人员,他也接收了下来。自己身旁的将官大多是些大老粗,很多文书工作,还是需要这些幕僚人员处理的,有些军务,也要他们参谋。 不过黄来福有这个心思,在五寨书院中开办专门的军事学科,聘请军官们,传教自己的心得,形成书册,这样好培养一些专业的军事人员,参谋人员,后勤人员等。这个时代的大明军将,多是各搞各的私人参谋体系,没什么全国的整体制度。虽然戚继光在蓟镇练兵时,有开办专门的军校,兵部的职方司,也有某些军事测绘的职务,不过都不专业,不能推广,多还是依靠将官们私人努力,所以古时多有什么军将世家,名将之称。 黄来福手指移过清水河与准格尔旗后,停在了塞外东胜与镇虏两个地方。这二地,是明初山西行都司,在塞外设的卫所,眼下都荒废了。在山西行都司的建制中,东胜称东胜卫,镇虏称镇虏卫。在他们的上面一些,在后世的和林格尔县城,还设有云川卫,统管包含归化到大青山等大片地界。在镇虏卫右边不远处,还设有玉林卫。 看地图就知道,这些卫所都在要害地点,他们的设置,也曾经有力防护了山西镇及大同镇,还有宣府镇的安全。特别是东胜卫,位于黄河东北岸边上,离归化城140里,离老营堡约二百里,威镇黄河两岸,并辐射周边数百里之地,地理位置重要。 历史上的东胜卫于洪武四年初建,城墙高近十米,城周边长十六里,雄居于边塞之上,东胜卫的建立,将大明边防线大幅度北移,大大防护了内地的安全。 可惜明中叶后,大明势力内缩,更由于东胜卫离内地太远,补给不易,加上蒙古人的骚扰严重,最后不但东胜卫,还有镇虏卫,云川卫,玉林卫等边塞卫所,全部都放弃了,大明只依靠长城九边,作为内地的防护。没了这些缓冲地,九边内地直接承受百年的战火便可想而知了。 大明现下顾虑太多,也无力恢复这些卫所,不过对于黄来福来说,复设东胜卫与镇虏卫的时机己经到了。从万历二十一年开始,黄来福大规模布局塞外的经营,最初移民的清水河及黄浦川河一带,己经有移民二十余万,农场及居住点不计其数,开垦的耕地有百万亩之多,还有众多的草场被开辟为畜牧农场。甚至有许多移民,己经越过这两地,前往后世的达拉特旗一带,甚至更有胆大之人,己经在后世的包头之地安家落户了。 由于黄来福的移民制度完善,这些移民们人口文册,都劳劳地掌握在他的手上,除了与黄来福合作的一些农场黄来福会有分红外,从明年开始,三年的免税期己经过了,到时自己还可以向那些移民们收税了。 这些移民及到时收上来的税粮,是自己将来最为有力的后勤保障,可以就地补地,不再存在着补给太长的问题。再加上今年初时,自己领军大败卜失兔,杀得他远窜西边,河套周边的蒙古部落们,无不胆战心寒,不敢再起对抗自己的心思,在河套东边之地,自己己经没有能威胁自己的人。所以复设东胜卫与镇虏卫的时机,己经成熟了。 等这两卫复设后,山西镇再无安全担忧,还顺便照顾了大同镇的安全。自己再设立包头城,那河套之地,便真正劳劳掌握在自己手中了。 当然了,要复设两卫,相关的事宜也是繁多,两地现在的情况,要勘测探明,周边蒙人将会有的反应,也要预期。特别是两卫的设立,也要事先取得朝中的同意,这些,都是需要大量的工作,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黄来福手抚地图盘算着,而在场中人都是人精,见黄来福久久注视地图不语,手指更是停留在原东胜卫的地点上不动。一位幕僚忍不住道:“大人难道想出兵塞外,复设东胜卫之地?” 黄来福环视一眼众人,见各人皆有热切之心,点头笑道:“我正有此意!” 黄来福此言一出,在场中人都是精神大振,在别的军镇保守挨打的同时,如果山西镇能够出兵塞外,开疆复土,这是多大的事,多大的大功?在场的许多人,或许也能够名留青史。 特别是那些原总兵刘明安的幕僚们,从跟着黄来福来,便没有干过什么大事情,己经闲得慌了。虽黄来福对他们宽厚,但这些人见黄来福这些年名声越发显赫,还深受皇帝宠爱,跟着他大有前途,都是心头越发热切,希望能做什么事,在黄来福面前来显示自己的重要,眼下机会终于来了。黄来福如有复土之功,在场各人,自然也有大把的功劳可分。 有几人更是心想:“军门果然锐气,如有复土之功,我等将来功成名遂,足以光宗耀祖了!” 顾大刀更是兴奋地道:“最好复卫时,那些蒙人来击,这样我们就可有军功了!” 阿智微笑道:“年初时,军门的那场仗,己经杀得那些蒙人闻风丧胆了,虽复卫时,可能会有些小波折,不过大体应该是顺利的!” 黄来福道:“军力不是问题,眼下原东胜卫及镇虏卫一带,没有敢与我们作对的蒙人部落,归化城中的三娘子,也不敢正面与我们冲突。眼下最可虑的是,朝中对此事的看法,我需先写奏折,与皇上分说才是!” 众人都是点头,黄来福道:“不管怎么说,事先的筹备是免不了的,这两地的诸多情况,需要相关的情报支持,还有到时的驻守兵力,建城,后勤供应等,都需要大量的筹办工作,这些事情,就交于各位去做了!” 在场众人都是热血沸腾,一齐抱拳道:“敢不为军门效死?” 年末几天,黄来福从老营堡回到了五寨堡,第二年,也就是万历二十五年正月时,黄来福纳刘二妞为妾,五寨堡周边共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