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朝战烽烟起、石星革职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22章 朝战烽烟起、石星革职

第222章 朝战烽烟起、石星革职 时间进入万历二十五年正月初,天气仍是阴寒入骨,在朝鲜国与日本国相临的海域中,己是充满了大战来临前的紧张气氛。在日本国占据的釜山城中,挤满了越来越多的日本兵,而在他们身后,还有源源不断的日本军队浮海而来。 在去年的九月时,明日两国封贡之事失败后,丰臣秀吉就决定再一次发动战争。十月时,日军新任统领小早川秀秋率一万人马开抵釜山城,使釜山的日本驻军猛地增加至两万。此外,日军将领立花宗茂,小早川秀包,高桥直次,浅野幸长等人,纷纷领军前来,重新占领了朝鲜沿海的安骨浦,西生浦,加德岛,竹岛等倭城。到了万历二十五年正月初九日时,日军入朝兵力己经达到了十万人。战事,己是不可避免! 对丰臣秀吉来说,这场战事,他是不得不发动。早在万历二十年时,为了平息国内武士对土地分封的不满,也为了压倒地方上大名的骚动,丰臣秀吉对外扩张,转移焦点,没想到却是大败而归,让丰臣家在日本国内威望大跌,各地大名更是蠢蠢欲动。 因为前线将领的巧言掩饰,也因为小西行长与沈惟敬两边糊弄出来的议和闹剧,让丰臣秀吉误以为大明要向日本国遣使求和,这让丰臣秀吉是多么的高兴,多么的荣耀?几千年来,日本这个小国一直被中原国家庞大的身影压得喘不过气来,一直到了今天,中原国度却是首次向他丰臣秀吉屈服了,这可是日本国有史以来第一次啊。他丰臣秀吉,将名留青史! 大喜之余,在明使到来之时,丰臣秀吉强迫国内所有的大名出席相迎,包含德川家康在内,就是为了公然在众人面前炫耀。没想到事情的结果却是让他大失脸面,大明敕书日本国为蕞尔小邦,公称视丰臣秀吉为蛮地小臣,这让丰臣秀吉是多么的失望?特别是当着德川家康等人的面,叫他如何下得台来? 就算丰臣秀吉在德川家康等人脸上看不出什么异样的表情,不过他可以想象到这些大名们内心的晒笑。为了丰臣家的威信,再次发动战争,讨回面子,己经是不可避免的了。 当然了,虽然丰臣秀吉身材矮小,发起怒来就像一只暴跳的猴子,不过他毕竟是统一日本的卓越人物,吸取了第一次侵朝战争的失利因素,此次大战,他决定慢慢夺取朝鲜的土地与人口,不再如第一次般的急迫。他兵分两路,分指朝鲜的全罗道和庆尚道,意图先占两道,再沿海筑城,巩固阵地,相机与明军决战,再图北进。 从丰臣秀吉的部署来看,他对此次战事己无必胜信心,缺乏第一次侵朝之战的雄心壮志。而对于他手下的各将官大名们来说,相比第一次侵朝之战,大多数人己是没有了以往的锐气,厌战思想严重。特别是许多普通的在朝日本士兵,更是逃亡现象严重。 早在第一次朝鲜之战后,在双方停战期间,丰臣秀吉一边与大明议和,一边就命令驻朝的日军大量筑造城堡,以图永久占领。几年中,不但日本国内的民众为了输送在朝日军的粮饷,忍受了大量的兵役徭役与赋税负担。就是那些驻扎朝鲜前线的日军士兵们,也个个成了苦力,每天为了建造那些牢固的倭城而拼死拼活。没日没夜,饭又吃不饱,这让许多士兵病倒累倒。加上朝鲜冬天的酷寒,让在朝日军士兵们普遍在冻饿边缘上挣扎,缺医少药,苦不堪言。 眼见不是累死,饿死,冻死,就是逃回日本国内被砍头,许多日本士兵兴起了投靠朝鲜人的念头。此时的日军,当然不能与二战时有强烈武士道精神与民族主义精神融合的日军士兵相比,他们并没有什么民族与国家观念,只要能活命,有什么是不能做的呢? 一时间,日军叛逃现象严重,最有名的,便是加藤清正部下的沙也可率军三千人叛逃朝鲜,并传给朝鲜国铁炮技术。朝鲜为了表彰沙也可的功绩,特赐其名金忠善,永久住在朝鲜。此外还有在万历二十三年底时,长宗部三千人集体哗变,逃回日本。 虽然到了万历二十四年底,随着日军大部纷纷前来,叛逃现象有所好转,然后日军上中下层中,厌战思想还是严重,特别是主和的小西行长,多次向朝鲜人透露欲入侵的情况。只有前次侵朝俘获朝鲜王子而又未受到多大损失的加藤清正最为积极。 …… 万历二十五年正月初时,日军近十万人,己经云集朝鲜沿海,战事一触即发,然而此时的朝鲜国,还在进行着轰轰烈烈的党争内斗运动。 早在第一次朝鲜之战后,大明与日本的谈判悬而未决,南部沿海仍有数万日军虎视耽耽,朝中的东人党与西人党又开始不亦乐乎地争斗了。不但如此,两党还闲不足,还各自分裂为南人派和北人派、老论派和少论派,继续进行着争斗,最后党争的目标,更是指向了国之重臣李舜臣。 第一次朝战后,慑于日军的武力及锐气,朝鲜国决定练兵!他们聘请明军教官,同时按照戚继光的《纪效新书》,打算先期练兵一万人!万历二十一年八月时,朝鲜成立新军司,招募新兵,训练阵法,刀术,拳术,弓术和火枪术等。 遵照《纪效新书》教导,朝军也将每11名士兵编成一小队,按兵种分为弓小队,火枪小队和刀斧小队。这11人协力合作,共同进退,形成一个战斗单位。然后三种小队各取其一,成为战斗大队。三大队又为一旗,三旗为一纵,五纵为一哨。全国共置25个哨,5哨驻防汉城,其余20哨分布全国各地。同时间,朝鲜国还打算在汉城与釜山之间,筑起多道防御线。 不过由于朝鲜国王大多把精力、财力都用在重修王京宫殿上,大臣们则是党争内斗不己,上面一系列计划,都成了一纸空文,明日和议三年中,朝鲜国就这样白白地虚度时光。 不但如此,朝鲜国还中了日本间谍要时罗的反间计,在万历二十五年正月十一日时,以抗令不遵不罪,将李舜臣押入囚车,绑送汉城,由元均接替三道水军使之职。 本来对于上次日人称为文禄之役的失利,丰臣秀吉的分析就是因为海路不通,海路不通最大的障碍就是李舜臣,所以他在发动陆地攻势之前,一定要把朝鲜水军消灭干净!而这关键的人物,就是除掉李舜臣。眼下目标达到,日本人没有忧患了。 万历二十五年正月二十三日,丰臣秀吉发布全国总动员令,各军团纷纷自名护屋再次出阵朝鲜,最后入朝兵力近达十五万人,与上次出兵规模相当,日本史称庆长之役,朝鲜称之为丁酉再乱,大明称之为二次援朝之战爆发! 潮水般的日军涌来,登陆朝鲜沿岸各地,朝鲜举国震惊!朝鲜国王除了令都元帅权慄立刻点起重兵,抢先占领通往汉城的天险草梁道外,还于二十五日快马遣使向大明求援。本国的兵马靠不住,眼下大明在朝鲜的驻军又只有几千人,朝鲜国王又做好了逃亡的准备。 消息传到了大明京师,己是二月初。 此时大明对日封贡正使杨方亨正好率团回京,封贡失败,这是大事,他将过错全部推到沈惟敬身上,并交出石星手书,书中有“如事办妥,荐沈惟敬为督抚”的话。加上事先大明得到朝鲜情报,倭将加藤清正已经奉命赴朝鲜整治军队,无数战船往来对马与釜山一线运送军力粮草。当天下午,朝鲜的使臣到达京师,向大明求援,这事情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万历帝雷霆大怒,下旨着锦衣卫捉拿沈惟敬,兵部尚书石星也倒了大霉,受牵累被革职待勘!很快的,锦衣卫查到沈惟敬在朝鲜庆州,将他抓了回来,关进了诏狱。三年后,沈惟敬经刑部定审,被判处死罪,于菜市口处斩!这位“民间外交家”,终于结束了他那奇特的一生。 册封失败,日人又再次开战,万历帝深恨丰臣秀吉无礼,正好朝鲜国向大明求援,万历皇帝顺水推舟,决定出兵救援朝鲜。 在万历皇帝的严厉督促下,大明上下以前所未有的效率廷议朝鲜之事。 二月初五日,明廷召百官议论朝鲜战局形势,分析日军动向。十一日再议援朝事宜,决定调宣府、大同和蓟、辽军队七千人,募浙兵三千七百人,并诏令朝鲜设立海防司道官。 二月十五日,廷议决定再度出兵援朝。命原延绥总兵官、都督同知麻贵为备倭总兵官,统帅南北诸军。杨元,刘綎,董一元等人为副总兵,统兵四万余人,即日入朝抗倭!其中,杨元部三千人马率先抵达汉城,然后马不停蹄地奔赴全罗道重镇南原,开始构筑防御工事。 三月十五日,升山东布政司右参政杨镐为右佥都御史,经略朝鲜军务。为了加强后援,支持杨镐经理朝鲜军务,紧接着又命兵部左侍郎邢玠为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总督蓟辽、保定军务兼理粮饷,经略御倭。杨镐未至,先奏十事。其中有令朝鲜官民输粟,得增秩、授官、赎罪以及乡吏丁夫等免役。又以朝鲜君臣隐匿钱粮,不饷援朝明军,劾奏其罪。因此,朝鲜官民多怨杨镐。 三月二十五日,万历皇帝再召山西镇总兵黄来福进京,商议筹备东征军粮饷之事! 此次援朝之战的武将统兵人选,本来万历皇帝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李如松,可惜现在李如松正与辽东土蛮大战,分身无力。万历皇帝不是没想过让黄来福统领大军,毕竟这些年黄来福的战功是摆在那的,打仗确是有一手。不过要紧的是黄来福现在还是太年轻了,才二十几岁,就是一镇总兵,还加着都督同知的衔,这军功再赏下去,到时赏无可赏怎么办?不论是万历皇帝,还是别的大明阁臣们,都认为黄来福这么年轻,如果立功太多的话,对大明,对黄来福将来,都不是好事。 在年初的塞外之战时,虽然黄来福斩首颇多,战功很大,不过兵部只是议定赏了他与部下一些银子,并且再将黄来福妻子顾云娘的诰命提了一级了事。所以此次的备倭总兵官,便改由麻贵担任,这位老兄,也是一员老将了,几十年来劳苦功高,又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是个合适人物。而且他年龄也到了,再打不了几仗了,没有功高震主的嫌疑。事实上,麻贵在任延绥镇总兵时,己经几次上书兵部,希望能提早荣休,几十年的军旅生涯,他己经疲倦了。不过这次再接到兵部的任命,他只能提起精神上了。 不过黄来福赚钱确是有一套,这是整个大明上下都承认的。此次战事一起,国库里花钱如流水般,很快的,万历皇帝便觉得承受不了的。又不知道要打几年仗,这援朝军队粮饷的筹备,便显得极为重要起来。内阁的意思是向大明百姓加派东征赋税,原来历史上就是这样干的。不过在眼下,万历皇帝朱翊钧却是想听听黄来福的意思,能不能不向百姓加派钱粮,而搞到充足的钱粮。 在这样的背景下,黄来福带着自己的班底,还有大批随行人员,又一次来到了京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