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又入京、石星的期盼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23章 又入京、石星的期盼

第223章 又入京、石星的期盼 万历二十五年四月十五日,黄来福领着一行人,又来到了京师的阜成门外。在去年前,黄来福曾来到京城,没想到几个月后,他又再一次光临帝都了。 这些时间在山西镇,黄来福主要是忙着复设卫胜卫之事,有闲的时间里,便将刘玉梅与刘二妞姐妹俩叠在一起玩比目鱼吻,也是刺激。不过万历皇帝有召,黄来福向来是国事为重,女色放到第二,旨令一到,他便随之上京了。 在阜成门外不远的一个亭口前,站满了迎接黄来福的人群,有户部与礼部的官员,此外还有御马监监丞陈阳之,御马监奉御太监陈奉,银作局掌印太监,上林苑监监丞等人,还有晋商会馆的王崇义带着一干晋商们站在后面,礼仪鼓吹,熙熙攘攘的,好一片热闹。 阜成门与朝阳门东西两方遥遥相对,这个地方向来人流繁盛,从山西河南陕西往京师来的商客车马,从京西门头沟,斋堂的煤车也多出入此门,每天车马不断。城外过往的行人见亭口处如此多迎接的大人物,许多人都是驻足围观,或是打听原由。除此之外,亭边官路的两旁,更是挤满了许多看热闹的北京市民或是文人。不过他们都被五城兵马司派出维持次序的兵马拦开。 万历皇帝召黄来福进京筹备东征粮饷之事,百官们自然都是听说,京师内的茶楼酒肆也是将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各说是各种说法想法都有。不过文人百官中对黄来福的嫉妒与羡慕,却是占了主流,观那黄来福以一介武人,却是如此受皇帝宠爱,自然是深深地刺痛了许多人的神经。 眼下虽是二次朝战将爆发,但对许多文官们来说,这是遥远的事,不重要的事,眼下京中万历皇帝下令开矿榷税等事,才是关乎他们切身利益之整。在今年正月时,为了万历皇帝开矿榷税之事,百官们继续纠缠。出名的人物大事中,便有吏科给事中戴士衡,翰林院庶吉士刘纲,巡按直隶御史周盘,翰林院检讨李腾芳等人的上疏,要求万历皇帝罢免矿事,起复被斥诸臣等,闹得不可加交。 在前些时间里,黄来福控制的山西镇《五寨堡新闻报》也传出几篇文章,为万历皇帝的开矿榷税之举辩护,引起了许多文官们的愤怒,不过他们发觉自己并没有什么应对的方法,眼睁睁地看着京师的舆论阵地被夺走一部分。 其实黄来福的《五寨堡新闻报》并没有什么闻名天下的主笔文人,论起报馆内绝世才情的人物,更是一个没有,大多的主笔记者都是些破落秀才或是小吏之流。但纳不住黄来福走的小白路线,大量的钱砸下去,大量低俗的言论信息被散发出来,每张报纸更是象不要钱似的散发,采用的又是白话文,也算是通俗易懂,自然夺走了很多小老百姓的心。 对于普通的老百姓来说,《五寨堡新闻报》那些记者们写的东西有趣不说,也算很有学问了,反正各人学问有限,更高级的文章他们也看不懂,有这样水平的文章看己经很不错了,事实上,大多的市民更是连报都不看,只是听茶楼酒肆说书先生唱的报,听着听着,《五寨堡新闻报》灌输的东西不知不觉便进入了他们的内心,越来越觉得报上东西说得很有道理。 说句客观的,《五寨堡新闻报》在眼下大明文人圈中并不能抢夺什么阵地,那些文人们购买《五寨堡新闻报》,也不是为了支持黄来福的观点,只是为了了解黄来福又要搞出什么花样罢了。《五寨堡新闻报》,走的还是迎合或是抢占底层百姓或是小市民阶层思想的路线,与传统文人思想阵地是两个不同的圈子。 只不过以中国传统的文人观点来看,他们认为自己抢占了道德致高点时,自然是希望天下所有的人都站在他们的一边,一同批判“昏君,奸臣,武夫”等,这就是所谓“得人心者得天下”,“正义”的力量,虽然以前他们并不在乎小老百姓的想法,只要文人圈中持他们相同的认同观点便罢了。不过有道是失去才知道可贵,眼下大明的舆论权不能彻底控制在自己手中,他们才觉得失落。 不过他们不满归不满,又没有制约黄来福的力量,在很多舆论阵地上,又慢慢失去----指的是农夫与市民阶层。他们写的文章,那些文言文,小百姓们是看不懂,不感兴趣的。其实他们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如果只专心经营文人圈的舆论,他们可说是与黄来福井水不犯河水。 因为黄来福支持万历皇帝开矿榷税,加上黄来福以一个武人,深受皇帝宠爱,挑动了许多人敏感的神情,所以许多京师文官们对黄来福不满。眼下这个争议人物又来京了,还又将被授于重任,许多人自然过来围观,发泄内心的不满。当然了,他们虽然清议批判厉害,但要他们想法筹备粮饷,却是想不出办法。同时他们也是好奇,不知道黄来福前来后,要怎么样筹备粮饷?难道是提议皇帝增加天下赋税?如果这样,黄来福又定会被他们骂成残废。这类事情,他们提议可以,黄来福提议是不行的。 种种心思,使得黄来福此次来京反响巨大,来“迎接”的各类人更是众多。各类人一多,亭口一段围观看热闹的人自然更多,使城门前这段路上,颇有堵塞的味道。当然了,看热闹的人群中,也有许多是对黄来福颇有好感的百姓市民们。 太阳越升越高,约近巳时(早9点)时,忽然人群中有人高呼:“来了来了,黄军门来了!” 立时人群中骚动起来,大家纷纷看去,只见几十匹快马腾起漫天的尘土,正滚滚而来,看前面的旗口,“写着山西总兵,黄”等字样,正是山西镇总兵黄来福的车马。 此行黄来福照例是带着自己的五寨堡幕僚班底,还有一些亲卫家丁护卫,黄来福不喜欢坐马车,到哪里,大多是骑着一匹快马,他的随员们,自然也是如此。 到了亭口前,黄来福停马下来,经过长途跋涉,他身上颇有种风尘仆仆的味道,不过却是精神极好,他身后的随员们,也是如此,个个神采飞扬,腰骨挺得笔直。 人群中有许多市民欢呼起来:“黄军门,黄军门!” 虽说很多文官们对黄来福不满,但许多京师百姓,还是对黄来福印象非常好的,国之重将,传奇人物,经常说书上可以听到,而且去年黄来福到京时,整出的一系列动作,让许多人新奇的同时,也得到了实惠。所以在京师内外,越是小市民,越是普通百姓,便越对黄来福感觉好。 王崇义更是赶忙吩咐吹鼓手们吹打起来,立进时一片的乐声。 众人相迎了出来,黄来福也是来到了亭前,他脸带笑容,向四周抱拳施礼,连道:“各位相迎,不敢当啊!” 户部与礼部的一个官员首先排众而出,二人对黄来福拱手作揖道:“下官奉命来迎,黄军门一路辛苦了!” 他们礼仪周到,不过却是神情平淡。黄来福此次奉旨来京,商议东征粮饷之事,户部与礼部的官员们,有责任派员相迎,特别在皇帝要求厚待黄来福,让他风光进京情况下。不过这几个文官们,虽说他们比黄来福品级底,但因为黄来福是武将,他们内心中还是有优越感的,所以在黄来福面前,还是拿着架子。 黄来福自然也是看出来了,这种小文官他看多了,他也是略一拱手,道了一声:“有劳二位了!” 便把目光转向他们身后,御马监监丞陈阳之,银作局掌印太监走上前来,二人神情亲热,都是笑道:“黄军门一路辛苦了,几个月不见,军门还是一样的风采依旧啊!” 接着是御马监奉御太监陈奉,还有上林苑监监丞等人纷纷走上前来,与黄来福寒暄。这些人自然是以私人好好友身份前来迎接黄来福。这些时间里,京畿一带的皇庄,皇店,工厂,超市等物经营顺利,他们得到了许多好处,虽然说他们在京师内一向骄横,也算是身份显赫,不过在黄来福面前,他们却不愿意拿架子,毕竟未来的黄来福对他们是个重要的合作伙伴,黄来福总兵身份,还有深受皇帝的宠爱,也是个未来潜力人物,所以此次几位首领太监更是一起屈尊出城相迎,可说是少见。 黄来福道:“有劳各位公公相迎,来福愧不敢当啊!” 银作局掌印太监笑嘻嘻地道:“以我们与军门的关系,军门说这样的话,就是见外了!” 几个太监纷纷称是。这情形看在几个文官及周边看热闹的文人眼里,自然又是黄来福与太监们勾结,祸国殃民的铁证了。与这些人见礼后,最后才是王崇义领着一干晋商们上前来拜见黄来福,黄来福略略点头。 最后在瞩目下,各人进城,如果是别的地方官进京,一般只是住驿馆。不过黄来福有京中父母府邸在,自己是回父母那了。 五城兵马司的兵马前面开路,一路前去声势浩大,京师规定城内武官不得乘轿,黄来福也没有乘轿的习惯,因此大家都是陪同黄来福骑马(虽说两个礼部与户部的官员内心中大骂不己),加上与黄来福同行的几个首领太监都是京中重要人物,这情形有些显目,因此一路吸引了城中百姓纷纷驻足观看。 本来黄来福的事情,己经在京中成为热门话题,眼下黄来福又一次进京来,还阵势庞大,更是惊动了许多人。在阜城门大街其中的一处茶楼上,几个正高谈阔论的文人也被惊动,纷纷依窗往楼下而看,等车马过去后,其中一人道:“听说那黄来福奉皇上旨意入京,筹备东征粮饷之事,哼,他一个武夫,却得如此圣宠,真是天理何在?” 另一人也是愤愤不平道:“看那黄来福洋洋得意的样子,好是风光,却不知满朝大臣,满京的读书人,就没有一个能担此筹粮筹饷重任吗,非要让一个武夫来主理?皇上是怎么想的?” 另一人却是不同意二人的意见,道:“世人皆知那黄来福谋财厉害,我等虽不情愿,却也不得不承认。再说了,为国效力,何分文武?不叫黄来福来京,东征数万将士,粮饷又如何筹办?” 一人大声道:“只要政通人和,君圣臣贤,区区东征粮饷,只是反掌观纹尔!” 那人道:“反掌观纹?真是笑话,你以为动动嘴皮子,这钱粮就可以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成?说的容易做得难。” 立时几人大吵起来…… 黄来福的再次来京,还被皇帝托于重任,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这其中的人中,还有一个特别的人物。 大明京师城内外的街道格局中,以通向各个城门的街道最宽,而这些大街,也多以城门命名,如崇文门大街、长安大街、宣武门大街、西长安街、阜成门街、安定门大街、德胜门街等。被各条大街分割的区域,又有许多街巷,到万历初时,北京的内外城共有街巷一千余条,其中胡同四百余条。 整个北京城内,又分为五城,每城的居民区,皆以坊相称,坊下又分铺,牌等,居民都是典型的四合院。其中中城在正阳门内,由于处在全城的中部,又接近皇城和紫禁城,地理位置优越,自然人口稠密,下设九坊六十八铺。 原兵部尚书石星的府邸,就位于中城的仁寿坊内,离他们府邸不远的,便设有中城兵马司的驻所。原先的石府是个车马盈门的所在地,眼下却是门可罗雀,一片的冷清。这时的石星,才感到世态炎凉,一天到晚,没有一个人上门不说,就是有时候出去访客,对方都是忙不迭地拒绝见客,怕惹上什么。 所以从二月初中起,在自己被停职待勘的几天后,石星便将自己关在府内不再外出,谢客静养,静等命运的安排,或许哪天锦衣卫就上门了。而出于对未来的恐慌,他府中的家人们,己是偷偷散去了一大半,只留下几个忠心的老家人看着空荡荡的府邸,还有就是府中整天拜菩萨的老妻与担惊受怕的子女。 两个多月下来,石星己是彻底的老了,头发己是花白,本来他今年六十二岁,在大明朝时,算是正牌的老年人,不过他以前还有个年轻的心态不是?眼下却是真正心如死灰了。眼下的朝中,没人敢为他说话,将来一家老小的命运如何,石星也不敢去想。 这天里,石星穿了一身的居家服,又是躺在书房的躺椅上看书,不过内心的烦闷与恐慌,又让他如何看得进去?就在他昏昏欲睡时,他的老家人轻声进来道:“老爷,那人来京了,您看,是不是?” 石星抬起苍老的脸,茫茫然道:“谁,谁来京了?” 老家人见石星变得如此,内心难过,提醒道:“就是那山西镇总兵黄来福啊!您说过的,若是那黄来福来京,便与你分说!” 从兵部尚书变成眼下的待勘之人,朝中又无一人敢为他说话,在绝望之时,石星脑中曾闪过了一个人的身影,那是山西镇总兵黄来福。此人眼下深受皇帝宠爱,自己也待他不薄,或许他可以……或许是为了捞住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石星曾吩咐这个忠心的老家人,若是黄来福进京了,便立时告知他,石星希望到时黄来福可以在皇上面前为自己分说一二。若是放在以前的石星,如此厚脸皮去求一个人,那是决不可能的事,只是眼下却顾不得了。 只是以前一直盼望的人来京了,石星却忽然犹豫起来了,半响,他叹了口气,惨然道:“几个阁臣都不于老夫分说,惟恐避之不及,他黄来福只是一个武人,又愿意为一个不相干的人惹得圣上不悦吗?还是算了。” 老家人急声道:“老爷……” 石星无力地摇了摇头,道:“不必说了,什么都不必说了……” 黄来福一行人来到父亲府中,家人相见,自然又是一片欢喜。 那礼部与户部的官员在府中吃了几杯茶后,留下请军门静待皇上召见的话后,便匆匆忙忙地走了。黄来福没请,王崇义等晋商们自然是没资格到府上来,几个内监的太监们则是陪黄来福说了一会儿话,众人相约第二日晚上宴请,为军门接风洗尘后,便笑嘻嘻的走了。 在府上,黄来福沐浴更衣后,便陪老爸老妈吃午饭,说说家常话。而与黄来福随行而来的渠源锐,王启年等人,却是没这么清闲,众位幕僚四出,查整这几个月中,京中各项事宜去了。 第二天早上时,黄来福便听取渠源锐等人的报告,宛平三宫皇庄,还有上林苑监的一些畜场,自今年初时,己经正式经营,由于大量的资金投入,加上五寨堡似的经营方式,看起来效果还是很好的。与各位太监们合作的水泥厂,毛纺厂,玻璃厂,大超市等皇店,眼下也是处于蓬勃发展中,一切顺利。这让黄来福满意,他盘算是,如果上林苑监各畜场大兴后,或许可以在京畿之地,开办新的副食品厂了。京师这个地方人口数百万,对于各样肉食的需求肯定是巨大的。 傍晚时分,黄来福又兴高采烈地来到几个首领太监宴请他的所在地。

下一篇   第224章 石见银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