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石见银山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24章 石见银山

第224章 石见银山 京师的市场沿街道布设,明初主要集中在皇城四门,还有东四牌楼、西四牌楼等地,到了万历时,商业繁华点主要集中在西城,还有大明门外的棋盘街、城隍庙市、内市等地。 外面喧嚣热闹,一片灯火,此时在城隍庙旁一家名为随宜坊的酒楼中,黄来福正大快朵颐,吃着正宗的北京烤鸭,旁边则是几位公公作陪。 这北京烤鸭历史悠久,早在南北朝的《食珍录》中就记有炙鸭,明初时,明宫御厨采用肥厚多肉的湖鸭制作菜肴,为了增加鸭菜的风味,采用炭火洪烤,使鸭子吃口酥香,肥而不腻,皇宫取名为烤鸭。后大明迁都北京后,烤鸭技术也带到北京。万历年间的太监刘若遇在其撰的《胆宫史.饮食好尚》曾写道:“……本地则烧鹅、鸡、鸭!” 烤鸭已成为眼下京师的一道风味名菜,不但宫中爱吃,老百姓们也爱吃。这家随宜坊可说是京师中大大有名,以经营焖炉烤鸭而驰名,利用鸭身的各个部位制作多种凉热菜,与烤鸭一起上席,很受欢迎。京中百官贵胄,都爱到这里吃一吃。而这家随宜坊,也有御马监监丞陈阳之在这里参股投资。 “诸位,诸位!” 烤鸭吃了数只,酒酣耳热时,御马监监丞陈阳之高声呼喊,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只见他又举杯道:“让我们为黄军门的到京,再干一杯!” 众人又是干杯响应,相互间都是笑容和气。虽说大明内宫二十四监,平时多为勾心斗角,不过在眼下的这几位大太监,看起去都是一团和气。 银作局掌印太监放下酒杯,对黄来福道:“此次军门来京,皇上对军门的器重可见一斑。眼下京中逆流滚滚,许多竖儒文虫对皇上多出不道之言,听闻军门在山西修文反驳,真是大快人心啊!” 在场几位公公纷纷称是,他们都是皇室的家奴,自然是与万历皇帝站在一边了。 上林苑监监丞道:“咱家书虽然读得不多,但听手下小子们读过报后,也觉得上面说得很好,到了街坊上后,许多百姓们也认为报上说得很有道理!” 御马监奉御太监陈奉道:“此报大快人心,让文虫们哑口无言,黄军门有没有打算在京中开设分馆,继续为皇上分辩效力?” 黄来福道:“当然了,黄某此次前来,便准备了在京中开设《五寨堡新闻报》分馆,除了继续为皇上辩明开矿榷税之必要外,还打算派出随军记者,随东征军入朝,记录我大明将士英勇作战的事迹,让百姓们知道,将士们是为皇上而战,为我大明而战,才在异域疆土上洒下自己热血的!” 几个太监都是吸了口气,内心暗道:“妙啊,这招果然是妙啊!” 他们互视一眼,都是看出对方眼中的意动,还有对黄来福的吃惊与佩服。说起来,大明太监们由于与文人对立,在民间印象一般都不怎么好,不过他们一般都是无可奈何,谁让舆论权让文人们掌握呢?虽说有些太监们有时可以依靠皇权,将文人们踩在脚下,如魏忠贤、王振、刘瑾等人,不过事实上,他们的下场都不怎么样,在民间与历史上的舆论印象更是一团糟,动不动就是奸臣与勾结宦官祸国。太监们,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己经成了邪恶的代名词。 不过太监也是人,虽说是不完整的人,很多人也是有自己的理想,自己在历史中留下贤名,清名等追求的,但如果舆论权掌握在文人手中的话,不论他们如何挣扎,也改变不了在世人中的印象。以前他们不知道如何办,但自从见识了黄来福开办的《五寨堡新闻报》等手段后,他们却是眼前一亮,看到了另一条道路。 当下各人纷纷道:“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想必皇上肯定是支持的。而只要军门一句话,能给的方便,咱家们肯定都会给的!” 黄来福道:“多谢各位公公了!” 各人又谦虚了几句,御马监监丞陈阳之道:“此次皇上召军门入京,商议东征粮饷之事……我等很是好奇,在群臣束手的情况下,军门该如何筹备这巨额的粮草吗?可否要我等助军门一臂之力?” 几个太监纷纷道:“是啊是啊,不知道军门可否为我们解惑?” 黄来福微微一笑,道:“这个事情嘛,我自然有自己的解决方法……” …… 在京中几天中,黄来福或是接受别人的宴饮,或是巡视在京中的产业,几天后,万历皇帝朱翊钧召见了黄来福,君臣二人在西苑议事。 皇城在宫城之外,周长十八里有奇,西苑就在皇城的西部,中部为太掖池(今中南海),历元迄明,苑池都是皇室游乐的场所,殿亭楼阁与太液池交相辉映,景色壮丽。 液池边,君臣闲雅散步,其实没什么重大事,大明皇帝大多不穿黄色的龙袍,经常身着青色或黑色的常服。今日万历皇帝也是如此,一身黑色的龙袍,上缀绿色的滚边,神情很是轻松。 “黄爱卿,年初时,你上疏要求复开东胜诸卫,朝中争论不休,朕想听听你的看法!” 黄来福道:“敢问皇上,朝中反对者的意见大多是什么?” 万历皇帝道:“大致是补给困难,耗粮耗饷,兵马调防复杂。而且如果复设塞外诸卫,恐虏人紧张,兵火又生等,眼下东征在即,大臣们意思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黄来福冷哼了一声:“幕气!而且那些大臣们根本不了解边地的情况,若东胜卫诸卫一复,可将大明西北边塞防线大大北移,山西镇,大同镇诸镇,再没有直临兵灾之苦。说到补给困难,眼下塞外移民屯田大大起步,完全当地可以自给自足,不需要再从内地千里运粮,何来的补给难事?还什么虏人紧张,去年边塞之战,那些虏人早己吓被胆了,哪里还敢再生是非?” 万历皇帝点了点头,道:“黄爱卿的意见,朕是赞成的,只是眼下黄爱卿在京,不能直临边地谋划,我看这个事情,便等你回到山西镇后再处理吧?” 黄来福的方法,很有可行性,而且将来成功,这复土之功,也可让万历皇帝名留史书,他自然是愿意的。不过眼下东征在即,事务繁多,万历帝却是想将这个事情缓一缓,等东征结束后,再与黄来福谈这个事。 黄来福拱手道:“皇上英明!” 万历皇帝看着黄来福道:“黄爱卿,朕此次召你入京,商议援朝大军粮饷供给之事,眼下国库空虚,不知道黄爱卿可有什么妙方?” 说话中,语气颇有热切之意。虽然现在万历皇帝在开矿榷税,不过却是远水解不了近渴,而且在历史上,就算从万历二十五年到万历三十三年的八年中,他总共收到的矿税银不过三百万两。而几次战争,动不动就是费银几百万两。宁夏之战,费银两百余万。两次援朝之战,费银六百万两。还有后面的播州之战,也是费银几百万两。三大征,费银高达千万两,这沉重的军费,压得万历皇帝喘不过气来。 大臣想不出办法,向农民征税,万历帝也不愿意。所以想听听黄来福的看法。 黄来福微微一笑,拱手从容道:“皇上,微臣的提议,还是向民间发布国债或是债券,我大明富户极多,只要方法得当,筹款数百万两银子,也只是在区区之间!而且银子取之富户,不但与国无损,不需与民加税,还可以促进我国朝财富之流通啊。” 万历帝微微抚须,道:“朕也想过这个方法,只是,到时这债券如何偿付呢?” 黄来福道:“微臣的方法是,朝鲜乱平后,一是让日本国赔款,以解我军费所用。二是强迫日本国与我大明签订条约,开辟各个通商口岸,我大明商人在倭地享有种种特权,可以给于无限量的贩卖。要知道,我大明的商品,在日本国一向广受欢迎,大明的一个铁锅,在日本国都可以卖到一两银子一个,更别说别的大明商货了。如此一来,债券发行时,我大明的商贾富户定会踊跃购买,而以这样的条件互换,那些商贾们也是愿意的。我等也可不费一两银子,取得大把的钱财了。” 眼下大明沿海虽然与包含日本在内的各国贸易兴旺,不过大明对日本的贸易,还是有着种种限制,也不会深入日本内地,这也是为什么丰臣秀吉在明日和谈时,要加上准许两国通商贸易的条款了。如果如后世的租界一样,大明在日本各地开辟多个通商口岸,大量的大明商品向日本倾销,自然可以赚来大把的钱。这是许多大明商贾们乐意看到的。 万历皇帝惊惊讶地道:“与日贸易?这数年封贡之谈中,那倭人不就是想与我大明贸易,以前还未曾答应?为何打了胜仗后,反而要答应了?” 黄来福道:“皇上英明,一语中的。不过这其中是有区别的,以前是倭人不恭,也担心在贸易中,有倭寇借机上岸劫掠。不过在如在倭地开设通商口岸,这却是有本质的区别,我们是胜利者,倭人丧胆,己不敢再起非份之心,商贾们又在日享有种种特权,扬眉吐气,且贸易之地是在倭地,所以不会再有倭寇上我大明之地来!而且重要的是,以日人之利,换商贾们之财,这是两全其美之事啊。” 万历帝深思,最后点了点头,道:“如此也可行!” 虽说黄来福说话中用语有些古怪,不过万历皇帝还是听懂的,他心情愉快起来,从大明商人那取来几百万两银子,将来让日本人来还。加上可能的赔款,支付大明的军费之余,说不定还有赚。这让万历皇帝对黄来福暗暗赞赏,整个大明中,只有黄来福想得出这样的方法,真是人才啊。 黄来福又道:“此外,日本国虽然国小地穷,不过我大明如打胜后,有一倭地,是一定要让倭人割于我大明的,如他们不答应,就算派水师浮海硬抢,也要抢到手!” 万历皇帝哦了一声,道:“何地,如此重要?” 黄来福道:“据臣所知,日本石见国东部有一银山,名为石见银山,是日本国最大的银矿所在地,该地不但供给日本国内七成的白银,每年还输银百万两到我大明江南之地,除此外,该银山出产的银子,还大规模的被红夷人带往西洋,用于各国贸易,真正是一座银山啊!如我大明占得,每年获银百万两,只在反手之间!” 日本国石见银山,共开采四百余年,极盛时,这里的银产量占世界银总产量的三分之一。真正可说是一座金山银山,不论谁占了,都立时富可敌国。 听黄来福这样说,万历皇帝朱翊钧,眼中顿时散发出了夺目的光芒!

下一篇   第225章 朝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