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踊跃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26章 踊跃

第226章 踊跃 朝会以失败而告终,内阁那边又死活不赞同发行国债的提议,如此,黄来福只好采用最后一种方法了。 其实黄来福可以理解为什么阁臣百官们都提议向百姓们加征农税,因为这笔钱最后怎么样也加派不到他们头上去,就算加派,完全可以转嫁到小民头上去。 而万历皇帝的开矿榷税,主体是向官员、富户、大商贾们征收商税,自然是遭到天下百官及御史们的强烈反对了,这也是为什么朝会中御史们突然窜出,反应激烈的缘故。 大明的文官集团发展到现在,思想始终处于极度的矛盾之中,一方面,他们从小饱读圣贤书,立志修身治国平天下。另一方面,他们时时又存在着公利与私利之争,特别是进入明中期后,所谓的官员,早己是商贾及地主士绅的代名词。 在朝中,百官们可以大谈百姓之苦,但如果天下赋税由小民向他们头上倾斜一些的话,他们又会哑口不谈,或是强烈抗争。特别是明末时,出于利益的考量,几乎整个文官集团都站到皇室的对立面去,这也是为什么明朝皇帝不得不持续重用太监的缘故。 对这内中的缘由,黄来福多少还是了解的。至于户部不愿意背上发行国债的包袱,什么国之体统都是废话,他们不愿意承担责任罢了。 看来只有自己出面了! 在朝会后,黄来福对万历帝道:“皇上,阁臣及百官不赞成发行国债,这也不要紧,就由微臣独自来发行好了,微臣有信心,先期第一批国债,至少可以筹备白银三百万两以上!” 万历帝叹了口气,道:“只有如此了!” 他感动地看着黄来福道:“黄爱卿,有劳你了!” 黄来福又说起了以前那句话:“为皇上分忧,微臣义不容辞。” …… 有关朝会的消息己是在京师中传得沸沸扬扬,而这几天中,又是传出风声,那个黄来福,要绕过户部,独自承担国债发行之事。 立时这个消息让京师舆论一振,百官们都是兴味昂然地看着黄来福忙这忙那,心想到时倒要看看这个武夫会出什么丑,各人言谈中,都颇有兴灾乐祸的味道。 只有许多在京师的商人们生出了许多心思,这些天中,与黄来福交好的晋商会馆值年首人王崇义迎来了拜访潮。 一连多天,黄来福招渠源锐及王崇义叙话,神神秘秘的,更是引起外界的普遍猜想。而且关于这个事情,还成为许多北京市民茶余饭后议论的热门话题,很多茶楼酒肆,都在传扬着各样的内幕消息。 万历二十五年五月五日,京师,棋盘街晋商会馆。 这天,在会馆的大厅上,可说是商贾云集,不但在京的晋商头面人物,就是许多京商,徽商,粤商,湖商,闽商等在京头面人物,今日也是济济满堂。 此时在上首中,晋商会馆值年首人王崇义正与渠源锐言笑晏晏,二人不时低语着什么。而在下首两旁,一干锦衣华服的商人们也是神情各异,不时有人在交头接耳着。 王崇义站起身来道:“诸位,诸位,今日我们有幸,请到渠大掌柜,来为大家讲解黄大人发行的债券之事,大家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当面询问渠掌柜,相信他会回答大家所有疑问的!” 渠源锐也是站起身来,向各人团团一揖道:“诸位前辈,源锐受军门所托,向外界发行东征债券一事,大家有什么不明白的,都可以询问鄙人,鄙人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由于阁臣百官的强烈反对,黄来福自然不能用国债这种有着明显标记的名称,而改用了东征债券这个私人味道浓厚一点的名字。 在场的商人们都是商界中翻滚出来的,所谓民间的借贷也见多了,他们中许多人就是办钱庄的,债券是什么意思,他们自然知道,虽然有点新鲜。当下一个商人站起来道:“敢问渠掌柜,这东征债券,将会如何发行,利息又如何算呢?” 渠源锐道:“我们这个东征债券,面额不等,分为两种,一种是不记名债券,大家可以自由转让买卖,而且年利很高,每一年付息一次,年息在一钱二分左右,五年后,还可以偿付本金。” 说着渠源锐拍拍手,几个伙计出来,向各人展示了几张此次发行债券的票样,只见这些债券都是样式精美,上书“东征债券”几个大字,还有票面金额,还本期限,债券利率,发行人山西镇总兵黄来福名字等,上面还盖着黄来福的总兵大印。 债券面额每张最小一百两,最大面额为一万两。 众商人纷纷传看,都是心动,按现在民间的利息计算,年息一年超过一钱五分的,属于高利贷。不过年息在一钱二分,也算是回报非常丰厚了,由不得各人不动心。 这种利息,放在后世也是非常可观的,这也是黄来福第一次发行债券,所以尽量回报高些,等以后上了渠道后,利息就不会这么高了。 不过各人传看的同时,又起了另一个疑虑。 一位京商又道:“黄军门名满天下,非是我等信不过黄大人……只是,这个,我想请问渠掌柜,黄军门发行这个债券,有什么担保抵押没有?” 眼下的大明还没有什么信用债券之说,要发行债券,肯定要有什么明显的财产担保抵押,虽然这些年黄来福在大明的商业神话,让许多商贾们想与他合作。 而且每张债券也都盖上黄来福的总兵大印,不会到时找不到负责的人。不过一码归一码,购买这个大批量的债券,自然要有相应的担保才稳妥。 渠源锐道:“当然,这个诸位是不用担心的。我大明王师所向无敌,将来打败了倭人后,肯定会让倭人赔钱赔地,以皇上对黄军门的信任,将来这个偿付,诸位是完全不用担心的。” 不过渠源锐这个说法倒是让各位商贾们不以为然,大明打胜仗是肯定的,不过要说到战后让倭人赔偿军费,这就不一定了。而且眼下这债券是以黄来福私人的名义发行,就算到时倭人赔偿军费给朝廷,这笔钱能否能让黄来福支配也说不定。 好在渠源锐接着道:“当然了,除此之外,黄军门还将用五寨堡各处的农场工厂,还有塞外及京师各地产业作抵押担保,所以诸位完全不用担心。” 有了渠源锐这句话,商人们便放心了,其实他们不是信不过黄来福,这几年来,黄来福每做什么事,都是有利可图,商人们相信黄来福此次发行债券,也同样是如此。各人担忧,也是出于更稳妥的想法,听说黄来福做出这个姿态,大家就放心了。 底下人更是纷纷交头接耳,许多人都是喜形于色。 这时又有一徽商站出来道:“渠掌柜,您方才说债券有两种,这种不记名债券我们己经知道,另一种是什么?” 底下人纷纷附合,道:“对,是什么?望渠掌柜告知!” 渠源锐眼神炯炯地看着众人,道:“另一种债券,比较特别,要记名,单笔最低为十万两,而且没有年息,将来也不偿付本金。” 立时惊讶的议论声传遍了整个大厅,这种债券也太奇怪了吧,黄来福不担心卖不出去?不过众人都知道内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议论了一会后,众人声音低了下来,听渠源锐怎么说。 渠源锐道:“大家或许奇怪为什么记名债券会如此,我要告诉诸位的是,购买了记名债券之后,将来便可以参于日本国与朝鲜国的贸易!” 在渠源锐的解说中,将来大明征朝胜利后,让日本国赔款不说,还将强迫日本国签订条约,开辟多个通商口岸,所有购买了记名债券之人,都可以参与贸易,还享有种种特权。到时大家可以分区包干,日本国哪片区域,由谁主导贸易,债券买得越多,分到的区域越大。 至于大明许不许全面开放本国商人出海贸易,日本国到时会不会签订条约,开放通商口岸等,这点不用担心,万历皇帝己经金口玉言,答应了黄军门的请求,大家要对皇帝与黄总兵有信心。 不但如此,到时大明也会与朝鲜国开辟贸易,到时购买债券之人,都可以取得优先权。 听着渠源锐的解说,在场中人,都是砰然心动。 虽然从隆庆年开始,大明慢慢己经放开海禁,许可商人们出海贸易,不过说实的,这种规模还不全面,限制很多,朝贡贸易,还占了主导地位。 说实在,这种朝贡贸易有许多具体而繁琐的规定,如规定各国的期限、入贡的船只、船只停靠的港口、随从人员、贡物品类等,而且还有很多年限。 如规定琉球国每两年一贡,安南、占城、朝鲜等国每三年一贡,日本国每十年一贡,且每一贡期人限200名,船限2艘,并发给编有号码的勘合证,勘合不符者不予接待,而且定期作废,有新的勘合才可贸易。 不过当时海贸的利润是非常大的,大明的丝、棉、锦绣、针、铁锅、瓷器、古钱、古字画、药材、漆器等,都是日本国民非常喜欢的,价格也相当昂贵!丝绵每百斤可卖银200两,红线每百斤可卖银70两,水银每百斤卖银300两,针一根可卖银7分,铁锅一个可卖银一两。 大明商人运货到日本一次,便可获得原本六、七倍的利益。 眼下江南的商人到日本等国贸易己经兴起,各样海商通过贸易巨富者不计其数。不过就算江南的商人到日本等国贸易不绝,这市场也远远没有打开,如果两国大规模开始贸易,这前景可说是非常可观。特别是对北地的商人来说,就算将来与朝鲜国贸易,也是利润丰厚。 一时间,厅内一片沉静,许多都是心动不己,在心下快速盘算着。 显而易见,购买这种记名债券,等于是各人先期交于黄来福的投名费,风险与利润并存。将来成了,众人跟着黄来福吃得满嘴油光,不成了,大家投入的巨额资金便泡汤了。 做还是不做,非常考验各人的魄力与胆量!毕竟每笔记名债券最少十万两,可不是小数目。 渠源锐仔细观察着场中各人的神情,他微笑道:“我知道诸位的疑虑,不过我要以亲身的例子告诉大家,当冒的风险,还是值得冒的!当年的我,也正因为断然与军门合作,才有了渠某今日的地位与成就!” 各人都是沉思,不错,渠源锐当年从祁县一个小商人,成为眼下商界中呼风唤雨的人物。就是当初资助黄来福几万两银子的缘故。眼下他的回报让人眼红,不过也正是因为他当初的魄力换来的! 王崇义更是微笑道:“不管如何,我会馆中人,是决定与军门站在一起的。老夫宣布,晋商会馆,将会认购五十万两的记名与不记名债券。眼下前线将士在为国出力,老夫又何需吝啬这区区银财货物?” 他的话如一发重磅炮弹般,让在场众人均是一震! 渠源锐微笑道:“诸位可以好好考虑,三日之后,东征债券,将在晋商会馆,向天下万民发行!” …… 不管商人们在散后是什么样心情,也不管外界探知若干消息后如何反应,总之在三日后,也就是五月八日这天清晨,黄来福炮制的东征债券,公然向外界发布。 几乎可以用抢购来说,不但是商人富户们,就是普通市民们,都是在争先购买东征债券。普通一家无力的,便数家合资起来购买一些。 这些年,与黄来福有关的东西,都是大赚特赚,这是许多人的共识。若有的人担忧,但连晋商会馆的王崇义等人都认购了高达五十万两的债券,你还愁什么呢? 先是大商人,再是与黄来福交好的太监们,再是普通的市民们。最后那些目瞪口呆的文官们坐不住了,也是纷纷加入了抢购的人流,听说连内阁首辅赵志皋与户部尚书杨俊民都买了不少。 最后东征债券还快速地流出京师,向很多地方而去。若干年后,有人传言,在对面的日本国,丰臣秀吉等人的银库中,都有发现黄来福印刷的东征债券……

上一篇   第225章 朝会

下一篇   第227章 探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