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探狱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27章 探狱

第227章 探狱 从五月初到七月初,短短时间内,黄来福发行的东征债券,便筹积了资金近四百万两银子,大大超出了原先的预期。 原先等着看黄来福出丑,兴灾乐祸的文官们己经是集体的瞠目结舌!而经过这一次融资,黄来福己成为大明的金字招牌,不管是对他有好感还是没好感之人,都不得不承认黄来福在财政经营上的独到之处。 而这次黄来福融资,发行债券之举,也带给百官及民间许多启迪,原来资金可以这样筹备及整合的,不加税,不扰民,同样可以得到银子,众人好似在眼前开启了一个新的天地。 对于这个成果,万历皇帝自然是兴高采烈,庆幸自己没看错人,黄来福果然是自己的财神爷。连日来,他都招黄来福进宫宴饮。 有了钱,自然就好办事,这些银子变成了源源不断的军械物质,从水陆两方运往了朝鲜。 …… 大明这边筹备粮饷顺利,不过在眼下的朝鲜国,事态的发展却是越来越紧张。 虽然大明决心大规模援助朝鲜,调集步骑七万人入朝作战,不过在五月前,在朝鲜境内,明军只有五千人驻防。 六月中,日军驻留在釜山的主力袭击朝鲜军队,杀死朝郡守安国弘,大战一触即发。朝鲜国王派人向大明告急。 七月七日,备倭总兵官麻贵领军三万人到达朝鲜,他领一万七千人坐镇汉城,令杨元率军三千人驻南原,陈愚衷率军三千人驻全州,吴惟忠率军四千人驻忠州,茅国器率军三千人据星州。 明军的战略部署是上述各军各守本部要塞,待总督邢玠率四万人再到后,明军立时转入战略反攻,由南原,忠州发动钳形攻势,直捣釜山之敌。 明军的到来,也给朝鲜君臣吃了一颗定心丸,日军又退回了釜山。 久经战阵的麻贵判断日军很快会发动进攻,自己备战的时间不多了,却未想到日军的攻击来得这么快。 八日后,也就是万历二十五年七月十五日这天,被日本人称为“海贼大名”的九鬼嘉隆,率领庞大的日本舰队,偷袭了停泊在漆川岛的朝鲜水军,猝不及防下,朝鲜水军损失惨重,战船尽被烧毁,士卒焚溺殆尽,三道水军都统制元均也在逃跑过程中被打死,闲山诸岛尽被日军占领。 闲山岛非常重要,它在朝鲜的西海口,右障南原,外藩全罗。闲山岛被占,朝鲜失了屏藩不说,还使日军可以直窥大明的天津,登莱等地,威胁大明本土安全! 占领闲山岛之后,日军控制了海上要道,开始在陆地上急不可待地发起进攻。 七月二十五日,丰臣秀吉下令全面进攻。日本陆军十二万人,采取钳形攻势,分左右两路直扑而来, 左路军以宇喜多秀家为主将,小西行长为先锋,率军四万九千人,沿宜宁,晋州一线,向全罗道挺进,意图攻取南原。 右路军以毛利辉元为主将,以加藤清正为先锋,率军六万五千人,沿密阳,大丘一线,向全罗道挺进,意图攻取全州。 根据计划,两路军应在汉城会师。 比起上前侵朝之战,此次日军己较为稳健,只求稳扎稳打,先占领全罗道,以此为基地,再逼近王京汉城。 …… 日军的攻势顺利,左路军连克泗川、南海、光州,最后进攻南原。明将杨元领军三千镇守南原,坚守数日后被日军攻破,守城将士大多阵亡。攻破南原后,日军屠城一日。 此时驻全州的陈愚忠因南原失陷撤退,加藤清正的右路军兵不血刃拿下全州。南原和全州失陷,两路日军主力于全州会师,士气大振! 会师后,日军总兵力达十余万人,更掌握了战场的主动权。休整几日后,十万日军又向王京猛扑而来,很快的,黄石山、金州、公州等地又被日军攻陷,汉城屏障,尽数失去,朝鲜都城王京,赤裸地暴露在日军的眼前。 朝鲜局势,再度危若累卵起来。 …… 在朝鲜局势一片危机时,此时在大明的京畿之地,也是弥漫着一股的恐慌不安之情。 朝鲜的闲山岛大败,日军可以直接威胁大明的天津、登莱等地,而天津到京城只有一日路程。京师这个地方,己经是二百余年没有战火,百姓们对战争的承受力很差,加上传闻倭寇的可怕,京师各地,可说是一日三惊,特别是临海的天津城,山东很多地方,更是数度关门。 在这个情况下,万历皇帝大怒,他认为眼前的结果,前兵部尚书石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九月初四日,他诏逮石星下刑部狱:“前兵部尚书石星,欺君误国,已至今日,好生可恶不忠,着锦衣卫拿去,法司从重拟罪来说!” 很快,在京中停职待勘的石星被逮捕入狱,等待着刑部的判决。 在这种情况下,大臣们纷纷上书朝事建议,九月初六日,兵部侍郎李桢疏陈抗击日本五事:“守王京,以固藩屏。抵汉江,以御狂锋。备旅顺,以息骚犯。防登、莱,以障内蔽。联海岸岛洋形势,以捍狡袭!” 万历帝是其言。 同时间,兵部除了催促总督邢玠加快进朝的步伐外,还调集大明各地的兵马,准备入朝增援。朝议以山西镇总兵黄来福骁勇善战,眼下他在京筹办粮饷之事己经告终,是时候入朝作战了。万历皇帝也同意了大臣们的观点。 九月初八日,兵部令山西镇出兵三千,以作援朝事。同时间,黄来福也手书一封,盖上自己的大印,随兵部公文急传到山西镇。他决定调自己家丁一千人,还有五寨营军士两千人,由江大忠统领,火速进京,到时自己领他们入朝作战! 九月初十日,京师,刑部大牢。 自初四日被逮捕入狱后,石星己是彻底的跨了,头发己是全部花白,神情中更是苍老憔悴无比,从前兵部尚书这么一个显赫的官位,变成眼下的阶下囚,这种天差地远的身份对比,己经将他的精神气全部抺去。 他呆呆地靠着墙壁,只是凝视着窗口,久久不动一下,对未来,他己经不抱任何希望,以前朝中就无一人为他说话,眼下皇帝大怒之下,更是无人敢为他分说几句。或许用不了多少时候,刑部判下的大罪,便等着自己吧,或许……免不了一死! 到了这个时候,石星对自己未来的命运,或许还是死亡的命运己经看开了,他放不下的,就不知道将来自己老妻与儿子的命运怎么样,是被一起杀头,还是充军千里之外? 就在他怔怔呆想的同时,忽然狱典的声音在外面响起道:“石星,有人来探望你了……” …… 黄来福带着顾大刀及阿智,有些好奇地看着这刑部大牢内部。这里面,只能用阴森可怕,戒备森严来形容。鬼气森森,那种霉臭味与血腥味,让人闻之作呕。 虽是大白天的,里面还要点着风灯,每隔几丈就挂着一盏,灯火印处,显得鬼影幢幢的。甬道的两旁,是用石头垒砌而成,一个挨一个的单人牢房,一股阴寒之气不时冒来,让人颇有毛骨悚然之感。 阿智还好,顾大刀却是不由连打了几个喷嚏,低骂一声:“这个鬼地方!” 狱典一边走,一边向黄来福巴结地笑道:“久闻黄大人大名,今天一见,实是福气,真没想到大人是如此的年轻!” 黄来福点了点头。 狱典鼓起勇气,向黄来福低笑道:“不知大人是否还要发行债券,如是的话,能否透露一二?” 黄来福大规模发行东征债券,引起京畿轰动,这狱典也尽掏腰包,买了二百两银子之多。眼下见了这位名闻遐迩的传奇人物就站在面前,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先打听了。 黄来福笑道:“好说,刘狱典,将来如果还要发行债券,我不会忘了你的!” 刘狱典大喜,连声道:“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很快,各人来到一个铁门之外,刘狱典掏出钥匙开了门,里面是一个囚室,摆着一张桌子,几张椅子,天光透进来,几个狱卒在这里看守。囚室的一半之处,是一道厚重的木栅,木栅内,又是一个石室,石星就囚在里面。 黄来福对刘狱典微笑道:“刘狱典,烦劳你了!” 阿智也是适时上前,掏出一锭银子,约有五两,递给刘狱典。刘狱典贪婪地接过银子,更是笑脸满面,道:“好说好说,不过还请黄大人快些,毕竟小的职责在身!” 他又掏出钥匙,打开了木栅的门,然后对里面之人喝了一声:“石星,有人来探望你了,快出来!” 然后他对屋内几个狱卒示了示意,几人退了出去,又将铁门关上。黄来福听到外面一个狱卒急迫的声音传来:“怎么样,也没有探听到什么内幕没有?” 黄来福见石星蜷缩在里面,似乎是死去一样,一动也不动。顾大刀欲扬声招呼,黄来福制止了他。半响,里面的石星似乎又活了过来,他转过头来,目光向外看了半响,最后拖着刑具,吃力地走出木栅来。 黄来福对他深施一礼,道:“下官山西镇总兵黄来福,见过石星大人!” 石星仍戴着刑具,他浑浊的目光怔怔地看着黄来福,半响,才似活过来一般,惊讶地道:“你就是黄来福?” 虽然双方的名字大家都是久闻,不过却还没有相互的拜会过,也难怪石星不认得黄来福。 黄来福拱手道:“下官正是!” 石星怔怔地看着黄来福,连声叹道:“年轻,真是年轻,果是锐气非凡!” 他随即坐了下来,惨然叹道:“老夫入狱以来,百官避之不及,更不要谈来看望老夫,没想到第一个来探望的,竟是黄总兵你!” 黄来福吩咐阿智将拎着的食龥酒菜给石星摆上,又服侍他吃喝。石星也不客气了,狼吞虎咽的象饿死鬼投胎一样。 黄来福微笑地看着他道:“大人何必悲观?虽说大人眼下陷身囹圄,但总归会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石星惨然笑道:“黄总兵认为老夫还有重见天日的那天吗?” 确实,在原来的历史当中,三日后,石星便被定下“隐匿军情失误律”,论死,妻与子并永远发边充军,两年后又病死于狱中。如果没有自己的营救,他是包死的了。 黄来福淡淡道:“大人是受小人牵累,非是有意隐匿军情,罪不该死,来福愿去向皇上分说一二!” 石星全身一颤,他知道眼下黄来福很受皇帝的宠爱,而且这几个月中,他多少在牢中也听狱卒说起黄来福为皇帝发行债券之事,而且非常火红。这筹备粮饷之事顺利,想必黄来福在万历皇帝的心目中又增分不少,由他去游说,确实出牢狱的机会非常大。 不过黄来福所冒的风险也是颇大,毕竟眼下万历皇帝雷霆震怒,一个不小心,反将自己撘上。 一股希望从石星的内心中升起,就如捞住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一般,他哆嗦道:“黄总兵,老夫自认为与你交情并不深厚,你为何救我?” 黄来福正色道:“滴水之恩,自当涌泉相报!这是我的做人原则。石大人曾在朝中于我分说,这个恩情,来福是不会忘记的!” 石星眼中涌出热泪,他突然仰天长叹道:“我石星也可说是门生故吏满天下,没想到最后来救我的竟是一个武夫,想不到啊,想不到……” …… 三日后,石星出狱,万历皇帝旨意,经察,前兵部尚书石星,在军情上有重大失误,但非是有意隐匿,夺取兵部尚书职,贬黜为民,限期离开京城,永不复用。 当这天石星出狱时,死里逃生的感觉让他感慨万端,老家人接他回家,眼下他的府邸己被抄没,家人只在京中租了一个小房,而且石星没有被审决时,他们不得离京。 见了老妻与儿子,家人都是唏嘘不己,老妻还喜悦地告诉他,早上时,那位黄来福大人,派人送来了一千两银子,以后出了京,回到老家时,也不愁生活花用了。 他的儿子也是道,京中传扬,黄来福直面入宫,为自己父亲求情,万历皇帝当时大怒,黄来福长跪不起,最后终于说动了皇帝。可说是为了救石星,黄来福是冒了大风险。关于这个事情,百官们也是众说纷纭,清议复杂。 家人七嘴八舌中,都是喜悦,只有石星肃立不动,最后深深对空作了一揖。 几日后,石星一家人离开了京城。 …… 锦衣卫将黄来福赠银之事报告给万历皇帝,万历帝沉吟良久,最后叹了口气,道:“这黄来福倒也是个重情重义之人。”

上一篇   第226章 踊跃

下一篇   第228章 入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