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万历帝、春耕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4章 万历帝、春耕

第24章 万历帝、春耕 “这个黄来福有些意思。” 紧挨乾清宫旁的东暖阁内,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人微微一笑,随手将一份翻阅过的密折,扔在前面那硕大的案几上,惹得一旁的当值太监探头探脑。 青年人身着一袭青色的龙袍,上缀绿色的滚边,正是大明帝国亿万百姓的统治者,大明神宗万历皇帝朱翊钧。 这个今年才27岁的年青人,却已经做了18年的皇帝,十几年皇帝的生涯,让他身心疲惫,脸上有一股掩不住的疲倦之意,不过此时看了这封关于黄来福的密奏后,他的脸上却是难得地露出了一些笑意。 这东暖阁是万历平时批览奏折,处理政务的地方,旁边古色古香的的书架上摆着卷帙浩繁的书籍。正面的墙上,则是悬了一块黑板泥金的大匾,上书“宵衣旰食”四个大字。 四月的北京仍是春寒料峭,东暖阁内烧有地龙取暖,倒是显得温暖祥和。加上这份密折带来的消息,多少有些让年青皇帝心中懒洋洋的,这种感觉已经很多年没有过了。 密折是由分驻山西镇宁武关的锦衣卫驻所发来的,本来黄来福这种还未替职的小舍人是引不起锦衣卫的关注的,不过最近黄来福大张旗鼓搞的农田开垦,而且还是开垦数十万亩土地的大仗势,想让人不注意都不行。 宁武关的锦衣卫注意上黄来福后,派出了密探详细探查,觉得有些东西很有意思,就用密折报往了京师,到了锦衣卫都督刘守有手中,他老兄也觉得这事很有意思,就将之呈报给了万历帝。 看了密折,万历帝别的想法没有,倒对黄来福这个未来的小千户产生了兴趣。眼下九边各地都是军屯抛荒,只有这个黄来福却是大张旗鼓地开垦土地,而且一开垦就是二十万亩地,而且依那小舍人的意思,明年他还要再开垦数十万亩土地。这种大手笔,就连九边的各地总兵,指挥使都做不到。 眼下大明的年景天气是什么样子,万历帝自然是心知肚明的,这些年,他已经为此殚精竭虑,耗费了无数心神。 此时他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不管这个黄来福哪来的办法开垦了这么多土地,他就不担心将来颗粒无收,血本无归?当然,密折上也提了一些黄来福制作灌井水车等事,不过万历帝却不以为然,忽略了过去。 想到这里,万历帝忽然很想知道此事的后续如何,当下取过密折,又仔细看了一遍,然后在上面批了几个字。 不单万历帝这边,五寨堡几个月就开荒造田20万亩的消息传到各地后,也引起了各人不同的反响。 岢岚州镇西卫,卫城指挥使府邸。 镇西卫指挥使刘景春正悠闲地听着小妾唱着小曲,听到这个消息后,他的眼睛不由瞪圆了,怔怔地想:“什么时候黄思豪捞到这么多钱了,我怎么不知道?” 他揉着满是横肉的脸,转念想到:“听说顾西堂是黄思豪的亲家,他回来后,倒要好好问问。” 太原,山西都司府。 都指挥使刘甫玉大人正和幕僚闲聊,听到这消息后,他愣了半响,最后评价了一句:“其志可嘉!” 对这些人的评论感觉,黄来福当然不知道,此时的他,正在五寨堡内忙着呢。 土地的顺利开垦,让渠源锐等人欢喜,让黄来福满意。 虽然六千农垦大军,奋战了几个月,最后只开垦了土地二十万亩。比起后世新疆的一些建设兵团,几千人在恶劣的环境中,几个月就开垦田地近60万亩的成绩远远不能相比。但念在历史局限性,黄来福已经很满意了。 五寨堡这新开垦的二十万亩土地分为十个大型农场,其中沿清涟河和朱家川河边的几个农场最为广大。农场中,同样实行庄丁们,仿效黄来福在黄家大田庄的制度措施。各个农场中,最大的农场有庄丁几百人。小的也有二百人。 至于庄丁们,则由五寨堡的军户们还有一些外地民堡的民户们招募充任,这些民户们除了有一些是附近民堡的在编民外,还有一些是各地的流民。 听到五寨堡的消息后,很多人从远远的地方赶来应募,希望能得到一口饭吃,最远的更是从太原等地赶来。各地赶来的流民达到三千之多。把一个小小的五寨堡挤得满满的。 流民问题,早在大明初就存在,到了明朝中期时,流民已经是一个严重的问题。特别是万历时期,流民数量更是十分惊人,就连京师的附近,都盘踞着大量流民。 五寨堡严重缺乏人口,对这些流民,黄来福当然表示欢迎,不过有一个铁律,就是这些流民必须编入五寨堡的军户户籍,否则就不会雇佣他们。 而且在待遇方面,黄来福实行严格的等级制,军户和民户待遇不同,新编入军户户籍的丁口也和老军户们待遇不同。黄来福一向认为,公正的赏罚措施,不同的待遇等级,是激发人们劳动积极性的一个良好有效措施。这样的结果是,原来的五寨堡人自发形成了一个严密的整体,每一个后来者,想要在五寨堡内生存发展,都必须融入到这个整体来。 最后的结果是,原先五寨堡内有劳动能力的军户们基本上都编入了庄丁,就连妇女和老人们也有自己的活儿干,他们虽然不是壮劳力,但养鸡养鸭,养猪养羊养牛,编织缝补,做饭洗衣做后勤等等,非常多的活,都少不了他们。 而且黄来福还有一系列的措施要展开呢,比如以后的各种加工业,劳动密集型产业,将来黄来福要养一只脱产的军队,都需要人口。所以说现在每一个五寨堡的人口,对黄来福来说,都非常珍贵。 时间回到公元1590年4月5日,清明节这天。 这天是放水节,春耕时节的正式开始,黄思豪,黄来福,何副千户等人领着庄丁们在五寨堡第一农场的土谷祠中祭拜土谷神,举行春耕礼。 众人点上香火,宰鸡祭拜,祈求神灵驱除邪恶,以保佑春耕顺利。 各人的神情中,都充满了虔诚与希望,黄来福希望秋季时大丰收,以实现自己的愿望。五寨堡众人希望春耕顺利,麦米满仓,丰衣足食。渠源锐则希望黄来福大丰收,他好赚到满满的钱。 各人希望不同,但感情都是真诚的。 而这天中,不止五寨堡,就是大明各地,不论是民间,还是官方,都要举行春耕礼。就连皇家,在这天中,也在农坛附近举行了亲耕仪式。 这仪式开始时,是由2个官员牵牛,2名耆老扶犁,其他被指定的农民则携带各种农具。又有优伶扮为村男村妇,高唱太平歌。然后皇帝本人扶着雕有行龙的犁,左手执鞭,右手持犁,在两名耆老的搀扶下在田里步行3次,完成了亲耕的仪式。 万历帝还在三月、四月时敕谕天下,说与百姓:“目今土脉润泽,务要趁时耕种,不要懒惰。” 众人的愿望都很好,特别是靠天吃饭的小老百姓们,但现实却往往很不好。 今年是万历18年,不过和往年一样,去年入冬以来,北方各地就普遍缺少雨雪,到了今年的四月初春耕时,又是亢旱严重,不少地方河流见底,井中无水可吸。 北方的民众都深深为此焦虑,万历帝也带领群臣,举行了祈雨仪式,可惜老天爷不给面子,各地还是一样干旱依旧,无水灌溉。 不过这个情况在五寨堡内却是不存在。 不说黄家大田庄,五寨堡内的各个农场中,靠近河流的,有黄来福大水车,可将河水吸往十几米高的地方,就是田地离河岸十米,也不会缺水灌溉。不靠近河边的,有深水灌井,畜力水车。也可将井水从十几米深的地底引上,同样不会少了水源灌溉。 往年这个时候,五寨堡众人在老天爷不开眼时,各人只得相对流泪,但现在有这些灌溉工具,各处田地却是无缺水之忧,众人都是心情振奋,人人在心底感谢黄来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