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竖儒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32章 竖儒

第232章 竖儒 第二日上午,大明军队浩浩荡荡地来到岛山倭城下,源源不断的人马,将倭城下的平川挤得水泄不通。 看着城外旌旗如云,尽是密密麻麻的大明与朝鲜士兵,骑兵,步兵,车兵连绵不断。看得城内的日军个个都是心惊胆战,他们别无他法,只好严加防守。 在离岛山倭城不远处的一座小山丘上,杨镐、麻贵、黄来福、高策、李如梅,还有朝鲜都元帅权栗等人,都是策马立在山丘上,仔细仰望那个巨大的岛山城。 黄来福神情凝重,眼前的岛山城地势险峻,整个倭城建在山的最高处,内城高达十余米。依借地形,外面还用石块石条砌了一个两里多长的大围墙,不但如此,石墙外面更有数道土墙及箭塔,可说是易守难攻。 依黄来福对倭城的了解,这种依山而建的日本倭城,攻方大多无法展开兵力,就算攻入城内。那内中弯弯曲曲修建的回廊,同样使敌军无法展开兵力,发挥人力优势。 单靠硬攻,将付出惨重的代价。这种倭城,连大炮也无法发挥优势,更不用说由于兵贵神速,路上又是雨雪交加的,沉重的大炮运送非常不便,使明军的大炮大多留在了庆州。眼下军中只有一些轻型的灭虏炮和虎蹲炮,就更不好打了。 历史上明军在岛山城下流尽了血,历史还会重演吗? 麻贵等人同样是神情凝重,这岛山城不好打啊。只有杨镐却是颇有意气风发的感觉。眼下倭人只有一个孤城,己方却有数万精兵,可说是占了绝对的优势。就算这岛山城险要,那又如何,定然如昨日的蔚山城一样一鼓而下。 他不由心驰神往,如果蔚山之战胜后,捷报传回朝中后,皇上与大臣们会怎么样看我呢? 想到这里,他又是诗兴大发了,当下又吟诗一首:“十万貔貅入朝来,秋毫无犯市门开。此行本为安边计,贼魁擒尽更擒王!” 朝鲜都元帅权栗大声叫好道:“好诗,经略大人真是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久闻上国历史中,有一个谈笑间就让贼人樯橹灰飞烟灭的诸葛孔明,经略大人之风质,当不在孔明之下!” 杨镐心中乐开了花,表面上却是谦逊几句:“权将军过誉了,本部院又岂敢与孔明先生相提并论!” 杨镐转头对麻贵道:“麻老将军,你吩咐下去,先让将士们安营扎寨,午时军中议事,明日定要一鼓作气,拿下这岛山倭城!” …… 岛山城附近,慢慢出现了明军朝军各样的营寨,慢慢的无边无延起来,各样的旗帜大大飘扬。 在山西军的营地中,辎兵们呼着浓浓的白气,喊着号子,将一根根木头扎入坚硬的地面中,虽然大家穿着厚实的呢绒军大衣,脸上涂着油脂,但还是被寒风拉开一道道口子。 这朝鲜的天气实在是太冷了,黄来福估计有零下几十度,厚厚的铁甲披在身上,冰寒涑栗,在微弱的太阳光照射下,闪耀出一道道冰冷的寒光。 黄来福带着江大忠,顾大刀,阿智等亲将巡视着营地。相对其它明军的营地,山西军的营地还是扎得非常快的,而且也非常规范。成军这些年来,山西军早己形成了种种条例,全军上下只要依条例实行就可以了。 近中午时,营地己成,更是冒出了炊烟与诱人的肉香味。几千山西军依各自的部队,欢声笑语,围坐一个个大锅旁,就着热呼呼的肉汤,吃着麋饼或是杂饼干粮等。 此外,还有大块的午餐肉罐头及火腿等相佐。 在山西军中,物质供给是非常丰富的,全军上下都是身着厚实的呢绒冬战衣,脚上穿着保暖的战靴,每人配有铁甲。每餐吃的,粮草干粮足充不说,还都有大块的肉食。 长久下来,每个山西军士兵,都是高大魁梧,肌肉盘结,脸上充满了营养良好的油光。加上军中合理的赏罚制度,每个士兵们,都充满了战斗的渴望! 他们一边喝着肉汤,一边抚摸着自己的长枪或是火铳,各人都是大声囔囔,明日的战斗中,定要斩下几个倭人的头,得了首级后,到塞外换几亩田去。 营中不时一阵阵的轰笑声传来。 而闻到香味后,许多别营的将士们,纷纷窜过来蹭饭,由于黄来福在京己经筹备到充足的粮饷,加上邢玠保障得力,眼下的入朝军队中,都不愁吃喝,每个士兵中,都携带了至少半个月以上的干粮。当然了,他们的饭食不能与山西军相比,只能吃饱,不能吃好。 不过他们知道山西军的粮饷供应,向来都是独立的,所以羡慕归羡慕,也没什么好埋怨的,谁让自己的上官不是黄军门那样的大财主呢? 眼下在黄来福的中军营帐中,便有李如梅等人欢呼狂叫,他一边喝着肉汤,一边大块大块地吃着午餐肉罐头,或是大口地咬着火腿干肉,一边含糊不清地埋怨道:“他娘的,从汉城出来后,便整天嘴里淡个鸟出来,还是黄将军你好,每天都是吃香喝辣的!” 江大忠作为黄来福的高级亲将,自然是在旁相陪,他也是豪放地道:“吃饱喝足,明日便好好杀贼,他娘的,老江我早己手痒了!” 李如梅道:“放心吧,江兄弟,明日我便与你一起杀进这倭城去,这岛山城虽比蔚山城坚固,但在我大明王师的雷霆进攻下,也只是一鼓而下的事!” 黄来福将一碗肉汤一口喝干,却是神情凝重。 …… “经略大人,末将以为此举不妥!” 午后,在帅帐中,杨镐招众将议事,当听了杨镐的布置后,黄来福立时站出来出声反对。 帐中各将的目光都投到了黄来福脸上,杨镐的脸上也是一道青气闪过,原先那股儒雅的样子己是荡然无存。先前在汉城之事,杨镐己是对黄来福不满,加上眼下黄来福在众人面前不赞同他的布局,等于是公然落他的面子,杨镐内心不舒服之极。 他森然道:“不知黄将军有何高见?” 黄来福不理李如梅递过来的目光,他抱拳大声道:“经略欲以重兵层层围困岛山倭城,然后赴蚁而攻,料想倭人丧胆,定可一鼓而下。末将却以为倭人困守孤城,失却退路后,定会作那困兽之举,顽抗到底!界时我军死伤惨重不说,或还会迁延夺城时日,等倭人来了援军后,后果难知!” 帐内众将都是沉思,杨镐冷笑道:“那依黄将军所见,我师该如何布局呢?” 黄来福道:“兵法有云:归师勿遏,围城必阙!二十年的援朝之战中,李提督曾领军攻平壤城,当时李提督留东门不攻,任倭将小西行长退出,结果倭人无顽抗之心。末将以为,可效仿李提督之事,围三阙一,留一路不攻,如此倭人有逃生之路,便不会有困兽之举!等他们败逃时,我军同样也可追击!” 杨镐冷笑了一声,道:“本部院原以为黄将军有何高见军略,原来不过尔尔!” 他一拍案桌,起身指着黄来福厉声道:“兵法有云,兵贵胜,不贵久。眼下倭贼加藤清部己被我军团团围困,此时不灭他们,更待何时?虽说倭贼倚坚城死守,然我军数倍于敌,只要人人冒死向前,何愁攻不破此倭城?” 黄来福还想说什么:“经略大人!” 杨镐一挥袖道:“吾意己决,你不必多说!” 黄来福眼睛红起,想起历史中在岛山城下尸积如山的明军尸体,如果军情不利,或许自己的四千子弟都将撘进去,到时自己回五寨堡时,如果见当地父老? 他按剑大吼一声,指着杨镐道:“竖儒不足与谋!杨镐,你是要害死我大明数万子弟吗?” 帐中人都是惊呆了,杨镐也是呆了半响,随即他全身颤抖,指着黄来福哆嗦道:“你,你这匹夫,竟敢如此辱我……” 他指着黄来福狂喝道:“给我请出金令箭,左右,将这目无尊上的狂徒,拉出去斩了!“ 众将都是大惊,李如梅首先扑了出来,跪在地上道:“经略大人,黄将军他也是一时直言,非是有意怠慢,请大人三思!” 麻贵也是出来道:“黄将军年轻气盛,但非是有意对经略无礼,请经略宽恕!” 众将也是纷纷出来求情,都道阵前斩将不利,还请大人三思。 只有黄来福冷然不动,只是按剑静立,斜眼瞧着杨镐。 杨镐看着下首桀骜不驯的黄来福,心下恨极,不过众将的求情,也让他想到临行时总督邢玠对自己千交待,万交待,一定要对这黄来福忍住气,不可让他出什么事。以后有什么问题,可以专折向皇上分说。 还言道皇上对这黄来福极为看重,而且因为东征债券之事,京中己经有许多文官对黄来福的出征安全表示过担忧。这时杨镐才猛然醒悟,这黄来福身后的背景是多么的雄厚,自己大可以呈一时之快,不过事后的后果是自己承担不了的。 不过越是如此,杨镐心下更恨。他瞪着黄来福道:“好,竟是众将为你求情,死罪可免,不过你公然目无尊上,该当处罚,左右,给我拉将出去,重责这黄来福二十军棍,以儆效尤!” 正在这时,外面突然喧哗起来,而且声音越闹越大,杨镐喝了一声:“军中重地,何人在外喧哗?” 不久,亲卫进来,慌乱地道:“禀报经略大人,山西军闻听大人要处斩黄将军,己经闹将起来了,他们一路前来,就要杀将进来了!” 这时众人听到江大忠的大嗓门隐隐传来:“你媳妇家娃的,谁敢斩我家大人的头,老子就砍了他的头!” 接着更是一片山西军的响应声,声势浩大! 杨镐立时是一片的手足无措,眼下攻倭在即,如果山西军阵前哗变,不管黄来福事后如何,他这个经略,也肯定是当到头了。 他立时是所有的气势都消失无影,看着众人,期期艾艾地道:“这,这,这该如何是好?” 一时间,众将看向他的眼神,都颇有鄙视的神情,就这一点变故,就吓成这样,这样的人,可以领军吗?还是麻贵出来道:“经略大人不必担忧,这只是士卒们的误解,只要黄将军出帐于众人分说,士卒们自会散去!” 杨镐立时道:“黄将军,你赶快出帐于将士们分说啊!” …… 等黄来福回来时,杨镐就当刚才的事一点没有发生似的,连仗责黄来福的事都似乎忘了。众人又继续军议,不过杨镐还是坚持刚才的布局,他是经略,众将也是无可奈何。 而且在战务分派中,竟没有黄来福的份,连辅兵在内,共有四千的精锐山西军,可说是眼下大明军中最强悍的军队,似乎就给杨镐给忘记了。 在这过程中,黄来福一直不发一言,最后他出帐来,心想:“我倒要看看这老匹夫怎么死!” 想着他恨恨而去! …… 午后,按杨镐的命令,数万明军与朝军展开阵势,将岛山倭城围成了数十圈,层层叠叠,旌旗如云,看得城内的日军是心惊胆战。 城头观望的加藤清正也是神情凝重,此时城内不到二万人马,又缺衣少粮的,能否抵挡得住唐人大军?不过他没有退路了,在城内的日军们,也同样没有退路了! 第二日,也就是二十五日凌晨,明军全线出击,对岛山倭城发动了勇猛的进攻。明军炮火击发后,游击茅国器率浙兵首发,向岛山展开第一波攻击,一直到傍晚,接连破了日军外围三寨,日军退往岛山内城坚壁据守。 这日战斗虽没攻陷岛山倭城内城,但摧毁了倭城外围,也算收获丰厚。杨镐不由洋洋得意,心想自己运筹帷幄,岛山倭城指日可下,那黄来福懂得什么,还围城必阙? 二十六日,高策领军进攻,不过只是在内城下的山坡上留下一片的尸体,攻击失败。原因很简单,岛山内城依山而建,地势高陡,火炮轰击效果有限,明军的三眼铳及弓箭射程威力又不如日军的铁炮手,失败难免。 二十七日,明军攻城又是失败,明军每一次强攻,岛山内城上就是铳弹乱发,明军战死者的尸体在城下堆了数重。 二十八日,下起大雨,朝鲜的天气更是寒冷无比,这一日,明军的马匹牲畜一下子便被冻死了上千头。而在这一天,杨镐的心情更是阴冷,军中得到情报,日军的援军开始来了。 “难道真如那黄来福所说那样?” 杨镐暗暗心想。

上一篇   第231章 蔚山

下一篇   第233章 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