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溃散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35章 溃散

第235章 溃散 听了杨镐说出的撤兵打算后,在场众人都是大吃一惊。 麻贵急道:“经略大人万万不可,我军业己攻下岛山倭城,如此时下令撤军,前功尽弃不说,倭人重兵重击下,还易造成将士的恐慌溃败。倭人虽是势众,然我军也不是无可战之力。黄将军己占领了岛山倭城,我师己无后顾之忧,不如我们急招将士抵挡,与倭人决一死战!” 在场众将也是纷纷劝阻,都道此时撤军不可。 杨镐失魂落魄道:“麻老将军,眼下我军除分驻各处兵马外,实在蔚山、岛山等众不过三万余人,连日苦战又伤亡严重,将士疲惫无伦,倭人援军却是养精蓄锐,又多出我军数万之众,若再不当即立断,等倭贼大军云集,更是悔之晚矣。不若我师撤到庆州,再作打算!” 麻贵只是苦劝。 杨镐忽然勃然大怒:“麻老将军,你要违抗老夫的军令不成?” 麻贵还要说话,这时忽然听见太和江边一声炮响,继而是日军的喊杀声隐隐传来,人数似乎是千千万万,想必是太和江边的日军己经得知釜山的援军过来,发动了全线的进攻了。 杨镐更是吓得面如土色,差点站不直自己的身形,一股难以形容的恐惧涌上他的心头,他叫道:“倭人大军己经进攻了,再不走,就不及了!” 他对自己身旁的亲将道:“撤军,赶快下令撤军,令将士们收起营寨,往庆州撤退!” 立时他的亲随四出,喝令中军拨营起寨,那杆中军大旗更是降了下来。那些标兵营的军士们闻听突然要拨营撤退,都是惊慌起来。 麻贵浑身冰冷的站在当地,他大喝了一声:“经略大人,即是要撤军,也得通知各营将士,让他们有序拨营才是,怎得如此慌乱?” 杨镐无法,只得派出一些亲兵快马,奔赴各地各营去通知当地驻将撤军,众将匆匆忙忙地商议了几句撤退之事后,麻贵忙也是领着自己的一些亲兵们,狂奔向岛山城北的自军营地中,吩咐拨营起寨。 而此时在岛山倭城下各处各营将士们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听闻倭人大军攻来,先还没什么,倭人援军也不是攻了一次两次了,都被大军击退,现在岛山倭城攻下来了,就更没有什么事了。 不过随后见己营的将官们飞马而来,大声传令让将士们整理行装,准备撤退,立时各地都骚动起来,众人乱纷纷地捆绑行装,乱成了一团。 由于慌乱,很多粮草辎重都被各营抛弃,等众人纷纷出营时,己是不成阵型,更做不到有序撤退,汇合行进了。 而且这一恐慌,更是各样的流言在军中流传,言道倭人援军近十万,己经全线攻来,这更是让撤退中的明军肝胆俱寒,己经没人想到摆阵御敌。 忽然又有人传言,日军先锋己经攻到,离己方不到一里,杨镐更是恐慌之极,他叫了一声:“快逃!”突然一拨马匹,往庆州方向狂奔。他的几个亲信见状,也是纷纷紧跟而逃。 见主帅逃命,余者士卒更是轰的一声,一窝蜂地向庆州方向奔跑,不说立时各条道路上乱成了一锅粥,辎重火炮战车扔成一地,就是漫山遍野的,满是逃命的明军,甚至人马相互踩踏! 麻贵正领着自己的数千人马急急赶来,他的任务本来是断后的,没想到潮水般的乱军冲来,顿时将他的队形冲散,七零八落的不成样子,让麻贵目瞪口呆…… …… “什么?” 在岛山倭城天守阁上的黄来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看着那个杨镐派来的亲随呆呆出神,自己攻下了岛山倭城,这杨镐还是如历史中一般的下令逃命撤退? 阁中如死一般的安静,忽然黄来福发出了一声凄凉的嚎叫:“杨镐,你这头下贱的猪!……” “大胆,你敢如此……” 那杨镐亲随正要喝斥黄来福,却见黄来福火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瞪着自己,他一吓慌忙住嘴,却见一片寒光掠过,接着是血雨漫天,他那颗满是不敢相信的头颅飞上了天空! 血腥味蔓延在阁内,诸将都是挺立不动,黄来福收剑回鞘,突然厉喝道:“江参将!” 江大忠大声道:“末将在!” 黄来福道:“我给你五百火铳兵,一千刀盾兵,你有没有信心守住岛山?” 江大忠大声道:“誓与岛山城共存亡!” 黄来福道:“好,众将都随我来!” 他心头火热,有他黄来福在,决不会让历史中的蔚山惨败再次发生!他眼中闪过寒光,内心发誓道:“杨镐老匹夫,我必杀之!” …… 麻贵己是没有办法收拢军队,只好不由自主地随乱军溃散,身旁只有几十骑家丁伴随。他不由老泪纵横,自己从军几十年,生平第一次遭遇如此的奇耻大辱。 到了前面一个平川之地时,忽然前面火铳声大作,麻贵心中一惊,心想:“难道这里也有倭人?” 接着听到有人厉声喝道:“传黄将军之令,若再有敢言溃败后退者,就地正法,格杀勿论!” 接着听到一片的欢呼声:“山西军,是山西军!” 接着麻贵看到数千的山西军骑兵,正在右手旁严阵以待。一个铁甲将军正是黄来福,他骑在马上冷眼看着溃败摇众人,见到麻贵,他策马向这边奔来,麻贵松了口气,正要招呼,却听黄来福厉声道:“麻贵,杨镐何在?” 麻贵一怔,顾不上理会黄来福语气中对他的不客气,大声道:“经略大人己经先行往庆州而去了!” 黄来福冷哼了一声:“废物一个!抛师弃甲,置将士安危于不顾,老子看他怎么死!” 他毫不客气地在众人面前喝斥杨镐,听得众人都是一阵异样的感觉。接着他冷冷的目光看过来,对麻贵喝道:“麻老将军,杨镐不通军务,鼠辈一个,你军马劳顿数十年,难道不知道临敌溃散,会断送我数万大明子弟的性命吗?” 麻贵不由自主地避开了黄来福的目光,他自然可有大把的理由争辩,但造成眼前的情形,他作为全军最高武将,也是有大把的责任的。 他身旁的麻承诏欲于他分辩,麻贵罢了罢手道:“黄将军责备得是,全军如此,是我麻贵的责任,此战后,老夫自会向朝廷上书自劾!” 他叹了口气道:“不过眼下大军撤退要紧,黄将军,不若我们断后,掩护大军行进吧!” 黄来福长笑道:“撤退,为何要撤退,我军己攻下岛山,尽占先机,此时撤退,不是前功尽弃?就算敌人援军前来,区区倭奴,又何足道哉?麻老将军,追兵己到,可否再与来福并肩作战?” 麻贵看去,果见日军密密麻麻的旗帜己是若隐若现,人数怕是有数万之多,正是小早川秀秋领着岛津义弘、锅岛直茂、小西行长等大队人马杀到。 而在日军的前面,还有一些穿着白衣,狼狈逃跑的朝鲜兵,他们得到消息最晚,等明军大队跑后,他们才知道跑。 当下麻贵豪情涌起,他哈哈大笑道:“好,老夫曾与黄将军在石沟并肩作战,今日就算一起战死,也算是马革裹尸,死得其所!” 当下他传令收拢溃兵,准备作战,有山西军在挡在前面,消息传开,军心大定,很快,溃兵都停了下来,麻贵纷纷便聚集了上千的人马。 而这时,吴惟忠,高策,茅国器等人也收拢了两千多人的骑兵回来增援,军心更定。麻贵与黄来福更派出家丁,四出传令,撤往庆州令己取消,严令后方的兵马不得再撤退溃散,各营将士就地收拢兵马,布阵防御。 如此,路上逃散的明军们纷纷整队,军队慢慢整齐起来。不过经过清点,先前这一溃散,估计人马相互踩踏,己造成了死伤千人的代价。 再看前面,那些朝鲜兵还是亡命逃来,不过见路口前的平川上有数千严阵以待的明军士兵,很多人火铳口还对着他们,那些逃散的朝鲜兵见此情形,也是心下略定,他们知道眼下不得冲击明军大队,便从旁边奔逃过去,逃到阵地后,人人都是大声痛哭,庆辛死里逃生。 朝鲜都元帅权栗率着一些亲将也是逃了过来,见到麻贵,他放声大哭道:“麻老将军,这是怎么回事,为何突然撤退?我好多儿郎们都没有逃出来呢?” 权栗是联军中最惨的一部分,他此次领兵出来一万余人,除了一部分留在顺天方向,在岛山倭城周围有五千余人,眼下只有千人随在身旁,余者的人马,都不知道跑到哪去了,有很大一部分,还死在了日军的追击之下。 麻贵叹了口气,好言相劝了几句,黄来福厉声喝道:“权栗,快给我退下,勿要挡着我的大军阵地!” 权栗唯唯诺诺,忙领着亲将们躲藏到阵地后去了。 眼下追来的日军约有数万人上下,而此时布阵的明军约有五千人,其中黄来福的二千五百人是核心,余者都是一些惊魂未定之人。 为了最大的发挥效力,黄来福将军阵卡在了路口前的平川之地上。以一千五百下马的火铳兵站在最中间,此外还有几十门的虎蹲炮摆在前面,余者一千人的刀盾兵们都是策马护在火铳兵的两侧,堵得严严实实,保证日军不能从两侧攻击。 至于麻贵等人的兵马,只能列在军阵的后面了,只要山西军挺住,他们就可以回过神来,或许还可以随后追击,如果山西军没挺住,他们又是跟着崩溃的命运。

上一篇   第234章 城破

下一篇   第236章 线形战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