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征日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41章 征日

第241章 征日 虽说顺天城己是举手可得,不过一是黄来福不愿意自己的将士无谓的牺牲,二是在黄来福的打算中,他劝说小西行长投降,也是为了将来布局日本的考虑。 黄来福认为,将来日本国保持着统一而虚弱的状况,是附合他黄来福与大明利益的。不过这其中的布局,还是需要小西行长来参与。 而对于小西行长来说,不论是为了眼下的生存还是将来回日本时少主的安危,对黄来福投降,都是唯一的一条路,黄来福己经保证了他与部下们的安全,不论黄来福保证是真还是假,他都己经没有选择了。 万历二十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小西行长领顺天守军一万四千余人,出城向黄来福投降,如此,历时七年的万历朝鲜战争结束,余下的,就是经营日本之事了。 黄来福下令将所有的日军俘虏都关进了集中营,对他们的安排,以后再说。而此时,明朝大军全胜的消息早已传遍朝鲜各地,朝鲜举国若狂,几年的残酷战争,终于全部结束了,各地是载歌载舞。捷报传回大明京师时,万历皇帝也是大喜,下旨嘉奖,并发帑金二十万两犒师。 很快的,黄来福接到总督邢玠与朝鲜国王李昖的贺信,并让黄来福将大军驻扎在原地,领着一干东征将领及一部分亲兵赶回王京,接受万历皇帝的嘉奖圣旨。 十二月十五日,当黄来福来到王京,朝鲜国王李昖亲自来到城门口迎接,进入王京城时,城内的百姓也是倾城出动,出来欢迎黄来福等人。当晚,朝鲜王宫里举行盛大的晚宴,为朝战胜利庆功,席中,今日刚到的明使宣读万历皇帝圣旨,对东征诸将的功绩给于褒奖。 包含朝鲜国王李昖在内,全部都跪下听旨,山呼万岁,圣旨宣读后,便是晚宴开始。 坐在黄来福身旁的是朝鲜国王李昖庶次子李珲,当时人称光海君,便是李昖之后的朝鲜国王,此时他二十三岁,说起这李珲,也是个人物。 万历二十年第一次朝鲜战争爆发后,临海君李珒被俘,李昖仓皇出奔平壤,命令十七岁的李珲摄国事。李珲收集流散的军队和义兵,号召通国勤王,振奋了朝鲜的民心军心。万历二十一年,日军撤出汉城,退守釜山,并将虏获的临海君和顺和君两位王子送还,此时,朝鲜国王李昖已经属意光海君李珲了。 不过在万历二十三年,李昖册封李珲为世子,并上表大明请求批准时,答复是继统大义,长幼定分,不宜僭差,不许。以后朝鲜国王李昖几次请求,大明都是不许。这个事情在朝鲜也是闹得鸡飞狗跳,朝中的北人党因此分裂。 最后一直到万历三十六年,朝鲜国王李昖病逝,事实上的世子光海君李珲嗣位,并上表明朝,自称权署国事,请求册封。万历皇帝恶其专擅,不予理睬,不过因为当时女真势力己经对大明构成了威胁,所以拖延几个月之后,于是年十月册封李珲为朝鲜国王。 李珲即位后,朝鲜史料称其“昏乱日甚,幽废母后,屠兄杀弟”,也是一位猛人。 此时李珲陪笑地对黄来福道:“提督大人威灵远扬,小邦被兵七载,今日才有安宁,皇上之湛恩,大人之功德,小邦真是铭感五内!” 黄来福喝酒己有些酒意,他道:“光海君客气了,这都是皇上明见万里,运筹帷幄之功,本督哪有什么功劳?” 李珲又陪笑了几声,试探地问道:“听闻倭将小西行长领倭兵一万余请降后,现被关押在顺天倭城附近,不知大人将对他们如何处置?” 黄来福道:“这要禀告皇上,由皇上定夺了,不过本提督己经保证了倭将小西行长等人的安全,想必皇上也会对他们从轻发落!” 眼下朝鲜的战事己经结束,大明的官员们都认为可以搬师回朝了,毕竟几万大军驻扎在朝鲜国,每天的粮饷供给都是天文数字,就算朝鲜的局势没有稳定下来,大军不能全部撤走,也至少可以撤走一半以上的人马。就是总督邢玠,也在请旨询问,是否可以准备从朝鲜撤军的事了? 只有黄来福知道这事情还没有结束,不给日本人以强大的压力,甚至不攻入日本国,取得日本的赔款条约,将来那四百万两的东征债券怎么还?在密信中,万历皇帝也是同意黄来福的观点,对于将来的日本战事,他也是决定全权由黄来福负责。现在两人可说是一条绳上的蚂蟥,黄来福还不出几百万两的东征债券,他完蛋,万历皇帝同样是不好过的。 而小西行长与他那一万余的被俘日军,就是黄来福将来布局日本国一个重要的棋子。万历皇帝也同意这些俘虏由黄来福全权处理。 此时李珲听了黄来福的话后,神情有些悲愤,他道:“敢让提督大人得知,倭人入寇数年来,在小邦犯下的罪行可谓是磬竹难书,我全国军民无不是恨之入骨,还请提督大人向皇上言明,将倭城小西行长等人交于小邦,小邦上下,定然感念大人恩德!” 朝鲜战争七年来,朝鲜国可说是受创极深,用生灵涂炭来说是完全不过份的,只是粗步统计,几年来死于战乱的朝鲜人多达二百余万人,相当于全国总人口的二成。而且原本朝鲜国有耕作农田约三百万亩,现在却是剧减不到一百万亩,将来又不知道要饿死多少人。 这还不算,几年战争中,被俘到日本的朝鲜人多达十万人,他们多半被虐待而死,甚至很多人还被卖到葡萄牙,西班牙等西洋各国,死后不得归乡。此外在战争中,日军还奸辱了无数的朝鲜女人,并割下十几万朝鲜人的鼻子,作为战利品带回了日本,直到后世,日本京都方广寺中,还留下了这个鼻塚。 几年战争中,日朝两国可说是仇深如海,现下明军俘虏了一万多的日本士兵,他们自然希望将仇恨发泻这些人头上。而且小西行长等人请降后,黄来福给于他们朝鲜军人的待遇,虽然每天要干着沉重的活,但却每天能吃饱,特别是小西行长,隔几天还有肉与酒吃,这让很多朝鲜人都是不满。 对于黄来福来说,他对日本人与朝鲜人都没有好感,其实要不是为了还自己的东征债券,他并不介意将这些日军俘虏转交给朝鲜人,还省了一点自己的粮食。不过为了自己的日本布局,这种事自己可不能干,否则移交给朝鲜人一万余日军俘虏,到时他们还自己一万具日军的白骨,那就不得了。 听了李珲这样说,黄来福一皱眉道:“倭人毒害朝鲜,本提督不是不知道,也深表同情!不过本提督刚才也说了,我己经保证了倭将小西行长等人的安全,难道光海君要黄某做那言而无信之徒吗?” 其实刚才光海君向黄来福提起这事时,那些朝鲜君臣都是侧耳细听,此时听了黄来福这个话后,人人都是脸色尴尬,同时现出愤愤不平的神情。连总督邢玠的目光都是向这边转来。 “当然了!” 黄来福语气缓和道:“倭人不但毒害我大明属国,还累累骚扰我大明海疆,不能不给于惩罚!皇上己有旨意于我言明,此次大捷后,以战船千只,趁胜挥师攻入倭国,让倭人尝尝我天朝的厉害。光海君到时要报仇,大可以领军作战,进了日本土地,当时是要杀人还是屠城,那都是随便的事了!” 听了黄来福的话后,那些朝鲜人都是精神一振,说实在,朝鲜人是一个报复心极重的民族,以前是没有办法,眼下有大明军队在前,他们是乐得报仇了。如果能攻入日本本土,他们将会比日本人更残暴。 朝鲜国王李昖恨恨道:“倭人毒害我地,此仇不共戴天,只要天朝言明,小邦自当倾力随军而攻!” 立时殿内的朝鲜人是一片的大叫大囔,一片的报复声音。 只有总督邢玠皱了皱眉头,对黄来福道:“黄提督,我大明仍是堂堂正正之王师,就算攻入倭地,又岂会做那杀人屠城之事?” 黄来福道:“邢大人说得是,是黄某失言了!” …… 对于进攻日本国本土之事,朝鲜上下都是欢呼雀跃,积极地做着准备,不过大部分的大明官员都表示反对,认为朝事己定,可以回国了,劳师远征,蒙元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不过万历皇帝决心己定,他们反对也没用。 进攻日本国的时间定在万历二十七年的正月初五日,这些时间内,整个朝鲜沿海都是一片的繁忙,准备物质,打造战船等,那一万余的日军俘虏便成了苦力,整日整夜的不停忙活着。 眼下日军早己被明军打破了胆,两次入寇朝鲜都是大败,回国人数不到一半,战国时锻炼出来的精兵损失严重,国内更是一片凋萎,加上丰臣秀吉死去,丰臣家的统治己经有严重危机。 再闻听唐人要攻入自己国土,众人更是胆战心寒,他们派出使者希望能和谈,眼下征日之事由黄来福全权负责,他只是派出几个手下与他们闲扯,不过征日的准备工作还是有条不紊地进行。 对黄来福来说,将来的谈判是要的,不过现在不是时候,等自己占了对马岛与石见银山,再大兵压境下,加上各种的威逼利诱,签订城下之盟才容易。只有这个时候,日本人才会乖乖地答应自己的要求,赔偿几千万两银子。 这方面,后世的西方殖民者己经有许多先进经验,自己到时照学就可以了。

上一篇   第240章 大捷

下一篇   第242章 殴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