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殴打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42章 殴打

第242章 殴打 万历二十七年正月初二日,公元1599年1月25日。 又是朝鲜风雪裂肤的苦寒之时,那隆冬的寒威还没过去,到处是那泥淖遍地,行走不易。不过此时在朝鲜国的釜山港,却是密密麻麻的人流,一片热火朝天的繁忙景象。衣着皮甲与铁甲的大明官兵,身着白衣的朝鲜人,还有矮小的日本俘虏,各人是来来往往,忙个不停。 釜山港是征日时最优良的出发之地,经过无数人日夜的忙活,眼下釜山港己是停了密密麻麻几千只兵船,大明与朝鲜的几百只战舰停在古今岛,不过那些运兵船,却是停在釜山港内。 征日是个巨大的工程,要运送几万人到日本国土上去,需要的兵船最少要千只,为了收集这些兵船,不说朝鲜,就是大明的山东,辽东等地的民船,都是收集一空。而相关的物质运送,没有一两千只,也是不能过来的。 在这个时候,大明展现出了他庞大的国力,仅仅从十月起这几个月中,因为朝鲜的东征将士急需要粮饷,便从山东、天津、辽东各地紧急运送了24万石粮到朝鲜,其中大部分都是由山东、天津由水运而来。后续还有源源不断的粮草从海运而来。 这些粮草,完全满足了黄来福的征日需求,而为了搬卸运送这些粮草,黄来福责令朝鲜国王李昖发动朝鲜南部的百姓,最后动用了好几万的民夫,黄来福自己手下将士们是用来打仗的,可不是用来做搬运工的。不过由于黄来福对这些朝鲜民夫提供吃饱肚子,每人每天还有五文钱的待遇,当地那些百姓,是争先恐后地前来,能进入釜山港内做事,是许多人最大的期盼。 几年战乱,朝鲜各地是饿殍遍野,能吃饱,己经是许多人最大的满足了,更不要说每天每人还有五文钱,大明的钱币,在朝鲜可是个硬通货,每天五文钱,对那些朝鲜人来说己经不错了。而黄来福这个安排,使当地朝鲜人迅速传播着他仁义的名声。 昨天与前天,是大明与朝鲜的大年三十及大年初一,黄来福下令全体放假两天,包含大明军与朝鲜军,包含朝鲜民夫,日本俘虏等,都可以安安心心地过个年。 后勤营地派发下来了大批的粮米,还有酒肉等。大明将士每个人都可以尽情地吃喝,鞭炮炸响,充满了喜庆的味道。 相对于几年前宁夏之战平乱将士的缺衣少食,缺乏军械弓箭来说,朝鲜之战中,可说是兵精粮足,因为这是出国出战,关系到宗主国的面子,不论是万历皇帝,还是大明百官,还是黄来福来说,都要面子! 在属国面前,决对不能丢了面子,这是各方的各识! 更不要说此次黄来福大卖东征债券,筹备到了四百万两的银子,足以应对东征时一切开支。 因此从第一次朝鲜战争来,到现下的第二次朝鲜战争,出征的几万大明将士的粮草军械就从来没有短缺过!不但如此,由于是出征在外,所以除了平时的军饷外,还有行粮,开拨饷银,朝中的奖励等,种种加起来,每个普通的大明将士每月都至少有二、三两银子的军饷入内。 每天可以吃饱喝足,还有这么多银子,在朝鲜国,就算普通的大明士兵,也都是大款,大爷。不计其数的朝鲜女人们,仅仅为了几文钱,或是一块杂饼干粮,就不惜以身侍候,很多大明士兵每人都有固定的几个炮友。对于这个情形,黄来福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嘱咐军中的医士们,要随时注意情况,以免将士们搞上性病。 大年三十与大年初一,大明将士们尽情吃喝欢乐,放松心情。按理说那些朝鲜国的官兵们自己开支粮饷是自己国内出,不过念到很快他们也要随明军出征日本,所以过年的这些天中,黄来福也派人送去了一些粮米酒肉。还有那几万朝鲜民夫按百人队编成几百队,过年这两天中,每百人队中也分到了一些的酒食,让他们个个感激涕零。一片欢呼感谢的死米打。 还有一万四千余的日本第二军团俘虏们,过年这两天中,他们也分到了美酒与肉食,让很多日本人更是轻歌曼舞起来。 从十二月起,他们就被移到釜山港做苦力,每天从天微亮一直干活到天黑下来,每天不停。不可否认,日本人非常的耐劳吃苦,每天干着沉重的活都是一声不吭,不过由于一天三餐都能吃饱,而且到了冬天黄来福还给他们发去了冬衣,这些日本俘虏反而觉得眼下的日子是在享福。 以前他们驻防朝鲜时,每天都是衣食不周,每餐最多一个饭团罢了,饱一顿饥一顿的苦日子,哪有现在吃得好?由于黄来福的命令,大明的看守士兵倒没有虐待他们,不过就是经常他们排队出去干活时,有许多的朝鲜官兵及朝鲜百姓冲上来打骂,几年的战争,日本人与朝鲜人仇深似海,每个日本俘虏一出去就被痛打一顿是正常的。 仇恨之外,还有许多朝鲜官兵及民夫在打骂之余,还有一种战胜国的优越感,虽说这场战争大明是主力,不过并不妨碍很多朝鲜人自认为也是战胜国之一,这种优越感在日本俘虏面前更是强烈。 对于日本俘虏被痛打之事,黄来福自然没有什么兴趣去管。他只是命令下去,那些朝鲜人报复殴打之时,不能将这些日本人打死,或是打得重伤,因为这些日本俘虏,他将来是有大用的。 不过虽然这些日本俘虏每天被殴打,不过他们倒是没什么怨言,日本人的坚忍,还有他们对强者的畏服,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从以前的征服者,到现在的出气筒,对这种身份的转变,他们变换得非常自然。 …… 大年三十与正月初一过了后,到了正月初二日这天,釜山港内又恢复了繁忙。 从朝鲜与大明征集的运兵船及各样的物质船己经汇集在几个港口内,特别是釜山港,密密麻麻的大小船只更是停满了海边。而在港口外的外海上,大明与朝鲜的几百只战船们,则是日夜不停地在对马海峡中巡航着,不时远远隔着发布着各样的旗号,分说着海上的情形。 经过一万余日本俘虏的辛苦劳作,眼下的釜山港码头己被修整得又宽又深,很多大船都可以直接停靠在码头边上。一队队身着白衣的朝鲜民夫与日本俘虏,将各式各样的货物搬运到船上,喊号子的声音不绝。 从港口码头而起,一直到离港口几十里内,到处都是堆放物质的榻房货栈,而且环绕着釜山城周边几十里,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军营,大明及朝鲜的十万大军,所扎下的营盘是无边无际的,旌旗黑压压如乌云一般,每个营盘周边都是高墙深壕,戒备森严。 而十万大军每天的需求量都是个天文数字,无数的粮车排成十几里的长队,将从大明或是朝鲜各地的供给送入军营内。庞大,繁忙与森严,才是一只东征军队的气象。 黄来福作为东征提督,自然是住在釜山城内,还有他那几千的山西镇军,同样是住在城内。眼下对日事务,由黄来福全权负责,就是原先的总督邢玠,现在也是住在王京了,成为了大军的后勤官。 东征日本之事,事务繁多,很多都需要黄来福亲自拍板决定,因此这些天中,黄来福就是领着自己亲兵军将们们,每天到釜山港口转一转。 到了港口时,看着海中密密麻麻的兵船,眼前繁忙又井然有序的人流,黄来福还是满意的,按照这样的进度,在初五日那天出征日本,还是可以依期而行的。 …… “倭贼,我打死你!” 正在这时,黄来福看到前面码头上一片骚乱,很多身着白衣的朝鲜民夫,正对着几个抗运粮米上船的日本俘虏拳打脚踢,旁边是一群兴奋的朝鲜人看着,不时大声叫好加油,而旁边的一队大明与朝鲜官兵则是懒洋洋地看着,这种情形每天都可以看到,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朝鲜人殴打日本人,是再正常不过了,只要不打死打成重伤,违反提督大人的要求,他们就不会管。 而现在朝鲜人殴打日本人的原因也越来越广泛,除了原先战争的仇恨外,眼下的日本俘虏抢了一些朝鲜民夫的生意,也是一个原因。上国的提督大人开恩,让很多朝鲜人前来干活,除了每天吃饱,还有钱拿,这让许多活不下去的朝鲜人趋之若鹜。 不过由于每天还有很多日本俘虏也在这里干活,这些人除了每天吃一些,也不用花钱,自然是让黄来福节省了一些钱,所以能让日本俘虏干活的地方,他尽量是用日本俘虏。这自然是抢占了许多朝鲜民夫的名额,而且如果没有这些日本俘虏,上国大军至少还需要一万多人的朝鲜民夫,可以让许多活不下去的乡人家人前来干活。 眼下却没了。这些朝鲜民夫不敢怪上国提督大人,自然是将怒火发泄到这些日本俘虏头上。每天就是将这些日本人作沙包,兴趣上来就冲过来拳打脚踢一阵,不过对这些事,不说周边的明军与朝鲜人习惯了,就是这些日本俘虏本身也习惯了,除了被打的一些人外,余者没被打的人还是若无其事的继续干活,情绪稳定!

上一篇   第241章 征日

下一篇   第243章 对马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