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威赫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45章 威赫

第245章 威赫 明朝大军攻伐日本顺利,消息传回大明,自然是举国上下欢呼雀跃,此时《五寨堡新闻报》己经在京师设立分馆,随军记者每每以最快的速度将战场消息传回京师,每一期都是洛阳纸贵。 不过关于明日之间和谈,放在以前,这本来是大明礼部的职责,不过现在万历皇帝却是全权托负给了黄来福,这让一干礼部官员对黄来福极为不满。 不过争取到明日和谈的权利,这也是黄来福坚持的结果,如果自己不出马,那些礼部的官员们,不要说能否争取到日本国三千万两白银的赔款,就是能争来三百两银子的赔款,己经算很不错的。当然,如果是这样,等着自己就是完蛋的结果。 此时日本国乞和的使团以石田三成为主,这是丰臣家的五奉行之一,对主人丰臣秀吉格外忠心,誓死辅佐他儿子丰臣秀赖。在明朝大军云集朝鲜釜山时,丰臣家就知道不妙,派出了石田三成前往大明京师,不过石田三成却被告知和谈以黄来福为全权,他们扑了个空后,又急匆匆地来到了对马岛。 万历二十七年二月初一日这天,石田三成一行人终于到了对马岛之上。 一上岛,黄来福就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 首先,在近岛时,就是大明几百艘密密麻麻的战舰在列队等候,多是那些身高马大的大福船,就是朝鲜水军板屋级的战舰也不少,这任何一艘战船,都是日本国所没有的。他们连龙骨与火炮都没有的矮小战船,不要说与大明战舰相比,就是与朝鲜战船相比,都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船坚炮利,让石田三成等人看得暗暗心惊。这些战舰,足以封锁日本国整个海域,并从任意一个地方登陆。 一靠岸后,从对马岛的大浦港到严原城的两边路上,隔一段距离,旌旗招展,就是森严以待的大明军士,这都是东征军各部中选出来样子最威武的亲卫家丁们,每人都是身披铁甲,手中或是拿着三眼铳,或是拿着鸟铳,或是拿着长枪刀盾,只是目光严厉!很多列阵前,还摆放着一门门的火炮战车。 他们的军容与械甲,让石田三成等人是越走越心惊。如此军威军备,是自己日本国所万万抵挡不了的。他们日本国,除了一些大名手下的武士外,余者多为拿着竹枪的普通足轻罢了,就是他们引以为傲的铁炮部队也不多。 这样的军队,除了在守城战中可以一战外,在野战中,向来不是明军的对手,这在朝战中早己证明。 越近严原城,所列两旁的明军就越是精锐,气势越足,最后到达严原城门前时,是黄来福的三千山西军在严阵以待!他们列在路的两旁,个个高大魁梧,每人都是披着厚实的铁甲,骑着高头战马----相比矮小的日本马而言,各人手上拿着闪着亮光的燧发火器,恶狠狠地看着石田三成一行人! 那种百战后的气势,更是让石田三成等人心惊肉跳,他们几乎是脚跟发软地从这个钢铁丛林的间隙下经过。 石田三成的眼睛更是狠狠地瞪着一个来福营军士手中的燧发火铳,心想:“这难道就是唐人在蔚山城下一举击败岛津部的铁炮军?看上去果然是犀利非常!” 不但是他,就是他身后的使团成员们,也是对山西军手中的燧发火铳看了又看,各人眼光又是羡慕,又是惊畏,黄来福在明军的蔚山败逃中,一次性火器射击就大败追击的日军岛津部,早己是威名传扬整个日本国。 在城门口,一个目光沉稳的明军大将早己等候在那,顶盔披甲,身系披风大氅,他就是黄来福的心腹亲将阿智,见石田三成等人来到,他冷然道:“你就是日使石田三成?” 石田三成忙用汉语回道:“是是,小人就是,有劳将军相迎了!” 阿智目光扫了他们一眼,道:“提督大人令我在此相候!你随我来吧!” 很快,石田三成等人便进入严原城内,被带到了城内的提督府前,这里原是岛主宗义智的官邸,眼下成了黄来福的提督府驻所了。 在大门的两旁,黄来福一排排魁伟的亲兵家丁早己披甲相列在前,他们每人手持燧发火铳,目光瞧来时,尽是无穷的杀意,在这里时,石田三成的一干随从被阿智挡在外面,只许可石田三成一人进去。 石田三成的几个随从武士刚想抗议,阿智冷哼了一声,立时一片哗哗声响,门前的亲卫们,一齐将火铳举起,乌黑的火铳口对准他们,虽说铳后没有火绳燃起,但石田三成等人都知道,这火铳内,早己子药齐备,只要他们一有异动,这种没有火绳的火铳,就会在片刻间,早他们打成马蜂窝! 石田三成鸡皮疙瘩竖起,身上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忙道:“误会,这都是误会!请上国大人息怒!” 他用日语吩咐几声,他的一干随从们,只得无奈地等候在外,只有石田三成一人随阿智进去! 很快,石田三成随阿智进入堂内,在堂前的台阶前,站着一排高大的旗牌官,左边一个旗牌上写着:“总理山西镇兵务官!” 右边一个旗牌上写着:“提督备倭朝鲜总兵务官!” 此外还有几个旗牌,上写着:“进都督府同知!”“世袭五寨卫指挥使!”“御赐金令箭”“御赐尚方宝剑”等字样。最后堂前是一杆巨大的大纛,猩红的帅旗猎猎声响,高高飘扬,充满了上国的气度! 这种声势,让石田三成看得心惊肉跳,他随阿智进入堂内,只见堂的两边,坐满了顶盔披甲的大明将官,个个或是凶恶或是沉稳,只是拿眼狠狠地看着他。特别是朝鲜都元帅权栗,更是以要吃人的目光看着他。 在堂的最上首正中位置,坐着一个头戴铁盔,身披铁甲,身系着大红披风的将官,虽是年轻,看起来还不到三十,但眼神沉稳,有一种一切尽在掌握中的从容,见石田三成进来,他瞟了他一眼,目光锐利非常。 石田三成心想,难道这就是唐国的提督黄来福?果然是非常年轻。 黄来福万历十七年来到大明,眼下是万历二十七年,一眨眼十年过去了,黄来福今年也二十七岁了,不过在大明一干武将中,他自然是非常年轻,特别是不到而立之年身居提督高位,节制几个总兵,更是明末第一人。 阿智大步而进,到黄来前面几步,他一撩身后的猩红斗篷,单膝跪地,立时一身的甲叶铮然作响,他抱拳大声道:“禀提督大人,日使石田三成带到!” 黄来福点了点头,阿智起身,站到了黄来福的右手旁去,在他的左手旁,是站着横眉竖目,接剑而立的顾大刀。 石田三成赶紧向上首的黄来福躬身行了个大礼,恭敬地道:“小使石田三成,见过上国提督黄大人!” 黄来福微微抬目瞟了他一眼,道:“是你们的淀方夫人派你来的吧?她和你说些什么?” 石田三成大吃一惊,心想:“这唐人提督怎么知道是夫人派我来的?” 他神情震惊,只觉得这年轻的唐人提督深不可测,看他的样子,黄来福似乎明白他在想些什么,他微微一笑,道:“石田奉行大人不用奇怪,你日本国中,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 他眼睛瞟向石田三成,道:“眼下你们日本外有我大明军队逼境,内有诸大名元老不服,你们淀方夫人带着几岁的幼主,怕是日子不好过吧?” 石田三成更是大惊,这年轻的唐人提督,对他们日本国之事,竟是懂得如此之多。 不错,眼下在日本铺助丰臣幼主的“五长老”,“五奉行”中,因丰臣秀吉己死,除了他与毛利辉元外,余者长老与奉行,不是对淀方夫人与少主丰臣秀赖阳奉阴违,就是暗生反意。对这个事情,丰臣家自然己经是察觉,只是他们己经是有心无力,加上大明军队逼境,丰臣家统治危机更在眼前,淀方夫人更是着急非常。 主忧臣辱,主辱臣死,作为对丰臣家最忠心的石田三成此次前来,除了与黄来福议和退兵之事外,还领有淀方夫人暗令他寻求与大明合作求助的密务。 而对于石田三成这个人,依黄来福从笔记本电脑中收载下来的史料中得知道,除了他对丰臣家的忠心外,此人的内政与外交才能也是公认的,是以前丰臣秀吉“太阁检地”真正的推进者与核心人物。以前他最得到丰臣秀吉的信任,实际上现在是五奉行的首席,是淀方夫人的心腹。 不过这个人下场并不好,丰臣秀吉死后,德川家康就密谋反乱,万历二十八年(公元1600年),德川家康与诸大名私下结党进行反叛,石田三成以毛利辉元为盟主,联合关西诸侯,起兵讨伐德川家康,在关原之战中,石田三成以自己不到20万石的领地,成功地动员到与德川家康势均力敌的兵力,不能不令人赞赏。 不过最后关原之战石田三成失败,被俘后,石田三成与小西行长一起被押到六条河原刑场斩首。 不管怎么样,对黄来福来说,石田三成这个人,非常忠于丰臣家,是个理想的压威与合作对象。

上一篇   第244章 度种

下一篇   第246章 谈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