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赔款、搬师回国、封赏!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47章 赔款、搬师回国、封赏!

第247章 赔款、搬师回国、封赏! 小西行长进来后,石田三成亲自在堂前相迎,二人相互见礼,寒暄后,二人坐定。 石田三成问起小西行长的近况,小西行长苦笑,言道自己还好,领军投降后,唐人提督倒没有亏待自己,时不时会招见宴请自己,自己部下也没有受到虐待,如果以后唐人将自己部下放归后,只要修整一段时间,自己第二军团一万四千人还是有相当战力的。 听得石田三成松了口气。 不过小西行长又苦笑道:“不过眼下自己成了阶下囚,行动时时受到限制,此次前来,也是经过唐人提督黄来福的许可,就在驿馆四周,都有人监视。将来要让唐人提督黄来福放归自己,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应该是两国签订和约之后的事情吧!” 石田三成叹了口气,道:“本奉行前来,确是为了与唐人提督黄来福议和之事,只是看他的样子,这和谈要谈成,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小西行长问道:“石田奉行大人,那唐人提出什么条件?” 石田三成将黄来福的约条给他看,道:“小西殿,你自己看看吧!” 小西行长接过细看,最后大吃一惊:“这唐国竟要我们赔款一万万一千万两白银?” 石田三成沉重地叹了口气,道:“我们日本国上哪去拿这么多银子?虽说赔款可分三十年偿付,可这么大的一笔数额,也不是那么轻松的事!” 他摇头道:“说也奇怪,这唐国以前不是最讲究以德服人,最讲究虚名吗?什么时候也这么爱好财货了?记得庆长之役前的和谈,当时太阁大人在时,唐人也只是要求我日本退出朝鲜,从此不能再侵犯罢了,也没提到割地赔款之事啊!” 小西行长沉吟道:“我分析,当时主导和谈的是唐国礼部兵部那些文人官员,大人知道的,这些中原的文人们,向来清高,以谈利为耻,不过此次全权负责的是唐人提督黄来福,此人深受唐国皇帝宠爱,又虽是武官,然骨子里与商贾无疑,他提出这个条件便不为怪了。” 他道:“奉行大人有听过这黄来福在唐国京师发行东征债券之事罢?听闻他发行债券高达千万两之多,此次庆长之役,唐军打的可说都是他的钱,这也是为什么此次和谈,唐皇会让他全权负责的缘故,而为了收回这庞大的本钱利钱,他自然是要狮子大开口了。” 石田三成眼中闪过异色道:“如何没有听说?” 他放低声音:“当时那黄来福发行东征债券之时,不论是京都还是大坂城的达官显宦,都有托人前往唐国京师购买债券,几大老中,都有购买,听闻连天皇陛下都有购买!” 小西行长低笑道:“怕是奉行大人你,也有购买吧?” 石田三成脸上一红,道:“大家都买,自然会跟风买一些,这都是心照不宣的事!” 他脸色一正,道:“依小西殿之见,这黄来福提出的条约,你该如何看?” 小西行长认真地思索了一会儿,道:“奉行大人,唐人有句话叫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依条约的前几条看,这黄来福还是有和谈的诚意的,这赔款的数额方面,应该可以商谈!” 石田三成苦恼地道:“如果是前面不再侵犯朝鲜,不得建大水师,通商贸易等约条,我立时就可以答应,不过后几条非常棘手,那唐人提督死咬不放,根本就不松口啊!” 小西行长沉吟道:“依职下与那黄来福平日的闲聊,他对我日本国之事非常了解,就连几大老对少主及夫人不服,他都非常明白,依他的意思,他是非常希望我日本保持安定,两国之间好好通商贸易的,毕竟他骨子里也是个商人!” 石田三成眼睛一亮,喜道:“难道这唐人提督愿意支持我们的丰臣少主?若是如此,我丰臣家倒也得到一个强援,这是夫人非常愿意听到的。” 小西行长道:“听那黄来福的话,他确有这个意思!”他又担忧地问道:“奉行大人,职下多日没回国,眼下国内形式如何?” 石田三成叹道:“眼下几个大老对我们少主与夫人是越来越无礼,特别是德川家康公然违反太阁大人临终各大名不得相互联姻的遗愿,我看他野心是越来越显露了。不但是他,就是余者大名,同样蠢蠢欲动,夫人整日哭泣,却是无可奈何,我等看了心中除了愤怒,便没有其它的了。” 五大老中,除了毛利辉元、上杉景胜倾向效忠丰臣家外,余者大名,在丰臣秀吉死后,都是纷纷起来了野心,就是五奉行中,除了石田三成外,余者各人的忠心,也不看好,丰臣秀吉仅仅死去不到一年,丰臣家在日本的统治,己是风雨飘摇。 说着说着,石田三成更是叹道:“就是一干武将,现在也无视太阁大人的恩德,纷纷行为无状起来,让人愤概!只有小西殿你,才是对太阁大人最忠诚的,夫人每每念起,都希望小西殿能在身旁护卫。” 其实石田三成这句话中倒是含了些私货,在丰臣秀吉死后,部下便出现不和,福岛正则、加藤清正、加藤嘉明等七名武将要杀石田三成。 不过当时原因却早在侵朝战争时,石田三成与加藤清正,小早川秀秋等人闹出了矛盾。因为当时负责统计众人战功的是石田三成,由于加藤清正当时在朝鲜战场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这激起了石田三成的反感,他一心想在占领朝鲜后,能够取代腐朽无能的李朝,实行心目中的善政。而加藤清正的行为无疑与石田三成理想的目标大相径庭。 所以当时石田三将小西行长的军功据实以报,却减低加藤清正等人的战功。至于小早川秀秋,身为总大将却披甲上阵追杀已经溃逃的朝兵,行为不当也被石田三成参了一本,丰臣秀吉将其召回国训斥,并且减少了他的领地,如此一来,石田三成与武断派之间的矛盾不可避免。 在丰臣秀吉死后,一干丰臣家的武将便借着旧怨,不断地对石田三成横鼻子竖挑眼的起来,甚至威胁要杀他,这让他愤怒。只有小西行长,他是看得最顺眼的,他与丰臣秀吉遗孀淀方夫人都认为小西行长是最忠于丰臣家。而且由于朝战,眼下国内各大名的精兵都是折损过半,如果小西行长领着一万四千余的第二军团回国,将会大大威赫余者不安份的大名们。 听了石田三成的话后,小西行长眼中涌出热泪,道:“行长自受太阁大人恩宠,又蒙夫人厚爱,敢不以此残身,为丰臣少主鞠躬尽瘁?” 他对石田三成道:“奉行大人,眼下我丰臣家存亡绝续,己是容不得我等犹豫,我看这条约要尽快签,如此,才能得到唐人的支持!我看大人要尽快起程回国,向夫人禀报此事,职下也会尽力向唐人提督游说,尽量减少赔款的数额。” 石田三成也是道:“只要能要回石见银山,并将赔款数额减少到两千万或是三千万两白银,此条约都无不可,有了唐人的支持,小西殿的鼎力效忠,忍辱负重数十年后,我丰臣家与日本国的兴盛,也就在眼前。” 当下二人又密谈了好一会,其实这个条约能成,不论是对小西行长,还是石田三成来说,都将大大得到好处。 早在两次朝战中,小西行长这个商人世家,便利用周转物质的机会,从中大大地捞了一笔。而且石田三成与大坂的商人向来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与大明一样,随着工商业的发展,日本的商人也是越来越有势力,特别是大坂的商人,向有“大坂富商怒天下诸候惊”的说法。特别是丰臣秀吉后期,由于颁布乐市乐座政策,废止专卖权,免税权,行会垄断权等等,眼下日本的商业非常兴盛,多样化的商品和商店使得市场空前繁荣。 如果进行通商贸易,首先得利的便是小西行长与石田三成这样与商人关系密切的人。 …… 石田三成带着约条离开对马岛,日夜前往大坂城,果然淀方夫人见了他带来的赔款条约后,吓了一大跳,如此高额的赔款,她是万万不敢答应的。 不过随后她听到石田三成说的唐人愿意支持她的消息后,心中又燃起了希望,如果说当时丰臣秀吉不稀罕大明封他为日本国王的话,此一时彼一时,如果现在大明愿意封她的儿子丰臣秀赖为日本国王,她是求之不得,她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需要外界的支援。 她日夜与石田三成等心腹商议,如何才能让黄来福减少赔款的数额,这时好消息传来,在小西行长的游说下,黄来福愿意将赔款大明的数额减少到七千万两,赔款朝鲜的数额减少到四百万两。 这让淀方夫人,石田三成等人心中更是燃起希望,此后又是一系列此来彼往的商谈。 …… 二月二十五日,黄来福领着一队家丁护卫进入大坂伏见城,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日方的淀方夫人言明,赔款的数目都好商议,不过她迫切需要大明的支持,以稳定丰臣家越来越乱的人心,所以她需要黄来福给她一个准确的态度。 不入虎穴,怎得虎子?为了拿到赔款,自己冒点险是值得的,况且现在明朝大军云集在外,自己其实非常安全,因此黄来福决定,应淀方夫人的邀请,去大坂城走一走,给丰臣家一个定心丸。 黄来福的到来使整个大坂城轰动,所有的居民都在官吏的组织下夹道欢迎,黄来福不但在大明是个传奇人物,就是在日本,也是个闻名人物,很多居民都挤在街两旁围观,只忙坏了那些维持次序的大坂军士们。 伏见城经由丰臣秀吉经营多年,城池虽然只相当于大明普通州府的规模,看上去也是一片矮人国般,不过倒是非常热闹,毕竟大坂这个地方商贾云集。 对黄来福的到来,石田三成作为迎接的代表,是盛宴款待黄来福,竭尽全力的巴结讨好,在宴中,还有众多的大名相陪,黄来福在宴中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全力支持丰臣家在日本的统治,他还将奏明皇上,策封丰臣秀赖为日本国王。为了表示诚意,他很快还会释放小西行长及他部下的一万四千人马,这让石田三成等人大喜,德川家康等大名大惊。 第二日,黄来福又见到了眼下丰臣家的主事人淀方夫人,还有他的儿子丰臣秀赖,见到淀方夫人,黄来福明白了丰臣秀吉为什么会这样迷她,果然是一个非常娇媚的女人,而且看起来她身高近一米七,身材非常性感。 怪不得身高才一米四五的丰臣秀吉,最后会与她生出身高一米九的丰臣秀赖来,这丰臣秀赖也成为古时日本国身高第一人,历史上德川家康就是因为看丰臣秀赖外表雄伟,所以坚定了除去丰臣秀赖的念头,最后让丰臣家绝了种。 当日黄来福与淀方夫人叙话时,淀方夫人就对他眉来眼去的,黄来福知道她是想用美人计,不过黄来福也就将计就计,条约的事,应该早点定下来了。 当晚时,淀方夫人摸上了黄来福的床,两人好一番大战,最后淀方夫人光着身子,娇滴滴地对黄来福撒娇,说赔款的数额能不能少一些,数额太多的话,她们日本国真的千万拿不出来的。 黄来福装作色迷迷的样子,似乎晕头晕脑地答应了,两人进行一番讨价还价,最后赔款大明的军费数额定在了三千万两银子,不能再少了。首批付款一千万两白银,随后二千万白银分二十年清付,加上一些利息。而且日本国还要再花两百万两白银赎回石见银山,再付一百万两白银给朝鲜国。 得到这样的结果,淀方夫人大喜,连忙答应了,赔款从一万万两白银最后降到三千万两白银,丰臣家的人己经心满意足了。 以后这也成了丰臣家与淀方夫人的政绩之一,言道他们夫人只与唐人提督睡一觉,便节省了几千万两白银,堪称日本国的巾帼英雄,是大功臣。 …… 万历二十七年三月初十日,日本国与大明签订《万历明日亲善友好条约》,条约规定日本国禁造大战舰,并向大明开放通商口岸,割让对马岛,并赔偿大明军费三千万两白银,以白银两百万两赎回石见银山等。 十一日,日本国又与朝鲜国签订了《朝日和约》,承诺日本国不再侵犯朝鲜国,并赔偿朝鲜国损失一百万两白银等。 而这个条约,日本国自己又称为《庆长和睦约条》,三月初十日之天,最后还被日本人定为“和平日”加以纪念,为此日本人还在名护屋天守阁的废墟上建了一座天守神社以作为纪念。 这个条约签订后,许多日本人松了口气,唐人终于要走了,自己国家也避免了亡国灭种的命运,特别是那些禽兽一般的高丽人,仗着唐人的势头,到处杀人屠城,抢劫奸淫,将日本人在朝鲜所做的事,全部又在日本境内照做了一遍,所过之处都是清洁溜溜的,如蝗虫一般,眼下他们终于可以走了,大家也就安心了。 当然了,这个割地赔款的条约传出后,日本许多地方都是哗然,特别是有许多大名们,指责丰臣家丧权辱国,各地都是暗潮汹涌,不过随着小西行长领着一万四千余原日本第二军团降军进入日本后。加上黄来福公然声明,在对马岛与名护屋的大明军队,将坚定地站在丰臣家一边,维持日本次序,镇压一切敢于叛乱的乱党,这般暗流,才慢慢消停下来。 而这个时候,丰臣家也发现自己越来越依赖大明的支持了,不得不对黄来福言听计从…… …… 很快,日本国首批一千万两的白银赔款便运到黄来福军营中,就算日本国这时候是个白银非常富足的国家,千年来,国库中也积累了好大一批财富,不过绕是如此,这笔赔款一运走,还是让日本举国上下库藏一空。 对于《朝日和约》,朝鲜国上下自然是欢呼雀跃,虽说他们只得到一百万两白银的赔偿,不过对于朝鲜国来说,这己经是一笔非常大的财富了。 还有黄来福与日本国签订通商条约,并向日本国要来三千万两白银赔款的消息,很快也在大明京师传得沸沸扬扬,百官们都是张口结舌,三千万两白银啊,这是多少?征朝七年来,大明费银近七百万两,眼下不但一口气添补了亏空不说,还大大地赚了一笔,这黄来福也太厉害了吧? 很多人心里都起了异样的感觉,原来打仗不但可以不费钱,还可以赚钱的。许多礼部的官员们,原先因黄来福全权主导和谈,都是叫骂黄来福的,眼下都是集体闭嘴了,如果是他们出马,可以向日本国要来多少赔款,能不能有三百两? 不过随后的,对这笔钱将来怎么用,大明各部门又是吵破了嘴,眼下大明的财政紧张,这笔钱对各部门来说,可是急时雨啊。 对于这个消息,万历帝自然是笑得合不拢嘴,这黄来福真不愧是他的福将,为他搞来了这么多钱。他决定等黄来福回来后,好好地奖励他一番。 至于民间,由于《五寨堡新闻报》的宣扬,这个消息自然是传得沸沸扬扬,成了京师茶楼酒肆的热门话题,甚至还快速地向外地传扬去。许多人都是龇牙咧嘴,三千万两白银啊,这是多少钱啊?怕是一座银山吧。各人热闹的话题中都夹着自豪感,这倭人敢动天朝的属国,赔死他小倭人的。 对于那些购买了东征债券的百姓商人们来说,这是个非常好的消息,这两年来,黄来福己经每年都让渠源锐发放了一次利钱,眼下黄来福大人得到倭人的赔款了,这还本利钱就更没有问题,众人兴高采烈之余,都庆幸当时自己下手快啊。 至于京师以前那些没有购买东征债券的人来说,他们懊恼之余,心下也决定了,下次黄来福大人再发行什么债券的话,自己一定要第一时间抢先买。 而由于条约签订,那些原先向黄来福购买了记名东征债券的商贾们,纷纷来到日本国与朝鲜国考察商事。 …… 万历二十七年四月初二日,应黄来福之请,万历皇帝任命陈璘为防海御倭总兵官,率大明与朝鲜水陆两军两万余人,驻扎在釜山港与对马岛,以备日本朝鲜之事。 为了更强大当地驻军之力,黄来福命阿智领五寨营将士五百人留守对马岛,每人都装备精悍的燧发火铳。以后每两年,山西军都要形成这种轮换驻岛的规制。 朝事己定,万历帝命征倭总兵黄来福,麻贵,刘綎,董一元等人班师回朝。 四月十五日,黄来福与总督邢玠率东征军主力回国,同时还带着日本人的首批赔款。旌旗招展,大军浩浩荡荡由鸭绿江入境,七年之战,万历朝鲜之役,终于圆满结束! 五月十二日,大军凯旋回京,来到京师城外时,文武百官在城门口迎接。万历皇帝也是来到午门城楼,接受百官朝贺,慰问东征将士。 三日后,万历皇帝令将朝战中斩首的日军首级于北京城外铸成京观,并以朝鲜事平,以平倭诏告天下! “朕缵承洪绪,统理兆人,海山陬,皆我赤子,苟非元恶,普欲包荒。属者东夷小丑平秀吉,猥以下隶,敢发难端,窃据商封,役属诸岛。遂兴荐食之志,窥我内附之邦,伊歧对马之间,鲸鲵四起,乐浪玄菟之境,锋镝交加,君臣逋亡,人民离散,驰章告急,请兵往援。朕念朝鲜,世称恭顺,适遭困厄,岂宜坐视,若使弱者不扶,谁其怀德,强者逃罚,谁其畏威。况东方为肩臂之藩,则此贼亦门庭之寇,遏沮定乱,在予一人。于是少命偏师,第加薄伐。平壤一战,已褫骄魂,而贼负固,多端阳顺阴逆,求本伺影,故作乞怜。册使未还,凶威复扇。朕洞知狡状,独断于心。乃发郡国羽林之材,无吝金钱勇爵之赏,必尽弁服,用澄海波。仰赖天地鸿庥,宗社阴骘,神降之罚,贼殒其魁,而王师水陆并驱,正奇互用,爰分四路,并协一心,焚其刍粮,薄其巢穴。外援悉断,内计无之。于是同恶就歼,群酋宵遁,舳舻付于烈火,海水沸腾,戈甲积于高山,氛浸净扫,虽百年侨居之寇,举一旦荡涤靡遗。鸿雁来归,箕子之提封如故,熊罴振旅,汉家之德威播闻,所获首功,封为京观!于戏,我国家仁恩浩荡,恭顺者无困不援。义武奋扬,跳梁者虽强必戳。兹用布告天下,昭示四夷,明予非得已之心,识予不敢赦之意。毋越厥志而干显罚,各守分义以享太平。凡我文武内外大小臣工,尚宜洁自爱民,奉公体国,以消萌衅,以导祯祥。钦此!” 朝鲜国王李昖看了诏书,感激涕零,回书道:“中国父母也,我国与日本同是外国,如子也。以言其父母之于子,则我国孝子也,日本贼子也。” 随后朝鲜国遣使赴北京贡谢,万历帝回赐彩币。 东征告捷回来,又得到大批的赔款,万历皇帝慷慨地下令发帑金百万犒师,又论功行赏! 首功为黄来福,升任为都督府右都督,加封太子太保衔,荫一子世锦衣卫指挥使。 麻贵升任为都督府左都督,赐世袭本卫世指挥使。 陈磷、董一元、刘綎三人各擢升为都督府同知。 邢玠晋封太子太保,予荫一子。天津巡抚万世德虽然没有在战场上立功,但他主持援朝后勤工作甚为出色,所以加右副都御史,并予世荫。 余者众将皆有封赏! 封赏一出,天下震动! 时大明“东李西麻”,李如松己死,麻贵己老,黄来福隐隐己有大明第一名将之称。

上一篇   第246章 谈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