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赔款分配纷争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48章 赔款分配纷争

第248章 赔款分配纷争 大明的武官阶级从正一品到从六品,一共有十二品二十四级。 黄来福原先是从二品的山西镇总兵,本身就是镇国将军级。后平河套后,虽还是总兵,不过资历己升为定国将军加授奉国将军级。 等他此次平朝鲜回来,山西镇总兵的同时,还加封都督府右都督,加为太子太保衔,他现在的武官级别己是直接跳过正二品的骠骑将军、金吾将军与龙虎将军,直接升为从一品的荣禄大夫。 按黄来福现在的势头发展下去,很快他便会从荣禄大夫熬到光禄大夫的级别。 如果再立下如朝鲜战争一样的大功,便会被授为正一品的特进荣禄大夫。如果运气好,从特进荣禄大夫熬到特进光禄大夫的话,将来等着黄来福的,便会是封伯封候甚至是封王了。 现在黄来福旗牌仪仗上的头衔己经是“诰赠荣禄大夫、中军都督右都督指挥使、总理山西镇兵务官黄来福”,十年前,黄来福只是个品级为正五品的卫所千户,军衔也只是武德将军,十年过去了,黄来福己身居从一品的荣禄大夫高位。 以不到以而立之年取得如此成绩,自然是让无数人羡慕嫉妒。 在现在的大明,就算是总督加大学士衔,也只是从一品,巡抚只是正二品。如果巡抚加上左都御使的头衔,才是从一品,黄来福己经是与他们平起平坐了。 不但如此,万历皇帝还将下旨在五寨堡给黄氏家族设立牌坊,而且武职有功,还会封赠其祖父母,父母与妻室者。 依洪武年钦定的封赠资格,一品官可封赠上三代一品,其曾祖父、祖父、父都是各照见授职事、对品封赠!其曾祖母、祖母、母、妻、各封赠为夫人! 如此一来,黄来福的父亲黄思豪,母亲杨氏,妻子顾云娘都是享受从一品的待遇与衔头,就是黄来福的嫡长子黄大郎,等他一成年,就可以就任锦衣卫指挥使之职。 这就是古时武人最渴望的封妻荫子,光宗耀祖。 五月十八日,在东征大军凯旋回京后不久,黄家各人的封赏己是下来,父亲黄思豪与母亲杨氏亲自被宣进宫内封赏,黄来福在旁相陪,他妻子顾云娘的诰命封赏,当日起,礼部与中官使者便从京中出发宣封。 从这天起,京中的黄府内每天都是贺者如云,六部百官与各镇在京武将,还有京师内各种不知名的功臣显宦都是纷纷到来,这让黄来福老父老母黄思豪与杨氏整天乐得开怀,老父黄思豪或许怎么也不会想到,当年只是让儿子出门游历一年,他回来后会有这么大的成就吧?他只得归功于列祖列宗的保佑了。 除此之外,京中各茶楼酒肆中,还有众多的说书人纷纷将东征各将之事写成评书,特别是黄来福的事迹更受欢迎。他如何在蔚山之战扭转败局,又如何指挥十万大军攻入倭国,给小倭国一点颜色看看,而且还有黄来福与倭女淀方氏的风流韵事,也是让人津津乐道。 当然了,此次东征大捷回来,许多武将们都到了很高的封赏,特别是山西镇总兵黄来福,万历皇帝对他的极高褒奖更是引起了许多人的非议,特别是许多文官们,在眼红之余,也是更多地对黄来福等武人产生了极高的警惕性。 不过这也是万历皇帝朱翊钧所愿意看到的,他对来说,文官势力的越来越大,甚至大到让他有心无力之感,这己经引起了他的反感与嫌恶。现在引入武人势力与文人抗衡,己经是很有必要了。 当然,万历皇帝需要的是平衡,文官势力太大,需要武将钳制。如果将来有一天武人势力过大了,他又需要引入文人来平衡了。 …… 以黄来福现在的能力与封衔,似乎只是一个山西镇总兵的职务不妥,特别是万历皇帝想起了以前黄来福与他提过的经营塞外,复设东胜卫等地的事,便让内阁与兵部去商议一下,该如何安排才是。 在等待内阁的决议中安排中,加上这些时间万历皇帝每天都是兴高采烈地招黄来福进宫宴饮,所以黄来福就暂时逗留在京师内,以待后续,随便察看一下自己在京畿之地的产业。 有渠源锐掌控,倒也不用黄来福操心,不论是京畿各地的超市,还是玻璃厂,水泥厂,各地的皇庄屯田等,都颇为兴旺。他只是看看相关的帐册,就将这些事情略过了,将兴趣转向其它。 在黄来福出国的这两年内,京中没什么大事,还是那些言官文官们攻击万历皇帝开矿榷税的事,每个月似乎都有那么几个人跳出来做悲天悯人状,万历皇帝一概留中不报,也让他们无可奈何。 由于黄来福的建议,此次开矿榷税比历史上多了个矿务总局与税务总局,所以对征税的事,比较有系统。 历史中从万历二十五年一直到万历三十三年八年中,矿监税使们上交皇帝的矿税银仅为300万两,一年才不到五十万两,是他们私下收入的十分之一。 开设了矿务总局与税务总局后,眼下征上来的商税矿税银一年己有一百余万两之多,而且历史上那些嚣张跋扈之极的矿监税使们行动也略为的会收殓些,大部分人的精力转向了真正的找矿开矿等活动,使地方上的小民受到的骚扰会少些。 当然了,就算如此,因为万历皇帝的开矿榷税主体是那些大商人与大矿主等,所以就算一年收这些钱,还是受到了他们的疯狂反对的。他们在朝中的代言人,如各地言官,各个京官等,每几个月都要酝酿一次大规模的上书。 当然了,以前他们的舆论力量是一统天下,在他们的笔下与宣传下,似乎他们是正义一方,万历皇帝的所作所为是昏庸的所为,是万民所指的。 不过现在有黄来福的《五寨堡新闻报》在京中疯狂为万历皇帝政策唱赞歌,这种美妙的情况己经一去不回了。由于黄来福避开文人市场,专走低端路线,言论生动活泼,又买一送一,每张报纸价格极为低廉。《五寨堡新闻报》的论调,至少在普通老百姓与小民中,还是很有市场的,这让那些文官们恨恨不己。 对于《五寨堡新闻报》,黄来福是专门拨款,每个记者都是待遇丰厚,而且不求盈利,加上馆内有强悍的打手做护卫,在京中还有各个权势太监,锦衣卫等人的支持,所以虽然很多文官们对《五寨堡新闻报》恨之入骨,但却是对之无可奈何。 对于万历皇帝的开矿榷税,黄来福是强烈支持的!历史上到了明朝中后期,商业与矿业己经非常兴旺,商税与矿税的征收应该要占到大明税收的半壁江山,而不是将所有的税收压力都放在可惜的小老百姓身上。 黄来福态度很明白,宁可对商人与矿主多欺压些,也不能让普通的农户失去最基本的活路而走上绝路。中国历史己经写得很明白,从来都只有农民造反让天下亡国的,没听说过有商人造反而让国家灭亡的。 而且商税与矿主的征收完善,才能让国家更为的富强。 中央保持一个强大财政核心还是必要的,过份藏富于民,特别是藏富于大商民,在亡国后,只是被别人收割的份,这种事,大明己经是个明显的教训。明亡后,清兵只在江南一个普通的商人之家,便抄到白银二十万两,不过这又如何,这些巨大的财富,都是为他人做嫁衣。 …… 关于开矿榷税,这两年在大明百官中闹得沸沸扬扬,想必在此后的多年内仍会纷争不止。 不过关于这个纷争,在东征大军得胜归来后停了一阵时间,因为百官们将注意力转向了另外一个方面。 就是黄来福带回来日本国首批一千万两白银赔款的事,而且依大明与日本国在三月初十日签订的《万历明日亲善友好条约》中,此后二十年内,每一年中,日本国都要赔付大明一百万两的白银,加上利息,还不止这个钱。 而且依条约,在明年中,日本国还要交纳两百万两的石见银山赎回费。 大明各部门己是穷苦了好久,所以关于这个赔款怎么分配,众官都是争得厉害。虽然说很多官员们对黄来福的贪钱如命颇有非意,认为天朝上国,打赢了就打赢了,不应该再向别人要赔款。而且也对黄来福拟定的《万历明日亲善友好条约》这条约名字嗤之以鼻,认为这名字太不雅观了,如果是他们来取条约名字,肯定会比这个优雅。 而且很多官员内心中也隐隐有担忧,大明对外开战也多了,第一次不但可以取回所花的费用,还大大地赚了一笔,使国库一下子充实起来。这些时间,京师内的《五寨堡新闻报》长篇大论,分析战争不一定会带来害处,如果运用得当,反而可以富国强国,事实在前,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与思考。 百官们担忧,如果万历皇上从此知髓食味,穷兵黩武了怎么办?他们倒是不在乎大明会因此花了多少钱,而是担忧从此以后战争频繁,武人地位会大大上升。 当然,不管他们是如何的嗤之以鼻,如何的忧虑,这都是以后的事,对于该争的钱,他们还是争先恐后的。 关于首批一千万两白银赔款的分配,万历皇帝其实也有内心的安排,黄来福发行东征债券近四百万两,因为这笔钱,第二次朝鲜战争才有了胜利的基础,所以不管如何,这笔钱要先支付给黄来福。这样的话,黄爱卿以后才会卖力地给自己办事不是? 其实对于东征债券,万历皇帝也知道其中有近两百万白银是不用偿还商人的记名东征债券。不过万历皇帝还是决定拨出足额的四百万两白银给黄来福。 黄来福辛辛苦苦为他筹备军饷,而且还为他带回了三千二百万两白银的战胜赔款,如果这些钱自己都不给他,那也太说不过去了。 对于黄来福得到这四百万两,百官们也知道那是他应得的,而且这些钱很快便需要偿付百姓们买的东征债券,就算黄来福所得,也得不了多少。 他们虽然眼红议论,不过也没怎么说,他们的目光,纷纷瞄准了剩下来的六百万两白银赔款。除此之外,大明每年还会有日本国源源不断的赔款,这些钱的数额巨大,该怎么用,才是他们最关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