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寄于厚望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50章 寄于厚望

第250章 寄于厚望 虽然大明也设过总督宣大、山西诸镇军务兼理粮饷的大员,不过那些职位历来都是文人官员担任,很多还是加有大学士衔的六部大员,如果黄来福的任命成真,那他将成为明末第一个以武人身居如此显赫高位者。 如果说仅仅让黄来福总督两镇军务,而不兼理粮饷的话,或许文官们的内心还会好受些,但万历皇帝让黄来福总督两镇军务的同时,还兼理两镇的粮饷,这就由不得他们强烈不满了。 眼下的大明,文官地位之所以远远居于武官之上,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控制着地方各镇卫所武将们的命脉----粮饷财政。如果如明初一样,大明的武将们在粮饷上大体都能自足,文官们自然没什么能实质控制武将的地方。 不可否认的,文官们的嗅觉是灵敏的,在万历皇帝诏拟黄来福总督两镇的消息一放出来,他们就想到了那可怕的前景,如果此例一开,武将们都能主理各镇军务与粮饷的话,那他们的权势将大大增强,到时各镇文官们怎么办? 一想到那个暗淡的前景,众人是不寒而栗。一时间,反对这个任命的人潮络绎不绝,甚至很多人还喊出极为诛心的言论:“此例一开,唐季武人祸国,藩镇割据就在眼前!” 在这种反对的浪潮下,内阁与兵部的官员们都表现出了自己的骨气,不愿意在万历皇帝发下来的圣旨上副署。这让万历皇帝大怒,他是个极为坚持的人,而且有一个脾气,如果看谁顺眼的话,便会自始至终地维护他。 当年李如松人称武将中嚣张跋扈第一人,几十年中,百官弹劾他的奏疏超过一千份,不过万历皇帝始终袒护他。不论李如松在活着还是死去,他都享尽了哀荣,眼下万历皇帝对李如松这种维护又转到了黄来福身上了,他非常相信黄来福对自己的忠诚是不会改变的。 万历皇帝放出话来,如果各部还是不肯副署自己任命旨意的话,他将利用中旨的形式直接下令,而且那六百万两日本人赔款也将考虑迟些转交给户部百官。 在万历皇帝这种威胁下,各部官员屈服了。他们现在不想与皇帝闹得这么僵,他们互相安慰道:“事情还不是那么糟,黄来福只是个异端人物,不代表整个大明武将都是这种人物!他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对于他,以后有的是方法应对。” 六月十日,内阁与兵部官员副署了万历皇帝的圣旨,任命黄来福为总督山西大同两镇军务粮饷,并兼领山西镇总兵之职,还兼顾塞外屯田等事等。 这天中,兵部还发给黄来福到任勘合,还有一些御制到任须知等。 在眼下的大明,凡除授官员,都要给于到任勘合,天下各军镇,各布政司等,都编一字为号。山西是午字号。此外还有官员们的到任须知,这是明太祖时就亲自敕谕的,好让上任的百官明白一些为官之道及到任所知的。 黄来福匆匆翻了一下,光授职文册上的须知目录,就有数十条之多,到了地方上需要盘点掌控的政务,更达百条之多。显见做官这个东西,说简单也简单,说起复杂来,也是非常复杂的。 木已成舟,黄来福身为两镇总督己成事实,百官们退而求其次,就等着看黄来福的好戏了。以一武人总督两镇军务,还要兼理两镇的粮饷,这可不是个简单的事。 山西,大同这两镇中,都设有巡抚,还有各镇内各道的兵备们,紧紧地控制着地方上的军队,粮饷,仓堡,屯田等物,以往以黄来福之能,山西镇总兵之贵,也只能影响五寨堡,宁武关,神池堡等区区数堡之地,眼下两镇数百个城池堡垒,无数的文官们刁难,他忙得过来了吗? 对于黄来福,万历皇帝是寄于厚望的,放在以往时,黄来福镇守过的军堡地带,慢慢都能自给自足,不但不再需要国家拨款不说,有时还可以向上面交纳大批的税银,万历皇帝希望黄来福镇守大同镇与山西镇后,也同样能如此。 虽说眼下黄来福带回来了首批千万两的倭人赔款,然而大明库贮匮乏的情形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扭转,这笔钱并用不了多长时间。眼下大明九边军队共有八十余万人,他们一年的额饷就超过四百万两白银,还有大批的民运粮、民运草等,这是国家的一个沉重的负担,有生生将大明拖垮的趋势。 加上现在很多边地文官武将以空名冒支军饷,而对部下军民多加克减,致使边民多次发生哗变,万历皇帝很担忧将来的局势,他希望边镇之事,改变能从黄来福开始。 不过万历皇帝也明白黄来福将来面对局势的困难,他赏赐了黄来福尚方宝剑与御赐金令箭,就是下面的巡抚、兵备,还有总兵,副将之等人,如果不听从他的调令,他也可以将他们先行免官收押,然后专折禀奏万历皇帝,这是个巨大的权力。 同时黄来福还请求万历皇帝许可自己在山西镇造炮,还有将总督府设在五寨堡之地,万历皇帝同意了。 对于万历皇帝对自己的信任与重用,黄来福是心下感激的,自己辛辛苦苦了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同时他也是心情激奋,准备大干一场,全力施展拳脚,好好地在两镇之地,描绘心目中的蓝图。 …… 六月十五日,黄来福拜别万历帝与在京的父母黄思豪与杨氏,领着山西军,浩浩荡荡地出了京师阜成门,往山西镇而去。 连五寨营与来福营三千战兵,还有后勤营一千的辎兵,此次朝战时,黄来福出兵四千人。不过由于几年朝战时,有上百人的伤亡,此外还有亲将阿智领了五百火铳兵留在对马岛,所以此次黄来福回去,自然不可能有四千人的满员了。 不过战争中的伤亡是常事,吃了军旅这晚饭,将士们都有伤亡的心理准备。而且黄来福的军中对于军功与抚恤条例完善,每次战后,黄来福手下的将士都得到大批的好处,此次朝战同样如此,大批的将士立下军功,得到升迁封赏,所以对于战争的渴望,山西镇明显地比余者诸镇强烈了许多。 万历皇帝亲自在午门城楼上相送,大军浩浩荡荡出京时,街道两旁围满了京师的百姓,对于这只强悍的军队,京师百姓们早己是耳熟能详了,他们站在街的两旁欢呼,欢送这只英雄的军队,这让山西军上下将士更是昂首挺胸,人人目不斜视,一本正经的样子。 对于百姓们的欢呼,黄来福倒是神情平静,当日听闻自己总督两镇军务与粮饷时,他也是高兴不己,不过事情过后,自己心境很快就平和下来,人都是如此,最高兴时就是达到巅峰的那一刻,过了那一刻,也觉得事情不过尔尔。 现在的黄来福,早己把心思提到如何处理将来的政务上去了。 …… 华北大平原一直延伸到天的尽头,举目望去,都是一片的空旷。 官道上,黄来福的总督旗牌仪仗走在前军的最前面,密密麻麻的旗牌上写着“诰赠荣禄大夫”、“中军都督右都督指挥使”、“总督山西大同两镇军务”、“总理山西大同两镇钱粮官”、“总理山西镇兵务官”“加太子太保衔”等荣衔。 随在后面的,又是如云的旌旗,一干精壮魁梧的山西镇军士,皆是策马披甲随行在后,在他们身旁,大多有一匹配换的空置战马。在中军位置,一杆巨大的中军大纛,猎猎地随风飘扬着,那猩红的赤旗,也表现出主人正如日中天的气度。 此次行军并没有军务,所以气氛会轻松些,离黄来福前面不远,顾大刀身着一身精良的千总级别盔甲,策马坐在一匹战马上,虽然眼下正是六月,阳光猛烈,天气炎热,但顾大刀却是丝毫没有疲惫之意,神采奕奕的纵马而行,就是坐于马上时,也是耐不住地左顾右盼着。 此次朝战,由于顾大刀斩下了一个倭将的头颅,所以依劳而赏,顾大刀当升为千总之职。黄来福将功劳薄报上去后,兵部也是全部依从,前些日顾大刀的赏职下来,他己连升两级,从旗总升为千总之职。 顾大刀自跟从了黄来福后,一心便想效仿姑父建功立业,眼下自己终于达成第一步了,自然是兴高采烈,顾盼中,尽是豪情英气。 似乎是感觉到了主人体内的激情,他身下的战马也是骚动起来,不时兴奋地打着响鼻,顾大刀先是极力控制着身下的马匹,最后是哈哈一笑,慢慢地策马在队前队后跑动起来。 “大刀这小子,年纪不小了,却还是小孩心性!这次他回去,也该成个家了!” 看到这个情形,黄来福不由轻轻地笑骂了一句,虽说顾大刀只比他小两岁,不过黄来福两世为人,又辈分比顾大刀大得多,自然是依老卖老地责骂了。 黄来福身旁的江大忠也是裂嘴一笑,道:“少爷,记得大刀今年也有二十五了吧,放在我们这个年纪,孩子都满地跑了,他却是丝毫不急,怕是功业之心太切了!” 江大忠原本是参将之衔,此次朝战后,朝廷的评功下来,他升任为副将之衔,以皇帝对黄来福的器重,身为黄来福心腹大将的江大忠,将来极有可能升任为山西镇总兵。 或许是年纪大了些,又或许是随着权位的高重,气度丰重起来,江大忠己经比以前稳重了许多。而且他桃花运不错,眼下在五寨堡中,除了有一妻外,这些年他也纳了数个妾室,现己有三子二女。 听了江大忠的话后,黄来福笑骂了一声:“功业要有,但家室同样也要有,他如果再不成亲,他姑姑第一个就不放过他!” 说到这里,黄来福也想起了五寨堡中的妻小子女:“又是离家两年了,云娘她们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