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播种、养猪、养鸭、喂鱼(2)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5章 播种、养猪、养鸭、喂鱼(2)

第25章 播种、养猪、养鸭、喂鱼(2) 当然,黄来福制定的这些奖罚条例并不只是单用于五寨堡第一农场,而是推行于五寨堡的十个农场中。 这五寨堡第一农场在清涟河北岸,离小河头堡不远。农场的四周都是田地,核心就是围墙内的一片片房屋,里面有营房,仓房,粮库,牲畜栏,晒谷场等设施,还有一些大致的防守工事。 才进到农场门口时,农场的总屯长何得礼就得到消息,忙率着几个大屯长,小屯长迎了前来。这何得礼是何副千户的胞弟,看上去和何副千户长得很象,不到五十岁的年纪,皮肤同样是又粗又黑,看上去同样极象一个老农。 何得礼算是五寨堡内的老军户,平时一向负责何家的田地,算是对田事非常熟悉,加上拉拢何副千户的目的,黄来福就让何得礼做了五寨堡第一农场的总屯长,这自然是让何副千户喜出望外,深感责任重大,吩咐了弟弟多次,要他注意注意再注意,万万不可负了黄大少和五寨堡的事儿。 何得礼倒也是每日勤勤恳恳,不敢怠慢。不过何得礼虽说是五寨堡第一农场的总屯长,但这10个五寨堡的农场权力都控制在黄来福手上,何得礼能到最大的好处,就是年奖丰厚。至于分红等事,那才是轮到何副千户等人的事了。 何得礼将黄来福几人迎进了农场内,黄来福到处看着,见农场内的屯丁们都在紧张地劳作着,没人敢懈怠,他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何屯长,农场播种春耕的事,进行得如何了?” 何得礼搽着手,点头哈腰地道:“回大少的话,大伙儿正在加紧准备着这些事儿,现有的春麦种子都在选种,晒种,等这些事准备妥当后,就可以开播了。” 黄来福点了点头,道了声:“很好。” 大明各地小麦分冬小麦和春小麦两种,春小麦于春天3~4月播种,7~8月成熟。冬小麦秋季8~12月播种,翌年5~7月成熟。冬小麦和春小麦的种植地带,基本上以长城为界。不过眼下小冰河时期的到来,寒冷线普遍南移,此时的大明,就是在太原等地,也不得不种植春小麦。五寨堡在晋西北,当然以播种春小麦为主。 见黄来福神情满意,何得礼大感放心,领着黄来福在农场内到处查看,并滔滔不绝地解说着农场内及一些春耕之事。 不说,五寨堡原来的这些军户们,你让他们打仗操演,他们没有办法,但让他们说起种田来,他们可以说出一套套的。听何得礼说得滔滔不绝,口沫横飞,黄来福只得“嗯、嗯、嗯、嗯”地不住点头,他虽然“理论知识丰富”,又站在“历史的高度上”,但从小连锄头都没摸过,二十四节气歌都背不下来,要他来种地,他是两眼一抺黑,不懂。 黄来福的作用,是设计一些大的方向,制度,战略等问题,扮演“总设计师”的角色,让他下地种田,打制工具,那是不行的。反正自己制度定好,并放权下去,人面的人该如何做,就让他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好了。到时自己看他们的成绩就可以了。 不说黄来福,对于何得礼的滔滔不绝,顾云娘也是听得眼睛瞪得大大的,江大忠和杨小驴二人也是听得大眼瞪小眼。 说起这些事,此时的何得礼意气风发,完全没有了在黄来福面前畏缩的感觉,颇有些指点农业江山的味道。还是旁边一个大屯长咳嗽了声,何得礼才悻悻的回过神来,又回到了黄来福面前搽着手,点头哈腰地老农样子。 黄来福面上一副胸有珠玑的样子,说道:“嗯,很好,何屯长你事情办得不错,啊,这个,要继续努力。” 对于黄来福的话,何得礼等人自然是唯唯诺诺,不敢怠慢。 黄来福领着顾云娘和江大忠,杨小驴骑马在回去的路上,见路边各田地中都是一派兴旺的神情,黄来福不由心情愉快,在马上大声地唱起了歌:“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炊烟在新建的住房上飘荡,小河在美丽的村庄旁流淌,十里(哟)荷塘十里果香……咳,我们世世代代在这田野上奋斗,为她幸福为她争光……” 顾云娘在旁听着黄来福唱歌,嘴角露出一丝甜美的笑意,她发现自己最近很喜欢看到黄来福这种意气风发的样子,而听到歌声,江大忠和杨小驴相视而笑,心想:“少爷又唱怪歌了,不过倒是很好听。” 黄来福的歌唱了一遍,突然想起来了,以后自己是不是要在五寨堡搞个宣传队,后世的一些歌曲,一些激励娱乐方式,还是很有用的。 想到这里,黄来福打定了主意。突然马鞭抽个劈啪响,喝道:“驾!”策马急冲了出去,顾云娘忙策马并排和他而行,而江大忠和杨小驴二人也是忙着跟上。 下午。 黄家大田庄,现在被叫为黄来福大田庄外的田地上,黄来福大水车哗哗地响着,不断地将清涟河中的水提到了岸上,流进了各地的田地里。虽说今年天还是大旱,不过有了这个大水车后,这灌溉用水的问题,算是在五寨堡内不存在了。 在一处田地上,四周围满了人,除了黄家大田庄的庄丁们,还有五寨堡的男男女女们。大家都用好奇心的目光看着什么。 千户宅各人,黄思豪,杨氏,几个姐姐,顾千户,顾云娘等人,何副千户,几个百户,还有商人渠源锐也是站在一旁,好奇地看着。 忽然一阵骚动,众人都兴奋地道:“来了。” 只见刘总旗指挥着匠营的人抬着什么,并赶着几匹马过来,到了黄来福身边,刘总旗施礼道:“大少请看,依大少的吩咐,小的已经将这些马耕使用的轭挽,拉犁,还有双马使用的耧车带来了。” “哦。”黄来福一阵好奇,他去年就决心在五寨堡内实行大农场计划,这古代式的机械化工具自然首先在他的考虑中。 马拉犁,马拉耧车的耕种方式,他以前就久闻大名了,他虽早在去年就交待刘总旗制作轭挽和凸钉式马蹄铁。但一直到现在,才亲眼看到这些工具用于实处。 轭挽可以解放马的脖子要,使之可以拖拉重物。凸钉式马蹄铁可以提高马蹄的抓地力。这些都是黄来福交待刘总旗制作的,轭挽和凸钉式马蹄铁就由黄来福交代下去,五寨堡匠营自己制作了。 不过因为耧车制作复杂,再加上五寨堡匠营任务繁重,所以耧车们就由渠源锐代为从外地购买,买来倒是有一些天了,不过今天黄来福才有空来见见实物。 看过轭挽和马拉犁,黄来福仔细瞧这耧车,只见其由耧斗、耧脚等构成,耧脚直通耧斗,斗贮种子,使用时,前面由畜力牵引,后由一人控制,种子顺着耧脚播种到地中。耧车的三个耧脚可以一次性开出三条沟来,同时完成开沟、播种和覆土等项作业,大大节省了人力。而屈能够保证行距、株距始终如一。利于排涝和保墒,并且有利于中耕除草。 这耧车由武帝时的粟都尉赵过发明,一天就可以播种100亩地,堪称古代的播种机。不过如果再加上双马的话…… 看过这些设备后,黄来福很是高兴,心想自己很快就要见识古代的机械化作业了,他说道:“开始吧。” 刘总旗大声应了一声,就见几个庄丁上来,将犁具和耧车套好,每个工具上都有双马。 开始了,只见前面的双马拉犁在前面翻耕,双马耧车则在后播种,修垄。挽夫站在马拉犁上,站在耧车上,赶着两匹马,这速度可真是,这效率真是…… 四周的人群不断发出“嘶嘶”的声音,五寨堡的人们习惯了一牛一犁的缓慢耕作方式,哪见过这种机械化式的作业方式? 江百户裂着大嘴,只是喃喃道:“太快了,真是太快了……” 何副千户口中不断发出“嘶嘶”的声音,此时听了江百户的话后,无意识地接口道:“快是快,就是太贵了……” 黄来福微微点头,心想还算不错了。按这耕种效率,几百亩的耕地,除草、翻土、播种,一天只要几个人,就可以完成。 不过显然,这些工具的成本也是巨大的,普通的小民,是舍不得,也花不起这个钱来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