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欢迎热潮、义父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53章 欢迎热潮、义父

第253章 欢迎热潮、义父 黄来福在五寨堡名望极重,他荣升总督的消息传回后,全堡上下都是莫以为荣,人人脸上有光。 他们原先这个小地方,原本只是个鸟不拉屎的穷地方。现在先是走出黄来福这个总兵,现在又走出黄来福这个总督两镇的大人物,这都是五寨堡风水好啊。 一时间,五寨堡内,特别是黄府内贺者如云,身为一品诰命夫人,女主人的顾云娘,自然是忙着招罗。大家都在盘算着黄来福回来后,如何迎接他。 昨日里,黄来福将要回堡的消息传回后,整个五寨堡城都沸腾了,大家敲锣打鼓,都准备在堡城前面相迎。就是沿途的各农场人家,也是张灯结彩,准备欢迎之事。 在黄来福车马仪仗进入五寨堡境内,特别是跨过清涟河后,消息更是如风一般的传开了:“总督黄大人得胜回来啦!” 一时间,官路的两旁挤满了越来越多的欢迎人潮,鞭炮声也是啪啪啪啪地在各地炸响。 越近堡城,路两边的人流越是密集,百姓们手持香烛,或是担着猪羊酒米,在路两旁夹道欢迎。一片的声响:“恭喜大人凯旋而归!” “恭贺大人高升啊!” 五寨堡当地,军民关系极为融洽,看得那些第一次来五寨堡的幕僚们惊讶不己,放在别处,每次大军来到,百姓们都是唯恐避之不及,哪有如五寨堡这样的? 这样的情形,一干出征将士们也是个个神采飞扬,他们腰骨挺得笔直,满脸的自豪,只是策马从人流中而过。 黄来福骑在马上,也满是笑容,他不时四下拱手:“多谢父老乡梓们的抬爱!” “……多谢,多谢!” 在五寨堡城的西门处,这里更是水泄不通,欢迎的人流鼓乐,将城门周边挤得满满的。那些五寨堡新设立不久的警察们,吃力地在街旁维持着次序。 当黄来福密密麻麻旌旗及总督仪仗旗牌出现在众人眼前时,立时是鼓乐齐鸣,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啪啪啪啪”地炸响起来。 欢迎的人流以五寨堡守备苏东安为主,此外还有一干五寨堡当地的老军官们,还有一些当地的乡梓父老代表。至于黄来福的家人们,早己在总督府前盛装等待了。 这些老军官们,由于他们的子孙这些年来随黄来福南征北战,他们立下功后,家人同样得到封赠,因此许多老军官身上都有着各种各样的封赠荣衔。 如江大忠之父江永胜,因为江大忠随黄来福出战立功,现己升为了从二品的副将。依大明功爵制,二品与三品将官都可以封赠二代。 所以现在江大忠之父江永胜也享受着从二品的荣衔代遇,就是江大忠家中的祖母、母亲、妻子几人,也同样都被封赠为夫人。 这些人跟随着黄来福,享受着黄来福每次高升带来的好处,也将自己的利益,与黄氏家族结合得越来越紧密。 欢迎人群中,还有黄来福的大姐夫徐学世及二姐夫李应春,还有顾云娘的大哥顾世银等人,他们几人,都是此次借着拜见新总督的名义来的。 黄来福的每一次高升,对于这些旁亲们,同样有着鸡犬升天的味道。 见黄来福到了城门口,众人忙迎了上来,异口同声地拜道:“欢迎总督大人载誉归来!” 同时那些乐队更是卖力地演奏起来。 回到自己的老家,黄来福同样是心情愉快,他骑在马上,环视四周,颇有些感慨,半响,他含笑道:“好好,有劳诸位相迎了!” 他与众人寒暄了几句,又策马领军进入了堡内,众人忙跟在他的身后。 此时是公共场所,就算黄来福的几个姐夫,还有顾云娘大哥顾世银等人也不得矫情私礼,他们的品级比起一些五寨堡老军官来,许多人都是差了远了,只能远远地跟在迎接的人群后。 顾世银总算抓到一个机会,与儿子顾大刀说话,看儿子英武了许多,顾世银心下又喜又恼。儿子立功的消息己经传到岢岚州,他除了因功升职为升户外,还加了千总之衔。 顾大刀现在己经算是五品的衔职,而且因功受赏,他的母、妻都可以被封赠为宜人,算是为自己顾家争了光。而且以后跟随着姑父黄来福,前途不可限量,大好前景就在眼前。 自己有子如此,也算是心满意足了。让他恼怒的是,这小子,今年己经二十五岁了,还对自己的终身大事不急不慢的,这怎么行,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顾世银己经决定了,这次儿子回来,说不得,也得先给他把婚事办了,自己可不能将儿子的终身大事给耽误了。 …… 旗牌仪仗开道,黄来福领着自己的铁甲大军进入堡城内,旌旗黑压压如乌云一片,数千匹战马整齐地行进在五寨堡的街道上,无数铁蹄敲击在结实的水泥街道上,一片整齐的轰鸣声。 街的两旁,挤满了夹道欢迎的人潮,一路而去,鞭炮声都是震耳欲聋。比起堡城外,城内街道的人流自然更是密集,颇有人山人海的味道。 一片欢呼声中,出征的将士个个都是昂首挺胸,此次东征将士们大多是五寨堡当地人,名副其实的五寨堡子弟兵。现在他们衣锦还乡,载誉归来,不论是他们自己,还是他们的家人,都是满脸的自豪。 比起几年前,五寨堡又繁华了许多,街上多了许多外地来的商贾百姓,眼见东征将士如此军威,当地军民关系如此融洽,都是感慨万端。 黄来福任总督的消息传来后,原先的总兵府邸就大大地扩展了一番,并换上了总督府的牌匾。同时间,五寨堡官署的改进,也在日夜进行中,在黄来福回来的前一天,五寨堡总督衙门,己经宣告完成。 总督府经过修建后,更显威严气派,门前黑压压的一片上马石。 此时在大门前,顾云娘领着府中一干家人们,早己是盛装迎候。顾云娘穿着一品诰命服,凤冠霞帔,充满了华贵气质,一双俏目只是不时向街那旁张望。 算起来,顾云娘今年己是二十六岁,气质沉稳了许多。在她的身后,是黄来福一干妾室孩子,此外,便是黄家的各个家人。 黄来福这边的有,几个姐姐,还有一些外甥,外甥女等。顾云娘那边的,有她们顾家的几个哥哥嫂嫂等人。还有黄来福妾室家的一些人物,如渠良万等人。 大家站在顾云娘身后,都是笑容满面,不住地低声议论着。 就是在黄府的四周,也是黑压压的挤满了围观的人,大家指指点点,低声地谈论个不休。 此外,黄来福的义父岢岚州原镇西卫指挥使刘景春也是满脸笑容地站在顾云娘的身旁。 刘景春现在己是荣休,他的侄子刘荣成接替了他的职务。此时刘荣成也站在人群中,神情颇有些紧张地东张西望。 站在顾云娘身旁,刘景春虽是满脸笑容,然后内心却是七上八下,当年自己与黄来福结下义父义子的关系,只是对于双方利益的考量。现在随着黄来福地位的步步高升,职务己是远远地超过自己,他还会在意这个关系吗? 不管怎么说,现在黄来福权重一方,刘景春非常希望黄来福能念在以往的关系上,照顾他的侄子刘荣成一番。 家人己经一次一次地回报,老爷他己经到了哪了。欢呼己经越来越近,顾云娘等人脸上都是露出激动的神情,黄来福这一出征又是两年,众女早己思念得紧了。 终于,黄来福的车马仪仗来到了眼前,那一片的旗牌仪仗看花了众人的眼,立时惊叹声四起。 杨管家猛地一声喝:“奏乐!” 立时鼓乐齐鸣,一片的鞭炮炸响。 闹声中,黄来福满脸笑容地下了马来,他身上虽有种风尘仆仆的味道,但是精神却是极好,腰骨挺得笔直。 黄来福来到跟前时,顾云娘领着众人拜了下去:“妾身等恭迎老爷回府!” 黄来福笑着扶起了顾云娘道:“夫人不用多礼,请起吧!” 他端详顾云娘,虽见她俏丽仍旧,不过显而易见的,却是憔悴了许多,显是以一个妇道人家,管理这么大的家业堡地,让她心力交瘁的缘故。 他叹道:“一别两年,云娘你瘦了,这两年中,有劳夫人你一直操持家务,为夫惭愧。” 顾云娘眼一红,道:“夫君出征在外,妾身在家操持,这是妾身的本份,不敢谈辛苦了!” 她叫过自己的儿子黄大郎,道:“孩儿,快来见过你爹爹!” 黄大郎今年己有八岁,长得虎头燕颔,颇有乃父之风,他领着自己的几个弟弟,给黄来福叩头:“孩儿见过父亲大人!父亲大人远征在外,一路辛苦了!” 黄来福颇为欣慰,道:“好,好,难得孩儿你一片孝心,起来吧!” 黄大郎等人站了起来,站到了顾云娘等人的身后去了。人说封妻荫子,父亲立功,嫡子有世荫,现在的黄大郎,己是锦衣卫指挥使的头衔,等他成年后,便可以上任。 这时黄来福看到刘景春也在一旁,他拱手道:“原来义父也在此地,怎敢劳动义父大人亲自出迎?” 刘景春见黄来福如此说话,心下一松,笑道:“来福,你远征归来,又得了朝廷的奖励,这是大好事,为父怎么能不出来迎接呢,呵呵呵呵呵呵呵!” 虽说大明朝廷尚爵,尊卑上下,森然各有仪节。不过如有亲戚尊卑之分,也可从权行仪私礼。所以黄来福与刘景春二人便可以行私礼,刘景春不用对黄来福拜礼叩头。 黄来福与刘景春聊了两句,刘景春叫过自己的侄子刘荣成出来拜见黄来福。见了黄来福这个名闻天下的人物,刘荣成非常紧张,只是期期艾艾的说不出话来。 看到这样的情形,刘景春无奈地摇了摇头。黄来福也是皱了皱眉。 这时大姐黄紫柔站出来笑道:“弟弟这一回来,又升官了,你看云娘都成了一品诰命夫人了,不知羡慕了多少妇人,弟弟啊,听说皇上宠溺你,什么时候帮你姐夫美言几句,也帮你姐姐得到一副诰命才是!” 见这样的情形,众人都是笑,幸好黄来福的妹妹黄秀柔己经嫁人了,不然她第一个跳出来说话。大姐夫徐学世低声责怪大姐怎么能这样说话,大姐只是满不在乎地嘻笑。 黄来福无奈地摇了摇头,在众人的簇拥下,前呼后拥地进了总督府内。 ……

上一篇   第252章 还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