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刺刀诞生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55章 刺刀诞生

第255章 刺刀诞生 孙小保与江大忠的看法引起了一些军官们的赞成,但也有人表示不同的看法。 “自生火铳虽利,但无杀手队护卫,若悍敌决死冲上阵来,火铳手如何与敌搏斗?不论如何,火铳手在肉搏上总比不过刀盾兵与长矛手!” “我山西镇靠近虏地,虏骑飘忽,专从两翼及后方迂回突进,若无杀手队护卫,专靠火铳兵,卑职表示忧虑!” “自生火铳虽利,然我堡到现在,连军中使用,连库存不到万杆,余者诸营无此犀利火器,又何以为战?” 众武将们七嘴八舌,只是讨论其中利弊。 黄来福也是沉吟,依以前的塞外之战,还有朝鲜之战的经验及后世的潮流,如果一营将士全部配置燧发火铳,以燧发火铳的装填速度及威力,大多数时间下不需要冷兵器手护卫也不是不可以。 毕竟大明现在的主要对手是落后的游牧民族,在强大的火力打击下,这些敌人还没靠近军阵前,往往就在燧发火铳的齐轰下崩溃了。 不过某些情况下肉搏还是必须的,比如攻入堡垒后的战斗,再比如雨天弹药无法击发的情况下,还有某些原因的混战。此外游牧民族多是骑兵冲击,他们速度快,如能忍受伤亡后冲到军阵前,也需要使用到冷兵器的对抗。 所以如果要使用燧发火铳手单组成一营的话,除需加强远程火炮的轰击能力外,还需要配置近战的武器----刺刀! 有了刺刀,就如同火铳手们身兼长矛手,燧发火铳兵们才可以考虑在不需要长矛手及刀盾兵们的护卫下战斗! 当然了,连黄来福的军队在内,连大明各镇的军士们,现在都没有使用刺刀的经验,需要重新设定课程训练。 虽说眼下在京师的赵士祯己经仿造了一批西域人进贡的鲁密铳,在铳管上安装了钢刃,在近战时作为斩马刀使用,并且这种新式鲁密铳,己经列装了一些京营的军士。 不过很显然的,这种战法与后世刺刀战法不同,还比较杂乱,形不成系统与威力。 这方面,黄来福略有经验,也有相关的资料,不过如果要重新训练,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在黄来福沉吟的时候,面对一些军官的反驳,江大忠也是沉吟,猛然他眼睛一亮,道:“自生火铳犀利,敢于冲上前来混战的敌寇己少,就算他们冲上来,火铳手也可以配置一根短矛,搏战时便套在铳管上使用,如此,岂不是身兼火铳与刀盾之利?” 众人都在思索江大忠的提议,想象到时的情形。 黄来福一只手轻拍身旁案桌,赞许道:“大忠这提议很好,铳管上套上短矛,搏战时确是身兼火铳与刀盾之利!不过我们不必使用短矛,可以打制一种专门的刀具,作战时套在铳管上,不需要时,可以把它取卸下来!如此,作战更具有系统威力!” “这种刀具,我将它命名为刺刀!有了刺刀,火铳手们作战时或许便不需要刀盾兵的护卫了!” 黄来福也看出众人的疑虑,不知道这种刺刀能否用于实战,他道:“当然了!刺刀是否实用,能否配合火铳的使用,等实物出来后,我们再演练!” 黄来福一锤定音,余者众人自然是没什么话说。有几人在低声议论这刺刀将来的效果。 接下来黄来福又对五寨堡军器局局长刘天禄道:“刘局长,这刺刀相关的图纸,到时我会给你,相关实物的制造,我就交给你了!” 刘天禄站起身来拱手道:“卑职遵命,请总督大人放心,只要有图纸,卑职定将他造出来!” 黄来福点了点头,想起先前有将领说眼下五寨堡中的燧发火铳共不到万只,远远不能满足各营的需求,他又对刘天禄道:“对了,本督领军出战的这两年中,五寨堡军工厂中,这种自生火铳又造了多少?” 刘天禄面有难色道:“禀总督大人,我五寨堡军工厂,现有各色匠工四千余人,由于还要生产生产腰刀长枪盔甲等,所以这两年中,自生火铳又共造了三千余门!” 黄来福沉吟,这样说,这种燧发火铳,连自己军中使用的,连库存中的货,才共有六千余门,眼下自己嫡系就有三营兵,如果全部配发燧发火铳,确实是远远不足,更不要说还有外部广泛的需求了。 历史上大明的燧发火铳叫自生火铳,于大明历史上的崇祯八年由毕懋康发明成功,由于黄来福的到来,己经提前出现在大明历史上。 朝战中,五寨堡燧发火铳的威力,己是远远闻名大明。不说各镇军堡卫所,就是工部,也有意向自己购买燧发火铳。五寨堡火铳,己经如当年的水车一样,成了五寨堡的品牌之物。 说起来可怜,大明工部的军器局中虽有各色匠工近九千余人,不过他们每年额造的腰刀盔甲不过三千六百件,鸟铳千门。由于大明让人叹气的匠户制,他们造出来的许多武器更是低劣无比。 有了五寨堡优良的火器盔甲后,许多军镇都希望向五寨堡购买,连工部都不例外。这当然归功于五寨堡军器局良好的管理制度,因此质量上决对是一等一。 外部市场需求广泛,只可惜眼下可没有机械化造作,全靠手工制作,所以就算以五寨堡军工厂的效率,也同样是武器生产缓慢,特别是在火铳的制造上。 燧发枪不比火绳枪难造,一把枪零件不过三十余个,以现在大明匠工的水平,完全可以打造得出,遗憾的是以现在大明的科技水评,燧发枪与火绳枪一样,要量产都非常困难。 按照传统的手工法,一个工匠造一只燧发枪或者火绳鸟铳,至少都需要一个月时间。最大的瓶颈在于枪管的钻造上,钻一根枪管可能需达到一个月时间,这大大地拖延了火铳的成形。 或者将来发明个水力深钻机,可以加快枪管的钻造,将一根火铳的打制时间缩减到一至二周的样子……不过眼下没有办法,这时候大明低碳钢的钻头,硬度太低,不堪使用。 将来要搞成高碳钢的钻膛刀具,不知道要哪一年,唯一之计,或许只能增加军工厂的规模与工匠的人数了。 其实以黄来福的认为,如果火铳威力上来后,将来全心发展热兵器军队,或许反而比纯冷兵器军队或是冷热兵器结合的军队省钱。 毕竟现在造一只火绳鸟铳成本不到四两银,燧发火铳也是一样,贵不了哪去,子药也相对便宜。而眼下的大刀铁盾弓弩等,动不动一把就是十几两、几十两的银子。特别是盔甲等,就算达到上百两银子等,都是非常正常的。 而且弓箭弩矢等的造制,更是非常不易,种种成本算下来,比火铳铁丸等贵多了。 等将来自己军队的威力上去,到时冷兵器部队不要,盔甲也不要,就算配上大量的野战火炮,到时同样可以大大为自己节省银子。 种种算下来,全力发展热兵器军队或许更便宜!黄来福心想道。 因此他盘算这燧发火铳的制造,需要大批量了。 …… 黄来福沉吟时,厅堂内一片安静,显然众人也是了解这个难处,最后黄来福抬起头来,对刘天禄道:“军工厂的难处,我也明白,不过制造自生火铳,对我五寨堡军队意义重大,需要重点进行!” “这样吧,现我五寨堡中,腰刀长枪盔甲等物库存尚多,因此这些兵器的打制可以缓行,将主要目标集中到自生火铳的打制上来,怎样做,你可以重点安排。我的要求是,不论军工厂如何,一年下来,需要造出自生火铳一万杆,刺刀一万把,而且必须严格保证质量!” 刘天禄定时脸有苦色,黄来福又道:“考虑到我们军工厂很快还要造炮,而且需求越来越大,因此这工厂的规模必须扩大,匠工人数需要达到万人以上,本督会专门拨款下来,到时军工厂的建设,相关人数的招募,由你刘局长全权负责了!” 听到这里,刘天禄定时大喜。 …… 五日后,五寨堡军工厂。 随着五寨堡军工厂的扩大,工厂的地址,早己搬到了城北外,这里守卫森严,地盘广大,就如同一个小军堡一般。 此时在军工厂内,热气冲天,叮当作响的声音不绝于耳。经过多年的经营,这里己经集中了大明许多优秀的匠工,五寨堡对军匠的优厚待遇,还有良好的激励体制,都吸引着源源不断的工匠们从各地来到五寨堡军工厂内。 现在的五寨堡军工厂,就算人数略有些不如工部的军器局及内府的兵仗局,但在每年武器的制造数量上及质量上,却是远远超过他们。 不过论起优秀的军匠们,其实五寨堡军工厂颇有些不如上面二地,这些年中,其实黄来福己经在尽力吸收人才了,特别是万历年中的火器发明专家赵士祯,更是黄来福曾经渴望的对象。这家伙改良了鲁密铳,发明了迅雷铳及掣电铳,是个大大的军事人才。 很早时,在这家伙还在京师鸿胪寺内做着八品的小官时,黄来福就拉拢他,遗憾的是,不管黄来福怎么说,这家伙就是不愿意到五寨堡来,黄来福请了几次,他都无动于衷,最后黄来福一怒之下,便不理他了。 不过就算人才不如,但五寨堡胜在的是优良的制度,就算人才上不如上面二地,但在武器产量及质量上,却是它们所望尘莫及的。五寨堡军工厂中生产的各样武器,己经成了精品的代名词。 今日黄来福在众将的陪同下来到军工厂中,是因为刘天禄己经将他需要的刺刀制造出来了。此外还有两样的新式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