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新战阵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57章 新战阵

第257章 新战阵 把总王贵秀领着一百余火铳手们站成一排,他们原先的装备,都是标准的野战装备。 身上披着铁甲,头上戴着八瓣帽儿铁尖盔,身上斜背着火药罐及铅弹火药包,腰间别着一把长刀。此外还有搠杖、锡鳖、铳套、饮水、干粮等。 种种下来,负重怕要达到几十斤。 不过黄来福认为,有了隧发火铳及纸壳弹筒后,在火铳强大的威力及射程下,敌人能威胁到自己士兵的可能性己经大大减少,盔甲等物,怕是以后没必要披挂了。 毕竟火铳手们轻装上阵,是历史事实所证明的。 减轻了步兵的装甲后,可以大大提高士兵们在战场上的机动灵活性。特别是可以大大节省了自己制作盔甲的钱财。在士兵们的装备上,其实每人的盔甲钱向来是大头。 因此此时演练射击的士兵装扮,便是依黄来福的要求,一百多人都不装甲,仅戴一个头盔。腰间别的双手长刀也换成了刺刀。 特别是各人身上原来背的火药罐及铅弹火药包,也换成了一个弹药袋,内中装了六十发的纸壳弹筒。 这身打扮,让火铳手大感轻松。 依黄来福所说的纸壳弹筒击发步骤,王贵秀不时发出口令。 首先第一步,火铳手将精铁打制的隧发鸟嘴铳拿在手中,打开火门,然后右手从弹药袋中拿出一个纸壳弹筒。这纸制弹筒外面覆有油脂,里面己有定量的火药及一颗弹丸。 接下来,火铳手用牙咬掉纸壳弹筒的尾盖,用嘴含住弹丸,然后将弹筒内的火药倒入火门内一部分,关好火门! 最后,将纸壳弹筒内剩下的火药及弹丸塞入枪管内,用通条将弹丸与纸壳捅好,便完成了射击的准备! 比起原先的装药步骤,纸壳弹筒可说是大大节省了时间,依五寨堡普通的燧发枪兵们的装填速度,使用纸壳弹筒后,平均每人一分钟都可以打出两发。如王贵秀之类的优秀火铳兵,每分钟打出三、四发都不是问题。 而放在平时,优秀火铳兵们,每分钟最多打出两发的子药。如果是早前的火绳枪,每分钟能打出一发就很不错了。 一百多火铳手们是亲身体验的第一人,纸壳弹筒装药如此之快,各人眼中都是露出兴奋的神情,不过他们还是持枪严肃而立着。 王贵秀一声令下,各人将击发器打开,纷纷熟练地将隧发鸟嘴铳对准前面八十步远的木牌,前手托住鸟铳的腰腹,用照星远远地瞄准着。 王贵秀一声喝令,各人纷纷拨动了板机,“啪啪”声响,白烟冒起,火药味不断传来,前面的木牌纷纷被击中击碎。 几轮装填射击后,黄来福身旁众将都是露出兴奋的神情,没想到这纸壳弹筒装药射击如此之快,如果用到战场上,那还谁能抵挡得住? 对于新事物一般人总是恐惧的,黄来福原先提出纸壳弹筒的概念时,就算黄来福是主将,部下们还是有些疑虑,眼下纸壳弹筒的实际使用,己经征服了他们的心! 各人纷纷向黄来福进言,希望以后在军中的火器,都使用这种纸壳弹筒! 不用说的,黄来福自然是吩咐刘天禄以后大批量的生产纸壳弹筒。而且以后五寨堡军工厂,要将重点放到隧发火铳,纸壳弹筒,刺刀等的生产上来。 至于盔甲腰刀长枪等物,黄来福相信随着隧发火铳的普及,这些东西以后都将慢慢被淘汰。 现在刺刀与纸壳弹筒都造出来了,要检验他们的效果,便需要相关的演习。 …… 由于现在军工厂内的隧发火铳产量有限,所以现在除了黄来福的家丁营来福营全部配发隧发火铳外,余者就是黄来福的嫡系营五寨营,还有老营堡的镇虏营有配发一部分的隧发火铳。 隧发火铳的不同配置,自然需要相关的军阵配合,而为了这场演习,各将们都是忙开了。 时间很快到了万历二十七年的七月底,这天一大早,在五寨城附近的岢岚山脚下,来福营及五寨营正展开一场军事演习。 黄来福顶盔披甲,策马立在一个高坡上,用千里镜只是看,旁边是一大群将官们的簇拥,同样是用千里镜看,此外还有众多的旗牌手,吹鼓手们环绕在身旁。 来福营及五寨营假设为甲军及乙军,相互对攻,由于山西镇靠近塞外,所以假设一方是明军,另一方自然是胡人骑兵了。 在黄来福军队的编制中,与别的大明军队一样,都是以营为制,每营基本上三千人。每营都有步兵,骑兵,还有一部分的辅兵等。 其中,12人为一队,有队长1人。3队为一旗,全旗37人,旗总1人。3旗为1局,112人,百总1人。4局为一司,每司449人,把总1人。2司为一部,899人,千总1人。 三部合为一营,加上一些旗手,吹鼓手,火药匠,医士,医兽等杂流,一营计约三千人。 一般在黄来福的一营兵中,都有步兵两部人,约在1800人左右,此外还有一部的骑兵九百人。还有辎兵数百人。此外就是一些炮兵了。一般来说,一营兵中,有战兵约在二千多人。 此时是来福营设为明军,人数设为一营三千人。五寨营设为入寇的蒙古骑军,人数在两万人左右。 假设来福营在空旷地带遭遇了大量的蒙古骑兵,来福营将士虽然人人有马,也有一部分骑兵,但显然的,以骑战与蒙古人博战是不划算的,特别是有隧发火铳的情况下,因此杨小驴还是决定以步骑合战,就地防御。 此时来福营是以司为基本战术单位展开,四边是两部四个司的步兵隧发火铳手展开阵形,护住中军,其中每司中的每局112人,又都是保持三列横队,列与列之间间隔约1米,局与局之间间隔约为10米左右。每面都是宽约在百米左右。 这样的四面阵形,这样的三列横队,保证了全营任何时候的射击火力都来自于整个正面。而且还有源源不断的火力射击。 同时近千骑兵与辎兵杂流中军旗手等,也都布置在阵内的中军附近,这些骑兵全部都是下马,同样以阵形展开,他们同样配发隧发火铳,此外还有马刀或是长枪等装备。 他们除了等候追击外,还将作为步兵的预备队使用。 在必要时,他们还可以作为突击队,时不时地杀出阵内作为反击。 这是黄来福依自己笔记本电脑中收载下来的资料,还有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想出来的新战阵,而且与众将商议过,非常适合隧发火铳的威力。就不知道演习情况如何。 …… 由于这是刺刀阵与纸壳弹筒使用的第一次,作为来福营游击的杨小驴自然是兴奋非常,虽说是演习,他他还是抱着严肃的态度来进行。 早在演习前,他早己下令每局的百总检查士兵们的弹药情况,每人身上弹药包中的纸壳弹筒足不足。此外他还下令军士们更换新的火石。 作为隧发火铳,火石是必不可少的,由于火石的重要性,来福营的军士们每人都有一块备用,每个营中还都保有相当数量的储备。 相对的,晋西北一带火石资源还是丰富的,在五寨堡军工厂中,开采火石通常是在潮湿的天气里进行,干燥后,由熟练工人粉碎、整形后使用。 而隧发火铳制造成功后,来福营的军规,战斗前,火石是必检的项目之一。在战斗前夜,营的军将们都会提醒士兵们,更换一块新的火石,明天会有大用场! 士兵们早己是展开阵形,全部人的枪管上都套着刺刀,明晃晃的一片寒光!当然了,由于时间紧迫,军工厂还没造出足够的刺刀,所以一部分士兵们以尖物代替。 现在有了隧发火铳,此时来福营军士们排列的阵形己是更为紧密。而为了避免影响射击,来福营将士们的军服己是越来越紧身,现在更是脱去了盔甲,军将们只戴着一顶八瓣帽儿铁尖盔,身上少了几十斤,人人大感轻松。 当然了,也有一部分的军士们心下不安,虽说各人认为自己的隧发火铳犀利,更是有了纸壳弹筒,射击的威力及速度大大加强,但出于惯性,各人认为,没有了盔甲的掩护,将来博战时,会不会有些不必要的伤亡? 只有杨小驴等人是对此充满信心。有了隧发火铳及纸壳弹筒,再装备盔甲,己无必要。 早在先前时,远远在外的骑兵中的探马队早己急摇黄旗,说是有贼人大部到来,人数在万骑之上。中军大旗下的杨小驴用千里镜看得明白,他心中暗赞,有了这千里镜,己方应对的时间就充足多了。 再从千里镜看得明白,贼人大军己是开始进攻,一路骑兵主攻,数路攻击己方两侧及后路, 中军一声令下,众将士们准备作战,眼下来福营中早己不使用拒马,只有四边每司的战阵旁,都摆着几门战车火炮。 由于此次设定是在空旷远方地带作战,所以来福营军中带的都是轻型的战车火炮,威力及射程都不是很大。 黄来福在千里镜内看得明白,心想万历帝己经许可山西镇造炮,相关的火炮制造,要提上议程了。而且车阵的机动性也是差了一点。 军中的无敌大将军及大佛狼机威力倒足,射程也不错,每每达到一里,就是重了些,每每达到千斤,运送不易。看来自己要设法搞一些那种西式的六磅炮、四磅炮、三磅炮等,这样随军出击时就方便多了。 五寨营扮演的入寇蒙古人骑兵冲到约二百步时,他们开始加速,此时几面的战车火炮开始射击,当然了,这只是象征性的,并不是真的射击。不论是火炮还是隧发火铳内,内中都只有火药没有弹丸。 依实际情况时,一部分五寨营扮演的入寇蒙古人骑兵认为被火炮打中,而退出战斗。不过损伤不大,很快,余者数路蒙古骑兵还是继续冲击。 中军哱啰声响后,阵形四面此起彼落的号令声,隧发火铳兵们立时准备战斗。 每面中,士兵们都己是排成三列横队。原先他们都是站着,此时号令声响后,立时前两列跪了下去,第三列还是站着,同时第三列中一整排装了刺刀的隧发火铳对准了冲上前来的想象敌人骑兵! 很快的,敌人骑兵冲进了百步之内,中军一声铳响,一声长喇叭响起,立时这列火铳兵一齐开火,接下来是第二列站起来开火,最后是第一列开火射击。 如此周而复始,依隧发火铳的威力及使用纸壳弹筒的装填速度,虽是演习,众人也可以看得很清楚,那些冲上前来的蒙古骑兵根本也没有靠近的机会,以他们的战斗意志,每面一司五百人的火铳手三列射击后,大多就会溃败逃散。 就算有一些悍敌冒死冲上前来,四面军阵明晃晃的刺刀立起后,那些马匹也根本不敢靠近,而在这里,中军阵内的骑兵们己是冲了出来,夹击冲阵的蒙古骑兵,到了这里,不崩溃的敌人己是没有。 通过这个演习,高坡上的黄来福是看得满脸笑容,身旁众将也是个个兴高采烈,纸壳弹筒及刺刀阵的使用,隧发火铳手们己经完全可以独立作战,不再需要刀盾兵们的护卫了。 而且这个完全使用隧发火铳,加上刺刀阵的威力,也是让众人看得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