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播种、养猪、养鸭、喂鱼(3)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5章 播种、养猪、养鸭、喂鱼(3)

第25章 播种、养猪、养鸭、喂鱼(3) 杨氏口中只是“啊呀、啊呀、啊呀啊呀啊呀”个不停。 她啊呀了半天,转过头来对黄来福道:“我儿,这什么马拉犁、耧车之物干起活来倒是快捷,只是这些物什的价格应该很贵吧。” 黄来福道:“回母亲的话,这耧车购来时需银2两5钱,马拉犁需银2两,挽马2匹需银12两,一套物什约需银17两。” 此时大明马市上的马价不一,约分为五种:上上马、上马、中马、下马、驹,上上马值米五石,布绢各五匹;上马值米四石,布绢各四匹;中马值米三石,布绢各三匹;下马值米二石,布绢各二匹;驹值米一石,布二匹。 关于马耕时的马匹,五寨堡只有原来的挽马,骑马约百匹,远远不够,至少还需向外购买挽马百匹。黄来福委托渠源锐向外购买,渠源锐联系上了延绥镇一马市的马商,购买了中上等的挽马百匹,以每匹6两银子的价格买来。 五寨堡的10个农场,对这些古代机械化工具需求大,一个农场至少需配10套耧车、马拉犁,10个农场就需100套,加上马料等,单单这些设备的钱就需近二千两银子。这样的装备费用,怕整个大明只有黄来福一人舍得出。 此时的大明民间,特别是在西北和西南,不说牛耕铁犁,很多地方还是用原始的耦耕方法,很多犁尖还是用木头做的,根本不能进入多深的土地。就是在农业比较发达的江南地方,那里的农民,也有不少人牛都没有,将妻子轭在犁上当牛使用。在大明很多贫农中,十户人都未必有一条耕畜和一付耕犁。甚至有些贫农,连锄头也要向当地地主租赁。 装备不起是一个,还有一个,在中原或是江南人稠地少的地方,如果使用这些机械化设备,怕会有和百姓争抢就业机会的矛盾,也影响了这种高投入,高收获的耕产方式。不过在五寨堡,当然不存在这些问题,黄来福希望用越少的人耕种越好,多出来的人,他将来大有用处。 听了黄来福的话,黄思豪和顾千户互视了一眼,不过没有说话。渠源锐站在黄来福身旁,脸上倒是神情平静,虽说黄来福现在花的都是他出的钱。只有何副千户口中不住地嘶嘶作响,喃喃道:“太贵了……真是太贵了……” 黄来福倒没什么感觉,见识惯了后世的大机械化作业,眼前的情形对他来说只是毛毛雨,他笑道:“大家不用担心,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些投入将来肯定都是有回报的。” 见识了马拉犁和耧车的耕作播种方式,黄来福信心大增,他要求五寨堡各个农场抢抓农时,及早播种,到4月初中时就要全面结束春小麦的播种。 立时五寨堡各地农场,田庄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春耕播种计划,在马拉犁和耧车运到各个农场后,五寨堡各处完全放弃了一牛一人一犁的耕作方式,取而代之的,是全面古代式的机械化。而五寨堡新开垦的这些土地,大多位于平川之中,也有利于这种大规模机械化的使用。 在各个农场中,由军户或是民户转化来的屯丁们目瞪口呆地使用着马拉犁和耧车,对这种古代的机械化设备,各人的感觉不一,有震惊,有惶恐,有喜悦等,这种耕作方式,对于他们的思想,是一个巨大的冲击。 公元1590年4月8日,五寨堡第二农场。 “啊呀我的妈呀,这双马耧车太吓银了……” 第一屯大屯长丘洪马从耧车上下来,用满是老茧的大手搽了搽额上吓出的冷汗,粗黑的脸上颇有些心有余悸的味道。丘洪马活到四十多岁,自认为耕作经验丰富,不过象这种马拉犁和耧车式的作业方式,第一次使用,就让他说不出来。 这耧车不但播种快,而且耧车上还加着斗,斗中装着筛过的细粪,在播种时,那细粪就随种而下,将粪覆盖在种子上,开沟、播种、施肥、覆土、镇压一次性完成,一天就可播种施肥二百亩,让自视为种田好把式的丘洪马吓个不轻。 象他以前那种种田时,播种和施肥,完全是手工作业,不知要花多少精力,才能一天忙个几亩地,效果还不一定好,跟这种耧车播种施肥方式真是天差地。 周围的屯丁们听了丘洪马的话后,也是纷纷插嘴。 “是啊,是啊,俺第一次见到这马拉犁时,也是被吓了一大跳……” “俺当时手都哆嗦了。” “按这种速度,这农场万亩田地,全部播种完,怕是用不了几天吧,我老李种了几十年地,老实说,这样的速度,还是第一次看见。” “快是快,好是好,就是这些什物太贵了,以前我们家中哪用得起?” “是啊,只有大少才舍得这样花钱。” 丘洪马回过神来,将耧车前的挽马解开,让它们喝水,吃些马料,他爱惜地拍拍马背,大声说道:“大家先休息一会,等吃过午膳后,大家再接着干活,不可偷懒,能不能评上一等屯丁、一等屯丁和年赏如何,就要看我们活干得怎么样了。” 丘洪马本是五寨堡的军户,家中有一个兄弟是五寨堡的旗军,和五寨堡其它军户一样,以前过着衣食不周的生活,不过黄来福兴起后,再他又被任为五寨堡第二农场第一屯的屯长,经过这几个月的休养,他原来颇有菜色的脸上,已经透露出了良好的血色。 对现在的生活,丘洪马很珍惜,平时都是拼命的干活,对手下百名屯丁,也催得很紧。 听他这样说,众屯丁自然都是七嘴八舌的答应…… 五寨堡第二农场第一大屯的情形只是五寨堡各人屯丁们感觉的一个缩影,机械化似的生产方式悄悄地在影响着五寨堡各人的思想。但不管如何,五寨堡的春耕播种活动正在各地轰烈烈地进行着。 五寨堡20万亩田地中,除了大部分种了春小麦外,还有一些田地,及各个农场的田间地头,都种上了大豆和油菜,紫花苜蓿和芜菁等。 油菜和芜菁可以喂猪和喂羊,是优良的饲料,对五寨堡将来的养殖业发展会起很大的作用。大豆可以磨成豆腐,豆腐渣也可以喂猪。紫花苜蓿同样是理想的家畜家禽饲料,以苜蓿茎叶加工成的混合饲料,可使奶牛增加泌乳量,饲羊提高羊毛质量,有助于提高各种家畜的繁殖率和育肥率。 不但如此,大豆和紫花苜蓿等豆科作物都具有生物固氮的能力。此时的大明,一般使用粪便和腐烂的野草作肥料。而种植这些豆科作物,不用施用化肥,就可以改良土壤的特性,还能有效地提高土地的肥力,增进农作物的产量。 而且紫花苜蓿适应性强,还可在一些山坡地上种植,一年可收割二、三次,向来被誉为牧草皇后。五寨堡可放牧的地方众多,如大力种植紫花苜蓿,可为五寨堡将来的发展畜牧业提供优质的饲料。 黄来福作为后来人,又有着众多的电脑资料,当然明白这一点,当下发动五寨堡众人大力在各处种植这些作物,以为自己将来组建人工牧场作准备。 公元1590年4月12日。 五寨堡的春耕播种计划基本结束,让众人都松了口气。各人脸上都带着笑容,憧憬着未来的情形。不过春小麦播种结束,不代表农事就结束了,一些五寨堡的农副业又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公元1590年4月20日。五寨堡第一农场。 农场离清涟河边不远的地方,有一片较为低洼的地方,这片地方,对庄稼来说没什么用,但对黄来福来说,却又是另一个宝地。 黄来福在这些低洼地旁让人种了大片的油菜和芜菁。低洼地上,则是掘了上百个池塘,池塘里养满了鱼。池塘边上,则是筑了近百个猪舍,上百个鸭圈,上百个鸡圈,还有大片的蔬菜地。 现在猪舍无数的小猪儿是吃打来的各种猪草和屯丁们制成的各种饲料,不过等油菜和芜菁及紫花苜蓿等长成后,小猪儿就可以吃这些了。猪儿拉下猪粪,不但可以肥田,鸡和池塘里的鱼还可以吃猪粪里的东西,而且容易肥。鸭又可以到池塘里去吃东西,或是到河边去吃鱼虾。 如此家禽、种植、饲养循环利用,事实上是一种将农业、渔业、果蔬业等,集为一体的农副业综合经营方式。不但可获利丰厚,还可促进生产、生态的良性循环和平衡。 当时黄来福谋划出这一切时,就是五寨堡内农事和饲养最丰富的老军户和老妇人,也不得不对黄来福这一做法表示叹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