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大同镇巡抚到来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62章 大同镇巡抚到来

第262章 大同镇巡抚到来 万历二十七年九月初七日。 山西镇各地丰收的喜悦慢慢散去,而在五寨堡,各地的畜场果园,很快又迎来了另一波收获,同时各地的工厂也更忙碌起来。 在这种热闹又繁忙的景象中,各地来五寨堡拜见新总督的文官武将们也陆续来到了堡内。 早在黄来福回五寨堡后,便招集两镇文官中通判、同知、兵备、巡抚以上的人物,武将中游击、参将、副将、总兵以上的人物前来五寨堡商议政务。 进入九月后,这些文官武将们便陆续来到了五寨堡内。 在这些前来五寨堡的各地官员中,山西镇的文官有:山西镇巡抚杨方略、宁武道兵备刘堂生、岢岚道兵备杨盛洪、冀宁道兵备郭国曹、雁平道兵备黄宗良、山西镇户部管粮主事张文保。 还有镇内各道一些重要州府的同知、通判等人。 这是山西镇的文官,镇内武将来的还有:宁武关参将刘全利、河曲县参将朱召强,利民堡参将许镇、偏头关参将陈健雄、神池堡游击田大付,北楼口参将孙瑞俊,代州参将李茂雄等人。 这是山西镇,此外还有大同镇的文官武将们。 大同镇是九边大镇,境内有城堡六十四座,敌台八十九座,墩台七百八十八座。万历初时,兵册上一共有定额马步官军一十三万五千余人,定额马骡驴等五万一千余匹。是九边中防御蒙古人的重要所在。 与山西镇一样,大同镇内也设有巡抚一员,兵备四员,户部管粮郎中一员,镇守总兵官一员,副总兵一员,参将九员,游击五员,此外,还有数十个的城堡守备。 在接到黄来福的公文传令后,大同镇的各个有资格来晋镇的兵备将官们,也在巡抚魏允贞的带领下,由大同镇城汇合后出发,坐船由桑干河而上。 到达山西镇宁武关后,经由二地的水泥路,在九月初七日这天,进入了五寨堡之地。 …… 中午时分,从宁武关到五寨堡的水泥路上,一行旗牌仪仗浩大的车马正在行进中,周边随行护卫的随从家丁亲兵众多,看他们的旗号打扮,正是此次从大同镇来的文官武将们。 这行人中,都是文官坐桥,武将骑马,每个参将游击,都是恭恭敬敬地伴随在各自的兵备官车桥身旁,随时听候车马内文官们的吩咐。 与山西镇不同,大同镇当然是文武界限森严,武将们在文官们的压制下,早己是觉得文贵武贱是理所当然的事,丝毫不敢逾越。 此时大明各处的道路非常难行,多为坑坑洼洼的土路与沙石路,不比后世平整的国道与高速公路,千里迢迢一路行来,众人都是风尘仆仆,疲倦己极。 不过一踏上这宁武关到五寨堡的水泥路时,众人不由精神一振,啧啧称奇的声音不断从各个车马内发出。 各人在大同镇见惯了那种坑坑洼洼的难行土路,哪里见过如此平整整洁的水泥路的? 路面坚硬平整,两边绿化很好,上面没有灰土,没有土坑,非常的好走,车马一踏上这种路面,那种平稳一点也不颠簸的感觉,便让众人全身上下都是舒服无比。 这种感觉当然不单只是他们,再看旁边路上的行人,都是这样的表情。路面的好走,当然带来流通的便利,商业的兴盛,众人可以明显感觉到,这种水泥路上行走的车马,比别的地方人流兴旺了太多。 各样的窃窃私语声从车队各处传来,一直传到了大同镇巡抚魏允贞的耳中,此时他正眯着眼,似睡非常睡,坐在一辆马车内养神,听到若隐若现的议论声,也不由自主地将目光投向了马车外。 坐在他身旁的大同镇分巡冀北道兵备林道霁也是随之望向外面,看了半响,他才冷笑道:“这山西镇好大的手笔,修建这种什么水泥路,怕是所费不菲吧?” 魏允贞淡淡道:“邸报上不是言,山西镇只是修建从宁武关到岢岚州的百里之路,便费银达三万两之多吗?” 林道霁吸了口气,语气中有掩饰不住的嫉妒:“百里之路,便费银三万多两,听闻那新任总督黄来福有意继续在山西镇内修建水泥路,他哪来的那么多银子?” 魏允贞淡淡道:“那黄来福向有财神之称,东征之战时,发行什么债券,筹银便高达四百万两之多,区区几万两银子,对他不是问题吧?” 林道霁哼了一声,道:“早听闻这黄来福十年前只是个千户,以屯田起家,在五寨堡搞什么大农场出名。不过依卑职以为,他能有今日,怕都是惟意所为,以势凌辱商民,抽取重税才得到的结果!只可恨皇上偏偏宠信这等好货成癖之辈。” 黄来福在宁武关到五寨堡的地面上设有收费局,过往的车辆都需要交税,这些从大同镇前来的文官武将们,才进入了宁武关水泥路头,便每辆车,每匹马都被收取了不等的通行费与养路费,这让许多人不满。 特别是林道霁更是不满! 再想起黄来福以前做的一系列事情,对商人抽取重税,怂恿万历皇帝开矿榷税等,林道霁更是口出恶言。 魏允贞叹了口气:“倒也不然,那黄来福还是有些能力的,他在五寨堡的屯田产量,就是老夫也佩服不己。可惜啊,他屯田有功,又数立军功,原本是国之重将,可惜他不行正道,违祖宗之法,诱使天下万民开矿争利,这是走了歪路啊!” 魏允贞原本是进士出身,于万历二十一年时,以右佥都御史的身份巡抚大同镇,说起来他也算是为官清正,爱惜民力。在大同镇的几年中,裁革浮费,讲求战备,奏减役银,招民复业,算是个有能力的官员。 不过他出身于河南大地主之家,奉行的是小农经济的耕读治国,虽然家族中没有人所行矿业商事之务,然而他这种传统文人出身的人,更是与黄来福所行的大农场,大商业,大矿事等思想格格不入。认为黄来福这种举动是诱利惑人心,会严重导致世风日下。 在万历皇帝决定开矿榷税的时候,魏允贞就立时上疏论税监之害,以后并数裁抑大同镇税监张忠、孙朝等人,当时他的父亲年过九十,魏允贞曾二十次上疏请回家侍养老父。 不过当时内阁廷议以魏允贞是地方得力大员,当地税使非允贞不能制,所以一直留任他为大同镇巡抚,是地方上反对万历皇帝开矿榷税的急先锋。 那林道霁作为大同镇分巡冀北道的兵备,管理北东北西二路的二十三个城堡兼屯牧,不过他一直驻在大同镇城内,算是魏允贞的心腹,还极有可能是魏允贞去后的下一任大同镇巡抚。 此时他叹道:“确实,现今各地竞先开矿,民生困苦,国势危急!只是小人得志,我辈徒之奈何!” 转眼他又低声道:“魏公,现朝中开矿榷税之事我等只能缓缓图之,不过现那黄来福以武人身份高居两镇总督之位,就是以魏公大才,也要深受其节制,武人祸国,这才是眼前的大事,不知魏公可有何应对之法?” 黄来福总督山西大同两镇军务粮饷后,两镇的武将似乎翻了身一样,对他们上头的文官们己不如以往那样的恭敬,这让很多文官们心下非常不舒服。 特别是以后镇内的钱粮之事要由黄来福主理,他们上下其手的机会大大减少,这更是让他们忍受不了,当然表面上他们不能说出这个理由,只能大喊武人祸国等。 除了在舆论上大喊外,他们还不断地私下串通一气,以图将来应对这一局势。 这林道霁更是大同镇内文官反黄来福的急先锋,他不但联络了大同镇内的许多文官们,甚至还联络到了山西镇的一些文官们,意图同仇敌忾,共同应对。 不过现在就是大同镇巡抚魏允贞态度不明,所以现在趁着这个机会,林道霁要探探魏允贞的口风。 对于林道霁的心思,魏允贞自然是了解,不过对于这个问题上,他倒是不以为然。 他抚须缓缓道:“为国效力,不分文武!这黄来福得皇上信任,任他为总督两镇事务,自然是忠孝之心不容置疑,只要他能造富两镇军民百姓,老夫就是受其节制,又有什么?” “倒是那黄来福身为国之重将,不行正道,这是非常可惜的事,老夫见了他后,定要对他劝诫一二。” 不说黄来福开矿等事带来的蝴蝶效应,就是五寨堡的大农场之风,现在己经刮到了大同镇城一带,许多大地主纷纷遣散佃农,大规模耕种起来。 那些失去田地的佃农们大部分成了流民,聚于镇城一带,只有少部分往塞外而去,增加了社会上的不稳定因素,这让魏允贞非常的担忧。 归根究底,这都是黄来福带来的,所以魏允贞决定将这些事,好好对黄来福说说。 至于武人高居于自己头上,这一点魏允贞与别的文官不一样,他倒觉得没什么,只要黄来福真有能力,能为国为民谋福,他并不介意。 听了魏允贞这样说,林道霁心下失望,暗骂这魏老头幕气。 他表面上唯唯诺诺,心下却是打定了主意,不管怎么说,以后定要联络众官,对那黄来福阳奉阴违,他不相信以那黄来福一个粗野武人,没了他们文官们的支持,以后两镇事务能顺利展开。 …… 二人在马车内窃窃私语,此时在巡抚车马不远处的,大同镇总兵麻锦正策马而行,在他身旁的,是他标下的参将,侄子麻承勋。 麻锦是麻贵的兄长,此时麻家与李家一样,都是当时大明的武将世家,尽出知名的将领,时人将麻家与李家并称为“东李西麻”,后人也称赞他们:“将门有将,得无愧乎”。 麻锦几年前因功,因为资历荣升为大同镇总兵,他因为自己的弟弟麻贵与黄来福交好,他们两次出征都曾并肩作战过,可谓是战火中锤炼出来的友情。 因此在黄来福总督山西大同两镇军务粮饷,成为自己的顶头上司的消息一传来。麻锦就写写信给麻贵,听听他的看法。 此时麻贵顶着都督同知的衔头,还是任着自己的延绥镇总兵,不过正在忙着荣休的事,他回信让麻锦紧密团结在黄来福身旁,总归是有好处的。 依自己与黄来福的交情看法,麻贵认为,黄来福这个人,还是很念旧情的,也颇厚待部下与友人。不过为人还有颇有傲气的,与他难过的人,都很少有好结果。 自己的哥哥最好还是顺着黄来福点,否则可能很有苦头吃,将来如有那天,因为黄来福是自己哥哥的顶头上司,官大一级压死人,自己也不好说什么。 再说了,黄来福以武人身份总督两镇,这对镇内的武将们来说,不也是个好消息吗? 不说此后武将们身份地位的可能转变。就是以黄来福的大方,将来各堡武将的粮饷装备发放,也会宽松些,这些年来,各处武人的粮饷被文官们克扣,可是普遍严重的事。麻贵在这点上也是吃尽了苦头。 弟弟麻贵的意见,麻锦还是重视的,虽说黄来福以不到而立之年身居总督高位,而自己己经年近花甲,才是一个总兵,心下对黄来福不无嫉妒或羡慕之意。 不过黄来福任总督,这对两镇的武官们来说,总是一个好消息,麻锦也决定紧紧跟随在黄来福身旁,当然,他也是有自己的矜持与要求的,要自己跟在黄来福身旁可以,至少也得保证以后每年自己的粮饷足额发放不是? …… 各人心思中,车马一路向前而去,一路的景色让各人看得惊讶,特别是神池堡一带的厂矿作坊兴旺,工人商人的密集,更是看得众人咋舌不己,真想不到,这里原来只是晋西北的一个穷苦军堡。 当然了,众人看到的只是这里的工业繁忙,当地的工业污染他们是集体忽视的,事实上,这种工业污染,就算有注意到这种现象的人,也将是几百年后的事了。 魏允贞也是抚须沉吟,他承认,因厂矿之事,有使当地富足了一些,解决了一些民众的吃饭问题,不过他坚持认为,厂矿商事是祸乱之源,让人心逐利,道德丧乱。 特别是这种大规模的工厂矿山,由于聚集的都是青壮年,更容易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煽动闹事,造成当地的民乱,最后只会得不偿失。 目前他的眼光局限性,还看不到当地的环境污染问题,否则他还会加上这一条罪名。 越近五寨堡,路旁所见,便越是富足,新盖的砖瓦房越来越多,路上的行人脸色也越来越红润。就算是一行人中对黄来福再有偏见的人,也不得不承认,黄来福那治理地方的能力。 车马进入一个水泥路口时,路旁出现一个雄伟的石砌牌楼,上面写着几个大字:“五寨堡欢迎您!” 从这里开始,便算是进入五寨堡地境了。 这个石砌牌楼上的几个字,也让魏允贞等人回味了好久。 在牌楼旁边,一队数百骑的五寨堡骑兵己是傲立在路口正中,数十面的旌旗飘扬,猎猎声响。每面旗上,都有一条的麦穗与马推收购机,这是黄来福标兵营来福营的标志。 黄来福以农起家,为了纪念,便将自己的家丁营标旗搞为麦穗与收购机。这种与众不同的标旗,也成为远近闻名的议论话题。 此时这些骑士们人人铁甲铁盔,身上都是披着猩红的斗篷,个个身上背着隧发火铳,腰胯马刀或骑枪,骑在披着甲叶的强壮战马上,加上他们南征北战后得来的锐气,虽是数百骑,但那种气势,却是让所有见了的人心旌摇曳。 虽说车列中的家丁早己来报,前面相迎的的是五寨堡的军士们,不过魏允贞与麻锦还是看得暗暗心惊。这种军威,是大同镇军士们所没有见过的。 麻锦策马来到魏允贞车旁,恭恭敬敬地道:“魏大人,五寨堡的军马们,己在前面相迎,可要下车一见?” 魏允贞道:“那是自然,我等不可乱了礼数。” 他与有些不情愿的林道霁一起下了车马,此时车队那些文官武将们也是纷纷来到二人身旁,在魏允贞的带领下,聚集在马车前,等着那个迎接的五寨堡将领拜见。 此时来迎接的人正是杨小驴,他按剑站在马首前,见众人己到,大步来到各人面前,看魏允贞的官服及官威,知道他是大同镇的巡抚,当下他对魏允贞抱拳施礼道:“总督大人标下游击官杨小驴,奉命在此迎接巡抚魏大人,魏大人鞍马劳顿,一路前来辛苦了!” 见杨小驴只是随便地抱了抱拳,并不行叩拜之礼,就是单膝下跪的半礼也没有,魏允贞眼睛一闪,不过还是抚须微笑道:“总督大人召见,此仍公务,谈何辛苦,倒是有劳杨游击相迎了!” 站在他身旁的林道霁忍不住出口道:“杨游击,见了上官,你怎的不行全礼?” 杨小驴看也不看他,昂首看天道:“请恕末将甲胄在身,不能全礼!” 魏允贞淡淡道:“罢了!” 林道霁怒火直冲脑门,不过念在这是别家的地头,话说打狗看主人面,只得忍了下去,低声嘀咕了一句:“跋扈武夫!” 麻锦虽然是大同镇总兵,但也只得站在魏允贞与林道霁的身后,这个情形他看到眼里,心下却是暗暗羡慕,久闻山西镇武人日子过得滋润,果不其然。就是他身后的武将们,将这个情形看在眼中,也是各有心思。 …… 很快,众人便继续上路,来福营骑士们一分为三,一部分在前开路,一部分殿后,一部分随杨小驴随在魏允贞车马的两旁。 行进过程中,这些来福营骑士们整齐而行,铁蹄敲击在水泥路面上,发出有节奏的轰鸣声。 不说魏允贞与林道霁等文官们对这些挺胸凸肚,傲然策马而行的五寨堡军队看了又看。特别是林道霁,心下又是恐慌,又是惊畏,他与许多大同镇文官们都感到一股自己难以掌控的力量,似乎让他们喘不过气来。 就是以麻锦为首的大同镇武将们,也是个个对这些骑士们看得羡慕不己。此等铁骑,是大同镇所没有看过的,就是麻锦与巡抚标下的家丁们,也远远不能与之相提并论,怪不得五寨堡军队被誉为大明第一强军。 特别是这些骑士身上背着的闪亮隧发火铳,更是让麻锦看了又看,五寨堡自生火铳的威名,早己传到了大同镇,犀利,还不需火绳就可击发。 不说普通的军将们,就是贵为大同镇总兵的麻锦,也渴望拥有这样的一只全隧发火铳军队。 麻锦也多少收集了一些黄来福的信息,知道眼前这杨小驴是新任总督大人的心腹,他虽只是游击,而自己则是一镇的总兵,但他还是满脸笑容,刻意与杨小驴攀谈。 在他的刻意交好下,杨小驴也是对麻锦充满好感,两人策马并辔而行,热烈地交谈起来。 “……也怪不得麻军门垂询,这五寨堡隧发火铳,乃我总督府研制不久的利器,北击北虏,东征倭奴,可说是赫赫有名,各营将士都是抢着要,现今也只是装备了总督标下一营而以,就算余者两营嫡系,也只能装备半数……” “当然了,我听说麻贵将军与总督大人交好,麻军门乃是麻老将军的兄长,又是一镇总兵,现今总督大人总管两镇军务,一视同仁。如果麻军门能得总督大人欢心的话,说不定大人也会挤出数百门的隧发火铳,增强大同镇军的武力!” 这话听得麻锦大喜。 …… 在杨小驴大军的引领护卫下,大同镇文官武将们一行进入了五寨堡境内。一路的情形,让众人看得惊叹不己,就是魏允贞,也是不时的抚须感慨,只有林道霁,是又羡又嫉,同时心下莫名的慌乱。 一望无际的连绵麦田,依稀可以看出曾经的丰收景象,田内不计其数的灌井,特别是河边密密麻麻的上百轮大水车,第一眼看过去,充满了强烈的震悍感。 还有各处星罗棋布,如城堡般的农场,路旁到处是新建的瓦房,各地几乎看不到流民与乞丐。 如果说从宁武关到五寨堡只有一条水泥路的话。进入五寨堡境内后,那水泥路就是四通八达了。行人车马络绎不绝,繁忙而充满生机。每人都是行色匆匆,眼中满是对未来充满期盼的神情。 还有越近堡城,那越来越多的工厂商铺,特别是一些毛纺工厂,个个都是庞大无比,内中怕有数千人。此时正是午后,上班的工人不断,黑压压的一片人头,各种口音都有。 现在的五寨堡,己成为了附近军堡州县的务工首选之地,每年都有大批的民夫满怀希望,到这里及神池堡寻找自己的梦想。 这种大农业,大商业,大工业的力量,让一行人中,有些人看得热血沸腾,有些人则是看得惶恐不己,习惯了小农经济的缓慢与老死不相往来,这种充满生机与力量的景现,也让许多人接受不了,感到害怕!

下一篇   第263章 勾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