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播州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67章 播州

第267章 播州 万历二十八年二月初六日,公元1600年3月20日。 正是春分时节,放在江南,己是岸柳青青,莺飞草长,多雨降水的桃花汛时期。不过在这北方的千里地带中,却仍是春雨贵如油,农人盼望春雨苦矣。干旱,仍是北方地带的主要威胁。 入春来,山西全境就没有下过雨,放在往年,夏后,肯定又是流民满地,早有经验的山西百姓肯定又做好了逃荒的准备。 不过今年却是情形不同,由于从去年年后开始,两镇总督黄来福大人开始的大规模军屯,大规模兴修水利,大规模开矿,大规模的修建道路,需要海量的用工机会,这也让山西境内的许多百姓有了个活命的去处。 所以虽然今年的年景看上去非常的恶劣,不过百姓们却比以往心安许多,准备逃荒的百姓也少了很多。无数的百姓们涌入各处的建设工地上,熙熙攘攘的,让整个山西成为一个大工地。 马蹄声响,一队骑士,呼哨进入水泉营堡的街巷中,看骑队中旗手的麦穗旗,还有那些骑士身上厚实的铁甲装备,背上那闪着乌光的隧发火铳,高大身躯上那昂扬的锐气,不用说,这便是总督大人麾下那标兵营的家丁好汉们。 见这些骑士们疾驰而来,街边的军民们自然是赶紧闪避,然后聚在一旁议论纷纷,看这些来福营标兵们行军如此之急,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骑士们如风而过,很快,他们便到达了水泉营堡的衙署之前,然后很快的,一封兵部来的紧急公文,便送到了正在衙署内查看塞外地形图的黄来福手中。 两镇的五年计划发布后,各地的建设也是轰轰烈烈地展开,几个月来,黄来福便领着亲兵们展开了马不停蹄的巡视。从山西镇到大同镇,到处都留下了他的身影。特别是塞外三卫的复卫,更是倾注了黄来福的许多精力。 几日前,在大批的来福营亲卫随行下,他更是亲临巡视三卫之地,亲身解决了许多问题,特别是调度塞外各农场的屯田对三卫的粮饷支援事宜。 三卫远离内地,补给困难,没有塞外各农场的粮食支持,是很难在塞外生存的,而且三卫有近三万的军队平民驻扎,他们以后的屯田,他们的粮饷军器供给等,都是个巨大的问题。 好在这些年来,移民塞外的大明流民越来越多,从清水河到黄浦川河一带,无数的农场与村镇建立起来,他们出产的屯粮,完全可以解决三卫军士的粮饷问题,而且三卫附近还有大批的荒地,以后三卫军士自己屯田,也可以大大地解决自己的吃饭问题。 不过三卫复立后,黄来福最关注的还是塞外蒙古诸部的反应,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塞外三卫的复卫,似乎并没有引起塞外三娘子等蒙古诸部多大的反应。 黄来福幕僚分析,塞外蒙古诸部的没有反应,或许一是她们己是认命于事实,现在两镇的军事力量己是极大,特别是总督黄来福威镇四海,没有人敢与他为敌,塞外各地的复卫,己不是她们所能阻拦的。 二是这些年来,经过羊毛等各种贸易,她们与山西镇内地有了庞大的利益关系,她们的部落从上到下,都有从中获利,再兴刀兵,己是不合她们的利益好处。所以与黄来福和平相处,甚至忍让退让,己是三娘子部的主流思想。 塞外蒙古诸部的反应看在内,自然让黄来福轻松了一些,从三卫巡视回来后,他便停留在水泉营堡,打算修整数日后,便回五寨堡总督府,继续自己下一站的巡视。 而此时当黄来福接到兵部来的紧急公文时,几个来福营的亲将及总督府的幕僚正围在他的身旁,这些天来,经过几月奔波,黄来福清瘦了一些,不过眼神却更是锐利,精神也非常好。 看众人都是眼巴巴看着自己,不知道兵部来的是什么事,黄来福展开了兵部公文。 上书:“告于总督山西大同两镇军务粮饷官黄来福得知:播州蛮贼杨应龙,戕灭土官支属,谋夺官职地方,敌杀官军,凶恶逾甚。今特命尔前去提督军务,克期出征,照依兵部议奏事理,博采众论,讲画方略,会计钱粮,酌量地方远近,官兵多寡,随宜征调,会合剿杀。各该镇、巡等官俱听节制,一应军马钱粮等事,悉从便宜区处。尔须亲临调度,申严号令,相机杀贼。各兵所得贼人财物畜产,就给本兵。斩获功次,送巡按御史纪验明白,以凭升赏……” 下面是克期出征的时间表,兵部的官印公章等。 原来是一份任命自己出征播州的文书,总督三省军务,平播州蛮贼杨应龙……看着手中的公文,黄来福眼中精光一闪:“这场战事果然来到了,看来自己又要领兵出征了,不过这也不是自己所期待的吗?” 其实从几年前开始,黄来福便一直关注着西南端这场历史上有名的战事,就是万历三大征最后一征的播州之战,所以眼下有这份任命出征的兵部文书,黄来福一点也不感到意外。 播州之事,己经连绵数年,规模浩大,遍及三省千里之地,主人公便是这个播州土司官杨应龙。 说起播州,当时明朝为了治理西南各省众夷,在各地设立了众多的土司官,播州就是西南的众土司之一,此时播州大至就是后世的遵义地带,位于川、贵、湖之间,远于王化,山川深阻,地势险要,方圆二千里,为西南夷中之最大者,民悍而财富。自唐代干符年间杨端入播来,杨氏历经唐、宋、元、明二十九世八百年未变,累世在此做官。 明初时,杨坚率众附明,遂被命名为播州宣慰司。隆庆五年时杨应龙父杨烈死,隆庆六年杨应龙袭职宣慰司使。杨氏历代统治播州,势力盘根错结,特别是这个杨应龙,生性雄猜、阴狠嗜杀,早有不臣之心。由于他多次应征参战,深知川兵之脆弱,遂有占据蜀地之心。 万历十四年,杨应龙因从调有功,升任都指挥使,加封为瞟骑将军。很快又因为向朝廷进献大木美材七十棵,受赐飞鱼服。这让他更是骄横,轻视礼制,居所内雕龙饰凤,又擅用阉宦,俨然是一个土皇帝。 杨应龙为人狡诈多疑,好以诛杀立威,结怨甚深,所辖五司七姓不堪其虐,纷纷叛离。杨应龙听信宠妾谗言,杀妻及岳母,妻叔张时照向明廷告其谋反。 万历十八年,贵州巡抚叶梦熊也上奏杨应龙不法诸事,力主勘问。万历二十年,杨应龙赴渝受审,依法当斩。时倭人进犯朝鲜,杨应龙请求献金赎罪并带兵征倭,朝廷允准。 不过随后继任四川巡抚王继光坚持严提勘结,杨应龙抗命不出,朝廷下令进剿。万历二十三年五月,朝廷革杨应龙宣慰司使,由其子杨朝栋理宣慰司事。其后杨应龙纠集部众,在川、黔一带攻城夺地,大肆抢掠,残害百姓,击杀官军,十分猖獗。 万历二十四年,杨应龙派兵袭掠余庆、大呼、都坝,焚劫草塘二司及兴隆、都匀各卫,围黄平,戮重安长官家。万历二十五年,杨应龙劫四川江津、南川诸邑,袭击贵州洪头、高坪、新村诸屯,并侵扰湖广四十八屯,阻塞驿站。 万历二十六年十一月,杨应龙大掠贵州洪头、高坪、新村诸屯。很快又侵入湖广偏桥卫城中,俘指挥陈天宠,罗承恩诸人及子女。杨应龙兽性大发,大索城中,令手下奸淫城中女子,或令被掠女子裸体坐于木丛中,其军士嘻笑射乐,又或烧蛇从阴入腹,人蛇俱毙。又掘坟墓焚尸,灰飞蔽天,朝廷震怒。 万历二十七年二月,贵州巡抚江东之等率兵三千进剿。杨应龙令其弟杨兆龙、子杨朝栋至飞练堡迎战,官军无一生还,江东之被革职。 到了这个地步,万历皇帝己决心平定杨应龙叛乱,此时明朝援朝抗倭战事已经结束,万历皇帝令前四川巡抚李化龙为都御史兼兵部侍郎,总督川、湖、贵三省兵事,决意进剿。同时间,还不断从全国各地调兵遣将,除三省兵力外,云南、陕西、山东、河南、宁夏、天津的兵士皆在征援之列。 李化龙于万历二十七年三月奉旨总督四川、湖广、贵州三省军务后,五月进入四川,即请设标兵,并传檄总兵万鏊自松潘移重庆,并调集镇雄、永宁各汉、土兵设防。 万历二十七年六月时,杨应龙乘明军未集,大勒兵犯綦江,围城数匝,登城后,又下令纵囚焚掠,尽取资财子女,老弱者杀之,投尸蔽江而下,水为赤。 万历二十八年正月,杨应龙统兵八万,从五路攻陷龙泉土司,纵兵血洗秦江城,举国震惊。 此时朝议贼势众大,官军不可支,三省总督李化龙未有所功,恐难胜任,此时己任兵部尚书,曾在朝鲜与黄来福并肩作战过的兵部尚书邢玠提议让有大明第一名将之称的黄来福领军出战,平定播贼之乱。 此时大明虽然名将众多,当时刘铤,董一元,麻贵,陈磷等皆为一时之俊杰,不过他们似乎没有独当一面的能力,也没有取代文人,总督几省军务的才能与威望。 所以兵部尚书邢玠的提议虽让众臣颇有非议,不过似乎己经没有更好的选择,而且万历皇帝立时力挺,毕竟黄来福在朝鲜的成功例子是摆在那的。 由于军情紧急,很快朝议己定,万历二十八年二月初,兵部便下发紧急公文,任命黄来福取代李化龙为新任平播总督,统领四川、湖广、贵州等地几省官兵,务必一举荡平播州杨应龙的叛乱。 兵部的紧急公文下发到五寨堡总督府后,由于黄来福巡视外面,留守的官吏们自然是紧急派人通知黄来福了,便有了眼下黄来福在水泉营堡的一幕。 …… 看黄来福看完公文,只是沉默不语,他身旁的杨小驴试探道:“总督大人,这兵部行文来是为了何事?” 黄来福,扬了扬手中的公文,对他笑了笑,道:“小驴,我们又要去打仗了!” 一干手下都是大喜,道:“去哪?” “播州!” 杨小驴,顾大刀等人都是相顾欢喜,关于西南方的播州之事,这些年闹得沸沸扬扬,他们就是在晋西北,都是有所耳闻,几年过去了,看来这场西南方的叛乱,还是要靠他们山西军去平定啊,这让他们更是豪气涌现。 与别镇军士害怕出征不一样,山西镇的军队一直是大明军队中想战敢战的代表,这些年来,山西军每一次出战,从上到下都获得了大量的好处,这让他们征战的心更为的热切。 特别是杨小驴,更是渴望获得军功,当年他与江大忠二人同为黄来福家丁,不过眼下江大忠己是副将,他还是游击,自然是内心中颇有想法。此次机会来了,他自然是希望再次跟随黄来福出战,回来好再次封侯拜将。 而顾大刀以黄来福为榜样,更是雄心勃勃,眼下他虽是千总之衔,但当然远远不能满足,去年年底时,迫于父亲顾世银等人的压力,他终于娶了妻室,很快妻子身怀六甲,成家立室后,无后顾之忧,更是渴望杀敌立功,好回来光宗耀祖。 …… 黄来福领着亲随幕僚各人快马加鞭回到五寨堡总督府,兵部官员及宫中来的使者太监早己等候在总督府内。 二人见黄来福回来都是大喜,不过二人都是催促甚急,希望黄来福调集兵马,能尽快出发,最迟在二月底就要出兵。 使者太监还取出万历皇帝的圣旨宣读:“逆贼杨应龙等纠众据险,杀害镇守内官及三司有官,损折官军。朕念生灵荼毒,贼恶贯盈,不可不痛加剿灭。兵各至日,尔宜斟酌调遣,宣布恩威,明示赏罚,令其奋勇效力,会合剿杀。务俾逆贼授首,地方获宁,斯副委任。钦此。” 黄来福钦遵奉敕,由于军务紧急,黄来福就不必上京谢恩面圣了。 为了方便行事,治军明肃,此行使者太监来,还带来了万历皇帝赐给黄来福的尚方宝剑:“偏裨以下不用命者诛以徇,文武无大小远近惟部署,兵马钱粮器械惟调度。” 这种特权为黄来福的治军领军可说是提供了便利,让黄来福大喜,此次平乱的西南数省官兵近二十万,很多都是各省的骄兵悍将,有了这个尚方宝剑,自己将来平定播州杨应龙的叛乱时,可就方便多了。 那使者太监是万历皇帝的心腹太监,他早知道黄来福得万历帝的宠溺,所以并没有摆出什么架子,说话时也是推心置腹,他道:“皇上战意甚锐,希望黄总督能杀敌报国,不负上意!” 黄来福道:“还请公公告知皇上,为国尽忠平贼,下官敢不尽心戮力?皇上只管在京中坐闻捷报就可。” 兵部及内官使者在五寨堡住了数日,临行时带了大批的财帛满意回去。 黄来福在两镇动员,此次播州之战,他准备率领山西镇大同镇一万五千员军马前往平乱,这是个庞大的计划。黄来福历年出兵,以此为最。 很快,军队中的情报部门,便将播州杨应龙方面的情报源源不断地送来。参谋部也依各种情报资料,紧急拟定起相关的作战计划来。 而两镇将出兵西南的消息也在境内是传得沸沸扬扬,不说山西镇的兵将们都想出征,就是大同镇的官兵们,也同样是非常心动。 这些年来,黄来福领兵出战,每战都是战无不胜,随军出战的将士们都获得了大量的好处,而且付出的代价极小。外镇的将官们看在眼里,同样是眼热心动。 此时两镇全军的三等考核还未完成,不过由于去年年底时,黄来福在两镇足额地下发了军士们的粮饷,两镇军士士气高涨。 而且大同镇此时己挑选出了一万余名的甲等军,眼下塞外又是无事,兵火不兴,所以大同镇总兵麻锦希望黄来福能让自己率领一批的大同镇军马随同出征。 黄来福同意了麻锦的请求,让他挑选五千名大同军士出战,相关的兵将名单册薄,就由他与大同镇巡抚魏允贞一起拟定。 而放在山西镇内,各营各堡军将同样是抢破了头,大家都希望黄总督能率着自己去杀敌立功,连黄来福的大姐夫徐学世,二姐夫李应春,三姐夫田大付几人同样希望此次能随军出战。 看着自己的小舅子一步步从一个卫所千户爬到了眼下两镇总督的高位,几个姐夫内心中没有想法是不可能的。 虽然这几年中,他们因为黄来福的缘故,在财物上获得了众多的好处,但他们当然不会满足于自己的现状,特别是大姐夫与二姐夫,眼下他们只是守备之职,当然希望自己在官位上能更进一步了。 反正跟着自己的小舅子,危险小,立功的机会大,好机会就在眼前,怎么能不去呢。在几个姐姐的说情下,最后黄来福同意几个姐夫率领自己的一些家丁们,一起跟随自己出战。为了他们的安全,就让他们跟在自己的标兵营身后就是了。 最后的结果是,连自己的一部分来福营家丁们在内,山西镇共出兵一万,连同大同镇的军士们,两镇共出兵一万五千人。 一时间,从二月初到二月底,两镇各地的兵马频繁调动,众多的兵马不断汇集在总督府的五寨堡内。五寨堡上空,充满了异样的火热气氛。 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战争打的就是钱粮,对这一点,黄来福己是深深体会。 虽说自己此次是总督数省的平叛军马,相关调集的粮草也都是自己总理。不过黄来福是深知各省那些主管粮草的文官们的德性的,缓慢,僵化不说,这些人还对自己充满了恶意。特别是自己在两镇的新政,更让众多的文官们对自己深恶痛绝。 他们一个粮草制革,就有可能给自己的平叛任务带来了众多的变数。所以说此次平乱的粮草供应,黄来福决定还是由自己来解决算了。省得到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这些年下来,给过几场战争,五寨堡及山西各地的商人们,己经与黄来福合作得得心应手,黄来福己经建立起完善的商人供应粮草后勤体系,黄来福将要领军出战西南的消息一传来。立时便有各个商贾们找上门来,希望能为大军供应粮草。 这点上,黄来福全部交于渠源锐去主理,相信他可以做得很好。当然这样一来,等于此次的播州之战,打的就是自己的钱粮,而且近两万的两镇军士们,甚至有可能是整个平播的数省二十万大军,他们的钱粮,到时都要自己出资,这点上,黄来福当然不能答应,他必需将债务转嫁出去。 所以他又祭起了自己的法宝,对外发放平播债券,首期为两百万两银子,以黄来福的信用及到时播州等地的资源为抵押。 这点上,黄来福己是做得得心应手,而且他的信用极好,果然,黄来福的首期平播债券一发放,就引起了大明商民们的普遍关注及兴趣,连万历皇帝都是非常关注。当然了,户部尚书陈蕖对于黄来福又挑动自己的权威去发放债券,自然又是愤怒不己。 按黄来福交待渠源锐说的,不要看播州这个地方似乎是穷山恶水出刁民,其实却是资源非常丰富。这播州就是后世的遵义地区,后世探明的矿产己达六十余种,其中锰、硫铁矿、硅石、镍、钼钡更为优势矿产。 而且这个地方的农林牧业等自然资源都非常富足,遵义市后世更有黔北粮仓之称,而且在后世时,这个地方的烟叶质量优良,毛竹也为全国七大产区之一,大木,楠竹、杜仲、棕片、油桐籽都均为全省三分之一,还盛产名贵中药材,其中杜仲、黄连、天麻、黄柏、吴萸为贵州五大著名药材。 后世贵州省存在着大面积的森林及宜牧草山草坡,有着很好的发展林牧的条件。而放在遵义,也就是现在的播州地区,森林及畜牧用的草山草坡面积更为庞大,利用起来,完全可取得很好的效益。以播州为点,到时敷设西南地区,到时这些地方开发起来,完全不用担心自己的投入得不到回报。 在黄来福的金字招牌下,平播债券的贩卖非常顺利,源源不断的银子换成了粮饷,为黄来福将来的平乱提供了坚实的保障。而且黄来福的这种成功的做法,己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自然也引起了有心人的关注及学习,不过他们虽然也想学习黄来福的做法,却是画虎不成反类犬。 在充足粮饷的供应下,两镇平乱军的先锋,己经先期出发,到了二月底的时候,两镇军马,己是全部汇集在五寨堡,在黄来福的率领下,誓师出征。 ……

上一篇   第266章 开发债券

下一篇   第268章 阳奉阴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