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阳奉阴违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68章 阳奉阴违

第268章 阳奉阴违 万历二十八年五月初三日。 黄来福带领两镇一路出发,途经山西,陕西,四川三省数千里之地,经过两个月的水陆跋涉后,于五月初三日这天,到达了四川的军事重镇重庆府。 此时这个山城己是一副戒备森严的样子,城外方圆数十里都是大片的军队营盘,尽是栅栏高竖,壕沟高深,重庆城头,也满是忙碌的军士民夫。 去年五月,杨应龙督叛军围攻綦江城,城破后尽取城中仓库资财子女,投尸蔽江,水为之赤。虽事后乱军退屯綦江之三溪。不过由于綦江城离重庆仅一日多的路程,叛军所为,还是让重庆上下大惊失色,当时的平播总督李化龙急檄松潘总兵万鏊移镇重庆,并调集镇雄、永宁各汉、土兵到重庆设防。 到今年的正月时,杨应龙又勒兵数万,五道并出攻取了龙泉司,不过在移兵攻取婺州时大败,撤回了龙泉。此时总督李化龙己紧急驻节重庆,并日夜征调汉、土各兵分戍渝城、南川、合江、泸州等要害之城,加上浙、闽、滇、粤将士纷纷到来,军声渐振。李化龙又用计,杨应龙果然具文求抚,迁延不进。 不过虽说杨应龙无力攻取,大明官兵此时也是无力平乱,双方就这样僵持下来。作为总督李化龙的驻节之地,又处于綦江播州屯军的威胁范围之内,加上战事进展不利,重庆上下这种戒备而又沉闷的气氛就可以理解了。 黄来福领着两镇大军前来,打破了这种沉闷僵持的气氛,从进入重庆府境内一直到进入重庆城内,围观雀跃的人群就一直没有断过,而驻屯在播州附近的大明平乱军队闻听黄来福大军到来后也是军心大振。 这些年来黄来福名闻遐迩,有他的到来,大军平叛得胜的机会就多了几分保障,况且两镇军队的军容军貌也没让围观的军民们失望。 从去年年底开始,山西镇大同镇两镇军队就下发了充足的粮饷,加上一系列的整治,两镇的军风可说一新。而且两镇军队经过一系列的三级考核后,随黄来福来的平乱大军都是身强力壮的甲等军,加上他们随身的衣甲器械鲜明,比起西南各地尽多骣弱的卫所军,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那种精锐的样子,一见就让人家充满了信心。 西南军民久闻九边军队彪悍,其中以山西军为精,特别是昂然而来的黄来福标兵营中抗着刺刀的两千铁甲燧发火铳兵,更是让众人见了好奇惊叹不己。眼下这只军队己是大明各地说书先生中的主角,平宁夏,还有两次的朝鲜之战,哪里离得开这只大军?此次能亲眼所见,自然是让众人兴奋不己。 黄来福大军进入重庆城内后,在两旁欢迎接迎的百姓们可用人山人海来形容。当然了,对于黄来福的到来,重庆周边的普遍百姓军民们欢呼雀跃,心情复杂的人也不是没有。 黄来福到了重庆后,为了表示对黄来福这个新任总督的重视,而且说实在内心中也有对黄来福的好奇,前平播总督李化龙,还有此时身在重庆府的贵州巡抚郭子章,湖广巡抚支大可,也都亲出重庆城外数里相迎,一直将黄来福迎进了重庆官署内。 进了官署后,双方坐定,寒喧问礼,便都是相互打量。 三人看黄来福,黄来福也是看他们,只见那前总督李化龙年不到五十,身材魁梧,三绺长髯,一副威严精明的样子,看向自己的目光时,隐隐有些不服气的意思。 黄来福知道这李化龙还是有些本事的,此时虽说前线军事不利,但在历史上,播州杨应龙之乱,却是他领军平定的,眼下自己出来横插一脚,将他的权力夺走,特别是自己还是一个武人之身,自然是让他不满。 而且眼下黄来福己到任,李化龙只能回去干他的四川巡抚了。对于心高气傲的李化龙来说,这是一种降职的耻辱,让他在许多人面前抬不起头来,内心中己有些消极的念头。 至于那个贵州巡抚郭子章……原先的贵州巡抚是江东之,不过在去年的綦江被破后,加上一系列的军事不利,万历皇帝大怒,便追褫四川巡抚谭希思、贵州巡抚江东之各为民,还令缇绮逮兵备使王贻德进京治罪,还赐剑悬赏,严旨李化龙进剿,在这个背景下,郭子章才荣登贵州巡抚之位。 新得重任,郭子章自然是雄心勃勃,想干出一番大事业,眼下他还不到六十,适此良机,自然是不会放过。说起郭子章,历史上也是有本事之人,播州杨应龙之乱被平,他也是出了很大的力气的。李化龙被免总督之位后,他曾经看到上位的希望,不过位子最后却被黄来福这样一个年轻武人捞到手,自然是让他内心不满。 不过身在官场多年,他当然不会小瞧这个黄来福,这家伙,这几年中突然风起云涌的,不说几大征都立下大功,得到皇帝的欢心,以一武人身份,火箭似的爬到了总督两镇的高位,这在国朝的历史上是少见的。 特别是他的理财能力,以一武人将境内治理得井井有条不说,还气魄极大,动不动就是征放几百万两的出征债券,到现在为止,这家伙身上己经是背了上千万两白银的债务,仍然还是神情从容,这点上,郭子章认为自己是远远不如的。 前些时间里,在黄来福大军还没到时,山西大同两镇庞大的粮队己经先期从水陆两路滚滚而来,听说这些粮队都是商人征送,以平播债券为资本贩卖运输来的,这种以别人钱粮为自己谋利,而且别人还争先恐后效劳的新奇手段,让重庆府上下都是引为奇谈,也让郭子章深思。 种种事宜,所以虽然说黄来福年纪不大,不过郭子章并不小瞧黄来福。当然了,由于黄来福是武人,又力挺万历皇帝开矿榷税,自己又在山西镇大同镇血腥开矿,所以他在许多文人中可说是恶评如潮,在西南这些保守的地方官评更是不好。 郭子章身为文人大员,自然是注意影响,要与黄来福保持距离,而且黄来福如要驱使自己,也得有些本事,而且要付出一些代价才是。想到这里,郭子章一边打量黄来福,一边在内心中暗暗盘算着。 最后是湖广巡抚支大可,历史上他就是一个唯唯诺诺之人,在平定播州杨应龙叛乱时也没有出众的表现,黄来福的目光在他身上闪过。 双方己经寒喧过打量过了,眼下军务紧急,黄来福很快便切入主题。 黄来福正襟危坐,正色道:“本督受皇上遣命,西南平贼大业,俾付于我。福深惟负荷之恩,可说是朝夕惶惧,惟恐误了皇上的重托。现丑蛮傲虐,率众犯边,西南之事,悬垂己有数年之久。来福初到重庆,播事不解,三位大人久在西南,对于这播贼之事了解甚多,以后福还要多靠三位大人相协相力,以定播事。” 说着坐在位上微微致敬。 内心略微惊奇这个年轻的新来总督说话时没有所见武人的粗野,不过看着高高坐在上位的黄来福,李化龙,郭子章,支大可三人眼中都是落出嫉妒之色,这个位子,三人都是想坐啊,眼下却是归黄来福这个武人所有,特别是李化龙……三人略略客气后,又恢复到不语的局面。 看得出场面的冷场与阴冷,看来眼前的几个文人大员对自己很不服气啊,他们打算以后阳奉阴违?不过身为武将,在平日里管制文官的时候,这种局面黄来福见多了,他只是不动声色地道:“眼下本督掌管西南兵事,务求荡平逆贼,不使一人漏网,致遗后患。关于这剿贼之事,三位大人有何高见?” 半响,李化龙沉声道:“眼下贼势大张,官兵畏贼如虎,下官往日也只是以计缓贼,好语縻之。不过总督大人威名远震,眼下更率大军前来,想必贼人丧胆,播事可定!” 黄来福心中暗暗冷笑,这李化龙说了等于没说,看来他是死心准备做撒手掌柜了。 他又转向贵州巡抚郭子章,郭子章道:“李大人所言极是,总督大人威名远震,只要授以方略,播事指日可定。不过有道是皇帝不差饿兵,西南历经数年战事,早己是军困民乏,特别是下官的贵州之地,更是缺乏器械粮草,还请总督大人能补充一二!” 黄来福点了点头,这贵州巡抚虽然向自己要粮要饷,不过总算说了一点实际的东西。要粮要械好说,只要愿意打仗就行。 湖广巡抚支大可陪笑道:“下官也如郭大人所言,彼等乌合贼众,哪能当总督大人雷霆一击,总督大人只管授下方略,下官等无不应从。不过将士们也得吃饱喝足才能杀敌不是?” 黄来福冷笑,好嘛,一个个方略见解不说,好象平播只是自己一个人的事,而且还没打上仗,就一个劲的向自己问起粮草器械起来,好在自己事先准备了平播债券,粮草军械全部自备,不需要向这三省征收,而且自己又决定着全军钱粮器械调度的权力。否则的话,依往日由文官们管理粮草辎重,单单一个大军粮草供应,自己这仗就不知道要打到哪一年去了。 既然你们没有什么军务方略高见,那就全部自己决断好了。 他淡淡的道:“钱粮器械好说,各部官兵都是为国杀贼,本督自然不会厚此薄彼,都会足额供应,不使将士们有饥寒之苦。不过剿灭逆贼乃国之大事,各部务必奋勇效力,倘有疏忽或作战不力者,国法俱在,决不宽容!” 说着黄来福猛然起身,拂袖而去,留下厅中三人面面相觑,暗自后悔。 …… 初六日,黄来福到重庆己是三天。 这几天之内,除了与前总督李化龙交割了军务外,黄来福就是在官署内查看塘报,翻阅西南各地的兵册帐薄,与一干随行的参谋幕僚们分析各地汇聚来的军事情报,并未再次召见播州附近的文官武将们商议军务,也没有发下什么指令。 许多人都摸不清黄来福的心思,不知道这位闻名遐迩的现任年轻总督打的是什么主意,藏在官署内不声不响的。就是现任四川巡抚李化龙,贵州巡抚郭子章,湖广巡抚支大可都是内心不安,不知道这位黄来福是什么意思。 不过这几天黄来福虽然没有动作,但他们的后勤粮队还是从各地滚滚而来,带来了大批的粮草军械,尽数汇集在重庆府内,看其数目的庞大,似乎可以满足所有在播州平乱的将士供应。黄来福这种做法,看得西南的将官们吃惊不己,原来黄来福竟可以这样打仗的。 播州杨应龙之乱之所以蔓延几年,其实与西南大军的粮草供应困难也分不开。西南三省除了四川外,尽是贫瘠之地,加上山地众多,这粮饷的调运困难就可见一斑了。在往常的时候,数省大军的粮草供应多要三省征收提供,大家相互推诿,闹到最后,大军的粮饷总是不足,将士们吃不饱穿不暖,自然是打起仗来也是有气无力了。 现在黄来福直接撇开三省供应,自己解决大军的粮饷问题,得知这消息的三省官员大部分新奇庆幸的同时,内心中也涌起了一些复杂与失落的情绪,似乎自己不再重要一样,放在往常,这种粮草的征收调派,可是文官们钳制武人的最大利器啊。 也有一些人在观望,他们就不相信,二十万大军的粮饷供应,是多大的数目,那黄来福都能自己补足不成?看他到时要不要求到自己的头上。 初七日,黄来福忽然发出大批的总督署令,首先任命三省各地的主兵主将,皆以汉兵为主将。此时三省中,特别是四川的情形是沃野千里,四面皆山,土司环而居之。往常川地无兵将,只能借土司为兵将,所有征讨,只靠土司。土司中虽有忠顺之将,也有与播州杨应龙等乱军连成一气,暗中勾结相通之徒,播州杨应龙之乱连绵数年,与这些人的暗中相通不无关系。 眼下各省来的军马援兵从年初便陆续到达重庆府一带,连三省兵力算上有二十万之多,兵力充足,让黄来福有兵可调。而黄来福此举,也摆脱了以后在征调中对土司的依赖。 黄来福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的举动,自然引起很大的反响,放在往日,这种兵马调动往往困难重重,无他,就是兵马一动,就要耗费大批的粮饷,不过此时云集在重庆府的大批粮队,为黄来福很好地保障了这个问题。 当然了,虽然黄来福威名远著,而且又有充足的粮饷做引诱,不过此时各地平乱大军观望成风,很多人都是骄不可训,招之不来,使之不动,在调动那些油滑的文官武将时,黄来福就遇到了很多人裹足不前的问题,他们找出种种理由来推托。 这个时候,黄来福显示出他的强硬手段,在黄来福来四川之前,万历皇帝曾赐给他尚方宝剑:“偏裨以下不用命者诛以徇,文武无大小远近惟部署,兵马钱粮器械惟调度。”,借着尚方宝剑,黄来福雷厉风行,接连纠察处罚了好几个不听话的文官武将们,这些人中,有数个地方的参政参议文人大员,有湖广参将黄冲霄,有贵州总兵童元镇,有参将谢崇爵等人,都被黄来福严厉处罚。 黄来福的举动震慑了所有的人,这个黄来福果然是个厉害角色。此后,在整个播州之战中,黄来福又先后查参纠劾将官数次,更让三省上下军队官员无不肃然,对黄来福发出的命令都是凛然遵从。 当然了,除了处罚外,黄来福还做了另一件事情。就是重新复用原四川总兵刘綎,刘綎曾在第二次朝鲜战争中跟从黄来福打过仗,万历二十七年时他回国参于平定播州杨应龙之乱,因为逾期未到任,便被前总督李化龙革职,改补为南京右府佥书。 黄来福知道刘綎是个厉害人物,在朝鲜战场上自己就见识过,而且刘綎久居四川,川人与播人都非常惮其威名,是平播中不可缺少的勇将。事实历史上的播州之战中,刘綎也是立下汗马功劳的,破九盘,入娄山关,战海龙囤,可说是平播首功之臣。 对于自己被复用,刘綎自然是对黄来福感激涕零,愿誓死报效。只有李化龙非常不满,自己将刘綎罢用,黄来福又复用,这是什么意思,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嘛? 到了这个时候,兵力始定、器械始备、粮运始齐,足以守,也足以战。在这种情形下,召文官武将们来重庆商议军务的时机到了。 二十日,黄来福又发出总督署令,令三省各地文官中参议以上的人物,武将参将以上的人物来重庆府谋划军务。不过黄来福发出这个总督署令时,也是经过一番争议的。在大明内地中,文武之分更为的严酷,平时的谋划军务方略时,都是文官之间的事,就连各地的总兵都没有资格参与,只有在各文官们议定后,才将方略授于总兵等人。 眼下黄来福公然号令各地的参将以上人物前来商议军务,这不是抢夺文官们的权力资格嘛,自然是引起很多人的不满,不过这种不满都被黄来福强压了下去,军务商议,如期进行。

上一篇   第267章 播州

下一篇   第269章 海龙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