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海龙囤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69章 海龙囤

第269章 海龙囤 万历二十八年六月初一日。 经过召集文武于重庆府内商议军务后,黄来福拍板定下了“四面迭攻,渐次荡涤!”的平播作战方略。方略决定平乱明军四面出击,八路进剿,以达到全面包围,逐步压缩,绝其叛军资储,最后平息叛乱的目的。 此时在黄来福严令下,大明各路兵马都陆续汇集在播州附近,延宁四镇、河南、山东、天津、滇、浙、粤等省将兵纷至,踵背相属,各土司亦用命。 部署既定,初六日这天,黄来福大会文武于重庆演武场外,登坛誓师,发盟誓,齐军心! 对黄来福来说,此次誓师很有必要。黄来福初到西南,面对众多文武大臣,不识其面更不知其心,他惟恐其中有怀私败群之类,举行誓师,便可以必盟之于天以一其志,毕竟不比后人没有多少的敬畏信仰,此时的明人还是很相信誓言的。 初六日这天的登坛誓师大会可说规模宏大,让人看了热血沸腾!黄来福依参谋们的意见,依古礼在重庆演武场内设立天地、日月、风云、雷雨、山川、社稷、先圣、先贤等神位,诸军将官依次盟誓。在誓师大会上,黄来福指出杨应龙大逆不道,天地不容,讨杨是除暴安民、兴师同罪,我军必胜! 黄来福之言让军心大振,誓师人等都是发誓要尽忠报主,致死不贰,以身殉国。如凡负国之人,必遭人神共遣! 此后几日,调度兵马,拨运粮饷,黄来福又处于紧张的繁忙之中,十二日这天,出兵时机己到,黄来福传令各省明军出战。 大军共分八路出击,其中四川境内又分四路:总兵刘珽率军从綦江方向入播,麾下有参将麻镇等人,四川参政张文耀监军。总兵马孔英从南川方向入播,麾下有参将周国柱,宣抚冉御龙等人,四川佥事徐仲佳监军。 总兵吴广从合江方向入播,麾下有游击徐世威等人,四川参议刘一相监军。还有副将曹希彬也受吴广节制,从永宁方向入播,麾下有参将吴文杰、水西土司奢世绩等人,参议史旌贤监军。 贵州境内分三路:总兵李应祥,统土知府泷澄、知州岑绍勋等人由乌江方向入播,参议张存意监军。参将朱鹤龄受李应祥节制,统土司安疆臣等人由沙溪方向入。土司彭元瑞等人由兴隆入,按察司杨寅秋监军。 湖广境内为偏桥一路,又分两翼。历史上这路由总兵陈璘负责,但此时陈璘坐镇对马岛,因此便由副总兵陈良比统土司彭养正等人由白泥方向入,副使胡桂芳监军。土司单宜等人受陈良比节制,由龙泉入,参议魏养蒙监之。此外还有大同镇总兵麻锦率军一部分,以为协助陈良比诸人。 黄来福传谕诸将以抵娄山等关为期,又令郭子章以贵州巡抚身份回镇贵阳,支大可以湖广巡抚身份回镇沅江,以为调度两省军事。自己则以总督身份坐镇重庆,手持尚方宝剑,主持讨伐全局,他身边的家丁营,还有从两镇带来的大部分官兵,都是随侍在重庆周边,以为策应八路兵马。 以文人监军,是黄来福与西南文官们激烈搏弈及妥协的结果,而他这样的布置,也是出于将精锐摆在綦江、偏桥方向的考虑。刘珽在播人中威名极盛,让他由綦江入播,可以极大地威赫播州叛军。 而在湖广偏桥方向,江外为四牌,江内为七牌,都是五司遗种及九股恶苗的盘据之地,所以黄来福派麻锦领军出战此地。 …… 大军分八路出击,每路约三万人,共计二十余万人,其中官兵十分之三,土司兵十分之七。二十万大军声势浩大,浩浩荡荡地攻入播州各地,播州叛军见了后,个个都是震惊:“今番真天兵,与昔不同!” 三省大军从数个方向攻入播州之地,在黄来福严厉的奖罚措施下,加上充足的粮饷保证,与以前不同,此次将士都是用命。 六月十三日,四川总兵刘珽首先领军过白渡驿,进入綦江境内,迎战綦江之内的播州乱军。綦江自东溪入播州,境内峻岭茂箐,素号奇险,并有楠木山、羊简台、三峒等寨,由叛军一头人首领穆照领数千兵据险而守。 刘珽力战,先督发军兵攻楠木山,就阵斩首六十五颗,据守楠木山的叛军怕死,争相逃命,楠木山寨收复。接着刘珽又移兵进至羊简台寨扎营,督军硬攻,又斩首二十六颗。数日后,刘珽起营至三峒寨前,穆照等叛军见明军势盛,抵敌不过,夤夜奔逃回播州。三峒等寨收回到了明军的手上。 夺取了重要的綦江之地,解除了乱军对重庆府的威胁,而且还取得了第一个进入播州的战略要点。首战告捷,消息传开,重庆府上下一片沸腾,黄来福下令重奖刘珽及立功的将士们。几日后,立功者手上便拿到了白花花的赏银,让军心更是振奋。 到了六月底时,刘珽己经领军攻抵桐悻驿前,离叛军的军事重镇九盘不远,而其余各路大军的捷报也是纷纷传来,我师劲锐,贼人不堪战,己收复失陷城寨多处。 七月初二日,总兵马孔英与监军徐仲佳领的南川方向军马,己攻克播州另一重要关口桑木关,离绥阳不远。 初八日,贵州总兵李应祥克乌江关,翌日,克河渡关。 初九日,在湖广方向,湖广副总兵陈良比与大同镇总兵麻锦己是击破了江外四牌恶苗,夺取了天都、三百落诸囤。 到了这个时候,黄来福的“四面迭攻,渐次荡涤!”的战略思想己经慢慢成为事实。 明军兵锋极盛,播州乱军乱成一团。七月中,杨应龙才慌忙令儿子杨朝栋领军数万,分道迎敌。杨朝栋在对阵刘珽时,刘珽亲自陷阵,一柄镔铁大刀在马上轮转如飞,其势疯狂,其麾下的亲军营也是跟随奋勇冲阵,势不可挡。 播州乱军早闻刘珽威名,见刘珽勇不可挡地冲来,都是大惊道:“刘大刀来了!”顿时崩溃,杨朝栋溃围突走,身旁仅有几十个家丁。到了这个时候,乱军更为胆落,只敢据城寨守御,不敢再出城浪战。 七月二十九日,刘珽攻占娄山关。娄山关为播州的前门,地势险要,万峰插天,只有一线能通,刘珽率官军从间道攀藤,毁栅而入,最后占了娄山关。而在这时,南川、永宁两路川军也己经到了娄山关前,三军会合,更是军心大振,连破龙爪、海云等处险囤,最后压海龙囤而垒。 此时在贵州军方向,土司安疆臣己经夺取了落蒙关,一直兵至大水田处。湖广军也破了青蛇囤。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几路大军一直攻到播州的核心之地,杨应龙见明军势急,自己却毫无办法,只能父子相抱痛哭,上囤死守,又投降文到重庆府黄来福处,希望能缓解大明军队的攻势。 当时有人认为可以接受杨应龙的投降,以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黄来福只是冷冷一笑,道:“疾战勿受降,师不可久老,贼诈不可信。” 斩使焚书,不为所动。 八月初,播州府治收复,杨应龙领家小及残军二万余人退往最后的据点:海龙囤。 八月十三日,八路明军大集于海龙囤下,始筑长围,更番迭攻,杨应龙知兵在颈,只是苦守。 八月二十日,关心着战事的进展,加之海龙囤是平播最后一战,黄来福亲自率领中军及家丁亲卫浩浩荡荡从重庆来到海龙囤下,此时这里己成为惨烈的战场,二十余万大明官军围着一个方圆不足十里的囤子,只是苦战不休。 对大明平乱军队来说,只要扫平海龙囤,便代表战争结束,官兵们都是心中热切,而杨应龙也是作最后的疯狂,一时间海龙囤周边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 八月二十一日,清晨,海龙囤下。 远处连绵的群山笼罩在蒙蒙的雾气之下,一缕太阳射出,光照在不远处的海龙囤上,让其显得更加的雄伟险俊。 黄来福凝视着那里,一动不动。在他身旁不远处,数十面黄字大旗猎猎声响,站立的,尽是顶盔披甲的心腹家丁亲卫,个个如钉子般一动不动,只是按刀挺立,浑身上下充满着强烈的肃杀之气。 除此以外,就是众多身罩铁盔铁甲的文官武将环绕在侧,黄来福的亲卫将官,顾大刀,杨小驴,田大付,徐学世等人,还有黄来福从两镇带来的麻锦等人,此次大明各省来的平叛将官,如刘珽、马孔英、吴广、李应祥诸人也是侍立身旁,精英荟萃,济济一堂。 在黄来福身边两侧,四川巡抚李化龙,贵州巡抚郭子章,湖广巡抚支大可也是肃立,眼望着远处的海龙囤,神情凝重。海龙囤之险,众人虽早己耳闻,但自己亲眼见到后,还是震惊不己,怪不得二十万官兵节节胜利后,却在海龙囤下苦攻数日一无所获。 看着眼前的险关,黄来福也是神情凝重,历史上的播州海龙囤之战,他己知道非常的艰苦,今日见后,更觉海龙囤之险。史书上曾说海龙囤,贼所倚天险,飞鸟腾猿,不能逾者。对于这个评价,黄来福觉得一点也不过份。 这一带的千山万岭都是属于大娄山余支,群峰耸峙,峡谷幽深,眼前的海龙囤更是建于群山之巅,四面都是悬崖陡壁,只有囤后一条小路可以攀登。白沙水河谷和腰带岩沟环绕海龙屯,成为天然护城河,囤堡负山临水,气象森严。 不但如此,在囤内各处,又依险建有铜柱关、铁柱关、飞龙关、飞凤关、朝天关、万安关和西关等九关,各关均以巨石垒砌而成,高大的护墙重重叠叠相连,随山势蜿蜒环绕,构成了三重严密的防御体系。每关可说都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极为的易守难攻。 史记海龙囤与钓鱼城修于同一时期,与附近的“娄山关”、“鼎山城”等形成纵深防御系统。当时播州与大理共处三百年,大理最终被元兵所灭,但元兵与播州对峙三十余年,终不能取之。连当时的忽必烈都深知播州防御严密,便避开播州攻宋,播州的军事防御之强由此可见一二。 特别是到了万历年时的杨应龙当政时,更是调集数万役夫工匠,用了几年的时间,在其祖先修建的龙崖囤基础上扩建城堡、宫室,筑前后十二关,在几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山上围筑坚壁巨垒,均以千斤巨石砌筑,城门嵌刻关名,还营造箭楼、仓库、兵营、水牢等于城中,各关之间石墙相连,马道至通,更增加了海龙囤的艰险难攻。 杨应龙生性暴虐嗜杀,传说当年在加固和扩建海龙囤的数年里,曾严令筑城工匹、民夫、士卒每人每天必须穿烂一双草鞋,否则便被视为偷懒怠工而遭毒打,最后还要扔下悬崖喂狼。这种传说更增加了海龙囤的可怕与神秘感。 在这样的地形修建这样的城堡实在是一项浩大的工程,不过黄来福却无心感慨为修建这座城堡花费的巨大人力物力,他只知道,这种依山险而建的城堡,非常的易守难攻,己方兵力无法展开,明军的枪炮优势也难以发挥,硬要攻击,只会是死伤累累。 当年的援朝之战中,明军攻击比此险度不到十分之一的倭城都是伤亡惨重,如现在要硬攻海龙囤,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特别是眼下囤内的杨应龙有守军两万余人,有天险可凭,有数百年的积储足恃,有悍勇的心腹军兵可用,这囤,难攻啊。 …… 凝视这个巨大军事城堡良久,远处气势磅礴高山巨岭上的九关雄险隐隐可见,黄来福最后看了一眼,一声不吭,猛然拨马回转营地,众人忙紧跟在黄来福之后,个个闷声不语,心中却都为很快要到来的血雨腥风肉搏血战而感慨,如此地势险要,防守严密的险关除了硬攻之外,似乎没有其它的办法了。只是这样一来,有多少的大明勇士要葬身于此? 在海龙囤这个播州土司兵固守的要塞周围,同样都是莽莽的群山,平川甚至是丘陵之地都极少,所以二十万大明军队驻扎的营地,都是分布在这周边的莽莽群山有限的河谷平地中。举目望去,各平地,各较缓山地上,尽是连绵的旌旗与营盘,刁斗森严。 除此之外,各条进入营地的小道上,搬运物质的民夫如蚁般聚集,来自重庆府等地的车马辎重源源不断地运入营地内。二十万大军所需要的物质是惊人的,如果不是黄来福发行的平播债券,在财力上是难以供应如此多的大军需求的。 进入黄来福巨大的帅帐后,黄来福只是稳坐沉吟,而该为如何攻取海龙囤,各省官将己是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当然了,依大明内地及西南各省文贵武贱的官场格局,能在场争论的都是各省的高级文官,各省的武将们,就算他们是总兵之尊,也只能站在下首静听。 李化龙作为四川巡抚,此时的播州是属于其管辖范围之内,此战中勇猛精进的刘珽更是其四川总兵。战事顺利,李化龙的心也热切起来,在黄来福的吩咐下,他手下的幕府赞画将一副巨大的播州地图取出挂起,特别是内中关于海龙囤的地形图更是详细,显然是李化龙做了不少的功课。 李化龙据图为黄来福及在场各人详解:“贼依海龙囤天险以抗王师,海龙囤该地自杨氏唐季入主播州以来,己历八百余年。经其世代经营,可说是艰险无比,更有关隘关关。据察,海龙囤共有险要关隘九重,每关皆是依险而建,易守难攻!” 李化龙指着地图道:“海龙囤首关为铜柱关,城墙以巨石砌筑,城门高厚,位于海龙囤山角处,有一等囤崎岖小径从山谷蛇行至城墙下,为囤东第一道关口!铜柱关之后为铁柱关,该关坐南朝北,下临溪谷,以扼上山之道,为登囤之北门。铁柱关之后有一瞭望哨,当地播贼称之为歇马台,连接上下关口,前为贼登囤人马在此等待验贴之地!” “铜柱关及铁柱关为海龙囤第一道关防。经歇马台往后,行三十三级石阶,又经过一道山弯,方能进入飞虎关!歇马台至飞虎关,为海龙囤第二道关防,所行三十三级石级,皆修于山脊之上,一边为深不见底的沟壑,一边为刀削斧劈的悬崖峭壁,颇为险要。” “飞虎关,更是海龙囤之雄关险地,贼亦称之为吊桥关,关隘建于陡峭的绝壁之上,城门更以半崖上的巨石壕凿为成,极为难攻,关上专设有投掷滚石用的滚石库。而在城门的前面,另有数十阶巨石铺就的石阶,播贼称之为天梯。天梯其势陡峭难行,每石阶皆需手脚并用方能攀爬,想一步一阶绝无可能,想是贼人为其防御所设行走障碍,使得我进攻将士不能鱼贯而上!” “在飞虎关城门后,有一开凿于岩石山体上的巨大瓮城,在我师攻上关口后,城上贼军可以以此阻击我师将兵。在飞虎关后面,有一凿于岩壁上的险峻通道,贼人称之为龙虎大道,全长二百余丈,上临悬崖,下临沟谷,侧有护墙,可直达关后的飞龙关。在飞虎关上的贼人不支之时,飞龙关上的贼兵便可就近援助!” 李化龙神情凝重,指着地图上那处关隘:“相比飞虎关,飞龙关更为险峻,该关依山形建于一环形悬崖之上,关墙全部用重达百斤巨石砌筑,其势扼守狭窄通道山梁,下临杀人沟深谷,登高远望,一目了然。为贼人依为海龙囤最重要关隘之所。” 在历史上,这飞龙关也是明军攻囤最猛烈之处,后世飞龙关上有一道很大的缺口,就是当年大明军队攻关时用大炮轰掉的。 除此之外,飞龙关旁的杀人沟深谷也是一处让人心惊之地。杨应龙在海龙囤的统治残暴,在加固和扩建海龙囤的数年里,他曾规定,如果有人一天穿不烂一双草鞋,就会被当作懒人从杀人沟的悬崖上推下去摔死。历史上战死的海龙囤土兵尸体大多被扔入杀人沟内,加上沟内多年来被杨应龙杀害的当地百姓,杀人沟内一度累累白骨。明政府在当地改土归流后,曾于囤北建海潮寺一座,希望能镇住杀人沟内的冤气。 除了杀人沟外,飞龙关内还有杨应龙为其女儿们建的绣楼,这些绣楼建在高高的悬崖旁,若没有胆量之人,或许还不敢登上这些绣花楼。 李化龙朗朗道来,黄来福一直不语,只是看着地图,飞龙关之险,也是让他听得心惊。 飞龙关后又是朝天关,为当年杨应龙迎送朝廷使者及边关将领的地方。和飞凤关一起,组成海龙囤最壮观的一组石构建筑,关隘处处,皆用千斤巨石砌成,单石墙就高达近十五米,堪称牢固无比。 出了朝天关,就是海龙囤的内城飞风关。这是一座用巨大石块修建带有瓮城的关口,其屹立在囤顶之上,规模宏大,并设有两道大门。在关口上的石头台上,还有五层非常壮观的雕花高楼,这是杨应龙为其五个夫人所修建的花楼,也是临敌时的指挥中心。 海龙囤九关皆险,特别是第三道防线的飞龙、朝天、飞凤三关,更是前后排列有序,互成犄角之势,共同组成一座阶梯式布局的石头城堡,颇有古时立体纵深多重防御的思路设想,要攻下这三关,更不知道要流多少的血。 …… 李化龙一一道来,帅帐各人都是神情凝重,这海龙囤如此险要,关隘重重,极为难攻,除了黄来福等人外,各官将在海龙囤下几日,都是深有体会。事实上,从八月初二十万大明军队云集在海龙囤下,多日过去,众军付出很大的伤亡,却连海龙囤第一道关口铜柱关都没有攻下,加上比铜柱关险要极多的余者数关,在这海龙囤下,还不知道要流多少大明将士的血。 各人都是脸色难看,只是看着上首的黄来福。

上一篇   第268章 阳奉阴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