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血战、播州平(一)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70章 血战、播州平(一)

第270章 血战、播州平(一) 万历二十八年八月二十三日,清晨。 海龙囤莽莽群山四边的明军营地己是一片喧哗,源源不断的旌旗从各营而出,慢慢汇集到了海龙囤首关铜柱关前的一块平川之地上,经过数日的歇息后,明军又恢复了对海龙囤的攻击。 此时这块小小的平川之地己是挤得水泄不通,放眼望去,尽是黑压压的人头,人数怕有数万之多,连周边较为平缓的山地上也是站满了军马。此时人人神情肃然,看旗号,军阵上的军士大多是山西大同两镇的军马,特别是大同镇的军马,更是站在最前哨攻击位置。 二十一日的商议结果还是硬取海龙囤九关,毕竟海龙囤的地势就是如此,杨应龙又是死守不出,什么计谋都是无用。不过自平播之战后,经过数月战斗,各省官兵都己是疲惫不堪,急需修整,如要求他们再次血战而夺海龙囤,怕是有心无力,因此此后的攻击战斗,便是留在了以精锐闻名,又一直休养生息的山西大同两镇兵马身上。 而攻击的第一波,便是由麻锦统领的大同镇五千兵马主导。 黄来福时间约早上八点,军队己是集结完毕,不绝的铁甲与如林的枪矛,显示出肃杀的气势,让后方观战的各省友军心中暗叹两镇军马之精,果真是名不虚传。 列阵后,两镇数万将士一直沉默不语,只是等待攻击的命令。虽是数万人,但阵地上却是鸦雀无声,只有军旗的猎猎声响,显示出两镇官兵良好的军事素养。 在军阵后的一块丘陵高地上,阻挡视线的树木早己被砍伐一空,顶盔披甲的家丁林立,尽显森严戒备。在一块巨石前,黄来福凝视着前方数里的铜柱关,神情平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在他身旁,簇拥的尽是系着大氅,身穿铁盔铁甲的大明军将们,汉将土司官,尽是环侍在侧。连三省巡抚们,也是披了一身的铁甲,神情有些紧张地等待战斗的开始。 不知过了多久,黄来福回过头来,对身旁的麻锦道:“麻将军,开始吧!” 麻锦抱拳大声道:“末将领命!” 马蹄声响,他己是领着几个亲随将官下了高地,往己方军阵而去。 不多久,大同镇军阵中便响起了号角声,一部军马出了军阵,往前方不远的铜柱关方向杀去,竟是大同镇总兵麻锦标下参将,其侄子麻承勋,领军二千人,作为攻击先哨。麻锦一出手就让自己的侄儿领军出战,其中更有一千人是自己的麾下家丁,果然是作战决心坚定。 大同镇随黄来福而来播州的五千军马中,尽是从大同镇中挑选出来的甲等军,不但个个是青壮军士,特别是成为甲等军后,在黄来福供应下,他们军械粮饷充足,武器装备精良,也多少有过训练,在大明西南各省中只要每天能吃饱,一年有过几次训练就算精兵的观念中,他们己算是精锐中的精锐。 不说黄来福的家丁还有山西军大部,就算是大同镇军马,一色青壮,加上其待遇与装备,放在西南各省中,己是让各省官兵们羡慕嫉妒不己。眼红之下,自然有各种风言风语传出。 特别是这几月中,山西大同两镇官兵多盘据在重庆府周边没有什么恶斗,更让许多西南军士土兵们不满。他们的言语传到两镇官兵耳中,己是让他们憋了一肚子的气,此时轮到自己攻击了,自己要好好表现一下,而且如果打得好,依总督大人的人品,自然不会抺了他们的功劳。 麻承勋领着二千军马向铜柱关逼去,领头是一千总领的数百刀牌兵,人人身材高大彪悍,身披铁甲,眼现凶光,正是总兵麻锦麾下的家丁。其后又是千余火器手,手持鸟铳火枪等,西南天气湿热,弓弩不堪用,远程火力支持,非火铳不可。特别这些火铳中,还有黄来福支援的五寨堡燧发火铳数百只,更是增加了其火铳手的威力。 再就是麻承勋的中军预备队,铜柱关前的道路崎岖狭窄,兵力不容易展开,正面攻击的兵力不可能很多,留下一部预备队,除了可作几波攻击之势外,还可随时作战场支援,力压敌关于一点之用。 最后是由各营辅兵辎兵上千人推拉着的大批火炮战车,足有上百门之多,依铜柱关前的地形,这己是所能容纳火炮最多的门数了。而且由于道路难行,沉重的火炮拖拉非常艰难,不说人,就连骡马都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这些火炮大多是西南当地的一些土炮及佛狼机火炮,均是样貌粗大之货,威力小,射程近。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不说此时黄来福的新式火炮还没有制造出来,就是制造出来,也多是几百上千斤重,这千山万壑的数省之地,以现在大明的道路情况,也不容易从山西运到四川来,除非那些几十斤重的虎蹲炮。不过显然的,以虎蹲炮的身程射威力,对险要的海龙囤九关不可能会有什么作用。 在眼下海龙囤周边的二十万明军中,论起火炮,各营自然是不少,可以对攻打各关口的明军提供充足的支援,所以麻锦部作为先哨攻击时,黄来福很快就从各营中调拨了大批的火炮前来。只可惜海龙囤的地形大大地限制了火炮的使用,让明军的攻势威力大减。眼下对铜柱关的攻击,只希望这么多火炮能多少发挥一些作用罢了。 在这些大批的辅兵中,还有许多人抗着长长的云梯,海龙囤几关之间都有石墙随山势绵延相连,马道相通,各关又是城门高深,没有云梯架设,不要想有一个军士能爬到关口上去。 麻承勋率军慢慢逼去,很快,海龙囤首关铜柱关那高厚的城门,石砌的城墙己是落于眼底。明军一早的动静海龙囤上早己闻知,此时见明军果然再次逼来,城上的土兵己是一片的大呼小叫,关口总领来回大声呼喝,只是督促手下防守。不久,铜柱关上更是号旗号鼓响起,余者诸关土兵土将闻听后纷纷前来支援。 关上的大呼小叫中,麻承勋领大军在铜柱关山脚下停立不动,等待火炮的先发攻击。眼下前面的道路己是慢慢狭窄高升,崎岖蛇行至城门下。在这山脚下,己经满是几日前战场的痕迹,到处残留着攻关的器具云梯,还有铜柱关上扔下来的滚石炮瓶等,随同被砸烂的泥沙石块散落各处。斑斑的血痕随处可见,空中中似乎残留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及硝烟味。 在麻承勋两千大军脚下的土地中,这里曾是铜柱关下的一片深沟,当时被海龙囤土人蓄水成坝,前几日战事中,早己被填为平地。 拉炮的辅兵们己是纷纷将炮推到山脚下,一门门炮瞄准了铜柱关关口,从无敌大将军炮到佛狼机火炮都有,关上的土兵乱军大惊,纷纷向山下鸣枪开炮,扔取滚木擂石,不过由于离得远,所以关上的任何攻击都没有取得成果。铜柱关上虽有几门炮,但都是些土炮石炮之类,打得不远又不准,连佛狼机火炮都没有,自然是对山下的明军没有任何威胁,打了一阵没有效果后就停了。 在一车营千总的指挥下,山下明军炮手们纷纷装填好了子药,一声令下,似乎是惊天动地的炮声响起,地面也似乎剧烈震动起来,一颗颗弹丸,划出一道道的烟火轨迹,带着刺耳的呼啸声狠狠砸在铜柱关口上,打得关口上一片的烟雾与狼藉。 此时射击的虽大多只是明军中一些粗大土炮,但上百门齐射,造成的威力也是惊人,一时之间,铜柱关口上碎石纷飞,铁丸翻滚,七零八落的一片。密集的炮火一下子让城上土兵头都抬不起来,那些关上的土兵们,一些人紧紧地将头埋在石墙后一动不敢动,一些人则是惊恐的呼喊奔跑,口中喊着没有意义的话。一些运气不好的人被炮弹击中,立时人的断肢残体连同关口上的石块--起飞上了天,明军炮火之烈,以今日为甚。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山下明军的炮火才停了下来,此时山上山下己是弥漫着一股呛人的硝烟味,隐隐的,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也从关口上传来,这阵炮火,也给铜柱关的土兵乱军造成不小的伤亡。而且在猛烈的炮火轰砸下,以铜柱关之牢固,那高大的石墙关口也被轰塌了几个缺口。 炮火停止,铜柱关土兵们才松了一口气,惊天动地的战鼓声己是骤然从山下麻锦中军位置响起,这是明军下令进攻的声音。 “万胜!” 一片巨大的喝呼声从麻承勋军中响起,以举着高大盾牌的刀盾兵掩护在前,身后密密麻麻的大同镇军士们抗着长长的云梯,声嘶力竭地叫道往崎岖的山路上冲去。 这声势惊人,关上土人守军似乎可以感觉到那股气势,个个慌成一团,好一会儿,他们才回过神来,在土人总领的咆哮下,慌忙回位防守。很快,在大同军冲上前来时,关上的滚木擂石也是如雨点般扔下,还有守军的火铳鸟铳,还有一些吹箭弩箭等也是拼命向下射击。 在这种狭窄的道路地形上,大同军正面的攻击兵力展不开,但身后跟上来的军士却是密密麻麻,满路都是,成为很好的靶子。虽然刀盾兵的盾牌可以防护一些弩箭鸟铳,但是关上那巨大的滚木擂石扔来,从陡峭的山上一滚而下,急冲而来,却是血肉之躯所抵挡不了的,一时间之间,关下惨叫阵阵,许多大同镇军士在如雨的滚木擂石攻击中,都是纷纷伤亡,很多人还死得血肉模糊。 尽管伤亡重,但大同镇军士还是憋着一口气,拼命冲击,火铳手也是努力抬枪向关口上射击,掩护冲击部队。终于,有一些人冲到了关口下,很快的,几架云梯架设起来,又有一些勇猛的大同镇刀盾兵们爬了上去,与关上土兵展开肉博。 大同军火器手们则是在下面拼命掩护,特别是那些手持五寨堡燧发火铳的军士们,射速快,火力猛,比平时大明军中使用的鸟铳等火器射发速度快了几倍,在他们的铳口不断冒出的火光中,关上的播州土兵纷纷中弹,惨叫着从关上掉下,吓得很多土兵不敢探出头。 更多的大同镇刀盾兵跳上了关口,大同军前哨第一次冲锋,就有一鼓而下铜柱关的趋势,让海龙囤叛军大吃一惊,在凄历的号鼓中,各关土兵纷纷下山来支援铜柱关的守军,战斗更为的血腥与激烈。 铜柱关的土人总领是杨应龙的心腹亲信,所以才能镇守海龙囤这首关之地,见军势紧急,他拼命呼喝手下应战,同时心下暗暗震惊。这次攻击的明军部队似乎与众不同,眼见伤亡己近两成,仍是死战不退,不知是大明的哪只军队,如此的强悍。特别是他们的武器装备也非常精良,还有一种奇特的火铳,非常的犀利,自己从未见过。 在这只军队的攻击下,他感到非常难支,这是海龙囤之战来从来没有过的。在往日的战斗中,虽然数万明军轮流围攻铜柱关几日,但在己方打击下,都是纷纷败退。所以在这种战果下,铜柱关的守军虽然只有几百人,但杨应龙与铜柱关总领都是坚信就这几百人,依铜柱关地利,便可以阻挡住大部明军的攻击。前几日的海龙囤战斗,也在事实上证明了这一点,但是今日…… …… 枪炮与撕杀呐喊声隐隐传来,黄来福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那里,他手上拿着根单筒千里镜对着铜柱关方向,不论流水般的探马如何回报军情,他都是神情不动,身形似乎成为了一尊雕塑。 在黄来福两边,四川巡抚李化龙,贵州巡抚郭子章,湖广巡抚支大可也是同样手上拿着根单筒千里镜,只是对着铜柱关方向使劲看。在这千里镜的效用下,铜柱关那边的情形可说是看得清清楚楚,让三人内心暗暗吃惊。黄来福手中的好东西层出不穷,单手上这根黄澄澄的金属外铜之物就有如此妙用,由不得三人内心不羡慕与嫉妒。 不过这千里镜黄来福自己都不多,除了装备自己山西军外,自然不可能拿出来装备外军,让李化龙等人内心暗自诽谤与嘀咕不己。 不过此时三人与周边西南众将土司却是顾不得嘀咕与惊奇这个千里镜,前方铜柱关的战事己是让他们吃惊不己,没想到麻锦的大同镇军前哨一次攻击,就有一鼓而下的趋势,两镇军马之精,果真是名不虚传。大同镇军都如此犀利,那更精锐的山西军又如何,特别是那总督黄来福的嫡系兵马与家丁营又如何? 各人内心都是暗暗叹息,听闻大同镇军以前与西南诸军并无两样,在归黄来福治理后不久,就有如此表现,这黄来福名将之说,还真是不假。

上一篇   第269章 海龙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