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大灾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72章 大灾

第272章 大灾 万历二十八年底,黄来福领军回到五寨堡。平播得胜,将士均有封赏,加上家人团聚,大家都是不胜欢喜。 大规模的庆祝多日后,黄来福才重拾中断多日的两镇政务。虽然黄来福离开山西大同两镇近一年时间,不过镇内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情况,两镇五年计划仍是按原定计划如火如荼进行,一切都是井井有条。 此次黄来福领两镇兵马出战,两镇军队的战果,也证明了先前黄来福对两镇军务改革的成功之处,因此黄来福回来后,这些治理继续进行。此外黄来福回山西后,押解回来的许多播州俘虏,也是打散了分布到各农场及矿山上干活。这些俘虏中的土人军官己是尽数被黄来福挑出来杀死,这些普通的俘虏可说都是一盘散沙,没有丝毫的组织力,因此他们对黄来福的安排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虽然争论多,但山西大同两镇这一年来大体平静,按照黄来福的五年规划平稳进行。不过放在大明别地,这一年来可不平静,沸沸扬扬的大多还是百官与万历皇帝的矿务之争。 而在这一年中,百官也欣喜地发现了自己多了许多攻击皇帝的地方,比如利用天灾。 由于小冰河灾害影响的加深,在万历二十八年一年中,从年头到年尾,大明的灾害都是频繁发生,很多还是大灾。比如四月十五日这天,山东全省就冰雹成灾,莱州府的潍县冰雹大如鸡卵,将境内所有麦苗伤压无存,还打死男妇牛驮众多,济南府淄川县冰雹更是如卵如碗,毁去民房数千间,打伤麦田数百顷。 七月十八日这天,福建兴化府怪风大雨大作,连续五天五夜,境内官舍民庐塌溃十之七八。八月二十三日,广东南澳及福建诏安又是巨大地震,境内民房倒塌殆尽,人民压死无算…… 除此以外,还有大大小小的灾害无数。而这一切,都被文官们引为上天的警示,他们无心去管理灾害下的百姓生活,而是利用此来大力攻击万历皇帝的开矿榷税政策。认为这都是因为万历皇帝的与民争利,才惹来上天的一系列震怒。加上这一年中,因为开矿之事,武昌与临清民变,更被他们大肆利用,一波波的奏疏递入内阁,虽然最后都被万历皇帝压下来,不过也是让他心力交瘁,大感吃不消。 种种事宜,在邸报上都有记录,黄来福只是看得暗叹,大明特殊利益集团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这些官员们,为了自己背后的利益代表可说是锲而不舍,前赴后继,偏偏还把自己打扮得如同道德的化身一样,真是让人无语。 不过让黄来福担忧的是,以后大明的灾害只会越来越频繁,特别是明年更是严重,依自己笔记本电脑中摘录下来的资料得知,明年将会有蔓延全国的大旱灾,居民死伤及流民无数,随之而来的更有大规模的瘟疫。 而这一切,都会让万历皇帝极为不好过。要知道在古时,天灾频繁,便是代表君王无德或是朝中出了奸臣,百官们可以理直气壮地攻击万历皇帝,甚至让皇帝不得不取消开矿榷税政策,这是黄来福所不愿意看到的。现在他己经与万历皇帝同站在一条战壕上,如果开矿榷税政策取消,他有被波及的危险。 不论是为国为己,黄来福都必须力挺万历皇帝的开矿榷税政策,不过虽说他的《五寨堡新闻报》大力为皇帝唱赞歌,不过显然在庞大的文官力量及舆论中,这种力道还是太浅,看来《五寨堡新闻报》的报馆必须大大增设了。 此外现在自己必须为明年蔓延全国的大旱灾开始做准备了,那些官员们可以为了私利纷争不己,自己可没有这种狠心肠。特别这场大旱灾还波及到自己山西全境,灾后还有大规模的鼠疫,更是不能让自己等闲视之。 这鼠疫在眼下大明可是大杀器,传染性极强,动不动就是死亡上百万人。万历八年时,大同镇曾经鼠疫大作,当时十室九空,惨不忍睹。万历十四年时,京师一带大疫,死者十有四五。 这鼠疫在大明北方每几年就爆发一次,每次都造成了人口的大量死亡,甚至随着旱灾的频繁越来越严重。在崇祯末年时,鼠疫再一次传入北京城,使当时的京师十室九空,甚至户丁尽绝。连当时的京营兵士在遭受鼠疫后都是元气大伤,以至于在李自成攻来时,北京城墙上平均每三个垛口才有一个羸弱的士兵守卫,怎么能抵挡李自成精锐之师的进攻? 这鼠疫危害如此强烈,就怪不得黄来福如此重视了。 其实大旱灾的预兆,从今年下半年开始,己经很明显了,夏后开始,大明北方就没降过雨,山西全境也是如此。不过由于山西大同两镇的大规模建设,大规模兴建屯田,大规模兴修水利,大规模开发矿山,还有大规模的道路建设等,各处都需要海量的用工单位,使得境内的平民们就算田地颗粒无收,也有许多地方可以获得活命糊口的机会,使得境内军民的危机感不强。 当然了,山西境外的军民就没有这个好运气了,一时之间,从万历二十八年秋后起,大明北方又是大规模的流民潮出现,大部分人都是涌入了山西大同两镇,这让两镇军民不满外人来抢夺自己务工机会的同时,心下也颇有自豪感,在眼下这个年时,有山西这么一个桃源之地,也算是山西军民之福了。 …… 万历二十八年很快过去,万历二十九年,历史上的1601年随之到来。 在新春会议上,对将可能到来的大旱灾中,黄来福要求民政部早早作好相关的抗旱准备,黄来福还传文两镇巡抚,要求他们高度重视这一点,把各地的抗大旱、保春管、夺丰收作为当前最紧迫的任务。在两镇中,眼下各地农场及新增的军屯之地,由于有大规模的水利,所以就算大旱前来,也同样可有与往年一样的丰收。 不过各地的民户中,他们那种小农经济的耕种方式,哪里抗得住天灾的侵袭?因此黄来福除传文各地尽量学习五寨堡农场,发动百姓挖掘一切水源外,也决定扩大两镇各地的建设规模,增加各地民户以工代赈的机会。 同时间,黄来福也下令总督府民政部下属的文卫局做好相关的卫生防疫工作,大灾后是大疫,为了尽量避免鼠疫在山西各地爆发,黄来福除了让文卫局开始四下宣传,增加各地民众的卫生意识外。还在两镇境内开展大规模的灭鼠运动,连旱獭也杀了不少。 为了充分调动百姓们的积极性,总督府下令收购老鼠,一只老鼠一文钱,最后收到了几百万只的老鼠,成为各地文官们的笑谈。 黄来福当然不会理会那些文官们的阴暗心理,从春节开始,灭鼠运动便在两镇境内轰轰烈烈地展开。 事实如黄来福所预知的,从万历二十九年开春后,大明北方各省便是滴雨皆无,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六月时分仍是丝毫没有改善。算上从去年六月开始,大明北方己是整整一年没有下过雨,北直、山东、山西、河南各地都是赤地数千里,连南方许多省份同样也是大旱。 六月初六日,礼部上奏:“自二月至六月初,畿辅内外半年不雨,土脉焦枯,河井干涸,二麦尽槁!” 北直巡按何尔健也是上奏:“阜平县丈水洞矿夫张世诚饥饿,将六岁小儿杀死煮食!” 云南巡抚上奏:“云南大旱,民饥甚,米价骤涨,米每斗至银四钱!” 河南巡抚上奏:“……” 一时间,大明各地纷纷拉响了旱灾警报。 同时间,北方各省瘟疫大作,鼠疫开始流行,河南巡按上奏:“河南荥阳县春大疫,民死不隔户,三月路无人行”。 空前的大旱灾让北方各地又是灾民云集,每日涌入京师各地的灾民达到数万,万历皇帝下令赈灾,并亲自求雨。不过这个天灾机会却让一些文官们欣喜不己,他们认为自己抓到了机会,一时间,大规模攻击矿税之害的奏章又是潮水般涌入宫内。 六月初十日,户科给事中田大益上奏:“陛下驱率狼虎,驱而食人,使天下之人剥肤而吸髓,以致天灾地裂、山崩川竭。祸害自皇上而开,民愤由怨积而来,奈何欲塞民耳目以自解释。今四方百姓,见陛下在上天警示后仍无意改弘更张,知祸必不解,必定群起为变。为此之时,只有尽杀矿监税使以谢天下,国家才能有救!” 接着吏部尚书李戴奏言:“今北直隶各府旱灾严重,民不聊生,草木既尽,即食树皮,尸横满道,村空无烟,坐而待救济者有十八万人。夏麦已柘死,秋种未得播,使百姓坐而待死,更何忍言!而再派宦官四出开矿、征税,小民岂能不困!今村里空,山泽空,郡县空,部银空,国库空,民之穷困如病人血气已尽!” 凤阳巡抚李三才上疏道:“一旦众叛土崩,则小民皆为敌国”。 左都御史温纯上疏:“国内百姓,困于水旱,困于开矿,已毫无乐生之心,请即日罢矿税,逮治税使李凤、杨荣、陈增、高淮等人!” …… 攻击矿税之害的奏章一波接一波,连新任内阁首辅沈一贯也是上疏劝万历皇帝尽罢各地税使。不过如潮的奏疏中,却没有几个人认真地谈谈该如何应对眼前这场大灾,让万历皇帝愤怒不己。 六月底,京师报馆的《五寨堡新闻报》突然发行黄来福的署名文章:“是守心供职,还是挟私沽名?----浅论天灾只是大自然正常现象!”,一石激起千层浪,黄来福署名文章的发行,在大明官场上引起渲然大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