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日月不落(大结局)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74章 日月不落(大结局)

第274章 日月不落(大结局) 从万历三十年开始,一直到往后的年限中,由于齐、楚、浙三党与东林党的相攻,朝中政局越发的败坏,由东林党主控的民间清议越发成为意气相争的工具。只要有人与他们意见相左,便视之为小人。 随着东林党势力的慢慢加大,与在朝各党矛盾冲突的加大,清议更是沦为了相互党争的工具,各党廷议国事不是以大局为重,而是以意气相争为主,对方说是,我必说非,互相扯皮,争论不休,如同唐时的牛李相争一样,这自然对朝中的政局产生诸多消极的影响。 往往在朝三党一个建议或措施尚未出台,立即招致众多东林清流之士的评品议论,他们引经据典,海阔天空地大加反对,使得不少政策没出台就泡汤了,比如万历三十一年户部上疏请令有司奉行一条鞭法,就是因为在东林党的清议反对下流产。 除了文人间的相互狗咬狗外,黄来福在众多的东林清流中自然评价非常恶劣,本质上说,东林文人们多出身于江浙大豪,代表的是浙闽走私商人及江苏大地主官商的利益,黄来福的许多做法及想法自然是与他们相冲。利益与观点相冲,加上黄来福又是武人,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就怪不得东林党大大看黄来福不顺眼了。 不过东林党的种种清议攻击,放在黄来福身上却是没什么效果,一是他有皇帝的力挺,不管别人怎么折腾,他的地位都是稳如泰山。二是黄来福也有自己的舆论力量。 他的《五寨堡新闻报》在大明中下层百姓中非常受欢迎,有着自己庞大的思想受众群。经过几年的宣传,己是越来越多的人赞同黄来福的种种观点。每次东林党或是别的文官们攻击黄来福时,他的《五寨堡新闻报》就立时反击,效率高,效果好,而且还不时主动出击,打得他们暴跳如雷又毫无办法。 在黄来福身上,不论是在朝三党,还是在野东林党,他们的舆论攻击向来都不能一呼百应,体会不到那种横扫一切的舆论快感,众多不愿意被他们“代表”的百姓们让他们恨得牙痒痒的。 现在的《五寨堡新闻报》,己经在大明许多城市都设立了报馆,他们成为黄来福及万历皇帝重要的宣传及辩护工具,报馆的力量,自然是让众多的文人文官们看得眼热,不过遗憾的是,除了黄来福的《五寨堡新闻报》,万历皇帝己经禁止再在大明各地设立民报,看着越来越多的城市被《五寨堡新闻报》占领,舆论阵地一个接一个地失去,各地文人们痛心疾首的同时又无可奈何。 对于那些文人间的朋党交攻,黄来福多半是在旁冷眼相观,不屑于理会,因为他有着自己重要的事情要做。相关的舆论交攻事务,自然有着他控制的《五寨堡新闻报》各主编们主理,己经不需要他怎么出手。 …… 埋头建设经营中,时间总是过得非常快,时间很快到了万历三十六年。此时山西大同两镇第一个五年计划己经成功完成,第二个五年计划也在火热进行中。 从万历二十七年下半年开始,到万历三十六年年底,在这近十年的时间中,两镇的建设成果是巨大的,共兴修大型水利工程数十处,兴建军屯数百万亩。原先规划中镇内的道路建设也是顺利完成,从五寨堡到太原,到大同,到归化城的水泥道路都己修成。还有两镇内的矿山建设也是进入正规的轨道。 这样的结果是,两镇新式军屯出产的粮食不但能够满足两镇军队的所有需求,不需要中央拨粮,而且还有余力救济外镇。这样的底气,让黄来福可以免去了两镇民户所有的民运粮,让镇内百姓负担大大减轻,加上两镇内大量民用水利的兴建,也使许多民众在灾年时也有个稳定的粮食收入。 这种军屯成就,让朝野上下目瞪口呆。从镇内所有军队吃救济粮到自给自足,这样的变化,只可用天翻地覆来形容。 农业的发展与道路的通畅又带来了商业与工业的发展,到万历三十六年时,山西大同两镇的变化只可用日新月异来形容,数不清的商业城镇兴起,受五寨堡的影响,大规模的农场与手工工场也是在两镇各地密布。此时的山西大同两镇,己经成为九边首要的富足之地,两镇的富裕稳定及经济的快速发展也吸引了周边大批的民众向这里移民。 塞外的经营也取得了可喜的成就,后世的河套地区己经完全被黄来福占领,不服从统治的部落己经尽数被清除一空,大规模的汉民涌入该地,兴建各样城镇农场,既为大明各地不断涌出的流民提供新的去处,也为大明内地带来了滚滚的好处与安全屏障。 现在的五寨堡也成为一个传奇的地方,这里己成为两镇内的农业及手工业科技中心,每每新奇的东西都是从这里兴起,比如说在万历三十年时在五寨堡几个农场中栽培的新式作物土豆,经过几年试种后,现在己经培育出众多的良种,并大规模引栽到两镇的各个地方去。 土豆的妙用也让两镇民众发现,只要种上一些土豆,就算在灾年中最贫苦的农户,现在也很少有饿肚子的可能。小小一个土豆,可说了养活了无数的民众。而土豆的妙用,也飞快地传到了余者北方各地中去。 在这近十年中,位于五寨堡的“大明皇家军事学院”培养出大批的合格军官,配合黄来福治理出来的两镇新型军队,一个能与文人抗衡的武人集团隐隐形成。而在五寨堡的兵工厂此时己成为大明规模最大的军工之地,拥有工人万余人,所产枪炮遍销全国,尤其是五寨堡的燧发火铳,更是闻名遐迩,年产量高达惊人的一万余杆。新式的六磅炮与三磅炮也早己研究成功,杀伤力巨大。 …… 黄来福治理两镇的功劳巨大,依万历皇帝对黄来福的恩宠,自然是少不了各样的赞赏与嘉奖。特别是在万历三十六年底黄来福上京觐见时,他不顾清议及百官的反对,更是封赠黄来福为正一品的特进荣禄大夫,又任命黄来福为山西镇,大同镇,宣府镇的三边总督之职。此时黄来福长子黄大郎年己十八,万历皇帝特召黄大郎进京,让他实领锦衣卫同知之职,这种恩宠可说是无复以加。 万历三十七年,黄来福正式就任宣大三边总督一职,一直到万历四十五年这几年中,黄来福一直在经营三镇,几年下来,不但宣府镇如山西大同两镇一样富足,而且黄来福更多将手伸向塞外。不但临近宣府镇的朵颜部落被打得无立足之地,甚至离开蓟镇,远移东边,与女真部落争夺辽东草场。 而且由黄来福私下控制的武装商队更是深入漠北,甚至到了西伯利亚的北海一带。这些武装商队在漠北等地捕杀土著,经营农场牧场,而且参与各样的皮毛贸易,获得了庞大的利益,而黄来福自然是占了大头。在黄来福任宣大总督的后五年中,单单漠北一年的皮毛贸易,黄来福就从各样来源中收到了黑貂皮七万张、黑狐皮三千张,松鼠皮十万张以及许多海狸皮和貂皮。 仅皮毛贸易的收入就足以让黄来福支付漠北所有经营的开支,并保有大量的盈余,并使自己在无形中增加了一块巨大的地盘。而在黄来福经营这些地区的同时,万历皇帝都是紧密参与,同时间获得了巨大的好处。从万历二十七年到万历四十五年,在黄来福治理三镇近二十年时间中,通过大量合作,黄氏家族的利益己经与大明皇室紧紧连在一起,密不可分了。 万历四十五年,万历皇帝封赠黄来福为特进光禄大夫,封候封公就在眼前。 不过在这年中,此时的辽东,努尔哈赤己于去年正月在赫图阿拉即大汗位,建元天命元年,国号大金。后金崛起,成为大明在东北的主要威胁力量。此时李成梁己卒,辽东没有得力之人镇守,为了应对后金的威胁,在朝野的激烈争论下,最后在万历皇帝的坚持下,黄来福被任命为蓟辽总督,以代天子守此京畿门户。 蓟镇与辽东镇是大明九边中最重要的两个军镇要地,黄来福兼管两镇,体现了万历皇帝对他的无比信任。 黄来福领四万精锐家丁上任,浩浩荡荡,皆是清一色的燧发火铳兵,人人有战马,随行的还有数百门六磅炮与三磅炮,黄来福决定以堂堂正正之师,将后金国一举扫入历史的尘埃中。 …… 万历四十六年九月,公元1618年。 在后金国都城赫特阿拉下,城下黑压压的一片人马,大战一触即发。 双方阵营分别为大明的六万军队,还有后金的六万军队。相比后金方面的悲愤与慌乱,大明军队主帅黄来福则是一片沉静的神情,此时黄来福年近五十,多年的军旅生涯让他心如铁石,不论遇到什么事,心神都难以浮动。 不出所料,看不清形式的努尔哈赤在今年三月份发布七大恨告天,接着更企图以奸细内应偷取抚顺,这也是努尔哈赤的老计谋,八旗骑兵善于野战,攻城非其所长,故历史上他都是以细作混入城中,接着打开城门,历史上辽东镇各城的失守大多如此。 不过在黄来福手中,这一套己经形不通了,自去年他接手辽东镇以来,除了大力治理当地的军政各务外,对后金方面的情报也是重中之重,在他的严密监视下,后金方面的一举一动皆在掌握。因此当努尔哈赤企图以数千人加内应偷取抚顺时,黄来福将计就计,不仅当着数千后金兵的面将明军内应,游击李永芳一家老小尽数推到城头一一斩首,而且城外以重兵埋伏,将偷取抚顺的数千后金兵一网打尽。 接下来黄来福大力清除后金细作,将境内所有的女真人斩杀一空。只要是留着金钱鼠尾,身穿胡服的女真男子不由分说,见了就一刀杀了,女子则是卖往各地为奴。在黄来福的大力清除下,努尔哈赤辛辛苦苦十数年在大明境内布置的细作及内应被一扫而空。而且在黄来福的早有防备下,努尔哈赤对辽东镇的数地攻击都宣告失败。 此时努尔哈赤发布七大恨,又偷袭攻击辽东镇各地的消息早己传入大明京师,举朝震怒,很快,廷议“务期歼灭奴酋,以奠封疆!”的方略议定。黄来福身为蓟辽总督,自然负着限期灭金的要任。 在历史上,大明是以废材杨镐为辽东经略,此时杨镐早死,黄来福又身为蓟辽总督,万历皇帝又对他非常的恩宠,自然是由他全权负责,没有那些无知文人在旁,黄来福自然可以发挥出自己的全部实力。 历史上辽东兵备废黜,大明国库空虚,辽东镇缺粮少饷,早无可用之兵。熊廷弼当时在辽阳教场上验阅三万兵士中,竟有二万多人戴毡帽,穿夹衫,不但手无械器,就连起码的盔甲也没有。辽东曾有战马数万匹,到了万历后期时,只余下寥寥数百匹赢弱的战马。最令人发指的是,由于当时辽东镇武备废弛,在当时的出征阅兵上,刘綎养子刘招孙在演武时居然因为枪柄腐朽,以致枪头当场脱落。这样的军队装备,哪能出征得力。 现在这一切自然都不存在了,万历皇帝随黄来福经营九边诸镇及塞外二十年,还有黄来福为皇帝操办的皇庄,一起合开的水泥厂,毛纺厂,玻璃厂,大超市等,还有几年前兴起的烟草专卖,征收上来大量的矿税等,早己积累起巨大的财富。一边是九边军镇一个接一个的自给自足,不需要朝廷的巨额支出,一方面是每年各方面的大量财富收入,加上大量的军官培养,每镇的甲等军不断编练出来,此时的大明,己经可以说是兵精粮足,强悍若比太祖高皇帝时期。 万历皇帝诏令黄来福可以调山西镇、宣府镇、大同镇、延绥镇、甘肃镇等各镇兵马支援,甚至可以全国总动员,一举灭除后金,可说是权力重大。而且出征灭金的大规模粮饷支出,万历皇帝早己令户部准备,需要多少,就出多少,不够的话,他的内库也会源源不断地给于支持。相比历史上万历皇帝需要向各省加派辽饷,此时的他可说是财大气粗,气定神闲。 在军队上,由于蓟辽两镇黄来福就任不久,两镇的甲等军还未练出,因此黄来福令两镇当地军队守备,只调宣大三镇三万甲等军来辽,加上自己的四万精锐家丁火铳兵,一共集合了七万人的精锐野战军。 此时山西及大同两镇的总兵分别为江大忠及杨小驴,二人跟随黄来福几十年,早己是主仆情深,在黄来福调到蓟辽后,他们仍是忠实地贯彻着黄来福在三镇中的种种政策。加上黄来福的势力及利益集团在三镇之地根深蒂固,因此就算黄来福没在这三镇中,黄来福在几地的影响力仍是非常深厚。 此时在黄来福一声召唤后,二人便兴高采烈地领着军队前来助战。 在粮饷上,黄来福还是老规矩,以建州及更北边的土地为诱引,向大明各地发行平辽债券二百万两,在这种债券发行上,黄来福早己是轻车熟路,几十年下来,身上不知背了几千万两银子的债务。不过以黄来福的金字招牌,民众对于黄来福发行的各种债券早己是迷信己深,因此黄来福才发行平辽债券没多久,便被抢购一空,在短短几个月之内,黄来福便筹备到了足够让自己支配的军饷钱粮。 七月,在粮饷充足,山西及大同军马又到齐的同时,黄来福领军开始反攻,很快便势如破竹,攻入后金国境内。 万历二十九年时,努尔哈赤创立八旗,一牛录为三百人,首领称“看录额真”。五牛录为一甲喇,首领称“甲喇额真”。五甲喇为一固山,首领称“固山额真”。每一固山有特定颜色之旗帜,当时满洲军共有四个固山,分红、黄、蓝、白四种颜色之旗帜。万历四十三年,满洲军建制扩大,又增设镶黄、镶白、镶红、镶蓝四个固山,共有八个固山。固山即汉语旗的意思,故八固山之建立,亦称“八旗制度”。 努尔哈赤将全体女真人编入八旗,实行军政合一的制度。旗民出则为兵,入则为民。有事征调,无事耕猎。在行军时,逢地广则八旗分路并行,逢地狭则合为一路。征战时,大刀长枪为先锋,善射者从后射击,精兵相机接应。 此时的努尔哈赤有八旗精兵六万余人,加上旗中善战的壮妇,还有一些归附的蒙古部落等,约有兵力近十万人。历史上八旗兵剽悍善战,此时也不例外,不过他们再善战,以他们大刀长枪加弓箭这种原始的装备遇上黄来福的全燧发火铳精兵时,便如以卵击石一般,被打得满地找牙。 从七月到九月,黄来福以轻微的代价,很快扫平了后金都城赫特阿拉的外围,除一部分守留的精锐军马外,领军六万,人人配备战马,浩浩荡荡地逼近赫特阿拉,进行这场灭国之战。 一路而去,黄来福实行就食于敌,斩尽杀绝的政策,所遇女真人村镇,男的杀光,女的卖光,所到之处,清洁溜溜,给努尔哈赤以沉重的打击,毕竟他的族人少,死一个便少一分力量。 明军从辽阳而来时,步步紧逼,不论满洲兵如何应对骚扰,仍是一路全师而来,只逼向赫特阿拉。进入后金境内后崎岖难行的道路,密布的丛林,众多的路障,无数的后金骑兵骚扰小队都阻挡不了明军前进的步伐,在决对的实力面前,不论后金如何折腾,都起不了什么效果。 到了这个时候,灭亡的阴影笼罩在女真人上下的心中,他们的十万军队,经过这几个月的打击,己经只余六万,虽然大多是八旗兵中的精锐,不过他们却是军心慌乱,上下都不知道能不能渡过这场劫难。 到了这个时候,满洲兵与明军的决战己经不可避免。 决战,而且必须野战,明军粮草充足,一队队精锐火铳手护卫的补给线稳如泰山,攻城又天下无双,如果困守孤城,女真人只有死路一条,毕竟论守城之战,他们不是明军的对手,也将自己陷入了死地,只会被困后慢慢灭亡。 而且女真人认为自己擅长野战,如果决战战胜了,后金国或许还有生机,战败了,后金国就此国灭族亡。 决战,死战,必须进行。 …… 炮声震天,一门门六磅炮射出的炮弹在满洲骑兵中炸响,腾起一阵阵烟雾的同时,也带起了一片片横飞的血肉。六磅炮后是三磅炮的轰击,百门火炮的轰鸣造成了满洲骑兵大量的伤亡,战马因受惊而横冲直闯,几近不能成军。 满洲兵马队不能说不奋不顾身,他们用满语大呼杀敌,却改变不了实力差距造成的结果。努尔哈赤一开始就投入了五旗四万余人的攻击部队,三旗攻击明军正面,两旗分别攻击明军侧翼,余者三旗为预备队。 在正面的攻击骑兵中,甚至还有八旗兵中最精锐的一千白甲兵,三千红摆牙喇兵,他们个个都是最精锐的战士,每人头上顶着避雷针,身上披着两层精良的棉甲或是铁甲,身下骑着最优良的战马,甚至战马上也有马甲的全身防护。他们手上端着长长的骑枪,涨红着脸,只是恶狠狠地冲上来。然后一个个倒在明军火炮与火枪的轰鸣声中。 面对满洲兵的攻击,黄来福甚至只出动了两万人,余者四万人只是在一旁看戏。但黄来福顺便出动的两万人,全部都是他二十年来精心训练的精兵,有着强悍的作战意志与能力,配合的是军校培养出来的职业军官团,装备的是全配备刺刀的前膛燧发枪与滑膛炮,使用的是空心方阵和三排阵列的战术。眼前冲来的只是全部以冷兵器装备的八旗兵,虽然他们很多是骑兵,但面对黄来福这只纯火器的大明近代军队,还是改变不了被一边倒屠杀的命运。 不论是正面还是侧翼,满洲骑兵经过明军百门火炮的轰击后,己经是死伤累累,就算冲过火炮造成的死亡弹幕,他们也逼不近明军战阵中的百步范围。一排又一排的火铳兵射出死亡的弹丸,让战阵前的尸体积成厚厚的一层,也让这一带成了生命的禁区。 满洲骑兵中冲在最前面的白甲兵与红甲兵伤亡最为严重,他们果然不负悍勇之名,一部分骑兵甚至冲到了离战阵二十步的地方,不过此后他们再也冲不过去了,而且他们也只是比别人少死几秒钟。当这些八旗兵中最强悍的战士在火铳的轰鸣中一个个跌马倒在地上时,他们死去的眼睛仍是睁得大大的,内中有震惊,有迷惑,有不甘心,不明白为什么会是这样。 也是,他们是野蛮人,不明白文明与科技的力量。 第一次冲击,四万八旗兵死伤五千余人,其中最精锐的白甲兵与红甲兵更是伤亡大半,看明军方向,似乎还没有伤亡。而且此次满洲兵出击的部队是己方的大半,明军方面似乎只出动了小半人马应战。 这样的结果,让努尔哈赤接受不了,也让满洲兵上下接受不了。 他们疯狂了,他们热血了,英勇的满洲骑兵冒着明军密集的炮火,一次次冲向明军阵营进行英勇的战斗,连努尔哈赤身旁的三旗预备队也是接连出动人马攻击,不过他们也只是留下一片片的尸体。 从始自终,出来战斗的只是那两万明军,余者大部仍是不动如山。其间有部分疯狂的满洲骑兵冲向看好戏的黄来福中军大部,意图从这里打开局面,不过除了继续留下尸体外,这四万余人的明军大阵仍是不动不动,只是静观好戏。 激战数个时辰,经过一次又一次的疯狂后,努尔哈赤及八旗上下才明白过来,似乎自己的六万人马己经伤亡过半了,而对面出战的两万明军伤亡有没有二十人?更不要说还没出动的那四万明军大部。难以形容的胆寒与恐惧涌上他们的心头,他们要崩溃,要逃命了。 后金军的动向尽收眼中,这个时候,黄来福才吐了一口气,淡淡道:“又一个八里桥,无聊的战斗!” 他挥挥手:“全军出击,灭此朝食!” …… 九月十六日,赫特阿拉之战七日后。 “抓到了努尔哈赤?” 黄来福接报大喜,当日赫特阿拉一战后,六万后金军死伤大半,努尔哈赤败退入赫特阿拉城内,不过他不敢在城中久居,毕竟困守城池只是死路一条。以努尔哈赤的经验,自然知道再坚实的孤城也有被攻破的一天,几十年前的哱拜与杨应龙就是教训。因此他很快便领一部残军破城而逃。 黄来福令部下紧追不放,数日追击后,努尔哈赤身旁旗主儿子护从等死伤殆尽,自己也被亲身抓获。 黄来福领着一些亲卫护从,还有江大忠,杨小驴,顾大刀,还有那个人一起进入前方一个小屋。按说抓到努尔哈赤这样等级的俘虏,要交于朝廷议处才是,但是黄来福出于自己的某种考虑,却是暗中下令将努尔哈赤关到这里。 进入小屋,眼前呆坐着一个留着金钱鼠尾猪尾辫的糟老头,双目无神,神情憔悴,看不出这人曾是历史上那个对汉人犯下空前灾难的丧心病狂之徒。 听到动静,努尔哈赤暗淡的双目慢慢转了过来,眼中没有丝毫表情。他看了黄来福一眼又低下了头,猛然,他的头抬了起来,死死瞪着黄来福身边的那个人,良久,他的双目亮了起来,用汉语道:“是你……” 努尔哈赤惨笑了一声,转头看着黄来福道:“原来二十年派人刺杀我的人是你,为什么,二十年前你就开始对付我了?” 黄来福淡淡道:“奴尔哈赤,知道我为什么在几十年前就要置你于死地吗?” 他挥挥手,让江大忠,杨小驴,顾大刀等人出去。江大忠三人怔了一下,接着便领命出去,眼下的努尔哈赤要死的样子,自然不可能对留在屋内的黄来福造成任何威胁。 黄来福走到努尔哈赤身旁,低声慢慢在他耳边说起来,随着黄来福的话,奴尔哈赤的眼睛越睁越大,突然他大叫一声,恶狠狠向黄来福扑来。猛然他一下停住,一把滴血的尖刀从他后背透出。 黄来福将钢刀慢慢在奴尔哈赤腹内搅动,奴尔哈赤眼睛突出,全身颤抖不停,大块大块的血块从口内涌出,他伸手想去抓黄来福的脸,却怎么也抓不到,最后轰然倒在地下。 黄来福将钢刀从奴尔哈赤体内抽出,看也不看尸体一眼,只是取布慢慢擦拭刀上的血。江大忠等人冲了进来,看到眼前的样子,都是怔了一下,不过却没有一个人说话。 良久,杨小驴道:“少爷,此战我军大胜,那些俘虏如何处置?” 赫特阿拉一战后,连城内的居民,连被俘的女真军士,连各地抓来的女真人,约有二十万人左右,可说后金所有的族人尽在此地了。 黄来福淡淡道:“对胡虏不可有丝毫仁慈之心,需斩尽杀绝!” 他眼中寒芒一闪,转头对杨小驴笑道:“小驴,你听说过薛仁贵三箭定天山的故事吗?” 杨小驴道:“将军三箭定天山,壮士长歌入汉关!怎么没听说过……” 他猛然语气低了下来,道:“难道少爷……” 黄来福大笑道:“不错,我当效仿薛将军,彻底以定辽事尔!” 江大忠,杨小驴,顾大刀三人抱拳肃立道:“大帅英明!” 黄来福推开房屋,外面阳光照进来,让他眯了眯眼。 他按剑向前走去,太阳照在他身上,金光闪闪的。感受着太阳的温暖,黄来福嘴上不由愉快地哼起了歌:“我得意的笑,得意的笑,求得一生乐逍遥……” 杨小驴等人早对黄来福的怪曲见怪不怪,只是相视一笑,均想:“大人一高兴,又开始哼怪调了!” …… 辽东平定,黄来福上奏报捷,万历帝大喜,命礼部颁旨褒扬三军,更着重表扬黄来福。 捷报传开,天下振奋。对大明来说,后金被灭,只是宣示大明赫赫武功的一个小插曲,此时史书也只是将其列为万历四大征之一征。不过对于黄来福来说,奴尔哈赤身死族灭,对他却是意义重大,只可惜这种特殊的感觉不能跟别人分享。 数年后,大明各地发生了几起人命案。大明各地每年都会死人,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因此当地官府只当普通人命案来处理,最后久而侦办不了,便不了了之了。不过只要翻开后世史书,便知道死的这些人可不是普通的小角色,记有李自成、张献忠、刘宗敏、李岩,罗汝才、宋献策、牛金星等几十人。 …… 时光忽忽,转眼到了崇祯十七年。 此时天下承平已久,虽然各省照样每年水旱灾害频繁,多有流民载道。不过百姓们却多了几个去处,胆大的或去塞外,或走南洋。胆小的便在附近州城找个农场或是工厂做工,总有个活命的去处。加上每年朝廷赈济及时,总是饿不死。最不济,大家便啃土豆与红薯好了。造反?可没人想到这一点。 这些年来,大明新奇的东西可不少,几年前,那个老出新闻的山西镇五寨堡出了一种用蒸汽机器带动的纺纱机,比十年前发明的水力纺纱机效果增加数倍,曾轰动一时。 当时的《五寨堡新闻报》曾撰文分析,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大明农业的发展,带动了商业与工业的发展,在急剧扩大的国内外市场需求面前,大明的手工工场已经走到了尽头,以机器代替手工工业的历史潮流己经不可避免来到。 对于这个分析,各方意见不一,特别是那些东林清流们,更是大力抨击。不过这些年来,五寨堡老是出一些奇怪的东西也是让人侧目。比说如五寨堡新法炼就的钢材,新标准的水泥,切割金属的镗床、刨床等,无一不是让人见了惊奇。 对于这些东西,大明传统的文人还是认为这些东西都是奇技淫巧,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在京师的一些红夷就不这样认为了,他们大惊小怪地组团去五寨堡参观后,个个都是赞叹不了,对大明的文明与科技大加赞赏。 甚至有一个红夷还专门在《五寨堡新闻报》上撰文感慨,相比东方文明,西方文明不足之处太多了,他认为西方诸国必须全盘汉化,去除西方文明中劣根性的东西,这样西人诸国才有出路。对于他这个说法,大明文人们是好评如潮。 …… 比起往年,今年的正月十五更为热闹,从早开始,人山人海的人流,还有各样的马车,便络绎不绝的往城外开去。众人脸上都带着兴奋的神情,不错,今天有一个更为新奇好看的东西,比五寨堡的机器纺纱机更让人好奇,就是城外那个有“武疯子”之称武小桂搞的叫什么“火车”的东西。 说起这个武小桂,在大明算是一个传奇的人物了,在五十年前,矿工出身的他受到了五寨堡奇技局(现称为大明皇家科技中心)的嘉奖,便一发不可收拾,与同样有“凌疯子”之称的岢岚州秀才凌峰一起,几十年中都在折腾各样东西,特别是那个叫什么火车的东西。 说起这个火车,据说武小桂是从矿山上的运煤圆木轨得到的灵感,后来慢慢的用铁轨代替了圆木轨,开始的火车车身是用牛拉动,折腾了多次,让人笑话了多年后,听说最近一些年中才开始用蒸汽机头代替。 这种初级火车刚出来时,世人大吃一惊的同时,接着很多人开始指责,首先有人指责武小桂浪费,将好好的钢铁埋到土中,又有人说隆隆的机车声破坏了各地的安宁,使铁路两旁的牛羊受惊不敢吃草,鸡鸭受惊而不能下蛋。有人说车头冒火把附近的树烧焦了。还有人说车头会爆炸,车厢会颠覆,安全很有问题。 而且这种蒸汽火车速度慢,载煤量也不多,外型难看,行驶时又颠簸剧烈,甚至把铁轨都颠坏了,根本就没有马车好用与妥当。面对种种讥笑与责难,武小桂与凌峰没有退缩,加上黄来福的支持,他们继续克服困难研究下去。 经过多次的研究与机车和轨道的技术革新,加上黄来福的建议与提醒,在今年初,武小桂终于研制成功了这种新式的蒸汽火车。不但提高了机车的载重量和速度,而且在机车上增加了弹簧和其他部件,减轻了震动,大大提高了稳定性。 在铁路轨道上,他抛弃了用优质木轨外包铁皮的做法,而是全部采用纯铁铸成的铁轨,并在枕木下铺了石子,从而加强了铁轨的抗震能力。如此,有后世意思的真正火车便诞生了。 此次火车试行的是从京师朝阳门到通州的一截路线,新式火车试行的消息传出后,不但京师百姓尽出,连京畿附近的民众都赶来观看,到了这个时候,火车旁早己是人山人海,围观的人群中有男人,有女人,有老人,有小孩,有书生,有官员,还有一些红夷等人。 每个在场的人都是精神振奋,有些人喜形于色,有一些人则是惊讶不已,场面可说是各式各样。其实经过这么多年对武小桂的嘲笑后,各人都有些麻木的感觉,其间也有对武小桂毅力的佩服,因此此次新式火车试运行,倒是人人期待。 终于在万众瞩目中,火车在预定的时刻开动,一声鸣响,火车牵着几十节的车厢,载着数十吨的货物,还有一些胆大好奇的乘客,轰隆隆向前开去。 一片的欢呼声,许多人跟着火车一起跑动,甚至有一些人还骑着马沿路跟随火车前行。望着车下欢呼的人群,车内己是白发苍苍的武小桂与凌峰紧紧抱在一起,泪珠滚滚而下,五十年了,他们终于成功了。 …… 黄来福也在人群中观看,身旁只带着几个精锐护从,还有江大忠,杨小驴,顾大刀等几个老兄弟,看着火车的远去,他内心中有些兴奋,有些欣慰,也有些伤感,大明走到现在,己经步入正式的轨道,就算没有他的扶持,或许也可以平稳地走下去了吧? 此次黄来福回京,是正式向崇祯皇帝请求退休告退的,他镇守辽东数十年,可说是享尽了哀荣,每年皇帝都有大量的赏赐下来,他每次进京,皇帝也都是连日召见宴饮,就算黄来福离京,也都是依依不舍。没办法,现在黄来福与皇室的关系太密切了,相互的利益己经是根深蒂固,紧密相连,不可分割。 其实这几十年中,攻击黄来福的各种奏疏仍是不少,不过从万历皇帝到天启皇帝,再到崇祯皇帝,接连几代皇帝都是一如既往的维护黄来福,笑话,不说黄来福与皇室间的相互利益联系,就是现在黄来福身上,代皇帝,代朝廷背着的各样债券,银钱数额己经高达惊人的一万万两,搞翻了黄来福,这些债谁去背?想让天下大乱不成? 就算黄来福那些政敌也是明白这一点,也不知道这些人私下买了多少黄来福发行的各样债券,所以明面上攻击归攻击,私下最关注黄来福安全的,反而还是他们。 几代皇帝的恩宠让人羡慕嫉妒,不过现在黄来福己经七十多岁了,虽说他还是身体健康,再活七十年没问题。不过他的心己经累了,只想好好地休息一下,不过听说皇帝坚决不许,就算黄来福从蓟辽总督的位子上退下,也想让黄来福进入内阁,担任户部尚书一职。毕竟黄来福的理财能力是摆在那的,眼下大明虽说太平,但还是有众多的危机,特别是财政问题,更是几百年来一直伴随着各代皇帝,眼下的崇祯皇帝也不例外。 果然黄来福回到京师府邸,还没与妻儿老小说几句话,崇祯皇帝己是派人召见,正好今日是上元夜,宫中要举行晚宴,召黄来福进宫,正好君臣叙叙旧。此时还早,二人在紫禁城内漫步,相谈甚欢,崇祯很喜欢与黄来福谈话,认为这老头言谈风趣幽默,而且见解多,特别是边地种种见闻,可以让自己在烦闷的政务中开怀一乐。 其中黄来福提出告退荣休的意思,崇祯帝皇帝坚决不肯,反而非常希望黄来福能进入内阁,为自己排忧解难,看着皇帝那殷切的神情,黄来福叹了口气,心想难道自己真的要活到老,干到老不成? 不远处是“万岁山”,又称“煤山”,看着山上那颗歪脖子树,黄来福有些出神,在内心中说了一句:“大明……” 感觉到皇帝的目光注视到自己身上,黄来福微微一笑,拱手深揖到底:“皇上厚爱,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崇祯皇帝虽然觉得黄来福的神情有些奇怪,不过最终黄来福答应了自己的要求,还是让他很开心。 …… 黄来福回到自己的府邸,这是靠近灯市口大街的一片豪华宅院,占地达十余亩之多,内中假山怪石,亭台楼阁,极尽精美。该院由当时的万历皇帝亲赏,在这京师寸土金寸之地,价格可是非常高昂。 进入大厅内,顾云娘正与渠秀荷,刘玉梅诸女在打着双陆,旁边一大堆孙子孙女儿媳之类的东东围在旁边观看,黄来福活到现在,儿子女儿孙子孙女不计其数,光自己的儿子,就己经排到了黄十五郎,还有几个女儿,子又生孙,孙又娶妻,可说是人丁兴旺。因黄来福的权势与影响,这些儿子孙子大多在大明各地身居高位,加上黄来福在数镇的门生部将,外围影响等,形成一个庞大的势力集团。 见黄来福回来,众人纷纷上来行礼问安,在黄府中,黄来福可是决对的主心骨。黄来福含笑点头,应和了几个上前撒娇的曾孙曾孙女一阵,并宠爱地摸了摸他们的头。 顾云娘打着双陆,也是转头问了几句,道:“老爷回来了?皇上说些什么?” 黄来福微笑道:“没什么,夫人你玩吧!” 顾云娘道:“对了,十五郎来信了,这孩子,信都懒得写,好在有大郎督促他。” 黄十五郎是黄来福最小的儿子,由顾云娘所生,顾云娘年近五十才生下他,自然是非常宠爱,黄十五郎年纪虽然不大,但辈份可不小。眼下正在大明皇家海军舰队上任职。 黄来福接过顾云娘递过来的书信,回到自己的书房,他拆开书信看了看,笑骂了一声:“这臭小子!”顺手将书信扔在桌上,感叹了一句:“年轻就是好啊!” 他舒服地靠在垫着锦缎丝棉软垫的椅榻上,想了想,又将书信取来细细观看,慢慢的,他神情似乎有些痴了,十五郎的书信勾起他的回忆,数十年的往事一一掠过心头。 …… 海浪冲击的轰鸣声不断响起,波光鳞鳞的海面在晨光照耀下金光璀璨,一队悬挂大明日月旗与龙旗的庞大舰队正劈波斩浪,驶向前方。数百艘大帆船组成的舰队气势逼人,似乎在宣示着大明如日中天的国力。 这只海面上行驶的舰队正是大明帝国的骄傲----大明皇家海军舰队。这是一支包括辅助舰在内共有五百余艘船的庞大舰队,有近二百艘的大帆战船,五十艘帆桨战舰,配以四万水手,装载七万士兵,另有三百多艘平底驳船和货船跟随。 自二十年前大明皇家海军舰队组建后,就为大明朝立下了赫赫之功,不论是宣示大明在东面海洋上的霸主地位,还是经略南洋,护卫商船等,都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崇祯十年,大明皇家海军舰队交由威名赫赫,原锦衣卫都督黄大郎统领。黄大郎是原蓟辽总督黄来福的儿子,黄家与大明皇室关系密切,黄大郎又为人稳重踏实,实得皇帝信任,将舰队交于他管理,自然是让皇帝非常放心。 此次舰队出动,是前往南洋宣威天朝威仪,这数十年来,大明在南洋各地经营日深,无数的汉人在南洋各地开辟农场,经管养殖,商业贸易等,大明在南洋的利益比重己是一日重于一日,不可避免的,也加深了大明与南洋各红夷之间的矛盾。有消息传出,荷兰人正联络各夷蠢蠢欲动,为了护卫大明在南洋的利益,大明皇家海军舰队的出动不可避免。 此次宣威,不但大明舰队出动,甚至还有日本国,朝鲜国,安南国,吕宋国等国一起派船队跟随,可说是声势浩大。 舰队中巨大的旗舰名为“镇海号”,此时紧跟在旗舰后面的是一艘名为“破虏号”的大帆战舰,舰长便为此时就任海军参将的黄十五郎,此时他正凝神看着一册书卷。 “皇明混一海宇,超三代而轶汉唐,际天极地,罔不臣妾。其西域之西,迤北之国,固远矣……若海外诸番,实为遐壤,皆捧珍执贽,重译来朝……” 良久,他叹了口气,道:“前人风范,引人向往,三保太监虽是一阉人,却是吾辈之榜样啊!” 他身旁的杨驴之昂然道:“现今圣天子在位,又有黄大人如此贤臣辅助,我天朝海军再次扫横海外诸番也非不可!” 杨驴之为杨小驴之孙,此时与黄十五郎一起在“破虏号”上任职,相同的理念加上两家的关系,二人虽是辈份不同,但却是非常的要好。二十年前,在黄来福的极力鼓吹下,大明皇家海军舰队成立,几十年来,这只舰队同样浸透着黄来福的心血,他鼓吹的“战舰所处,皆为大明之国土”、“大明的商队需要大明的战舰护卫”等理念也是深入人心,杨驴之与黄十五郎都是黄来福思想的崇拜者及追随者。 “不错!”听了杨驴之的话后,黄十五郎大声应和。 二人忍不住来到甲板上,外面正有一些士兵在唱黄来福题写的海军军歌,唱得如同鬼哭狼嚎般。 二人依甲板上极目望去,海天一色,景色壮丽,让人心中毫情涌起。黄十五郎大声道:“我皇明身为天朝,四方蛮夷,皆沐于皇恩之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吾身为大明臣子,当以教化万夷,传播圣人教义为己任!海洋,就是我的见证!” 杨驴之大声道:“我也是!” …… “万岁!” 前方港口隐隐在望,各舰中山崩海嘨的万岁声此起彼伏响起,各舰士兵刺刀如林竖立,不知谁又鬼哭狼嚎地唱起了军歌,慢慢在海洋的上空汇成一片。 “越过高山,尸横遍野。舰过大海,尸浮海面。……日月不落,永照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