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引水问题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10章 引水问题

众人回到五寨堡千户宅,走进堂屋时,里面正热闹,人来人往的,往大桌上摆着酒菜,热腾腾的冒着热气。堂边摆着几个火炉,烧着火热的炭火,让整个堂屋暖融融的。 黄思豪和杨氏和顾千户等人围坐在火炉边,一边烤火,一边在说话,几个小孩围在边上玩闹着。 见黄来福和顾云娘等人进来,几个正说话的姐姐都停了下来,拿取笑的眼神看着黄来福和顾云娘。杨氏笑道:“正说着你们,就回来了。正好要开饭了。” 却见顾云娘又恢复了乖乖女的形象,依到杨氏的怀里,“姨娘,姨娘”的叫个不停,嘴甜之极,惹得杨氏爱怜不已,将她搂在怀里,只是怜爱。形象变化之快,让黄来福大为开眼。 杨氏对怀中的顾云娘柔声道:“我的云娘和来福出去,他有没有欺负你?如有的话,只管和姨娘说,姨娘帮你教训他!” 顾云娘偷偷地白了黄来福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狡诈,说道:“没有啦,来福哥哥对云娘很好,他还唱山歌给人家听呢?” 厅中众人立时笑了起来,大姐大叫道:“啊呀,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弟弟什么时候还会唱山歌了,是情歌吧,唱的是哪一出啊?” 厅中众人更是大笑,几个小娃娃更是起哄:“……舅舅唱情歌了,舅舅唱情歌了……” 黄思豪和顾千户也是抚须而笑。黄来福有些尴尬,瞪了顾云娘一眼,顾云娘毫不示弱地回瞪了黄来福一眼,接着又有些洋洋得意的样子,似乎先前黄来福对她的冷落都报复回来了。 江大忠和杨小驴二人站在黄来福身后,他们是明白的,见此情形,也是张嘴偷笑。 众人又笑了一阵,黄思豪道:“好了,大家不要闹了,人到齐了,就开饭吧!” 他起身对顾千户道:“顾世兄,请!” 顾千户微笑道:“好,黄贤弟请!” 众人坐好,顾千户招呼黄来福坐在他身边,顾云娘则是坐在杨氏的身边。 黄思豪和顾千户对饮了一杯,黄来福也向顾千户敬了一杯酒。 顾千户微笑道:“好,好。”他喝了酒,对黄来福道:“来福贤侄出去查看屯田,可有什么发现?” 众人都看向黄来福。 黄来福道:“爹,世伯,孩儿和杨管家上午到田地去查看,发现屯田各地,处处缺水严重,就是河中的水,也是干枯了不少,引水极为不易。没有水,这些田地就不要想有好收成。” 黄思豪点了点头,叹道:“奈何年景不佳,缺少雨水,为父也是没有办法。” 顾千户道:“如今天下都是一样,我在镇西卫的那些田地,也同样是如此。唉,和往年相比,如年这各处田地,收成是十不如一啊。” 黄来福道:“爹,世伯,孩子此次游历大江南北,对于田地缺水,倒是想到了一些解决法子。” 顾千户不由大感兴趣,坐直了身子道:“哦,贤侄有什么好法子,不妨说来听听。” 众人也都是看着黄来福,顾云娘也是俏目斜斜地看向黄来福,想听听他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 黄来福道:“爹,世伯,孩儿观各处田地缺水,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田地靠近河边,因河水干枯,河岸过高,水车无法引水上岸,或是引上的水量极少,以至守着河水无法灌溉田地。二种是那些不靠近河边的田地,则是大部分都抛荒了。看这年景,以后同样是雨量稀少,不能指望老天爷的恩赐了,只能靠取地下水与想办法引水上岸。” 见众人不明白的样子,他仔细解说道:“对于引取河水,现今堡内的龙骨水车引水太浅,已不足为用,不过孩儿在江南一带,看到一种大水车,可引水达六、七丈之高,足以满足河边田地所需,还不需人力或畜力,以水流带动即可。” 顾千户吸了口气:“可引水达六、七丈之高?”他喃喃道:“如此一来,不管水位多高,只要河中还有流水,就可引水使用了。” 黄思豪急迫地道:“我儿,那水车制作法子,你可知道?” 黄来福微笑道:“爹爹放心,孩儿当时见到此物时,便已仔细询问相干匠人,并已牢记水车制作方法!” 黄来福说的那大水车,就是筒车的一种了,特别是以黄河大水车为参考. 众人都很欢喜,黄思豪道:“如此就好,有了这水车,引水成功,堡中沿河田地就可无忧了。” 黄家在五寨堡占有的田地,大部分是在清涟河边,水车制作成功后引水上岸,有水灌溉,明年田地中的收成当然会大大不同。 顾千户也说道:“贤侄,等这水车制作成功后,你可不要忘了你顾伯伯。” 顾千户在镇西卫也有不少田地,因缺水面临和黄家一样的问题,现今有了黄来福这大水车利器,他自然不会放过。 黄来福道:“当然,侄儿怎么可能会忘了顾世伯。” 众人都笑了起来,连顾云娘也笑了起来,看向黄来福的眼神有了些不同。 杨氏道:“福儿,河边可用大水车,不过我们堡中还有许多不靠近河边的田地,这些田地大多无水灌溉。你方才说引用地下水,如何引用,是凿井吗?据为娘所知,那些田地旁也有一些水井,不过大多干涸了,你又到哪去引水呢?” 黄来福说道:“是的,娘亲,是凿井引水,不过我这井可不比原先那些井。我这井深可达五、六丈,甚至可达六、七丈之多,如此深的井,保证井水远远不会干涸,而且孩儿也有办法将这井水引出。” 中国北方在秦汉时凿井灌田就比较普遍,五寨堡也有灌井。不过大多是传统的“轱轳把”井,靠人工转动轱轳把水提上来。深度一般只有几米,属于浅水层的水井。这种井打水时费时费力,水质容易污染,而且水质较苦,最重要的是井水容易干枯。 而后世的一些深水井,深达十几米,数十米是很常见的,特别是那些机井,往往深达百米。就是后世的手压机井,俗称的洋井,最少也是水深十数米,大可满足五寨堡的需求。 听了黄来福的话,杨氏笑道:“如此就好,如此就好,看来这个家啊,将来就要看孩儿的了。” 她笑道:“我的孩儿出去游历一次,本事倒见涨了。” 黄来福笑道:“娘亲过奖了。” 得到母亲及家人的肯定,他内心也很是欢喜。对面的顾云娘则是白了他一眼。 大姐嘴一撇道:“娘,你也不怕夸坏弟弟啊,您这两天,已经夸了他好多次了。” 杨氏笑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你也很不错,不过你这么大的人了,还跟你弟弟争。” 在她头上轻轻地敲了一下。 大姐大叫道:“娘,这么多人面前,你又打我。” 这顿饭大家吃得都很开心,饭后,黄思豪招来杨管家道:“杨叔,福儿要制作那水车诸物,需要什么,工匠钱粮的,你尽量配合他。” 他想了想,道:“这样吧,你到帐房那边支200两银子,以为福儿一干钱粮所用。” 杨管家神色异样地看了黄来福一眼,回首对黄思豪恭敬地道:“是,老爷。” 旁边众人听说黄思豪吩咐杨管家取200两银子与黄来福使用,同样是脸色有些异样。 此时白银贵重,一两白银购买力约合后世的人民币六百元之多。五寨堡穷困之地,黄家虽是世袭千户,百年积累,此时家中也不过有八百两银子的银钱,这时一下子拿出200两银子给黄来福,就是相当于一下子拿出后世人民币12万给黄来福,占了黄家可使用家财的四分之一,可见黄思豪对黄来福的宠爱。 黄来福自然明白这一点,他感激地道:“谢谢爹,孩儿一定会做好的。”

下一篇   第11章 忧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