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德润布庄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8章 德润布庄

第28章 德润布庄 “二位请走好。” 德润布庄的杜茂真掌柜深深地作了个躬,送走了三子爹二人。虽说这二人一看就是乡下民堡来的,买的又是很普通的花布。 但杜掌柜向来奉行:“至诚至上、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经营宗旨,平时非常注重客人的口碑,不论客人是穷是富,买多买少,他都坚持以礼待客,平时也是这样教导店中的伙计。 所以他的德润布庄才在五寨堡内营业一个多月,生意就很快做大,连千户宅的黄老夫人和几位太太,最近都常常光顾。 “掌柜的,我们店中的各色花布又卖得差不多了,您是,是不是又要添些货了?” 一个名叫张万初的老伙计喜滋滋地道,作为和杜茂真掌柜一起到五寨堡来打天下的老人,张万初一向是作为杜掌柜的心腹来看,与杜掌柜休戚与共。见店中生意好,他当然也是心中喜悦。 “嗯,不错。”杜掌柜抚着自己的两撇鼠须,满脸笑容地道:“没想到这五寨堡的生意如此好做,看来我们要多多进货了,万初老兄弟,这事情又要你去办了。” 这几个月中,五寨堡的各军户们解决了生存问题后,手中有了些闲钱,自然就要装点自己的生活,修盖新房,各人暂时没这个能力,但给老婆孩子添几身新衣裳,大家还是可以办到的。 而且有这种想法的人遍布五寨堡各地,这样,这几个月中,五寨堡的各布店就迎来了一个购置布匹的热潮。生意红火,自然让各布庄的掌柜们笑歪了嘴,大感自己来五寨堡设店营业是个不错的选择。 听杜掌柜这样说,老伙计张万初也有些感动,他恳切地道:“掌柜的说的哪话,这还不是小的应尽的本份?”说到这里,他忽然神情有些神秘,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道:“掌柜的,您最近没有听到什么风声吗?” 杜掌柜喝了一口茶,奇怪地道:“什么风声?” 张万初道:“小的最近打听到了,说是千户宅的黄大少,有意将秋收的粮食全部包销于那位祁县来的渠掌柜,您老也知道那位黄大少,不知整些什么手段,今年五寨堡的秋粮怕是要大丰收了,那可是几十万石粮啊,您老就没一点想法?我们不敢说包销,但如能分一杯羹,再开个米铺,怕是利润也不少于这德润布庄吧?” 杜掌柜神情微动,握着茶杯沉吟不语,张万初见状更是添油加醋:“小的可听说了,这五寨堡内的东容记茶庄的李老板,德记皮货店的侯老板,鸿记绸布店的潘老板,都去拜访过了堡内的千户大人和那位黄大少,最近他们还频频去祁县会馆拜会那位渠源锐渠掌柜。” “掌柜的,我们可不能落在人后,不然到时连一口汤都没得喝了。几十万石粮啊,小的还去各个农场了解过了,他们还喂养了许多猪羊等物,这些又是一个大财源啊。” 杜掌柜打定了主意,放下了茶杯:“万初,你替我准备好名刺和礼单,我要去拜会千户大人和祁县会馆的渠掌柜。” 商人们对商机的感觉是敏锐的,五寨堡的变化不会引不起他们的关注,先是不断有商人到五寨堡各个农场的田间地头去考察,考察后的结果都是去拜访千户大人,和黄来福大少爷。 无一例外,黄思豪和黄来福招待了他们,但一说起将来粮食外销之事,黄思豪和黄来福都说自己已和渠源锐渠掌柜签定契约,让他们去找渠掌柜,这样,不知什么时候,祁县会馆前拜访的人流多了起来。 “四少爷,您可回来了,您看,又有许多商客们递了名刺和礼单过来,这些都是。” 渠源锐一回到祁县会馆,四十多岁的德叔便迎了上来,满脸笑容地对渠源锐道,作为渠源锐的心腹,德叔负责在馆内接待客人,这段时间,商客们的奉承讨好让这个憨厚的汉子颇有些飘飘然。陪同四少爷这些年中,这还是第一次受到如此的讨好重视。 “一帮势利的东西。”渠源锐笑骂了一声,脸上却颇有扬眉吐气的神情,终于也有别人求到他头上的时候了。 他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才道:“将名刺给我看看,都是一些什么人?” 德叔恭敬地将一叠厚厚的名刺递给了渠源锐。 渠源锐一张一张地翻看着,半响,冷笑了几声:“平遥的李家,介休的侯家,万荣的潘家,阳城的杨家,榆次的常家,哼,都是些大角色啊,以前他们可是正眼也不会瞧我一眼,现在巴巴地求上门来了,哦,还有这个,临汾的亢家……好家伙……鱼儿闻到血腥味,都上门了。” 这些平遥的李家,介休的侯家,万荣的潘家,阳城的杨家等,都是后世清季晋商中的大鄂,既是大商人、又是大地主,都拥有极为雄厚的资本。眼下虽没后世那么显赫,但在北方的势力也不可小看。 特别是临汾的亢家,即是大粮商,又是大典当商,拥有大量的田宅,亢氏曾扬言:“上有老苍天,下有亢百万,三年不下雨,陈粮有万石。”虽说这个大话是清初时说的,但此时万历时,他们家族中经营九边的粮草也有几十年了,同样拥有大量的土地,储藏有大量的粮食,势力庞大。 虽说此时这些递名刺的人,都是上面几家外地分号的掌柜或是族中各商号的偏房子侄,放到五寨堡这个现在还不显眼的地方来,并不是他们家族中的大人物,但想到他们身后的势力,渠源锐想了想,还是决定现在更衣会客。 “各位慢走,恕之信就不远送了。” “岂敢,岂敢……留步,留步。” 将上面那些家族中的商客送走后,渠源锐站在会馆的大门上,渠源锐脸上的笑容慢慢敛去。今天的会客初步达到双方的目的,如果五寨堡秋粮确实大丰收的话,双方愿意合作外销粮食。当然,今天只是初步达成一些意向,具体的条款,还要再时再详细拟定。 和这些家族合作是毕然,一方向,渠源锐得罪不起这些人身后的家族势力,一方面,渠源锐的势力和能力都是太小,需要借助这些家族们的势力。 比如说,刚才亢家在五寨堡设的商号管事亢世银就拍着胸脯说,如果渠掌柜愿意将粮食分销给他们,他们亢家甚至可以将粮食远销到辽东镇去,这是渠源锐做不到的。 于是,双方的合作就成了毕然。 这时,站在会馆大门的渠源锐忽然看到黄来福大少正骑着马,向会馆这边而来,身旁永远跟着江大忠,杨小驴两个贴身随从,还有顾家小姐也是骑着马跟在黄来福的身旁。 渠源锐忙整了整衣,向黄来福迎了上去。 黄来福等人四匹马前后向渠源锐而来,马蹄敲在街上的青砖板上,发出声响。街上的人都是纷纷让开,同时又是忙着作揖行礼,不过五寨堡内原来军户们看向黄来福的神情都是尊崇中带着敬畏,而一些外地商客和乡民们则是畏惧中又现出讨好的神情。 在众人的作揖问礼声中,黄来福微微点头,一路行来,见街上颇有欣欣向荣的味道,也是心中高兴。到了会馆前面,他早已看到了渠源锐,他立住了马,笑道:“之信,赶快备马,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上一篇   第27章 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