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大五寨堡水泥厂(1)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29章 大五寨堡水泥厂(1)

第29章 大五寨堡水泥厂(1) 离五寨堡附近几十里远有一个张家坪村,村旁有一个张家坪山。 依黄来福电脑中的资料,五寨堡的石灰石、粘土等资源丰富,其中这石灰岩和粘土等矿点很大部分就分布在张家坪这一带。 石灰石可是好东西啊,除了可以直接加工成石料做建筑材料外,还可以烧制成生石灰,作为消毒防疫卫生之用。比如黄来福的猪圈和羊圈中,就需要大量的生石灰,以保持羊圈的干燥,防止羊儿烂蹄,得上传染病而大量死亡。 生石灰充水变成熟生灰,还可以涂在树根用来杀虫。还有此时的大明可没有什么农药之说,石灰也可以作为田里的杀虫剂使用,在春季播种前,在田里洒上石灰后、放水、翻土,田地在石灰水里浸泡一、两天后,躲藏在泥土中过冬的害虫或虫卵就能被消灭了。 黄来福也是前些时候无意中翻电脑才在一个农业小知识中才看到这一点,此前他的农场春耕前没有杀虫,到了明年,这个虫儿,一定要先杀一杀。 而粘土,在中国几千年中历史中,又是制作陶瓷的主要原料。不过眼下,这石灰石和粘土,对于黄来福来说,却是制造水泥的主要原料。 水泥是后世各式建筑中不可缺少的使用材料,追其出现的历史,可说到1796年,英国人帕克在用泥灰岩烧制一种棕色水泥,称罗马水泥或天然水泥。到了1824年,英国人阿斯普丁又用石灰石和粘土烧制成水泥,硬化后的颜色与英格兰岛上波特兰地方用于建筑的石头相似,被命名为波特兰水泥,并取得了专利权。1813年,法国的土木技师毕加发现了石灰和粘土按三比一混合制成的水泥性能最好。此后,水泥便大量的出现于后世。 到了黄来福生活的那个时代中,水泥更是无时无刻也不会离开人们的生活,无论是土木建筑、水利、国防工程建设,都需要大量的水泥,各地的需求量都非常庞大。 正是因为看到这一点,所以黄来福才依电脑中五寨堡矿床分布图,组织工匠们在张家坪一带大力开采石灰石和粘土,并投资了一千两银子,办了一个水泥厂,以为自己制作水泥的需求。他希望将来这水泥制作成功后,和农场一样,也成为自己另一个新的大财源。 当然,此时对于黄来福这个举止的目的和前景,只有他自己一人才能明白,以前他搞农场等事,基本上还在众人的理解范围之内,不过这个“水泥”是啥东西,就没人明白了。开始大家都以为黄大少是要大力开采石灰与搞些粘土作陶瓷,不过后来人们才发觉不是。 对于黄大少每每的惊人之举,大家现在都习惯了,反正银子又不是自己出,睁大眼睛看着就是了。 黄来福,顾云娘,渠源锐,江大忠,杨小驴五人骑马快到张家坪山时,远远就看见一个大烟囱,正在直喷着浓烟,此时,阳光正炙热,加上一些风,那烟尘不住地随风飘散。 众人还没来得及表现感想,忽然山那边传来一声巨响,惊得几人的马儿一阵嘶鸣不安。 顾云娘惊道:“来福哥哥,怎么了?” 渠源锐脸上也现出惊疑不定的神情,他虽然知道黄来福目前正在搞一个叫“水泥”的东西,但这个地方,他还是第一次来,咋听异响,也不免惊慌。 江大忠和杨小驴二人倒是神情平静,显是明白了怎么回事,黄来福微笑道:“云娘不要惊慌,这是山那边的矿工们在用火药爆开矿床,击碎矿石进行开采。我们过去看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用火药爆开矿床?”顾云娘脸上惊疑不定。不过还是控制了马匹,随黄来福向那边而去。 一路过去,只听炮声隆隆,只见浓烟滚滚,加上烧窑和开山放炮产生的灰尘,使这周边的天空有种灰蒙蒙的感觉。再走近看,只见张家坪附近的山像被扒了皮似的,裸露在外边,草木不见了踪影,而且到处是开山的塘口,如人们额头上道道伤痕。 环境污染啊,严重的生态环境破坏啊!黄来福心中感叹,如果在后世,这就是必须关窑的三无小水泥厂。不过在这时,在这里,当然没人敢来关黄来福的小水泥厂。 只是见了这种环境污染,黄来福心中一霎那,有种那样的迟疑,自己搞这种工业到底合不合适?不过很快他又回过神来,就是近代的西方工业革命,也是以破坏生态平衡为代价的,自己毕竟是来自后世,还知道一些生态保护的概念,到时自己尽量多注意就是了。 到了山下时,只见一大群人在忙个不停,众人围在刚炸出来的石灰石矿石边,或手持大铁锹,一锨接一锨的往独轮车上送着矿石,等独轮车满后,便有一些人飞快地推着车往石灰窑和水泥厂那边跑去。 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无一例外的是,个个都变成了“灰人”,许多人还赤裸着身子,身上只着一条犊鼻短裤,全身灰蒙蒙的,只有牙齿还是白的。个个都干得忽叱忽叱的,不过这些人倒象是很开心的样子,许多人一边干活,一边还大声吼着一些民间小调。黄来福听着,颇有些信天游的味道。 黄来福认出这些人中有一些是附近张家坪的村民,事实上,一个半月前,这个设在张家坪,名叫“大五寨堡水泥厂”的地方,刚开始采矿和放炮的时候,离这些石灰窑和水泥厂较近的一些村民,因为受不了灰尘和噪音,曾公推了村中德高望重的老村长前来和黄来福大少爷反应,诉说苦衷,意思是这个啥的水泥厂开建后,整天那个炮响,吓得俺村里的猪也不吃食了,鸡也不下蛋了。 说来说去,意思就是村里损失惨重,黄来福大少爷能不能那个……啥? 对于来自后世的黄来福来说,这个情形是似曾相识,很熟悉的样子,当下他二话不着,村中每户人补了五两银子的“小猪小鸡惊吓费”,张家坪村二十户就是一百两银子。 对于黄来福来说,这个补偿费是非常便宜的了,花的也是一些小钱。但每户五两银子对于张家坪村的村民来说,却是非常庞大的一笔巨款了。当下人人的怨言立时消散,人人歌功颂德起黄大少的仁德来。 黄来福还许可张家坪村的村民们,他们也可以到“大五寨堡水泥厂”来做事,和那些矿工一样,壮劳力每人每月一两银子,还管吃。干得动活的老汉和妇女每人每月五钱银子,也能干活的小朋友每人每月也有二钱银子,干得好的话还另有奖励,这让张家坪村的村民们更是欢呼雀跃。 虽说“大五寨堡水泥厂”的活很累,很脏,但不论是矿工们还是村民们,人人却都干得很欢快。对于他们来说,累一些,脏一些不要紧,能用自己的双手为自己带来好生活,他们就很满意了。况且,这个价钱在他们眼中,确实是非常值得自己拼命干活了。 说起工钱,“大五寨堡水泥厂”确是比五寨堡的各个农场的高了很多,因为这里的活确实累,脏,而且还危险。事实上,不认是此时的大明还是后世的矿区,矿区的工钱都是较其它工厂为高。就是因为众所周知的累,脏,险。 眼前的这一切,黄来福,江大忠,杨小驴三人是来过这里几次了,因此早没有了新鲜感。 而顾云娘和渠源锐二人则是左顾右盼,脸上都满是兴奋和好奇的神情,眼前的情形,论冲击力,确实是比农场的一切要大,这就是工业比农业的震慑之处。 不过二人都是丝毫没有注意到这里的一切,有可能对周边环境造成的不良影响。事实上,就是西方工业革命开始的时候,当时西人只有“战胜大自然”的喜悦,丝毫没有意识到环境保护的重要,一直喜悦了几百年后,人们才认识到环境保护的重要性。 见黄来福等人过来,“大五寨堡水泥厂”的管事邓自升看见了,忙远远的迎了上来。 这邓自升是五寨堡的一个军匠小旗,和刘总旗相熟,本来这“大五寨堡水泥厂”的管事黄来福有意刘总旗的,可惜他事多繁忙,无力分身,便推荐了邓自升。 邓自升骤得重用,自然是战战兢兢,不敢怠慢。 “大五寨堡水泥厂”有厂工,矿工,带张家坪村民们,约有二百多人,其中有五个匠师,是以前岢岚州的矿工,也是烧制石灰的行家。 一个多月前,黄来福的“大五寨堡水泥厂”开建后,通过几个商人,将他们请来。每人每月2两银子,外加奖励,这个价格,足以让他们出死力了。

上一篇   第28章 德润布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