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外界的一些事情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30章 外界的一些事情

第30章 外界的一些事情 五月,万历帝敕谕天下,说与百姓:“目今禾苗盛长,都要趁时耘耕,毋得怠惰。” 此时,五寨堡各个农场中都开始了浇水追肥的工作,立时各处一片忙碌。 相比手下人的一片忙碌,黄来福这些时间倒显得轻闲,他的事情都已经交代给手下人去办了,该怎么样,也不需要他去操心。 进入五月这段时间,黄来福是在忙着另一件事。 父亲黄思豪到6月份就要退休了,到时自己就要去兵部报到,进京替职千户一职。对于这些替职的舍人,到时兵部除了核察其品性外,还有可以会核察其家庭或是本人的武历,有时还会要求比试,看这个替职舍人是否刀枪弓马娴熟,要取得合格的成绩方可批准继承。比如说射箭,就要求距离五十步时,射十二箭命中六箭才为合格。 此时大明的卫所制虽然败坏,但基本的体制还在,想要顺利替职,倒也不可怠慢。进入五月后,家中就为黄来福将要进京的事准备开了,而黄来福则是整天在埋头骑马射箭,练习武艺。 五月十日时,千户宅还发生了一件喜事,镇西卫卫学的录取名额下来了,黄来福弟弟黄灵斌考取了镇西卫卫学中的廪膳生。 这廪膳生可不简单,一般而言,卫学中的学生分为三等,一等生叫“廪膳生”,只有几人,每月可从文庙领取廪米6斗,是最优秀的学生。二等生叫“增广生”,就没有粮食可领了。第三等称为“附学生”,是最普通的学生。 廪膳生待遇这么好,自然是人人想进,特别是那些卫所中的军官子弟们。 不过这个做手脚,走后门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卫所中设的儒学,卫学诸生的录取名额都是由地方政府下达,这完全是两个不同的系统。那些文人是不屑于和这些武官们拉关系的,更不要说走后门了。考得进考不进,确实都要靠自己的本事。 黄灵斌身体瘦弱,替职千户、操持黄家都不行。不过好在他喜读书,进卫学,将来搏功名,是他最好的出路了。 接到这个通知后,千户宅内的人都很高兴,黄灵斌的母亲,二娘刘氏更是笑得合不拢嘴,众人都在商议,黄来福六月就要离堡进京了,到时兄弟二人是不是取道岢岚州,一起到镇西卫去? 黄来福进京有两条路,一条是经山西镇宁武关到太原,再到北京。一条是经岢岚州到太原,再到北京。最后确定的路线,自然是经岢岚州到太原,再到北京这条路。 一是大哥要送弟弟出门,顺便看看弟弟的学校怎么样。二是顾千户和顾云娘离家这么久,到时也该一起回去了。还有,黄来福和顾云娘的亲事是定在九月九日,这个女婿成亲前,是不是应该到丈母娘家去拜会一下?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 谈起这个事,黄来福是若无其事,只有顾云娘羞得满脸晕红,将头埋在杨氏的怀里,不敢抬头看众人。 就要离堡出门了,以后将自己一个人过,黄灵斌是又紧张又兴奋,私下和黄来福说起这事,有点怕怕的样子,黄来福拍拍他的肩膀,安慰弟弟不用怕:“到时如果有人敢欺负你,你就写信告诉大哥,大哥为你撑腰。” 除了千户宅的事外,大明朝在这些时间里也发生了一件大事。 五月初,大明甘肃副总兵李联芳在甘肃、青海交界的地方陷于蒙古军队的埋伏,力战身亡。消息传到北京后,众情激奋,大部分官员都主张停止互市,兴兵讨伐。蒙古顺义王扯力克也作好了战争的准备,渡过黄河,准备和大明开战,情势一触即发。 万历帝由于此事重大,举行了早朝,和众臣商议应对的方法。万历同意多数廷臣的意见,认为应当采取强硬态度,但首辅申时行则力图缓和。 申时行认为,蒙古顺义王扯力克并没有下定全面战争的决心,也不是每个蒙古部落都愿意放弃互市的利益与大明作战,只要还有和平的希望,不应该轻言战争。 他又认为:大明边境发生这样的事,是因为边镇各地吃空饷严重,如果各镇兵军空额补足,仓库充实,以北虏耳目之灵通,他们是断乎不敢轻易挑衅的。 他再认为:国朝和北虏联绵几千里防线,终归是要被对方冲破的。大明军队就算获胜一百次,也占不了草原,北地荒凉无用,最终还是要放弃,只得白白浪费兵饷罢了。 最后,战争的决定被取消,掌管京军训练、领兵部尚书衔郑雒被派为北方经略各镇,特别警戒此次挑事的蒙古卜失兔和火落赤部。慢慢的,甘肃、青海边境形势稳定下来。大明军队没有发动,蒙古军队也没有动作。 这些大事情自然不可能对小小的五寨堡产生什么影响,当黄来福在邸报上读到这个消息后,这个事情已经慢慢平复了。不过当他看到这个报道时,却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 公元1590年5月13日。 五寨堡各个农场中的春小麦已经开始破土出苗,显示出勃勃的生机。 路旁,一辆宽敞的马车沿着道路向五寨堡的方向驶去,从马车内看出去,不时可以看到两边闪过的水渠,还有田地旁各样的灌井。 “难得啊,这一路而来,就这五寨堡的麦苗长势最好了。”车厢内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 另一个年轻些的声音响起:“爹,看来这四弟说的那些事倒还真是靠谱,不象是在说大话……呀,那是水车吗?怎么如此庞大?” “……真的啊,这么大的水车,哪怕在江南也没见过吧?” “哼哼,看来四弟这注是下对了,他怕是很得意了吧?”那年轻些的声音语中掩饰不住的妒意。 “他得意什么,你们是兄弟,他找到了一个新粮源,难道还能不分一份给你这个大哥?” “怕是不一定吧。”年轻声音冷笑了一声,就不说话了。 5月13日是五寨堡内的关帝庙会,这天关帝庙一带热闹非凡,除了赶庙会的人,还有许多人围在一个木制结构的二层小楼前看着什么,一个识得几个字的穷酸正在摇头晃脑念着什么。 只见上面一个告示,最上面写着几个大字:高薪诚聘兽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