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兽医王启年(1)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31章 兽医王启年(1)

第31章 兽医王启年(1) “五寨堡大畜场是晋西北最大的养殖场,因业务拓展的需要,现招聘兽医若干,具体要求如下:具有五年以上兽医工作经验,有较高的技术水平及操作能力,品德端正,能吃苦耐劳,对工作认真负责,对动物有极强的爱心和责任心……” “招聘人数:5人……待遇:年薪20两白银,年赏另论……招聘面试地点:千户宅大门口。联系人:杨管家……” 看着这份有些奇怪的招聘告示,围观的众人议论纷纷,不过许多人都被上面丰厚的年薪待遇所吸引,一些有过医治小猫小狗,小猪小鸡经验的人都仔细记下了招聘的地点,并往千户宅而去,希望自己能遇上好运气,被千户宅招聘。 先前那年轻人和老年人也挤到告示旁观看。 年轻人笑道:“这种招聘告示,倒有些意思,不过这兽医就有年薪20两,另还加年赏,这待遇确是丰厚,怪不得人人趋之若鹜。” 苍老的声音道:“好了,不必看了,还是先去你四弟的会馆吧。” 一老一少离去后,一个身着布衫的读书人走上前来,仔细看着上面的告示,一会后,他默默地记下招聘的地点,往那边而去。 “少爷,这是此次应聘兽医的名单,您看看。” 黄来福正在千户宅院中赤裸着上身,呼哧呼哧地举着石锁,杨管家小心翼翼地走上前来道。黄来福又举了几下,才放下石锁,道:“不用看了,杨管家,这些事,你自己拿主意就好,你办事,我还不放心吗?” 杨管家恭敬地应了声:“是!”不过他随即有点迟疑地道:“还有一个人,看起去倒有些本事,不过此人似是性情狂傲,口出不逊之言,老奴拿不定主意是否要将他招入……少爷,您是否要见见此人?” 黄来福道:“口出什么不逊之言?”放下石锁,又要去练枪。 杨管家迟疑地道:“那人将少爷的各个畜场大大批评一番,说是各处隐患众多,按此下去,如有疫病,畜场中畜生定然死伤严重。” 黄来福倒是来了兴趣:“哦,还有这样一个人?那就见见吧。” 不久,杨管家领着一人进来了,那人对黄来福施礼道:“小生王启年,见过黄来福大少爷。” 黄来福仔细看他,只见这王启年宽鼻阔嘴,厚嘴唇,一张黑里透红的脸,却生着一双小眼睛。一双粗壮的大手,穿着一袭读书人常穿的长衫,衣着已是沉旧,不过浆洗得十分干净,神情颇有些孤傲和倔强之意。年在二十二、三岁左右,看起去不象读书人,倒象是一个农夫。 他走近后,黄来福便闻到了他身上不知有一股什么味,那是种常年接近各种畜生后特有的骚味。 黄来福扫了他一眼,接过杨小驴递给来的热毛布擦了擦脸,又接过江大忠端过的热茶喝了一口,才道:“你先前对杨管家说,说我五寨堡各个畜场中的隐患众多,是些什么隐患呢,你说说,我倒是很有兴趣来听。” 王启年拱手道:“是,小生就依自己所见斗胆相言了。” 杨管家要招聘这些人,自然要带这些人到各个畜场去看看,就实际的问题询问一番,所以王启年才知道五寨堡一些畜场的事。当时,这些地方,平时外人是不能进去的。 王启年道:“小生先说猪场,黄少爷畜场的猪圈规模之大,让小生叹为观止。不过小生观各处猪圈圈养疏松,里面又粪屎云集,想是平时里面排沟不当,不注意舍内各处的清洁。而且圈内各处湿冷,想是各猪舍建在低洼处,又或是各地建筑未背风向阳之故。五寨堡地处寒冷,如此下去,一到寒季到来,怕是各处猪舍要死之四,五……” “再说羊舍,圈养羊只,小生乃是第一次所见,所优所劣,不敢评论。不过羊舍所建地势低劣,通风排水不当。话说猪舍圈养需密,牧羊需松,而马蹄坡羊圈则圈养过于密集,蚊蝇杂生,想是平时清洗不足,如此下去,羊蹄怕是易溃,起发疫情。且舍内饲槽不多,又无安装水槽,羊只饮水不便,而且和猪舍一样,防寒不足,寒季到来后,怕是同样会羊只损失惨重……” “再说鸡舍……” “又说鸭舍……” 王启年越说,神情越是焕发,他款款而谈,似乎黄来福各个养殖场到处是毛病,黄来福心中虽不以为然,但脸上还是一直保持着笑容。 杨管家一直轻咳着,几次想制止王启年的滔滔不绝,但见黄来福听得仔细,还是强忍了下来。 一旁的江大忠则是不以为然,他一直认为自家大少爷无所不能,并一直以此为骄傲,此时听了王启年的话,似乎自家大少爷搞的大畜场一无是处。 他越听越怒,最后实在忍不住了,他跳出来怒喝道:“你这个腌脏货,在这里瞎说些什么呢?我家少爷搞的大畜场哪有你说的那么差?”杨小驴也连忙跳出来,对王启年同样怒目而视。 王启年停下了话,他斜睨江大忠一眼,腰杆挺着笔直,咬着下巴,拱手对黄来福坚持道:“这些都是小生的实情之言,如果大少认为小生说话难听,小生可以就此离去。” 黄来福摆摆手道:“无妨,你说得很好,如你所说,这畜场各处将要如何改进?某愿洗耳恭听。” 黄来福自家知道自家事,他虽知道后世一些先进的养殖方法,但具体的所做他是两眼一抺黑,只能依靠军户们来执行,而这些军户们平时只养过一些小鸡小猪几只,哪搞过这种大规模的养殖?先进的方法变成低劣的效果也是很正常的。 这王启年看来是有几分本事的,正好聘来使唤,对于王启年的直言不讳,黄来福并不介意,依他后世的经验,通常一些有本事的人,大多有些孤傲,喜欢出言不逊。黄来福要的是人才,至于其人人品性情,他并不是很介意。 听黄来福这样说,王启年想了想,道:“所说不如所见,大少何不随小生到各个畜场中去,也好让小生实情为大少解说一二?” 岢岚山,马蹄坡圈羊场。 经过五寨堡各处屯丁们的努力,马蹄坡圈羊场的各处羊舍已经基本建好,羊儿在圈羊场各个羊丁们的喂养下,正欢快地吃着羊食。 在马蹄坡圈羊场管事黄大粱的带领下,黄来福领着王启年等人巡视了各处羊舍,果然如王启年所说,各处有羊舍所建地势低劣,通风排水不当,羊只圈养过于密集等缺点。看来这王启年确实是有些本事,只是先前随便看看,便能发现这么多问题,而自己却是一个也没看到。 黄来福对王启年道:“王先生所言不虚,不知道这羊舍应该如何改进?” 王启年也不客气,直接道:“小生有几点看法,容大少参详。” “一,羊舍要加以改进,此些羊舍大部要放弃重建。羊舍要建到那些地势高燥,通风排水良好的地方。羊舍要高出地面至少1尺,羊舍的每只羊需有1丈左右的容身之地。羊舍外每只羊还应有三丈左右的活动范围。舍内和羊只活动场地应安装大量的饲槽和水槽,供羊只饮水吃食。而且平时应吩咐羊丁们勤以打扫羊圈居舍,并勤以石灰消毒,使各处整洁。” “另:小生并未见有羔羊产房,想是大少疏漏之故。” 羊场管事黄大粱一直在旁听着,先前他还不明白这穷酸和大少爷是什么关系,因此一直在旁不敢插嘴,就算听到王启年指责自己管辖下的羊丁们没有勤以打扫羊圈,他都忍着不说话,此时听到王启年指责大少疏漏,却再也忍不住了。 他急忙出来指着王启年道:“大胆狂生,大少是你可以指责的吗?没羔羊产房有什么要紧,现在羊儿才这么小,等它们长大后再建会迟吗?你这厮真是好生无礼。” 王启年微微冷笑,只是挺着腰杆不说话。 黄来福微笑道:“无妨,黄叔,王先生是性情中人,他说的一些话,你不用太在意。”黄大粱哼了一声,嘴里嘟哝了几句,瞪了王启年一眼,悻悻然的退下去了。 黄来福对王启年道:“王先生,你继续说下去。” 王启年微一拱手,又道:“此是修建羊舍之见,对于防寒,小生认为,可于寒日到来时,在夜间羊舍门上挂于草帘,以阻止贼风侵入。又可于地上加盖数层草苫,以增强保暖,并要使羊只养成定点排粪尿的习惯,防止羊舍受冻。” 他沉吟了半晌,又道:“不过这只可使羊只冻死之危略为减轻,要使羊只冻馁之虑减为最轻,小生建议大少修建地下暖圈。” 黄来福大感兴趣,问道:“何为地下暖圈?”黄大粱,江大忠,杨管家等人也是一起瞪着王启年,要看他怎么说。 王启年道:“此乃小生从北地火炕中得到的想法,这地下暖圈的建造,可在北高南低或北有高坡、陡崖、高墙、建筑物等背风向阳处,深挖约五尺长形之坑,坑底地面北高南低,坑四周可用砖或石砌坚实。并在南墙根处留一个能开能关的排粪通气口,北墙则高出地面。在南北二墙上,每隔一尺便搭一些木杆,上铺以厚草,再四周用草泥将之拉紧牢固,密封于墙上。最后在东南角设一个开关方便严实的厚门,以便于羊丁们出入饲养。” “地下暖圈建成后,可在地道羊舍内,增设地下回龙火道,使舍内的温暖如春,不论是冬日羊只食宿,还是母羊产仔,都可无忧,再无寒冬羊只冻馁之虑。” 说到这里,王启年颇为希望地看着黄来福,这个地下暖圈的方法,是他几年前所见所闻后,就深思熟虑想出来的方法,苦无一直没资金,没机会实现,因此此时颇有借黄来福的手,实现自己理想机会的愿望。 黄大粱哼了一声,道:“谁知道有没有用,你方才一些话,这羊舍就要重修过。这么多钱投下去,到时没效果怎么办? 王启年脸上青气一闪,大声道:“如此法无效,以至使大少损失惨重的话,东陆愿投身大少身下为奴,以资补偿。” 黄大粱又哼了一声:“在这五寨堡,谁不愿意投入大少身下为奴?黄府的家奴家丁们,在五寨堡这个地方,谁见了不羡慕?” 他这话说得杨管家,江大忠,杨小驴几人都是连连点头,江大忠更是将胸脯挺得高高的。 王启年气得紧,不理黄大粱,只是颇为期盼地看着黄来福。 黄来福点了点头,道:“好吧,此法倒也可试试。黄叔,你就按王先生所说的去做吧。”他又对王启年道:“王先生,这羊舍,地下暖圈修建事宜,该如何做,就由你配合来黄管事。” 王启年大喜,道:“多谢黄大少。” 黄来福微笑道:“现在该去五寨堡大畜场看看那些猪圈,鸡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