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顾家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35章 顾家

第35章 顾家 历史上岢岚是一个军事要塞,向来是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冲突的焦点之地,历经沧桑的岢岚城集中体现着边塞古城的特征,城墙异常高深、开阔,其巨大的瓮城在大明各城池中也是较为少见的。 除了雄伟的建筑外,岢岚州城还是历史故事发生较多的地方,比如樊梨花出征归来,骑马抗旗进入岢岚的民间故事便一直流传到至今。 岢岚州还是山西镇的极冲之地,属山西镇岢岚兵备道,岢岚兵备道以偏、老、岢岚、河曲四……地方兵马属之,驻防偏关以防秋。城内则设有守备一员,由镇西卫指挥使刘景春大人领衔,带着自己本部的人马守防,如有战事,要受到岢岚兵备道官的节制。 顾千户一向是指挥使刘景春大人的心腹,当众人从北门进入时,守城门的军士们正是顾千户的长子,黄来福的大舅子顾世银的部下,以前他们也是顾千户的部下。 见老千户大人进城来,自然是军士们个个争先前来奉承,顾千户问起自己儿子顾世银,原来他巡防了一阵,便回顾家千户宅了。 顾千户点了点头,吩咐身旁一个家丁前往顾家报信,就说自己回来了。 在顾千户说话的时候,黄来福以自己的眼光打量着那些军士们,比起五寨堡来,这些军士们的衣甲枪刀弓矢等器会好一些,不过大部分军士仍是神情松懈,许多人衣着也是同样破破烂烂,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这样的军士,想必战斗力也是同样有限。 说了几句后,黄来福和顾千户等人进入了岢岚州城。黄灵斌其实是第一次出远门,看这看那,一切都非常新鲜,顾云娘就给他做向导,向他轻声解说着什么。 黄来福环顾四周,论起人口建筑,岢岚州城自然是比五寨堡要大得多,不过论起精神面貌的生气勃勃,黄来福却发现这些居民们远远赶不上五寨堡。 这几年年景不好,灾荒不断,岢岚州城内的流民云集,这些流民大多是衣不蔽体,不知何以谋生。除了流民外,街上还有另一种衣着破破烂烂的人走来走去,这些人大部分是军户家属,他们每月只靠家中的旗军子弟一些月粮过日,要不就在岢岚州城内做些营生,日子过得并不比黄来福初治五寨堡时的军户们强。 而相比之下,现在的五寨堡各人却比岢岚州城中的军户民户们过得要好,至少五寨堡内没有那么多的流民,也没什么闲人,基本上人人都有活干,人人都有饭吃。 这种明显的对比,顾千户也感觉到了,经过几个月后,他再次回到岢岚州城,有了不同的体会,以前他觉得五寨堡是个苦寒之地,但现在和岢岚州城比起来,岢岚这里除了建筑城池宏大外,城内军户民户们的生活,反而普遍赶不上五寨堡。一时他动了心思,盘算自己以后是否将家人搬到五寨堡去,也好自己每日和黄贤弟把酒畅谈。 至于其它的风土人情,其实晋西北各个城镇都差不多,不过岢岚州城内一些别样的灯盏还是引起了黄来福的兴趣,这是岢岚境内著名的人捏灯盏,式样很多。按当地的风俗,在捏灯时,要求捏得越薄越好,这样生下孩子眼皮就薄,而且机灵,各种造型的灯盏让黄来福看得大为开眼。 众人在街上走着,一路上,不时有人恭敬地向顾千户行礼作揖,显示出顾千户在岢岚州城的威望。 很快,一行人便到了顾家的宅院前,车马刚停到千户宅门口,听见里面一溜家人丫头的声音:“小姐和姑爷回来了。”立时里面似翻了天似的热闹开了。 听到众人的话,顾云娘有些羞赧地看了黄来福一眼,似乎有些忸捏不安,她还没说话,就见里面抢出了个老太太,由几个媳妇儿扶着,老太太年在六十左右,花白的头白,脸面和顾云娘有些相似,很慈祥的样子,正是顾云娘的母亲宋氏,黄来福未来的岳母大人。 顾云娘眼儿一红,迎了上去,宋氏抢上前来,一把将顾云娘搂到怀里,大哭道:“我的女儿啊,怎么一去就是这么长时间,可把为娘想死了。” 顾云娘也是抱着宋氏哭道:“母亲,女儿也是想你。” 看着二人在抱头痛哭着,顾千户有些不耐烦地道:“好了,好了,刚一见面就哭个不停,有什么好哭的,没看见有客人在吗?” 宋氏好象很听顾千户的话,她很快收了泪,从袖中掏出一块手绢,有些不好意思地抺了抺泪,说道:“老爷,看老身这样子,真是让人笑话了,我这也是毛病了,一激动,就忍不住落下泪来。” 顾云娘撅起小嘴,道:“看爹爹说的话,娘亲想念女儿,自然会哭了。” 顾千户向来疼爱女儿,听了顾云娘的话后,他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便不再说话了。 顾云娘低声在宋氏耳边说了几句,又看了黄来福一眼,神情颇有些娇羞,宋氏呵呵一笑,拍了拍她的小手,在顾云娘的搀扶下,走到黄来福的身旁,说道:“这是来福贤侄吧,啊,时间过得真快,没想到才几年不见,就长这么高大了,你母亲还好吗?” 黄来福上前施礼道:“有劳宋伯母挂念,母亲一向安好,她也很想念宋伯母呢。” 宋氏叹道:“啊呀,我这个妹子啊,也是多年不见了,怪想她的。” 她转向了黄灵斌,道:“这位是灵斌贤侄吧,啊呀,以前见你时,才这么小。现在长这么大了。” 黄灵斌本来一直躲在黄来福身旁,此时也是上前深施一礼,道:“侄儿见过伯母大人,伯母大人一向身体可好?” 宋氏笑道:“好,好,托孩子们的福,老身的身子都还好。” 众人正说着,就听到几个声音男子的声音传来:“可是妹夫来了?” 随着声音,从街那边急走来四个男子,正是顾云娘的四个哥哥,大哥顾世银,二哥顾世财,三哥顾世宝,四哥顾世铜。 走在最前面的就是顾云娘大哥顾世银,他今年已是四十四岁,比顾云娘足足大了27岁,他生的儿子顾大刀,也仅比顾云娘小一岁。 顾世银现已替职顾千户的职位几年了,而除了他外,其它几位顾云娘的大哥,或是给指挥使大人做亲随,或是在岢岚州城内经营些店铺,或是帮家里打理顾家一些田地,顾家春风得意的,现仅顾世银一人。 顾世银长得和顾千户颇象,身材高大,相貌堂堂,走路时,颇有些龙行虎步的味道,他走到众人面前,目光落在黄来福的身上,目光闪烁着喜悦的神色,声音洪亮地笑道:“原来真是妹夫来了。” 顾云娘娇羞不依道:“大哥……” 顾世银一向疼爱妹妹,见此情形哈哈大笑,道:“妹妹有什么好害羞的,就算这妹夫的称呼,早叫几个月,又有什么打紧?” 黄来福上前给顾世银和顾云娘的几个兄弟见礼,顾世银拍着黄来福的肩膀哈哈大笑道:“妹夫不用多礼,不用多礼。”其它几个哥哥,也是一样笑嘻嘻的。 顾千户道:“时辰不早了,来福他们几人远道而来,还是让他们快点进去休憩吧。” 黄来福吩咐江大忠他们将车上,马上的礼物全部抬下来,看着大箱小箱的礼物,还有沉甸甸的包裹银子,黄来福注意到,除了顾世银外,其它几个顾云娘的哥哥,还有他们的媳妇们,个个眼中都是露出了闪闪发光的神情。 众人拥着黄来福等人进入顾家的宅院内,这也是一个普通的四合院,似乎并不比自己在五寨堡的千户宅来得好些,而且黄来福注意到四合院内住满了人,似乎显得比较拥挤。也是,除了顾千户和宋氏外,几个哥哥都成了家,有了媳妇,有了孩子,一家大小全住在里面,自然是将一个千户宅挤得满满的。 到了堂屋后,天色已是黑了下来,屋内也点上了各种烛火。宋氏让黄来福他们先去沐浴更衣,她们则准备酒菜,好为黄来福,顾千户一行人接风洗尘。这时候的路况,还真称得上是风尘仆仆,不洗一下,真是没脸见人。 当下黄来福听了宋氏的话,先去沐浴更衣,顾云娘不顾自己的疲累,在堂屋内众人窃笑的眼神中,亲自去为黄来福张罗,准备净水毛巾水桶等,让黄来福心中颇为感动,自己这个未过门的媳妇儿还是不错的,将来也是个贤惠的可人儿。 黄来福舒服地靠在水桶旁,任由热水泡着自己的肌肤,他用一块雪白崭新的毛巾慢慢擦着身子,毛巾上面还绣有几朵小花儿,洗澡水里则是撒着几朵花,一阵阵香味传来,不问自知,这一切皆是出于顾云娘的安排。 黄来福舒服地呼了口气,第一次感觉到有个老婆也不错,他在后世游戏花丛,女人对他来说只是生活的调剂品,他在后世虽有几个固定的“床友”,但却没有一个有让他成亲,组建家庭的冲动。还是在这大明朝,才有了这种男女家庭的温暖感觉。 “未来的生活会怎么样呢?”黄来福心想道,他一边想一边穿衣,等他梳洗完,换上新衣服到了堂屋后,发现那边已是灯火通明,桌上饭菜、酒果点心,样样都预备停当了。 走过去时,一片欢笑声传来……

上一篇   第34章 岢岚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