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亲家合伙赚钱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36章 亲家合伙赚钱

第36章 亲家合伙赚钱 顾家的堂屋内,正喜气洋洋,大人的欢笑声,小孩的吵闹声,不绝于耳。今天宋氏为了给自己女儿和姑爷接风,特地吩咐媳妇们做了许多好菜,满满的菜肴摆了一桌。顾千户吩咐下人安放了钟箸,众人合家欢饮。 坐在桌上的,除了顾千户和宋氏外,就是顾云娘的四个哥哥,还有他们各自的妻室,赵氏、净氏、冯氏、房氏等。还有顾云娘大哥顾世银的儿子顾大刀,加上其大哥大嫂的小孩,满满的坐了一席。 顾世银的妻室是赵氏,今年四十岁左右,身着天青色的缎套,官绿色的缎裾,头戴珠冠,她是千户之妻,自然能戴冠。其它几位媳妇则是身着背子或是比甲,头戴银丝髻。几个女人都拿眼不时看看黄来福,又看看顾云娘,一边低笑着议论着什么。黄来福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女人间的八卦事情。 “来来来,妹夫,再喝一杯。” 顾世银豪气地对黄来福说道,一边将黄来福杯中的酒满上。今天席中喝的都是山西的汾酒,这自然是好酒,也是手下孝敬顾世银的,平时他都舍不得喝,今天却是拿出来喝了。 “好,顾大哥请。”黄来福也不作态,和顾世银干了一杯,一饮而尽。 “好,好酒量。”顾世银哈哈大笑,对黄来福竖了竖大手指,又要拿酒壶去将黄来福的酒杯满上。 “大哥,你想灌醉来福哥哥啊。”顾云娘娇嗔道,伸手拦住了顾世银的动作。 “哦,哦……妹妹心疼妹夫了……也罢也罢,就吃菜吧,来,灵斌吃菜。”顾世银呵呵笑着,又劝黄来福身旁的黄灵斌吃菜。 见顾云娘这样,旁边的媳妇们都是窃笑,顾千户和宋氏对视一眼,也是呵呵而笑。顾云娘的脸儿有些红,瞪了各人一眼。 “没想到,五寨堡发展得如此之好,还是妹夫厉害……”酒酣耳热之时,顾世银不由叹道。方才众人听了黄来福的五寨堡“发展报告”后,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顾云娘神情有些得意:“大哥,这是因为来福哥哥制作了各种水车等物啊,这样五寨堡的各个农场就不愁无水灌溉了,有了水,那些田地自然是长势良好了。” 顾千户道:“确实,为父这几个月一直住在五寨堡,来福的那些农场,是我看着发展起来的,看眼下的情形,到秋后大丰收是肯定的了。” 顾世银若有所思,口中喃喃的不知说些什么,半响,他对黄来福道:“妹夫,你说那些水车之物真这么好么,如果这样,你大哥家中到是有些田地,你看?” 黄来福说道:“只要大哥需要,区区水车算什么呢?我让人吩咐一声,就会将大哥需要的水车等物送来。不知大哥需要多少架?” 众人眉开眼笑时,三哥顾世宝却叹了一口气,道:“怕我们家的那些田地,就算用上水车,也增收不了多少吧,说实在,那些田地太差了,和妹夫在五寨堡的田地是远远不能比啊。” 顾世宝今年三十五岁,和顾世银相比,显得精瘦些,脸被太阳晒得黑黑的,不过精神却很好,这些年,他一直是负责顾家田地的打理,自然是对自家的情况了如指掌。顾家一共在岢岚州的军屯中占有近千亩田地,但岢岚州的沿河良田大多是属于州内民户们的民田。 军户们的屯地,本来就很贫瘠,顾家虽然占有了一些军户的田地,但就算在丰年,也收成没有多少,眼下是灾年,就更是每年收成三,两只了。眼下就算拥有了水车等物,最多恢复到丰年的收成,其实还是没多少。顾世宝这些年来打理自家的田地,说实在,已经有些心灰意懒了。 今年三十岁,面白无须,身材肥胖的四哥顾世铜道:“有收成,总比没收成要好吧。三哥你不管理自家的田地,又能做些什么呢?”顾世铜一直在岢岚州城经营几个店铺,因此对田地的概念不是很清楚。 顾世宝看了黄来福一眼,却是没说话,他刚才听了黄来福的话,五寨堡竟开垦了几十万亩田地,而且明年还要继续开垦,这种大气魄,让顾世宝吃惊,也让他心痒痒的,心想如果能在五寨堡管理田地,那比在岢岚州管理自家那些小田地要好得多。不过这话他却是不好意思说出口。 黄来福说道:“确实,小弟沿途来岢岚州的路上,也仔细看过了,岢岚军屯的田地贫瘠,就算经营起来,也没多大意思,而那些较肥沃一些的民田,却是我们插手不了的。不过小弟却发现了另一条财路,不知顾世伯和几位哥哥有没有兴趣?” 众人都感兴趣地道:“什么财路?” 黄来福道:“小弟见这岢岚境内牧场众多,可大力饲养羊只,羊肉可吃,羊绒可制成各式物什出售,如做得好的话,几位哥哥光获利怕一年就不少于数千两,甚至上万两白银,不知几位哥哥有没有兴趣做?” 五寨堡周边的州县自然是黄来福重点关注对象,因此对岢岚的资料,黄来福也在电脑中了解了不少。后世的岢岚有“骑在羊背上的岢岚”和“三晋绒山羊第一县”的殊荣美誉,年饲养羊群近五十万只,年产绒300吨。虽然此时的绒山羊不能和后世优质的高产绒山羊相比,但念在历史的局限性,只要能数量达到一定程度,黄来福就满意了。 这些绒山羊养成后,羊肉好吃,羊绒可做成羊剪绒制品,如:各种地毯、靠垫、马车坐垫,手套,贵妇人穿的裘皮大衣等,又高贵,又舒适,又保暖,销路十分广泛。 听了黄来福的话,顾世银等人都是听得目瞪口呆,除了顾千户和顾云娘外,各人口中都是嘶嘶作想,黄来福的规划前景太诱人了,每年获利上万两白银啊,顾世银拼命克扣军饷,再加上在岢岚州城内广泛地向店铺们收保护费,每年也不过收获三百两银子而以。 顾世铜在岢岚州城开了几个店铺,每年获利也不到二百两,顾世宝就更惨了,管理顾家的一些田地,每年收获不到百两。而黄来福则是一下子说出数千两,甚至上万两的话。一下子,众人都是惊得说不出话来。 一个非常诱人的机会,一个诱人的前景,有谁能抵抗这种诱惑? 半响,还是顾世银的妻室赵氏回过神来,她笑道:“你看,来福就是来福,这出手就是不同凡想,还有什么好说的,看来福在五寨堡做的一些大事,样样不差,他提出此事,总是赚钱。他爹,几位叔叔,你们还有什么不能答应的?” 赵氏是个功利心很强的人,见此良机,自然不会让自家的男人放过。其它几个女人见状,也是纷纷出口说话。 顾世银回过神来,笑道:“妹夫的气魄真是让我这个大哥吃惊,真看不出来啊,几年前,我可没发现来福这么有本事的,真是男大十八变啊。” 顾千户抚须笑道:“也怪不得你们吃惊,不过如果你们在五寨堡呆过几个月,便不会有这种想法了。说起来,现在的五寨堡真是个好地方,去了就不想回来了。” 宋氏对顾云娘笑道:“没想到我这个女婿这么有出息,还是我的女儿有福气。” 几个媳妇都是向顾云娘恭喜取笑,顾云娘脸儿红红的,嗔怪道:“你们再笑我,云娘就不理你们了。”一边说,一边含情脉脉地看了黄来福一眼。 而旁边侍立的一些下人家丁们也是以惊讶的目光看着黄来福,均想:“这个姑爷好厉害,随随便便就定下了上万两银钱的事。”而坐在席旁的黄灵斌,还有不远处侍立的江大忠,杨小驴等黄家人,见此情形,都是深感自豪。 这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接下来是商议具体的细节,具体来说,就是两家合资,黄来福出大头,向岢岚州这边收购羊只,羊毛在岢岚初开工后,运回五寨堡深加工,赚到的钱后,按一定的比例分成。还有羊肉,当然也是黄来福需要的。 众人的商议很热烈,该如何做,要注意什么事项,顾世银最后说道:“银钱都好办,妹夫财大气粗,这银钱就由妹夫出大头了,人工也好说,驱使手下军户们去做就是,至多,招募一些流民。现在岢岚州城内流民众多,只要每人每月给几斗米,他们就人人抢着来做。就是有一个麻烦,这岢岚州的各处牧场大多是属于知州管辖,如要使用这些牧场,还需和知州大人知会商议,少不得,又要送上银钱了。” 顾千户道:“知州那边好说,指挥使刘大人和知州大人交好,老夫就卖个脸面,去托付刘大人说项,不过这牧场绒羊之事,又少不得要分刘大人和知州大人一份了。” 众人都道:“有刘大人和知州大人参与,那是再好不过,虽说赚的钱会少一些,不过胜在稳妥。” 顾千户对黄来福说道:“贤侄,明日你便我和去拜会刘大人。” 黄来福欠了欠身道:“有劳顾伯父了,小侄正要去拜会指挥使大人。”

上一篇   第35章 顾家

下一篇   第37章 指挥使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