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指挥使大人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37章 指挥使大人

第37章 指挥使大人 岢岚州城,指挥使府邸。 “好,好,黄千户果然是年少英武,栋梁之材。” 看过厚厚的一叠礼单后,镇西卫指挥使刘景春大人舒服地靠在套着软垫的竹椅上,满意地对黄来福说了一声。他今年才18岁的爱妾齐杨氏正依在他的身边,一边为刘大人轻敲着身子骨,一边用一双妩媚灵活的眼睛上下打量着黄来福。 此时众人正是在指挥使府邸的后花园之中,这后花园占地颇广,一树浓阴,一湾流水,颇有些江南柳条青黄的味道。庭角处有一株春梅正开得茂盛,院子里弥漫一股幽幽的馨香。 刘景春大人今年五十七岁,头发半黑半白,长得满脸的横肉,鼻子丰大,一双眼窝深凹进去,看起去颇有一股蛮横凶杀之气,不过此时他神情倒是颇为柔和,头戴冠巾,身穿一件软薄的直裰,舒服地靠在竹椅上。 他神情显得可亲,或许是黄来福献上了近二百两银钱礼单的缘故,或许又是因为顾千户和顾世银相陪的缘故。 其实,对于黄来福父子在五寨堡的作派,刘景春大人也是听闻,如果是别的一个小军户,刘景春大人自然不会客气,直接派人去将他的“胜利果实”占了就是。 可黄思豪怎么说也是个千户,而且在五寨堡根深蒂固,世袭近百年,也算是一个强悍的地头蛇,大明朝军队实行大小相制,他一个指挥使要占一个千户的产业,说实在,也是要费一些力气的。 再说,黄来福很快又将成为顾西堂千户的女婿,这顾西堂可是自己的心腹,说实在,这也不好意思下手啊。况且,这黄来福看来去也颇为识趣,知道要来献自己这个指挥使大人的殷勤。一口不能吞,就细水长流捞些好处也不错。 不过他的这些小心思很快被顾千户说起的另一件事吸引了,越听,他的眼睛就越是瞪圆了。 “事情就是如此,大人您看如何?”何千户期盼地道。 顾世银也在一旁道:“大人,如果此事成真,那每年我岢岚的获利可是非常丰厚。而且,此事不但能获利,还能大大解决境内的流民问题,还岢岚州一个太平之地,可说是造福于民,将来大人也或将名留青史。” 刘景春大人坐起身来,道:“等等,等等……” 他瞪着黄来福道:“来福,你说,这事情真的靠谱吗?” 黄来福从容不迫地道:“大人不必忧心,卑职敢肯定此事对大人有百利而无一害。此事卑职已是反复思虑过,决对可以成功。大人也知道,这岢岚境内的牧场众多,如大力饲养羊只的话,决对是有利可图,不单说这些羊肉,就是羊绒等物,也可制成非常多的物什出售,到时卑职敢肯定大人会财源滚滚。” 黄来福为刘景春大人描绘了一副美好的画卷后,又道:“大人不必出一钱一物,便可占二成的分红,不动而坐收其利,还有……” 黄来福脸色沉重地道:“今年岢岚州又是年景不好,军士们衣食无着,卑职见了心急如焚,恰好我五寨堡今年或许会有一个好收成,年底时卑职愿献上粮草数千石,以解岢岚之苦,愿大人给卑职这个效劳的机会。” “就是,老爷,您看黄大人这么懂事,就答应他吧。” 刘景春大人的爱妾齐杨氏也在一旁娇滴滴地撒娇道,她收了黄来福献上的一些极品绸绢,当然要为黄来福说话了。而这些绸绢却是当时渠廷柱渠老掌柜献给黄来福的,此次出门,母亲杨氏就让黄来福带上一些,说是总会有用的,现在果然是用上了。 刘景春大人的眼睛瞪得圆圆的,脸上的肥肉不住地抖动着,半响,他终于叹了口气:“好吧,看在黄千户一片赤诚,愿为百姓谋利的份上,老夫便答应了。其实,此事上我们获利多少是次要的,最重要是此事可为民众造福,各位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黄来福几人赞叹道:“大人高风亮节,卑职等深感佩服。” 刚才刘大人心中往复盘算,按黄来福说的,他每年光在羊绒等物上就可获利几千两白银,而且听黄来福的意思,以后五寨堡的月粮,他可以不用再解往五寨堡,这里又可吃一笔。还有再听黄来福的意思,不但以后五寨堡不再收月粮了,相反以后每年五寨堡还会孝敬自己几千石粮食,这样盘算下来,自己获利就很可观了。 或许,无意中增加了这么多收入,以后自己每年就不用求爷爷,告奶奶的看知州的脸色了。和营兵粮秣全靠上头拔给不同,镇西卫军士们的粮秣除了上头拔给外,相当一部分是由地方支给,这地方是哪?就是岢岚州本地了。 吃别人的酸软,每次拔给粮秣,那知州的态度都让刘景春大人很不舒服,自己的品级可是远远超过知州呢。眼下或许可以自给自足,不用再看别人的脸色了。想到这里,刘景春大人是当机立断,答应了此事。 说成了此事后,众人的关系也就更亲近了一层,刘景春大人越看黄来福越觉得顺眼,他心一动,叹道:“看来福这眉眼,很象我那去了的成儿,可惜了,他如果有这么大,怕也是和来福差不多高了吧?” 说到这里,刘景春大人抺了抺眼泪,颇有些期盼地看了黄来福一眼,他曾经有一个儿子,不过从小夭折了,这是让刘大人最引以为憾事的地方,而那个儿子死后,刘景春大人便再没有过子嗣,眼下只有一个侄子,今年才12岁,等过几年后侄子替职自己的位子后,也不知震得住震不住手下这帮骄兵。而黄来福这个人脑子灵活,又很有些手段,或许…… 顾千户是老来成精的人物,当然明白指挥使大人的意思,他快速想了一下,觉得此事对黄来福有百利而无一害,他心神领会地对黄来福使了一个眼色。 黄来福自然明白顾千户的意思,他也觉得此事对自己有利,忙上前道:“如大人不嫌弃的话,卑职愿拜大人为义父,日夜侍立大人身前左右。” 刘景春大人道:“这怎么使得,这不是难为来福贤侄了吗?” 黄来福“真诚”地道:“若能一天到晚跟着大人,才是卑职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他一下子拜下,大声道:“孩子见过义父大人。” 刘景春大人呵呵而笑,上前扶起黄来福道:“孩儿不必多礼,请起吧。” 黄来福顺势站了起来,刘景春大人握着黄来福的手呵呵而笑,神情亲热,顾千户和顾世银互视一眼,都是上前恭喜。 齐杨氏也站了起来,她水汪汪的眼睛瞟了一眼黄来福,掩口笑道:“今日是老爷的大喜之日,妾身便去吩咐下人们整些酒菜去。” 说着她对众人裣衽行礼,袅袅娜娜地去了。 “福儿,你替职之事,为父这边绝对没有问题,至于兵部那边,到时为父会手书数封,交于兵部中几位与为父交好的大人,想必你替职成功,是没有问题的。当然,一些财礼之事,你也要送足。” 黄来福认刘景春大人为义父,这是大喜事,指挥使府邸内自然是要杀鸡宰鹅,大排筵席,顾千户和顾世银二人自然是在旁相陪。 喝到酒酣耳热之时,刘景春大人便对黄来福这样说道。 “多谢义父!孩儿敬义父一杯。”黄来福感动地道,一边心情畅快地端起了酒杯,此次来指挥使府邸,真是事事让人舒心啊。 “好好。”刘景春大人满意地点了点头。他笑道:“来,孩儿,我们一边喝酒说话,一边听戏。” 粉墙藏不谢之花,华屋掩长春之景。此时众人正是在府邸后花园一凉阁之上,阁旁垂杨徐徐,带着舒服的凉意。而凉阁的窗口旁,正有几个歌童唱着曲儿,真是“娇喉婉转”,听得刘景春大人,顾千户,顾世银几个摇头晃脑。 此时大明各处的文人,特别是大明上层中的人物,都是爱听传于江南一带的昆曲,这习俗自然也影响到了大明各地的军官们,不论他们是听得懂听不懂,反正是人人爱附这个风雅。 几个歌童唱后,刘景春大人赏了钱。他的爱妾齐杨氏也上前唱了几曲,虽说此时唱戏的多为男子,但她要唱几曲,又有谁管了? 齐杨氏眼儿水汪汪的,一双媚目不时瞟向下面各人,唱的是一曲《浣纱记》,几个歌童则是在一旁以笛箫和弦乐伴奏。齐杨氏唱作皆佳,唱腔委婉细腻,喉转声音像蚕丝一样的轻柔,颇有一种凄婉深邃的韵味。 听得下面各人都是陶醉不已,黄来福微闭双目,合着曲儿轻拍着。虽说此时昆曲的绝顶:《牡丹亭》还未出来,但此时齐杨氏唱的,也足以赏心悦目了。 黄来福以前只是每天忙于种田喂猪等事,此时,才深深地感觉到一种享受沉醉之乐。

下一篇   第38章 卫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