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军与兵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5章 军与兵

第5章 军与兵() 黄来福带着江大忠和杨小驴二人,在五寨堡内四处察看后,最后怀着复杂的心情,登上了五寨堡的堡墙,江大忠和杨小驴二人自然是紧跟在黄来福身旁。 五寨堡的堡墙外用砖石包砌,因五寨堡位于地势平坦之处,因此在堡墙上开有4个堡门。 堡门内还有瓮城,加上城墙上的马面、垛口、射击口、窝铺。堡墙内侧周圈马道、角楼等设施,共同构筑了一系列的城堡防御体系。 此时堡墙上有一些军士正缩手缩脚的依在堡墙上聊天,神情松懈,见到黄来福三人过来,忙定身敬畏地道了声:“黄大少!”虽然黄来福明年才会替职千户,现在并没有军职,但没一个军士敢对黄来福怠慢,也担心黄来福会不会斥责他们的松懈。 黄来福却没心思理会他们,点了点头,挥手示意他们继续巡防,自己带着江大忠和杨小驴二人,在堡城上慢慢踱步,仔细察看过各处,所到之处,和脑中记忆一一吻合。 最后黄来福登到角楼上,无意识地向前方火路墩方向眺望。 站在角楼上约可以看出数里之远,五寨堡四周地势约是东南高,西北低,目光所及处,堡的西北南三个方向十里内大至平坦,不是平地就是丘陵,只有在东边不远处就是高山峻岭,当地人称岢岚山的。 另堡的北边是一条河流,当地人又称清涟河,可以看出,河的两边有一些田地,原是五寨堡各军户们的屯田,现在大部分被黄家所占有。 看了良久,自然,远处的火路墩一直静静的,不会因为黄来福的到来就出现什么动静,事实上,自隆庆和议后,蒙古人的大规模入寇基本停止,除了一些靠边地的蒙古小部落偶尔会在灾后入寇各镇外,九边大体保持平静。黄来福却知道,两年后的万历三大征,这边关又要燃起烽火了,而自己,会有什么作为? 黄来福沉思着,心中有种铁马冰河似的感触,江大忠和杨小驴却在偷看黄来福,二人均想:“少爷以前没有这么安静的,那时的他可暴烈了,或许是前些日子出的事对他的影响吧。” 杨小驴见黄来福一直在眺望出神,就过来轻声说道:“少爷,角楼上风大,我们下去吧!”江大忠也忙附合。 黄来福点了点头,带着江大忠和杨小驴二人下了角楼,正要下堡墙,却听到附近有几个守城的军士正聚在一起,很有兴致地议论着什么。黄来福心中一动,停下了脚步倾听。议论声传来。 “……知道山西镇镇城的那些营兵吗?乖乖,那个舒坦,除了月粮,每月还有一两的饷银。这还是以前的卫所兄弟抽调营兵后的待遇!” “问我怎么知道的?知道大牛吗?以前我们五寨堡的,善使一杆长枪,去年被抽选到镇城作军兵,前几日子,他捎信回来了!” “大牛真让人羡慕啊,每月有粮有饷,比起我们每月只有一点月粮强多了。唉,我婆娘自从跟了我,就从来没吃过一顿饱饭。” “大牛让人羡慕不假,但他是卫所军抽调的,还是世代的军籍。最让人羡慕的是那些营兵中募来的,待遇又优厚,又不世袭,来去自由。听说这些人募来后,一例给安家银五两,南兵月饷一两五钱,北兵一两。” “这不算什么,最让人羡慕的是辽东镇,听说那边营兵中募来的,先给五两白发发的安家银,还有三两的盔甲器械银,再加十五两的鞍马费,每月还有饷银,啧啧,这日子……” “那些募兵都是民户出身,当了兵也是民户,我们只是一些穷军户,怎么能比?” 黄来福静静地听着,明年他就要替职五寨堡千户了,自然想了解下手下军士们的想法,必竟他们将来是自己五寨堡的基础,不过听起来看起来的,都是一片糟糕,人心浮动啊。这五寨堡真是问题多多。 杨小驴看了看黄来福的脸色,刚才军士们的话,他自然也是听在耳边,他忙窜上前去,大喝道:“你们几个想死啊,在这边说些动摇军心的话,是不是想挨军法?” 那些军士这才惊觉黄来福三人就站在身旁,个个大惊,跪下道:“小的知错,请大少恕罪!” 虽说黄来福还没替职,理论上没有权力处置他们,不过军士们都知道其实黄来福的话就代表千户大人的话,毕竟黄思豪对黄来福的宠溺是整个五寨堡都知道的。 人往高处走,营兵待遇比卫所军要好,所以这些人议论羡慕也是很正常,强行压制不是好办法,打铁还得自身硬,想让军士们对五寨堡有留恋认同,还得将五寨堡经营好,让将士们衣食无忧。 黄来福淡淡道:“起来吧,我不怪罪你们,不过下不为例。”他在这个身体虽说只有17岁,但在五寨堡内,却没有一个人敢不在意他的话。 军士们千恩万谢地起来了。 黄来福领着江大忠和杨小驴二人下了堡墙,军士们恭送。 远远的听到议论声传来:“乖乖,刚刚把俺吓坏了,大家有没有觉得,这黄老虎阴沉不说话的样子比以前凶巴巴的时候更可怕!” “是啊,是啊,我也是这样觉得……” 黄来福走下堡墙的时候,还一直在想着刚才军士们的话。 事实上,刚才军士们说的卫所军和营兵,是大明朝独特的一种军兵制度。 军属卫所,编制为小旗、总旗、百户、千户、卫指挥使、都指挥使等。兵属营,编制为什长、队长、哨官、把总、守备、游击、参将、总兵等。二者即矛盾,又并存,同存近百年之久。 明王朝建立伊始,在全国推行卫所制度,这就是卫所军。明中叶后,卫所败坏,卫所军不堪用,明政府不得不大量地召用募兵。 募兵与卫所军最大的区别是募兵多来自民间,参军后不改变民户身份,不世袭,也不终身服役。政府明文规定事毕归农。这样,卫所军称军士,募兵则称为民兵,募兵是明朝后期所依靠的主要兵力。 但不论是卫所兵还是募兵,都不是战斗编制。作战时,须由卫所兵或募兵组成营制,称为营兵。营兵的来源,一是募兵,二是卫所军。营兵主力是募兵,也有部分是从卫所军中抽选为兵。 兵不世袭,粮饷待遇也较军丰厚,慢慢的,兵取代了军的作用。兵主战,军主守、主屯。 但兵并没有彻底取代军的地位,营兵制是因战事而设的军事组织,流动性很大,随战事调发,没有固定的驻地,事毕裁革,募兵归乡务农,卫所军还卫。卫所制一直存在到明朝灭亡。 说起来,营兵募兵制的施行,给卫所正常运转带来的冲击变化是显而易见的。营兵有相当一部分军兵来自军余,他们极可能是卫所正军的替补,或是地方防守的重要力量。大量军余应募,必然要影响到卫所军的清勾与替补。 刚才黄来福所见那些军士的情形就可以明白这点了,本来明中后期,卫所制已经破败,大量青壮逃亡,卫所已经严重人丁不足,再加上卫所成为事实上的预备队,不断为营兵输送其中的优秀者,这卫所失血越多,弱者越弱,已不足为奇了。 自己应该如果改变这个现状呢?没有青壮人丁,五寨堡就不要想发展。 怀着这样的心思,黄来福来到自己的马匹面前,江大忠和杨小驴凑上来,江大忠憨憨地道:“少爷,现在要去哪里?” 黄来福突然脑中一闪,他一直对自己来到这个世界觉得奇怪,自己为什么会来,来时有什么异状?那天穿越附身时自己晕迷,今天他想到自己出事的地点去走走,看看会有什么发现。 黄来福说道:“走,出城去!”

下一篇   第6章 这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