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农商之辩、太原(2)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40章 农商之辩、太原(2)

第40章 农商之辩、太原(2) 周文栋说道:“现今年景不好,田地产出不多,再说,农夫一年所获之粮,不若工一月所做货物之值。工一月所做货物之值,又不若商一日所获之资。厚利在前,小民自会抉择,也怪不得大家都想要从商。” 黄来福摇了摇头:“小民愚昧短视,只顾眼前小利,却看不到将来的情形,古有云,金银珠玉,饥不能食,渴不能饮,不如谷物丝麻。逐末之风大兴,稼穑不足,加上大灾大旱,如有小人挑动,必生大患。” 对周文栋的话,黄来福很不以为然,虽说无工不富,无商不活。但农业不稳时,如果人人都想经商的话,那只是本末倒置罢了。 后世很多人津津乐道美国是什么世界第一商业大国,因商而富国。事实上,很多人不知道美国同时还是世界第一农业大国,世界第一工业大国。就是近代的英国,如果没有农业的富足发展,也绝不可能会有商业和手工业的发展。 而大明此时的情况就是本末倒置,当时大明追求金钱的味道极为浓厚,民间弃农从商的事情非常普遍。苏州地志,《四友斋丛说摘抄》卷四有云:“昔日逐末之人尚少,今去农而改业为工商者三倍于前矣。昔日原无游手之人,今去农而游手趁食又十之二三矣。大抵以十分百姓言之,已六七分去农矣。” 扬州仪真县:《嘉靖仪真志》卷七:“宿喜商贾不事农业……田畯较贾十之一,土著较流寓二十之一。”徽州:金声《金忠节公文集》卷四:“能以生业著于地者,十不获一。”《万历常山县志》卷山:“丁壮者屏而事负载,以取日入之佣值……务本力农,已去十五。”陕西三原:《成化三原志》卷一:“民逐末于外者八九。” 这股畸形的弃农兴商风气,以前只多发生在商业发达的江南一带,没想到这股风气现在也弥漫到北方来了。 周文栋沉吟了良久,道:“不是还可以从江南调粮吗?” 黄来福摇了摇头,“远水解不了近渴,北地广大,总不能都靠江南吧?” 事实上,因为当时江南商业的发达,江南地带的经济作物每年播种面积都在提高,而粮食稻米的播种面积则是每年都在减少,粮食在江南自己都供不应求,并没有多大余力供应北方。 周文栋脸上有些不以为然的情形,二人又聊了几句,虽说两人观点有些不同,但还算挺聊得来。黄来福问起了这位老兄,原来他也是古交县人氏,还是个秀才,因见今年年景不好,便打算去太原城内投奔开绸缎庄的叔叔,去那做个帐房。 黄来福和他聊了几句,发现这位老兄对算帐,记帐很有心得,还知道一些西洋红夷的复式簿记法,这已经和后世的借贷记帐法颇为接近了。黄来福不由心下可惜,他五寨堡各个农场的事情越来越多,正准备招聘一个得力的帐房为杨管家分忧,没想到却失之交臂。 两人又聊了几句,便分了手,各自进了太原府。 太原府西有悬甕山,西北有蒙山。东有汾水。东南有洞涡水,源自乐平,下流入汾。明万历年间,太原府辖25县,有121043户,990450人。 公元1368年明朝建立,明太祖朱元璋封他的三儿子为晋王,驻守太原,晋王让他的岳父谢成对太原城进行了扩建。向东、南、北面扩展,建成了周围14公里,高约18米的城墙,外用砖砌,开有八个门,城外城壕深10米,城头四角建角楼4座,小楼92座,敌台32座,使之成为坚逾铁瓮的城堡。 黄来福一行人从振武门而进,走进太原城内,只见里面真是繁华无比,店铺连城。这里是九边重镇之一,又是晋商的大本营,自然是商贾骈集,货财辐辏。街旁各种粮行、油面行、绸缎行、茶馆、钱庄林立,处处充满了市井和繁盛热闹之气。 城内的许多街道以行业命名,如东米市、西米市、东、西羊市、估衣市、棉花巷等。各处商人在进行着绸缎、棉花、布疋、瓷器、纸张、粮食、糖、茶、染料、药材等经营,走在街上,举目满是吆喝之声。 明时的市民文化已经非常成熟,太原作为明朝一个重要的商业城市,就更是如此。街上走着各种各样的人,驴驮子驮载着的各样的货物,茶馆里每天都是满客。绿柳成荫,枝条烟娜的柳巷上,人流熙攘,络绎不绝,各式各样的口音都能听得见。 眼前的这一切,只把顾云娘和江大忠等人看得目瞪口呆,他们哪看过这么热闹的地方?不过黄来福却只是以猎奇的目光看着眼前的一切,欣赏一下此时大明朝商业重镇的人文风情。要论繁华,后世的北京,上海,他已经看够了。 几个正在街上走着,忽听旁边一个惊喜的声音道:“原来真是黄大少爷,小的总算等到大少了。” 黄来福看去,却是一个下人打扮的人正对着自己点头哈腰地道。 黄来福疑惑道:“你是……” 那人道:“小的是渠老东家手下的伙计,那日在五寨堡,小的还给大人送给礼呢。” 黄来福想起来了,原来这人是那天渠廷柱和渠良万身边的一个下人,一个负责担绸缎礼盒的角色。 那人满面笑容地道:“东家一直吩咐,千万要小的在这里等到黄大少爷,小的一连等了多天,总算等到了。”言下是不胜之喜。 黄来福点了点头,想起了自己在五寨堡答应渠廷柱的事,当时只是随便说说,没想到渠廷柱还真派人在这里等了,也好,省了自己花客栈的钱。 黄来福低声对顾云娘等人说了几句,对那人道:“辛苦你了。”赏了他一块碎银子。 那人更是欢喜,连声道:“谢谢大少,谢谢大少。”又殷勤地道:“大少请随小的来。” 看了黄来福一眼,在前面领路,他见黄来福身旁的顾云娘,江大忠,杨小驴等人都是不住地东张西望,就象个土包子一样,不过这个黄大少却是一脸的平常,似乎以前他住的不是一个小小穷困军堡,而是京师一样,不由暗暗称奇,这个黄大少到了省城花花世界,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在那人的带领下,众人穿街过巷,黄来福一路看去,真是满眼的风情,这种穿街过巷,更能领略小市民的生活。 走到了南关城一条街巷边,这一带全是四合院,个个都是高墙朱门,门脸阔大。 到了一个四合院前,正是渠家在太原的宅院。那人对黄来福道:“请大少在这里稍稍等候,小的赶快进去报告老东家。” 黄来福点了点头,那人进去了。很快,渠廷柱便带着渠良万等人迎了出来。 渠廷柱移动自己肥胖的身子,拱手呵呵笑道:“五寨堡别后,老夫便一直在宅中恭候,今日总算是等到大少前来太原了。”他身旁的渠良万也是皮笑肉不笑地对黄来福抱拳施礼。 黄来福也不客气,只是一抱拳,道:“此次前来,打扰渠老掌柜了。” 渠廷柱呵呵笑道:“大少太客气了,里面请。” 当下黄来福等人进入了四合院内,而黄来福等人的马匹,自然有渠家的下人们牵走服侍。 “呵呵,大少,请尝尝这道鱿鱼卷烧鱼肚,这可是京师来的大厨亲手做的。” 渠廷柱笑盈盈地对黄来福道,黄来福微微点头,伸筷尝了一口。 晚宴时,渠廷柱专门为黄来福等人接风洗尘,结结实实做了个四套大席。这四套大席乃是清汤鱼骨、鸡丝卷、鲜虾烧海参、稍麦、烧蹄筋、鱿鱼卷烧鱼肚、红烧干贝、红烧鱼翅、蒸鱼皮、溜鸡片、烩鸟蛋、炸佛手、烩三丝、珍珠丸、溜鱼片、肉火烧、米粉肉。 整整请了四大桌席,都是太原城内一些和渠家交好的商贾,名豪,还有渠家的一些重要的人物。又请了一台山西梆子唱堂戏。除了这些,华贵的大厅四周还站着十几个叉手伺立的丫头,细心地为众人服侍着。 看着眼前这一切,黄来福不由心下暗叹,人说当时明人商贾竞相奢靡,夸富斗艳,果然不错。看看眼前奢豪的情形,再看四处流民云集,真是让人感慨啊。 “大少,这些菜肴可合您的口胃?” 渠廷柱瞥了一眼黄来福身边吃得非常开心的顾云娘,对黄来福呵呵笑道。眼前的这些菜肴,就是太原城的普通人都吃不到,从五寨堡来的这些人,不论是席中的顾云娘,还是旁席的江大忠,杨小驴等人,都是吃得不亦乐乎,只有黄来福神情淡淡的。 似乎这些菜肴对他来说,只是很普通的东西,让渠廷柱有些惊异,这黄大少不是个穷苦军堡出身的人吗?就算是千户宅内,也吃不到这种好货吧,怎么他一点感觉也没有?他却不知道,此类菜肴,对后世的黄来福来说,并不算什么特别的东西。 黄来福点了点头,微笑道:“还不错,渠老掌柜盛情了。”这渠廷柱如此看重自己一个小小千户,还请了这么多人来相陪,倒是让黄来福感到惊讶。 “呵呵,那就好,那就好,只要大少不怨老夫招待不周便好。”渠廷柱笑道。他这边热情,只有他旁边的渠良万勉强保持着笑容,偶尔对黄来福举起了杯。 黄来福又喝了一杯酒,一个穿着浅蓝色衣衫,头上流着双丫髻,约十五六岁的少女来给黄来福满上了酒,一股淡淡的幽香传来,黄来福无意识地看了她一眼,不由微微有些惊讶。 倒不是这个少女长得很漂亮,而是这少女眼神清澈,整个人显得非常清纯,让黄来福很是奇怪,渠家这个商贾之地,会出这么一个清纯的人儿。 只听旁边的渠良万良低声呵斥道:“五妹,你怎么能随随便便地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