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渠秀荷、周文栋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41章 渠秀荷、周文栋

第41章 渠秀荷、周文栋 那五妹冲渠良万皱皱自己的小鼻子,撅着嘴道:“在后院无聊嘛,就出来和叔叔伯伯们见见面了……这位姐姐说是不是?” 她欢快地在众人面前穿梭着,此时已是到了顾云娘的面前。顾云娘正往口中塞着一块溜鸡片,闻言只是不住点头。 那五妹侧头看着顾云娘道:“这位姐姐好漂亮,不知叫什么名字?” 顾云娘见她很有天真之意,加上称赞自己漂亮,也对她很是喜欢,便笑道:“姐姐叫顾云娘,妹妹你呢?” 那五妹道:“小妹叫渠秀荷,这边人太多,姐姐你随我来,妹妹有话和你说。”说着自来熟地将顾云娘拉起来,顾云娘只对黄来福说了句:“来福哥哥……”就被渠秀荷拉走了,留下在座各人你看我,我看你。 渠廷柱和渠良万互视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渠廷柱轻咳一声,呵呵笑着对黄来福举杯道:“小女就是这个性情,来来来,大少,老朽再敬你一杯……” 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黄来福正带着顾云娘在太原的街上走动着,还有旁边的渠秀荷象出笼般的小鸟一样,跟在顾云娘身旁叽叽喳喳。 短短的几天中,这渠秀荷就和顾云娘混得无话不说,亲如姐妹一般。二女的情形都比较相同,都是从小没什么玩伴,都是前面有几个哥哥,家中只有一个女孩,在家中都比较受宠。 黄来福带着二女,听二女在旁边叽叽喳喳说着一些女孩的话,江大忠和杨小驴自是跟在三人身后,众人都有些兴致勃勃的意思。 从22日到的太原,到今天已是第四天了。这几天中,黄来福除了去太原都司府递交了公文外,今天上午,还去拜访了都指挥使刘甫玉大人,刘甫玉大人似对黄来福很有好感,接见黄来福后,还勉励了几句。这让黄来福的心情很是愉快。而过了今天之后,黄来福也该起身,再前往京城了。 而听说顾云娘明日就要和黄来福走了后,渠秀荷颇有些不舍,她一个劲地要顾云娘留下来,让黄来福自己走就是,而顾云娘则可留在太原陪她一起玩,等黄来福从北京替职回来路过太原后再走不迟。 听了渠秀荷的话,黄来福也有些心动,顾云娘跟他从岢岚州到太原本来就够远的了,再从太原到北京城,路上有近千里路。她一个女孩子,长途跋涉,怎么受得了? 不过这话和顾云娘说了后,她却坚持要和黄来福一起到京城去,至于渠秀荷这个新交的好友,等从北京回来后,在太原城内多陪她玩几天就是了。黄来福说不过,只好由着她。 几人走在一个拱桥边,只见桥边停着一辆破旧的马车,黄来福正觉得这马车有些熟悉,忽然见到一个男子正站在桥边,正对着河道大喊道:“天道不公啊。”一个年轻的女人则抱着一个婴孩,站在他身旁无声地哭泣着。 路边的众人都拿看疯子似的眼神看着这人,黄来福却认出这个男子来,原来竟是那天在太原城外见到过的破落秀才周文栋,二人还曾以农商的话题进行了一番辩论。 黄来福走了过去,道:“原来是周兄,你怎么会在这里?” 周文栋转过头来,眼睛有些红红的,看了黄来福半天,认出了他来,勉强笑道:“原来是黄兄,人生真是何处不相逢,没想到又在这里遇见了黄兄。” 黄来福关切地道:“周兄出了什么事了,怎么会在这里感慨落泪?” 周文栋长叹一声,便把自己的事说了出来,原来他前几天去投奔开绸缎庄的叔叔,打算做个帐房,本来这事早在半年前就说好的,周文栋一到,就会有工作。没想到等周文栋到了后,这帐房却早已招好了,他叔叔只能让周文栋暂时做个杂役的工作。 这帐房的工作,已经让周文栋觉得有些落了自己读书人的身份了,哪能还能做杂役?说了几句,他叔叔倒是冷言冷语起来,这周文栋外表虽然很灵活随和的样子,但其实内心还是敏感高傲,容易钻牛角尖的性格。哪受得了叔叔的冷言冷语?一怒之下,便从叔叔家出来了,到了街上,一时之间却不知道到哪去。 再想起自己的雄心壮志,和在叔叔家所受的气,他便一时伤心感慨起来。 黄来福却是心中一动,他那天和周文栋交谈时,知道他对记帐很有心得,倒是一个人才,想起自己五寨堡帐务人士的缺乏,他说道:“周兄,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我五寨堡如今事业篜篜日上,周兄如有兴趣的话,倒可到我五寨堡来,必可得到重用!” 周文栋疑惑地看着黄来福,道:“黄兄在五寨堡是?” 黄来福笑道:“那日没有说,今日便解说一下,黄某便是五寨堡的代千户,正要进京替职,等回来后,便正式领衔五寨堡的千户一职。我五寨堡如今正大兴各式农场,需要人材众多,如周兄愿到五寨堡,尽可一施胸中所学。” 周文栋忙对黄来福施礼道:“原来是千户大人,是学生唐突了,只是……” 他有些迟疑,结识了黄来福后,到了五寨堡,受重用是显然的事,这也是好事,不过那五寨堡毕竟只是一个小军堡,又地处偏僻,哪有太原城来得繁华舒服,机会多? 只是再想想,自己在太原,又能干出什么吗?话说宁为鸡首,不为牛尾。听这位小千户说,五寨堡正是百业皆兴的时候,如果自己过去,等五寨堡将来发展后,自己也算是功臣了。将来的事业地位,显然要好过在太原城内某处做个小小的帐房。 一时周文栋脸上神情变幻,迟迟下不定决心来。黄来福说道:“反正我要前往京城替职,周兄也不必急着现在答复我,最后的决定如何,可等我回转太原时再说。” 他说道:“周兄现在住在哪?” 周文栋苦笑道:“现在学生和拙荆只能住到客栈里去了。”指着旁边的一家客栈说了说:“或许晚上就会住到这儿吧。” 黄来福道:“好,等回转太原后就来此寻你。” 他对杨小驴示意了一下,杨小驴从背包中掏出一锭十两的银子,黄来福接过了,递给周文栋道:“这些许盘缠,周兄收下吧,太原米贵,多些钱放在身上,总是好事。” 周文栋吃惊地道:“这……这怎么使得……” 黄来福将银子放在他手上,说道:“好了,收下吧,勿作儿女之态,记得我们的约定。”说着他哈哈一笑,带着顾云娘和渠秀荷二女,扬长而去。江大忠等人忙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跟上,留下周文栋呆呆地站在那出神。 公元1590年6月27日,清晨。 黄来福带着顾云娘等人,又离开太原,启程前往了京城。渠廷柱他们一直送出了城外,还有渠秀荷也来一起相送顾姐姐。 这些天中,渠廷柱一直殷勤地招待黄来福等人,却没提什么要求,这让黄来福颇感诧异,随后又暗想姜是老的辣,这渠廷柱越是如此,自己便越会感念他的盛情,将来的五寨堡粮源之事,自己肯定也会给他一些面子。 黄来福和渠廷柱之间当然只是交易的交情,临走时只是客套地话别,但渠秀荷和顾云娘二女却象是生离死别一样,哭得眼泪扑赖簌的,一个道:“姐姐,你要赶快回太原啊。” 一个道:“妹妹,你放心,我回太原后,马上就会来找你的。” 听得黄来福哭笑不得,心想这两个女人,才相处几天,怎么要好到这个程度了? 从太原到京城,途经石家庄,保定府等地,约有千里之路。就算骑马,象黄来福等人这样慢慢走,也要走十几天的。算算自己,从10日离开五寨堡,不知不觉便过17天了,这时间过得真快啊。 一路上,众人都是沿着驿道而走。大明很注意陆路交通的管理,全国县一级及其以上的交通道路都有统管,确令畅通,并在沿途设置驿站。 整体来讲,明代的交通还是比较发达的,以北京为中心的稠密驿路交通网,辐射全国的四面八方,驿站密集。一般60里或80里置一驿,每驿备有马30或80匹不等,小站则有少至5到10匹马的,水驿则备船。 当然,此时的路,都还是沙石或泥土路,没有什么沥青或水泥路,走起来,是灰尘漫天。众人白天赶路,晚上休息,如没有城镇客栈,便休息在驿站中,当然,吃住都是要付钱的。张居正时,曾规定大明官员凡非公务等旅途费用,一律不得由驿站负担,都要收取费用。黄来福还没正式替职,加上又没什么公务,自然要自己花钱。 一路而去,顾云娘他们是只顾欣赏沿途的景色,黄来福还是细心观察各地的情况,依他的观察,沿途各地的农业情况都普遍不好,不过一路上,各式各样的商业城镇却是到处可见,每个城镇里,都是衣衫褴褛的流民和衣着华贵的商贾夹杂,形成一种奇异的情况。 大明只所以现在统治稳定,是因为流民没有达到一定规模,加上财政还能应付,每年的赈济比较有效,加上江南的粮食源源不断地从运河而来,就如一根充满生机的大血管般,维持着大明的生机。而为了维持这根生机,大明沿运河两岸,特别是在京城和通州设置了许多仓廒粮仓,统称京通二仓,每年储存漕粮400万石。 公元1590年7月15日。近午。 黄来福和顾云娘等人,到了北京城外的会同馆,这是当时设在京师的全国驿站总枢纽。到了这里,意味着北京城,已经到了。

下一篇   第42章 马久英公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