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马久英公公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42章 马久英公公

第42章 马久英公公 “不愧是天子脚下,首善之地,这北京城就是繁华。” 饶是黄来福来自后世,见多识广,也不由被北京城的繁华所震惊。此时的北京乃是世界上最繁华的地方,有人口过百万,这时的欧洲,就算到了17世纪中闲,拿着一把折扇装风度的黄来福身旁,一边将眼睛朝两边拼命看去,总觉得怎么都看不够,什么都想买,什么都放不下。 而江大忠和杨小驴几人,此时也象个小姑娘似的,亦步亦趋地紧跟在黄来福的身后,一边有些拘谨地东张西望。 “来福哥哥,你看这绸绢可好?” “来福哥哥,你看这瓷器怎么样?” “来福哥哥,你看这首饰好看吗……” “哇,那几个是红毛夷吗?长得真奇怪。” 此时的北京城是世界上最繁华的城市,自然吸引了世界各地的人前来,象那些卷头发,金发碧眼的西洋人,在北京内也是随处可见。北京的市民们自然对这些西洋人见怪不怪,但对顾云娘,杨小驴,江大忠等人来说,还是很新鲜好奇的。 不说顾云娘睁得大大的眼睛,就是江大忠和杨小驴二人,也是盯着那几个西洋人挪不开脚步,二人低声议论着。 “你看那个年轻的红毛夷,眼睛都是蓝的,怕晚上见了,要吓一跳,以为是孙猴子里的妖怪出现呢。” “就是,你看旁边那个红毛夷,连胡子都是红的,怪不得叫红毛呢,真是全身的红毛……” “你看那个……” “你看……” 听着身边人的议论,黄来福不由一笑,往那几个西洋人看去,只见他们其中的几个,也是如土包子进城一样,东张西望,满脸的不可思议和羡慕向往。其中为首的一个老者,正和旁边的商家说话,一开口,竟是满口标准的京腔,想必明国人不学西洋语,和他们交流也是完全没有问题。 事实上,此时的西方,还是处于对中国千年的疯狂向往中,在此时欧洲人的眼中,中国什么都是优于西方,中国的制度,文明,物产,人种,等等。在他们看来,中国什么都是好的,欧洲什么都是落后的,这种崇拜和向往,一直在清中叶才熄灭。 正在这时,忽听一阵吵闹声传来,腔调颇高,一时人人听得清楚。听声音就在前面不远处,立时黄来福周边的人群精神一振,各人纷纷围了过去。连那几个西洋人也一起围了上去。顾云娘也对黄来福道:“哇,有人吵架,来福哥哥,快过去看看,晚了他们就散了。” 黄来福作为中国人,当然也是遗传着爱看热闹的基因,当下护着顾云娘,随着众人,一起随众人争先恐后地挤到了那边去。 场中主角一个是绸庄掌柜的,还有一个是宫中的太监,那绸庄掌柜的不到五十岁,身材高大,神情精明。 那太监会年轻些,一只手紧抱着几匹布绢,年在二十二、三,人显得有些矮胖,身高约在一米五五左右,这位公公头和脸都是看上去圆呼呼的,样子有些富相,给人一种圆圆滚滚的感觉,长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不过看衣裳,怕只是个宫里的低级太监。 此时二人正在那吵得口水横飞,旁边的人都是张着嘴,笑呵呵地看着眼前这一切,不时议论纷纷,评头论足。 年轻太监:“哟,您还说您这店不是黑店哪?一匹苏绸说好的每匹价二钱五分,什么时候变成了三钱五分了?这不是欺人嘛,大家都来评评理,这不是奸商是什么?” 那绸庄掌柜的团团对看热闹的老兄们作了一揖,说道:“各位爷,我这来祥绸缎庄在这棋盘街也经营有十几年了,各位有来绸缎庄买过绸缎布匹的爷都来评评看,我这店里什么时候有过价格不一的时候了?这位公公这样说,分明是强词夺理,颠倒黑白。” 他冷笑道:“一开始这位公公进来,我就是说苏绸每匹价三钱五分,什么时候变成二钱五分了,各位可以去打听打听,这条街上,什么时候有过每匹二钱五分的上好苏绸卖了?” “哟,这位掌柜的,您还真是黑口白牙地,明明是说苏绸每匹价二钱五分,什么时候又变成三钱五分了?我不管别的店上卖多少,反正你说过的二钱五分,这四匹苏绸,我就一定要买下来。” “哟,这位公公,您这是诈唬小店不成?” “咱家也不是诈唬,咱家一向以诚待人,说多少就是多少。掌柜的,您以为咱家没钱不成,告诉你,咱家有的是钱。不过这该多少就是多少,咱家是一厘也不会多给的……” 看着场中的好戏,黄来福和众人一样,也是看得津津有味,不过他多少也看出来了,怕这位公公真是存心诈唬,据黄来福逛过这条街的感觉,这条街上还真没有一匹价二钱五分的苏绸买。要不就是掌柜的口误,要不是就是这位公公存心想贱买。 “公公,您这样说,还真是难为小店了,这样吧,小的也不和您争了,这绸绢,小店不卖了。” 说着,掌柜的一把夺过公公手中的布绢,就要进入店内。 公公尖声道:“哟,您这是怎么回事?您这是存心戏弄咱家不是,说好要卖的又不卖了?您知不知道,咱家可是从宫里来的!惹火了咱家,让您这店吃不了兜着走。” 掌柜的一下子转过身来:“宫里来的又怎么了,我这小店背后的东家也是宫里来的,不知这位公公是在哪位大公公手下当值啊?” 公公一下子塞住了:“……咱家又不是不给钱,掌柜的你何必如此?” 掌柜的冷笑,扬着鼻孔道:“好啊,开店做生意,小店欢迎一切客人,小店也公平买卖,不多要您的钱,这绸绢说好是一匹三钱五分,公公您拿出钱来,这绸绢,就是您的了。” 公公脸上涨得红红的,半天时间,也从怀里掏不出银子来。 掌柜的从鼻孔中哼了哼:“这位公公,是不是今日手头不方便?”一旁的众人都是交头接耳,哄笑起来,顾云娘也是格格地笑个不停。公公的脸色,涨得更红了,半天才道:“我买三匹就好了……” 黄来福走上前去:“这位公公的钱,某代他给了。”说着从怀中掏出二两的碎银,递给了掌柜的:“找钱吧。” 掌柜的怔了怔,随即满面笑容地道:“好的,这位爷,您还真是大方。”将绸绢递给了公公,就吩咐店中伙计们去为黄来福找钱。 黄来福低头看向公公,只见公公也抬头看向黄来福,他脸色一正,又恢复了傲然的神情。顾云娘和江大忠等人从来没有见过太监,见公公在面前,都有些好奇地看着他。 黄来福也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太监,同样略有些好奇,他闻到公公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尿骚味,这都是当时太监身上的普遍味道。 他笑了笑,正要说话,这时伙计将找好的钱递给了黄来福,一些散碎的银子,一些铜板,可能是伙计不小心的缘故,这些铜板放在黄来福手中时,一个铜板咕噜噜地掉在地下,向街那边滚去。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个身影一闪,却是公公已如离弦的箭般冲了出去,灵活地闪避开街上的众人,将那铜板抓到了手中,直看得黄来福和顾云娘,及旁边的掌柜的,伙计们,还有一干闲人目瞪口呆。 再一看,公公已是恢复了庄严的神情,一手夹着绸绢,缓缓地向黄来福而来。 走到黄来福身边,公公道:“这个,咱家也不是没钱,刚才正要掏钱给掌柜的,没想到让你抢先一步了。对了,现在这个钱咱家还给你。” 说着,他就要伸手入怀,作出掏钱的架式,黄来福拦住他道:“些许小钱,就算了,那些绢布,就算某送给公公的吧。” 公公脸上露出笑容,掩了掩口,指着黄来福嘿嘿笑道:“算你识趣,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黄来福道:“某五寨堡代千户黄来福,不知公公高姓大名?” 公公道:“咱家姓马,叫久英,你就叫咱家马公公吧。黄来福,嗯,很好,咱家记住你了,嘿嘿嘿嘿嘿嘿嘿……” 黄来福被马公公笑得不由一阵恶寒,他随便和公公聊了几句,便带着同样毛骨悚然的顾云娘等人走了,围观的众人见好戏已去,也一轰而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