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回家、点将阅兵(2)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43章 回家、点将阅兵(2)

第43章 回家、点将阅兵(2) 在官署中众军官拜见新的千户大人完毕,黄来福便带着众人巡视各地:堡中各处的城防,五寨堡各个农场等。 众军官骑着马,腰佩刀剑,拥着黄来福,加上一些家丁前呼后拥,各色武官服饰鲜艳夺目,不由让人豪情涌起。 而黄来福走后,黄思豪则是放心地回千户宅休养,这一年来黄来福的表现,让作为父亲的他非常满意,任何事都可以完全放心地让黄来福去做。 而他和杨氏二老,则是专心地在千户宅内为黄来福下个月的亲事谋划筹备。 五寨堡中的各个农场,畜场名义上是五寨堡的屯田产业,但事实上只是黄家的私产罢了,各军官们只能年底分些红而以。 此时黄来福招呼众人一同巡视,颇有些让各军官们受宠若惊的感觉。 众人骑着马,走在堡外各农场的田间地头中,那种将要丰收麦浪的景色是最动人的,田间地头军户屯丁们发自内心的欢声笑语,外地民户商贾们的羡慕震惊神情,都让各人都是看得满脸笑容。 以何朝勋何副千户为首,各五寨堡的军官们一路上都是笑声不停,议论纷纷。 众人都在猜测,今年五寨堡的粮食,总共可以收入多少石,而自己又可以分到多少好处。 “千户大人到。 ” 众人过了清涟河北岸,在马蹄声响中,众人已是簇拥着黄来福来到了五寨堡第一农场,过河后,早有一个黄家家丁快马加鞭,去飞报五寨堡第一农场的总屯长何得礼和农场监管黄廷受。 因此,等黄来福等人到了农场门口时,何得礼和黄廷受早已是率着一干大小屯长管事。 等在大门口,黄来福的马头到了他们面前时,二人便率着众人恭敬地拜了下来:“小的恭迎千户大人。 ” 黄来福抬了抬手,笑道:“起来吧。 ” 二人站了起来,黄来福兴致勃勃地看了一会儿这个五寨堡最大的农场四周,道:“前面带路。 ” 何得礼大声应了一声,立时众人前呼后拥地将黄来福拥进了农场内。 看过农场内的仓房,粮库。 牲畜栏,晒谷场等设施,黄来福见场内的屯丁们都在紧张地作着秋收前地准备,清扫粮库,平整晒谷场,准备镰刀工具等,没有一个人敢偷懒,不由满意地点了点头。 何得礼和黄廷受二人小心陪伴黄来福的同时。 都在注意着黄来福的神情,此时见到黄来福满意的神情,二人都是偷偷地松了口气。 何得礼的皮肤本来就又粗又黑,此时在农场内奔波了近一年,这人看上去就更黑了。 一个老黑农的样子,不过精神却非常好,显是事业充实的缘故。 他一直注意着黄来福的神色,此时见黄来福神情满意。 不由长吁了一口气,感觉自己所有地努力付出都是值得的。 而何朝勋何副千户也在一旁注意着黄来福的脸色,此时见到千户大人对自己的弟弟工作满意,也是眉开眼笑,颇感脸上有光,顿时和别人说话的声音都大了几声。 黄来福下了马,由江大忠牵着,背着手慢慢巡视农场各处。 见黄来福下马。 众军官们也是忙不迭地下马,紧跟在黄来福身后,注意着不敢超过黄来福的脚步,一边各人兴高采烈地讨论着农场中的情形。 和年初不同,经过一年的建设,五寨堡第一农场外围地围墙已经是筑得非常牢靠,防守工事完备,里面原本的一些简陋的草屋和地窝子。 已经换成了一排排新泥木屋的营房。 每个营房中都有火炕,足以让里面的屯丁们安然度过五寨堡寒冷地冬天。 进了营房的议事大厅内。 黄来福坐在首座,其余各个军官们则是坐在下面。 在何得礼汇报工作后,黄来福吩咐农场监管黄廷受将农场的册帐记簿取来,他细细翻看。 黄廷受恭敬地立在黄来福的身旁,不时轻声地解释着什么。 黄廷受今年三十岁左右,人长得很高大,满脸地青惨惨胡茬子。 他有一个兄弟是在黄家做家丁,很得老千户黄思豪大人的器重,近水楼台先得月,他也因此得到了这个五寨堡最大农场的监管之职。 平时就是领着十个监管屯丁,每天在第一农场内巡视,考评农场内各人的勤奋懒惰情况,作为各人的月粮年赏奖评依据。 这监管的十人,平时并不需要下地干活,但需要时时督促农场各人勤奋干活,他们虽每月只有月粮五斗,但年终如果农场丰收,他们的年终奖励却是非常丰厚,普通的监管屯丁年奖和大屯长一样待遇,而黄廷受这个监管地年终待遇,则是和总屯长何得礼一样。 当然,如果因为他们的不勤奋督促,而造成的农场欠收的话,黄来福对他们的处罚,也是非常严厉的。 因为这些人的待遇是和农场的粮食产量挂钩地,因此,不用黄来福催促,这些监管屯丁们,个个做事都很努力。 依黄来福在各个农场中推行地三等屯丁待遇制,五寨堡第一农场五百个屯丁中,每月将评出一等屯丁10人,待遇为每人月粮2石,银1两。 二等屯丁50人,每人月粮一石。 黄来福细细地看了从年初到现在的屯丁奖评情况,从今年三月开始正式奖评,到现在为止,五寨堡第一农场已经有40人获得了一等屯丁地奖评待遇。 二百多人获得了二等屯丁的奖评待遇。 在这一方面,这几个月中,农场就支出了粮食三百多石,这些钱,当然都是由黄来福出。 除了这些受到奖励的人,还有五人因为干活不卖力,被鞭打后,赶出了五寨堡第一农场。 让黄来福安慰的人,这懒惰的五人,都是堡外的民户和流民,没有一个是五寨堡内的军户旗军。 这些奖励的各人当中。 其中有两人引起了黄来福地注意,依黄来福的奖评措施,一等屯丁和二等屯丁,需至少保持7个月不变者,才有年奖。 不过却很少有人能月月保持这个记录,除了二人之外。 这两人,已经是五个月中,每月都获得了一等屯丁的奖励。 如再过二个月,还能获得奖励的话,就能获得丰厚的年奖。 看看名字,黄来福有些印象,这不就是年前那日在堡内召见军士们时那二位吗?一个叫二牛,一个叫大狗的,记得当时自己对他们印象好,还每人赏了一两银子。 黄来福笑了起来。 哈哈笑道:“好啊,果然是两条好汉。 这二人在哪里,马上给我招来!” 黄廷受立时在旁高声道:“是,小的尊大人之命。 ” 他对旁边一监管屯丁道:“去,马上把孙二牛、杨大狗叫来。 大人要赏他!” 那监管屯丁应了一声,忙去了。 厅内各军官骚动了一阵,人人都用目光探究这个孙二牛和杨大狗是谁,是哪位大人的手下。 坐在江永胜江百户身旁地韩炳韩百户得意地笑了笑。 这二人都是他的部下旗军,见他们得到千户大人的赏识,韩百户也是感觉脸上有光,他肥胖的脸上油光满面,此时是笑开了花,更是光可鉴人。 见韩炳韩百户这种神情,除黄来福外,厅中各军官都是互视一眼。 眼中露出嫉妒的神情。 很快,两个都是二十多岁,身材高大的军士走了进来,单膝下跪,对黄来福抱拳施礼,高声道:“小的见过千户大人。 ” 和年前的衣衫褴褛相比,二人此时地衣衫已经是齐整了许多,虽还是布衣。 但穿在二人魁梧的身体上。 却显得是那么有生气和活力。 而经过几个月充足的伙食休养,二人的脸色已是变成红润。 充满了营养的光泽,加上长期地艰苦农场劳作,二人露出的胸膛上,更是肌肉盘结,充满力量。 二人一走进来,一股强壮的精神气,便迎面而来。 黄来福见了更是欢喜,大喝一声:“好,果是二条好汉,本官见了非常欢喜。 ” 他让二人站了起来,大声笑道:“我看过本农场的册帐记簿,只有你二人才能获得每个月地月奖,不过这还不够,我希望的是,到年底时,亲手给你们颁上年终的奖励,希望你二人到时不要让我失望。 孙二牛和杨大狗二人又单膝下跪,大声道:“小的定尽心竭力,不让大人失望。 ” 对于黄来福这个年轻的千户大人,二人都是非常服气,再加上利益在身,二人都是说得诚心实意。 黄来福满意地点了点头,他沉吟道:“你二人都是好汉,二牛和大狗之名,实在是配不上你们。 这样吧,我便各赏给你们一个名。 孙二牛,以后你便叫孙忠福,杨大狗,以后你便叫杨诚福。 希望你们以后人如其名,忠诚于本千户,好好效力于五寨堡。 ” 孙忠福和杨诚福二人大喜,大人赐名,这可是难得的荣耀。 二人忙又跪下,大声磕头,谢过黄来福的赐名之恩。 黄来福满意地站了起来,对各人笑道:“接下来,该去巡视五寨堡大畜场了。 ” 从五寨堡第一农场过去不远就是五寨堡大畜场。 当黄来福等人来到五寨堡大畜场时,大畜场的管事钱氏,还有兽医兼五寨堡地畜牧幕僚王启年,也是同样等待在一边。 经过这几个月的五寨堡生活,王启年脸上早没有了初来的那种失意,脸上充满了意气风发的神情,而且那种傲然和自信更是浓厚,他负手而立,腰杆挺得笔直。 在钱氏忙不迭地向黄来福磕头时,他只是对黄来福作了一揖,说道:“学生见过大人。 ” 黄来福让钱氏起来,钱氏恭敬地立在了一边。 黄来福对王启年笑道:“东陆兄,这些时间,你在五寨堡内可还过得好?” 王启年扫视了大畜场一眼,眼中露出迷醉和向往的神情,他道:“多谢大人关心,学生非常喜欢这个地方。 学生的愿望,就是以后都能长年生活在这里。 ” 黄来福微笑道:“那就好。 ”只有钱氏轻哼了一声,斜眼瞧着王启年,显得二人很有矛盾,相处得很不愉快的样子。 王启年显然是瞧见了钱氏的这种神情,只是将头转到一边,显出不屑于理会地神情。 在钱氏和王启年地带领下,黄来福领着何朝勋何副千户等人,在大畜场各地巡视着。 王启年轻声地向黄来福解说着,那日,依王启年的意见,经过一个多月地整改后,五寨堡各畜场早已是修整完毕。 各处猪舍鸡圈,都是经过整改,而且还建成了地下暖圈,想必到了寒冬,也不会愁鸡鸭猪等的过冬问题。 黄来福等人就看到了,圈舍中,年前的那些小猪,已经头头长成了肥大的肥猪。 还有那些小鸡小鸭,已经个个长成了大鸡大鸭,许多鸡鸭还开始下蛋了。 至于那些种植油菜和芜菁,紫花苜蓿的地方,也是长势良好,现在猪早已是吃芜菁和紫花苜蓿等配成的饲料了,事实证明了,这些东西是喂猪的良好作物。 那些猪吃了这些饲料后,头头都长得肥大,出栏率比那些民户们养的猪大大提高。 而且这种循环饲养利用,也用事实证明了成功之处,猪吃饲料,猪粪肥田,鸡和鱼吃猪粪里的饲料,鸭又到池塘吃东西,循环利用,获利丰厚。 看着大畜场内的兴旺景色,从何副千户以下,各个军官都是兴高采烈,如果说年前他们还对黄来福这种养殖方法有些不明白,但现在已经是对黄来福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看过五寨堡大畜场后,在王启年的陪同下,黄来福等人又到了马蹄坡圈羊场。 这里羊舍的问题,经过王启年的整改后,也是完全变了样子。 地下暖圈已经建成,羊舍也基本建到了那些地势高燥,通风排水良好的地方。 羊舍内羊只的活动场地和饲槽、水槽、整洁问题,也得到了有效的解决。 而羊舍内年初的小羊,现在已经基本长成了大羊,在羊舍内欢快地吃着紫花苜蓿做成的羊食。 看着眼前的一切,黄来福只觉内心充满了喜悦:丰收的季节,已经来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