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回家、点将阅兵(3)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43章 回家、点将阅兵(3)

第43章 回家、点将阅兵(3) 公元1590年8月9日。 清晨。 五寨堡较场位于堡外约三百米之处,场内演武厅,碉楼,教场混为一体,平时这里就是每年五寨堡卫所的会操秋操之地。 不过这些年卫所败坏,五寨堡这个较场除了黄家的一些家丁会来操练外,平时堡内的军士们已是难得有机会到这儿来的,除了每年一次的秋操之外,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这里已经成为五寨堡小朋友的游乐场所。 不过今天,在这里玩闹的小朋友们已经全部被赶走,因为黄来福千户大人今日要在这里升旗点将,操阅兵马。 黄来福时间约早上八点,较场上的掌号吹鼓手已是吹得震天响,由清道军士,手持大旗,在前面开道,黄来福披着一身的铁叶甲,在家丁们的簇拥下,骑着马,手勒马缰,腰挎刀囊,意气风发地自马道进入了较场。 进入演武厅,旗牌书记,吹鼓手,旗鼓手等,早已是环侍于演武厅的外面,何朝勋何副千户,江永胜江百户,杨安章杨百户,李安、李成、韩炳等军官百户早已是肃整服甲,站在一旁,就等黄来福升帐了。 黄来福走了进去,众人都是单膝下跪,向黄来福抱拳施礼,黄来福微微点头,在正中坐了下来。 各军官站了起来,分东西两壁坐下。 黄来福一坐下来,一身甲叶便铮然作响,他今天戴了一个六瓣明铁盔,身配摩挲刀,穿了一套黄家祖传下来的明甲,纯为铁制,重达57斤。 还好黄来福身体强壮,因此穿起来举重若轻,没什么感觉。 要是换了别人,单单这身铁甲,就让人忍受不了。 大明的盔甲一向沉重,往往都是50斤、60斤,弘治九年后,大明对盔甲进行改革。 减轻了重量,不过一副盔甲还是普遍有35 斤。 弘治年后,各卫所军将们所配的六瓣明盔,也尽换成八瓣帽儿盔。 不过由于是祖传的缘故,所以黄来福还是身着57斤甲,头戴六瓣明铁盔。 今天是千户大人阅兵,自然是要人人披甲。 不过在五寨堡中,身上有甲的。 除了黄来福外,就只有几个百户军官了,就是各总旗和小旗,也都没有盔甲,更不要说普通的旗军了。 此时下面地何朝勋何副千户和几个百户们都是身配朱红靶滚刀。 或身着锁字甲,或身着青布绦穿甲,头戴皮盔,这盔甲的档次。 都比黄来福低了一大截。 另外有几个总旗也头上戴有红漆皮盔,身上配着一些铁网裙和网裤。 至于较场上的那些普通旗军们,就个个身上无甲了,他们都是穿着明代军士的一种胖袄服饰。 胖袄长及齐膝,窄袖,里面有着棉花,外表红色。 这种军服,学名叫鸳鸯战袄。 小名叫红胖袄。 除了红胖袄外,军士们脚上还穿了一个叫胖袄裤鞋的军鞋,这军鞋,一般是上头三年给一双。 黄来福训话后,操演开始,除了孙贵、韩名两个镇抚和何朝勋何副千户外,还有黄家的一些家丁们站在场头,各个百户们都是回到较场自己的队列中。 督促手下军士们排列阵形。 较场中的这些旗军们现在基本上都是在五寨堡各个农场中做事。 这些军士们,在五寨堡各个农场充足地伙食下。 艰苦的农场劳作中,现在身体的情况比起年前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而且他们在农场每天的集体劳动中,纪律性也比以前好了一些。 从苦日子到好日子,这些旗军们个个都是对黄来福心怀感激。 不过说实在,黄来福发现,这里有许多人,让他们在农场干活可以,但作为战士,他们却是不行。 老半天了,他们还是在下面闹哄哄的,排不成一个队形。 加上他们虽说在农场劳作,现在可以吃饱喝足了,但由于以前黄来福没有替职,除了黄家的家丁外,五寨堡军士们的军服和兵器从来没有换过,显得件件破旧,一点也没个军人的样子。 不过也怪不得他们,现在在外作战地主力都是各镇的营兵,卫所军现在只是守守城,屯屯田罢了,在操阅上,一年也难得操阅个二,三次,因此此时乱蓬蓬的情形,就可以理解了。 好容易等这些军士们摆阵完毕,黄来福从演武厅看下去,只见场中各色旗帜飘扬,有蓝旗,红旗,黄旗,黑旗等,看得他眼花缭乱。 此时大明的军营操演方法大多是古八阵法,或是三叠阵和四门方营法。 戚继光的练兵方法兴起后,许多边镇将官也是改用戚氏练兵法。 不过各卫所大多还是沿袭古阵法,五寨堡也同样是如此。 开始操演了,只见鼓声响动,旗帜飞扬,下面地军士们走来走去,混来杂去,喊声震天,倒也好看,看得黄来福头大如斗,这还是何朝勋何副千户辛辛苦苦得出的结果。 而整个五寨堡内,除了何朝勋何副千户外,各个百户总旗,对使用金鼓乐器,还能懂得一些,至于各色旗帜,已经是完全不懂了。 大家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锻炼得身强力壮,然后带着一队家丁,冲杀在前。 如果让这些人指挥的话,是难为他们了。 看着下面地情形,何副千户昂然站立在黄来福身旁,脸有得色,在操演方面,能做到自己这样好看,已经是很不错了。 说实在,现在的五寨堡军士们,至少在纪律和身体方面,在各个卫所中已经算很不错了。 黄来福手按摩挲刀柄,不动声色,眼前的情形,显然和他内心期待的太远。 他将来的军队,不是只要身体强壮,上阵时一轰而进,后退时一轰而散,也不是只用来守城的。 下面军士们操演的情形,乱轰轰的,旗帜飞扬,走来走去,华彩是很华彩,不过依戚继光练兵实纪上说地,杀人的勾当,岂是用来好看的?这种情形,就是典型的乌合之众罢了。 黄来福深思,看来对五寨堡旗军们的整理,要全部推倒重来了。 让军将们散了后,重新练兵已是事实,回到千户宅后,黄来福一直在考虑的是,自己要选择哪一种练兵方法好。 黄来福来自后世,耳濡目染,自然是对古代中外的练兵方法都略有耳闻,自己电脑中,也有一些近代中国和外国的练兵方法。 仔细考虑后,最后黄来福有了两个选择:练兵实纪、西班牙方阵。 在近代地中外时,有两种练兵方法是闻名遐迩地,一种是明时戚继光将军的练兵实纪,一种是西方地西班牙方阵。 这二者都可说是威震天下,西班牙方阵在整个16世纪到17世纪中叶,一直在西方没有敌手。 同样的,同时代的戚继光,在整个东方,也是没有敌手。 戚继光带兵的年代中,往往多少胜多,自身却是伤亡极小,比如说嘉靖四十年的花街之战中,戚家军斩杀倭寇一千余人,自家伤亡仅三人。 台州之战中,戚家军斩杀倭寇五千五百余人,自家伤亡累计不足二十人。 就是在北方,面对鞑靼铁骑时,也往往是以多胜少,可说是胜者无敌。 这两种方法都是好的练兵方法,不过哪一种更适合自己呢?最后,黄来福决定以练兵实纪为主。 主要是这种方法更适合大明军士们的情况,毕竟戚家军良好的方法在这里,良好的效果也摆在这里。 西班牙方阵搞来后,练到后面,会不会变成有中国特色的东西,最后变了味,变成反效果了呢? 思想冲突磨砺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现实条件的限制决定了黄来福不得不先选择练兵实纪。 哪些条件呢?就是火器,西班牙方阵需要大量的火器,大量的火炮,这是目前黄来福所没有的。 大明此时的火器,一是许多质量很不好,二是国家管理得比较严格。 宣德五年时,就有敕言:“神铳,国家所重,在边墩堡,量给以壮军威,勿轻给。 ”正统六年,边将黄真、杨洪立神铳局于宣府独石。 帝以火器外造,恐传习漏泄,敕止之。 一直到嘉靖三十六年,才题准蓟镇置造快枪、铅弹和火药给主客官兵。 而一般的都司卫所,所生产火器时,都必须得到朝廷的批准,而且只有造一些“降”字号的手把铳口。 如 “胜”字、“天威”、“列”字等神铳只能由兵仗局制造。 火器的管理这么严格,质量又不好,黄来福一下子到那去找这么多优良的火器?所以西班牙方阵目前只能靠边了。 其实依黄来福看来,在目前这个时代,只要严格按照戚继光的练兵方法去做,纪律严明,再加上粮草充足,兵器精良,在这个东方的世界,就足以无敌天下了。 当然,近代和后世一些军队中好的东西,可以等自己以后练兵熟了之后,在战争中慢慢改良融合进去。 目前来说,还是先严格按戚继光的练兵方法去做吧。 有句话叫先学走路,再会跑路,会跑路了,最后再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