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一营兵要18万两银子(1) - 回到明朝做千户

第44章 一营兵要18万两银子(1)

第44章 一营兵要18万两银子(1) 五寨堡内的营房旁有一个军器局,里面专门安放五寨堡旗军们的盔甲军衣武器等,再旁边又有神机库和火药局,专门放置军士们使用的火器火药。 而离军器局不远,就是军匠刘天禄刘总旗率领一干军匠打制兵器的卫所匠营处。 “大人,里面请。 ” 上午阅兵后,黄来福又宴请各百户军官们吃过午膳,回千户宅盘算了一阵后,黄来福便领着江大忠等一干家丁们来到了军器局,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黄来福现在很关心自己有多少家底。 军器局的仓副使黄如镇闻知消息,便率领一干小吏候在门外等待。 黄如镇今年四十岁,是个小心谨慎之人,因为是黄家的一个远亲,所以才能掌管这么重要的地方。 见黄来福来到后,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黄如镇不敢怠慢,在门口跪倒迎接,黄来福止住了他的虚礼,开门见山道:“黄副使不用多礼,本官前来,是来查看库房内的器械装备的。 黄如镇恭恭敬敬地应了一声,便领着黄来福在军器局里查点。 黄来福一边看着帐册,一边随黄如镇到处验看。 经清点家财后,里面的兵器装备总共有: 盔甲没有一副,军服没有一件多余的。 不过臂手有五副。 背旗有十五面,旗杆五十根,合力弓六十张,弓弦七十条,大箭七千五百支。 腰刀二百把,长枪三百根,鞓带15个,椰瓢20个,茜红雨笼二十四个,茜红毡袄三十四领。 此外还有藤牌,镋把。 狼筅,钩枪,铁尖扁担,大棒若干。 马鞍仗,辔头,肚带,滚肚,木绊。 草铡,绊马绳若干副。 再走到旁边的神机库和火药局,里面有鸟铳70门,手铳50把,搠仗50根,锡鳖40个,火箭二百枝,箭篓50个。 油罩10个,火绳20根。 还有药管,铅子袋,铳套,火药。 铅子若干。 里面最宝贵的就是虎蹲炮一门,配有铁锤一把,剪一把,锥一把。 药线盒一个,药升一个,木送二根。 看来看去,这些就是黄来福的库存全部家当了。 黄来福不可相信地道:“完了?就这么一点吗?”除去旗军们手头的武器,这里面的一点武器只能勉强更新一下堡内的旗军们,这对黄来福地长远计划实在是远远不足。 黄如镇以为黄来福怀疑他贪墨,他惶恐地道:“回大人,堡内的刀剑器械便全部在这儿了。 属下等决不敢欺瞒大人。 ” 黄来福一怔,哈哈大笑道:“你放心,我并不是怀疑你贪赃。 好了,你随我来,一起到匠营一观。 ”黄来福身后的江大忠和杨小驴也是哈哈大笑。 黄如镇松了口气,尴尬地笑了笑。 五寨堡匠营处! 只见这里叮当作响,五寨堡的军匠们正热火朝天地干着事,许多还赤裸着上身。 露出强壮的肌肉。 和年初这些人面黄肌瘦的样子相比,现在各人简直是完全变了样。 各人都很少说话。 都是聚精会神地打制着手中的水车工具等物。 自从去年黄来福雇佣他们后,又设立了赏罚措施,现在他们的待遇,都是和自己地工作挂勾,谁不努力,就要受到惩罚。 而勤者,则会受到丰厚的奖励。 这样,人人都是玩命地拿出精神来干活,以此获得更高的待遇。 现在他们制作起黄来福大水车,黄来福大灌井水车,黄来福手压机来等物,已经是个个熟极而流了。 而且他们制作的水车等物质量都是极为优良,质量不过关的工具,根本不可能会流到外面。 依黄来福的规定,他们制出的每样东西,都需要专人查点试验,每个水车的上面,都有背书某人,某时,某年,某季成造字样。 如果因质量出问题,那是他要个人赔偿地。 出问题多了,这人也完了,不可能再能待在匠营之内。 随着五寨堡大丰收就在眼前,外地民堡们向五寨堡购买水车等物也越来越多,这些军匠们也就干得更欢,因为每制出一样水车,他们也是有抽成的。 最高的一人,每月竟干得到二石五斗的月粮。 刘天禄刘总旗正在巡视检查着各人制作的水车等物,不时停下来指导某人几句。 这些时间,刘天禄刘总旗可说是春风满面,不但现在丰衣足食,不再过着以前那种饥肠辘辘地生活,而且因工作出色,时不时受到千户大人的奖励,现在他那快要倒的茅草屋已经新翻修成了一座砖瓦屋,成为五寨堡新富裕起来人群中的一个。 刘总旗也知道现在自己地好日子都是来自黄来福大人,因此对黄来福的吩咐,向来不敢怠慢。 这时刘总旗看到黄来福在黄如镇和几个家丁们的陪同下,来到了匠营,他连忙迎了上去,恭敬地向黄来福跪下磕头:“卑职恭迎大人。 ” 黄来福温言道:“起来吧。 ” 在刘天禄刘总旗的引导下,他巡视整个匠营作坊,见大家都在专注地忙碌着,没人敢说话,也没人敢交头接耳,懒惰怠工,不由满意地点了点头。 不过这里原本是打制兵器的地方,现在变成了生产农用工具的所在,让人感觉有些怪怪的。 ” 他对刘总旗吩咐道:“刘大人,有一件事,要你今天起,就开始去做。 ” 刘总旗连忙恭敬地抱了抱拳,道:“大人但有吩咐,属下无有不从。 ” 黄来福道:“从今天开始,我要你将匠营作坊分成二部,一部还是打制水车之类民用之物,就称为五寨堡民器坊,作坊地点可在堡内另觅,这一点,你可去寻杨管家,钱粮人手,他会配合你的。 一部还是五寨堡军匠坊,恢复盔甲兵器地打制。 我打算从今天开始,到明年的六月初,至少要打制刀枪等器械三千把。 ” 说到这里,黄来福想起一事:“对了,今年我们五寨堡的军器造解定额,你完成多少了?” 按大明制,天下各卫所的军器局,都需生产一些普通的盔甲和弓刀之类,每年都有自己的军器制造定额,景泰二年曾规定每卫需岁造军器一百六十副,每所四十副。 弘治二年,令各减半成造,改为八十副和二十副。 这些军器的制造定额是要上交的,五寨堡也需每年上交军器二十副,这每副军器地内容有:盔、甲、腰刀各一件。 弓一张,弦二条,箭三十支。 撒袋一副,铳箭五支,长枪一根。 这些每年各卫所地军器造解定额,对一些穷困的卫所来说,是一个沉重地负担,因为这些生产所需物料及费用,都要由军卫自办,只有正德四年后,奏准给宣府熟铁二十万斤。 嘉靖二十二年后,每五年内库的甲字库也会支持各镇熟铁十五万斤。 不过卫所们是没有这种待遇的,这些原料的钱财,全部都要自己出。 象以前的五寨堡,每年制造这些军器,都需要大批的熟铁,水牛皮,绵绳,黄麻,熟铜,鱼线胶,生漆,桐油等物,这些都是五寨堡所没有的,每年都要花大把的钱粮购买。 以前的五寨堡本不富裕,购买生产这些军器物什,就更是雪上加霜。 不过今年黄来福当家作主,经济好转,生产这些军器对黄来福来说不值一提,眼下想起,只是随口问问。 刘总旗恭敬地道:“回大人的话,对堡内的事,属下向来不敢懈怠,眼下已经造成军器15副,对年底军器的上解,不会有什么问题。 ” 黄来福点了点头。 刘总旗试探道:“刚才大人是说我们五寨堡到明年要造刀枪三千件?不知大人缘何要造如此之多的军器?” 黄来福叹了口气,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眼下我们五寨堡就要大丰收了,如此好的收成,就有小人觊觎怎么办?我们需要保护自己啊。 ” 刘总旗和在一旁恭敬侍听的黄如镇都是恍然大悟,点头道:“大人高见,深思远虑,属下佩服。 ”他们的利益都是和黄来福连在一起,如按黄来福说的,如有小人觊觎,五寨堡产业被夺,他们也决对会回到以前吃糠咽菜的生活里去。 这是五寨堡每一个人都不愿意的,所以一有外敌入侵,为了保住现在的好生活,五寨堡内决对是人人拼命。 黄来福说道:“我们不但要造刀枪,还要造盔甲,我五寨堡有旗军一千余人,应有甲至少一千副。 ” 此时大明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骑兵人人有甲,步兵除了一些军官外,那些小兵,包含火器兵在内,都是没有甲的,就连戚继光将军以前领的戚家军也同样是如此。 但黄来福认为士兵的性命是珍贵的,只要自己经济能力许可,他不介意多花些钱让士兵们的生命多一分保障。 刘总旗沉吟道:“按大人所说的,那所要的钱粮铁物就要很多了。 ”